能源股狂跌,英国将对能源公司征收“暴利税”?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2022年05月26日 18:21  

本文3680字,约5分钟

英国保守党政府除了要对BP、Shell等北海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征收“暴利税”,还打算把征税的目标扩大到能源供应链中的其他公司,希望借此为那些艰难应对能源账单飙升的家庭筹集数十亿英镑的财政支持

关于英国政府考虑对能源公司征收“暴利税”的传言,让伦敦股市上的能源股股价大跌。

保守党政府改变初衷?

在5月24日伦敦股市交易中,英国最大发电站的所有者Drax跌了16%,英国的跨国能源与服务公司森特理克(Centrica)跌了10%,总部在苏格兰的跨国能源公司SSE股价跌幅也将近9%。

5月23日,一家英国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已经指示财政部官员制定计划,对发电商、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等能源公司的超额利润征税。

尽管英国在野党工党一直要求对能源公司征收“暴利税”,但目前在英国执政的保守党,以往对工党的这一要求一直是采取抵制态度的,保守党内的右翼人士更是强烈反对对能源公司征收“暴利税”。

那么,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执政党的态度如今发生了变化?

主要原因就是英国日趋严重的生活成本危机。一方面,能源公司从不断飙升的能源价格中获取了暴利,另一方面,普通英国人却要承受因政府取消能源价格上限而全线上涨的物价。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英国的消费者权益组织、工会、反对党、甚至普通消费者都不断要求政府出台措施,帮助底层民众。

据称,原来一直反对“暴利税”的苏纳克如今表示,他对此持“务实”态度。他还说,如果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不迅速增加投资承诺,那么“没有任何选项不在讨论范围内”。

不过,英国政府和财政部的公开表态是:尚未作出征收“暴利税”的决定。英国首相约翰逊的一位盟友表示:“只有当我们得出结论,这是为我们认为必须要做的事情提供资金的唯一途径时,我们才会这么做。”

不过,无论征收“暴利税”会不会最终出台,即使仅仅是传言,就足以让那些敏感的投资者大笔抛售能源公司的股票。

消费者能源账单上限将进一步攀升

今年4月初,英国能源监管机构天然气和电力市场办公室(Ofgem)曾经把英国家庭能源账单的上限提高到了1971英镑。在2020年底,该上限曾经是1042英镑。

5月24日,该机构负责人乔纳森·布雷利在英国议会的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这一上限在今年10月将会进一步提高,升到大约2800英镑,增幅高达42%。

他在作证时说:“我们在天然气市场上看到的价格变化,确实是自20世纪70 年代石油危机以来从未见过的升幅。”

最近几个月,天然气的批发价格飙升了大约10倍。电力价格也大幅攀升。主要由于能源价格飙升及其连带效应,导致今年4月英国CPI指数达到了9%。英国政府遭到了各界猛烈的批评,被指责未能保护数以百万计的低收入家庭。

当然,因供应短缺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造成的天然气价格飙升,并不仅仅是英国一个国家面临的麻烦,而是全球各国共同面临的问题。但业内人士认为,退欧之后的英国在供不应求的欧洲天然气市场上可能会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更重要的是,相比起欧洲其他国家,英国的天然气仓储设施很少,英国如今越来越多地采用“即时模式”,即随买随用模式。

布雷利在作证时说,俄乌冲突之后,全球天然气市场状况明显“恶化”,引发了对潜在天然气供应问题的担忧。

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之一,欧洲大约 40% 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因此突然的供应削减可能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影响。

英国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不到英国天然气供应总量的5%。虽然英国不会直接受到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中断特别大的影响,但全球天然气市场价格飙升肯定会对英国产生影响。

以往英国普通人解决能源账单上涨的方法是:货比三家,以找到最便宜的能源供应商。但如今这个方法已经不管用了。分析师们指出,如今市场上最便宜的10种固定能源账单的平均价格是每年3685英镑,选择固定账单,显然是一个糟糕的财务决定。而仅仅一年前,即2021年4月,最便宜的 10 种固定能源账单平均每年仅为937英镑。

独立的英国智库决议基金会(Resolution Foundation)指出,Ofgem今年10月就把英国家庭的能源账单上限提高到2800英镑,这意味着,仅仅在英格兰,就会有960万个家庭在今年冬季陷入能源贫困状态。

能源贫困状态的定义是:一个家庭的总体预算中,至少有10%花在能源账单上。

该智库说,目前英格兰共有500万个家庭处于能源贫困状态,占英格兰人口的30%,如果能源账单进一步提升导致960万个家庭陷入能源贫困状态,那么,其人口占比将大幅提高。

意外之财?

据称,英国财政部正在制定的“暴利税”计划将远远超出工党最初的建议,英国政府希望借此为那些艰难应对能源账单飙升的家庭筹集数十亿英镑的财政支持。

工党表示,他们的“暴利税”计划只适用于北海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将筹集约20亿英镑。

最近,石油巨头Shell报告称,今年前三个月的利润达到70亿英镑,创下了纪录,而BP的利润为50亿英镑,为10年来最高。

据英国政府估算,由于天然气价格上涨,电力生产商可能也获得了逾100亿英镑的超额利润。

据报道,保守党政府除了要对BP、Shell等北海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征收“暴利税”,还打算把征税的目标扩大到能源供应链中的其他公司,如电力生产商,甚至包括那些所谓的绿色电力生产商。

因为不断飙升的天然气价格也在电力市场产生了连锁反应,导致整个行业的批发价格一路上涨,受益者包括一些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商和核电生产商。

分析人士说,受到潜在的“暴利税”打击的,不仅仅是那些总部设在英国的能源公司,也包括那些在英国拥有发电资产的外国公司,如拥有苏格兰电力公司(ScottishPower)的西班牙公司Iberdrola、法国电力集团(EDF Energy)、德国莱茵集团(RWE)等,他们都在英国拥有风力发电场、太阳能计划、核电厂等大型发电资产。

据称,一些较小的、长期从事低碳计划的公司也会受到“暴利税”的打击。这些公司包括如陆上风力发电场、太阳能发电公司等,在近年来能源价格暴涨之时,他们也发了意外之财:它们在“可再生能源义务证书”的计划下,除了获益于能源批发价格,还获得了旨在鼓励建设低碳能源发电的补贴。

“过时的思维”

不过,从长远来看,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健康发展,既有助于环保,又有助于抑制能源价格。

英国在过去100年的能源变迁,走过了从单纯依赖煤炭发电,到核能和化石能源并存,再到化石能源、核能和可再生能源三足鼎立结构的变化。

根据英国政府的官方数据,英国如今40%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自2010年以来,英国的可再生能源并网容量增加了500%。

可再生能源如今比化石燃料便宜很多,尤其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今天市场上海陆风能和太阳能的价格均为每兆瓦时大约40英镑,但燃气发电成本约为每兆瓦时140英镑。

但由于英国政府限制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新产能的决定,英国普通消费者将不太可能大幅度地受益于便宜的可再生能源。

英国政府已决定批准约12千兆瓦可再生能源的新发电合同,将于今年开始建设,其中大部分可能在明年秋季之前投产。但可再生能源行业估计,其实英国约有17.4千兆瓦的项目已经获得了规划许可,并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这样,许多早已准备就绪、但未获政府批准的项目肯定无法在今年开始建设,英国普通消费者也因此无法享受这些项目所能带来的好处。

数据显示,2021年英国可再生能源发电产能增长了3.4%,增长到49.44千兆瓦,大大低于此前11年18%的年均增幅。

许多团体,包括工会、英国最大的雇主团体“英国工业联合会”(Con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全国农民联盟、环保组织、消费者团体等,都呼吁英国政府增加可再生能源的发电产能。

研究表明,可再生能源可以降低消费者的能源账单:如果政府批准的12千兆瓦可再生能源的新发电合同在去年冬天就可以使用,那么,英国普通家庭的能源费用将因此减少约100英镑。

绿色和平组织英国分部的道格·帕尔说:“我们面临需要低碳能源的全球气候紧急情况,我们面临需要廉价能源的生活成本危机,我们面临需要能源生产本土化的地缘政治危机,幸运的是,可再生能源是低碳、廉价、本土的,而且可以更快地部署。所以,英国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产能限制,完全是一种过时的思维。”

英国在野党自由民主党的气候与能源发言人维拉·霍布豪斯的批评,更是直截了当,毫不留情:“在保守党执政时期,英国可再生能源产业一次又一次被忽视。我们国家过度依赖天然气,这加剧了生活成本危机,沉重打击了普通英国人家庭。”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作者微信公众号:魏城看天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