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十大亏钱公司

作者 | 王立峰 实习生 吴笛 编辑 | 王立峰  

2022年06月12日 20:05  

本文9679字,约14分钟

科创板十大亏钱公司累计亏损额167亿元,当年投入的研发费用也是167亿元。

2021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也是“十四五”计划的开局之年。面对新冠疫情的反复和国内外局势的多变,科创板公司在这一年经历了严峻的考验。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报告,2021年,科创板公司共计实现营业收入8,344.54亿元,同比增长36.86%;实现归母净利润948.41亿元,同比增长75.89%;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732.21亿元,同比增长73.79%。

总体看来,有近9成公司营业收入增长,41家公司营收翻番;近7成公司归母净利润增长,61家公司增幅在100%以上,最高达18倍。

与此同时,也有部分公司遭遇了严重的亏损。前十大亏损公司,累计亏损额167亿元,实现营收仅251亿元,投入研发费用167亿元。发生亏损的公司主要集中在生物医药领域,同时也有芯片和半导体及电子设备等行业,且过半企业为科创板新上市公司,并且尚未实现盈利。亏损的主因也近乎雷同,以高额的研发支出,以及疲软甚至尚未形成的销售额最具代表性。

下表为科创板十大亏损公司基本财务指标:

注:数据来源为Wind(万得),截至2022年4月30日以前科创板上市公司

第十名:翱捷科技——亏损额5.89亿元

翱捷科技(688220.SH)在2021年初顶着“国产基带芯片第一股”的光环登陆科创板,但上市首年业绩表现并不理想,以5.894亿元的归母净亏损排名第十。

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高额的研发投入和人力成本。根据财报,2021年,翱捷科技实现营收21.37亿元,同比增长97.69%。与此同时,营业成本为15.57亿元,同比增加89.21%。作为基带芯片行业的后起之秀,翱捷科技需要在研发上不断投入,全年研发费用达10.28亿元。

实际上,以全制式蜂窝基带通信芯片为核心业务的翱捷科技,在头部厂商的挤压之下并不具备市场优势。目前,除翱捷科技外,全球有高通、联发科、海思半导体及紫光展锐掌握该项技术,而上述公司在成立时间和客户粘性上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此外,翱捷科技的2G-4G芯片产品主要应用于功能性设备上,而公司尚未掌握应用于智能手机的5G芯片技术。

产能风险同样不容忽视。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全球半导体行业出现供应链产能不足的情况,以晶圆供应短缺为最。目前,台积电、联电等头部晶圆代工厂是翱捷科技采购晶圆的主要来源。倘若产能吃紧状况持续,将对公司的生产需求产生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阿里巴巴是翱捷科技的单一大股东,占总股本比例17.15%。此外,高翎、深创投、TCL、小米也均是其股东。

来源:2021年报

第九名:优刻得——亏损额6.3亿元

相同的“上市即巅峰”的故事还发生在第三方云计算服务供应商——优刻得(688158.SH)身上。2021年,优刻得的营业收入为29.01亿元,同比增长18.17%,归母净亏损额为6.33亿元,同比扩大84.75%。

在头部厂商的不断蚕食下,留给其他云计算服务公司的市场份额已捉襟见肘。根据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1下半年)跟踪》报告,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中国电信天翼云和亚马逊网络服务的市场份额排名前五,而优刻得已被归入其他。

优刻得为了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而采取的降价手段,或早已为其巨额亏损埋下隐患。财报显示,2021年,云分发产品已经成为优刻得的第一大营收来源,年内贡献10.75亿元,占总收入的37%,但该业务板块的毛利率为-10.35%,较上年仅增加2.51个百分点。除云分发与存储外,属于优刻得的业务主要发力点——公有云的其他产品线的毛利率,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在产品销售扩大的同时,销售费用也直接增加了50.75%,达2.81亿元。2019年、2020年和2021年,该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9.04%、8.55%和3.34%。

大股东接连减持、抛售套现,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预期盈利能力。2021年,优刻得最大机构股东也是第二大股东的重元优云减持423万股,第二大机构股东君联博珩减持675万股,合计共减持2.42%的股份。今年一季度,公司再次公告,重元优云拟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合计减持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1359.29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君联博珩拟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合计减持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2265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至于减持的原因,则均为自身资金需求。

第八名:迪哲医药——亏损额6.7亿元

2021年12月10日,专注于恶性肿瘤及免疫性疾病的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迪哲医药-U(688192.SH)正式在科创板上市。年内,录得归母净亏损额6.70亿元,同比扩大14.18%。近三年,公司累计亏损超17亿元,并呈现持续扩大的趋势,且核心产品均处于在研状态,尚未形成销售收入。

迪哲医药是阿斯利康与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合资推动的本土化实践,研发团队脱胎于阿斯利康的中国创新中心。公司成立4年便实现上市,顶着A股市场生物技术类“最年轻”公司的光环,然而,在上市首日就破发超20%。截至目前,迪哲医药的股价已下跌近40%。

巨额研发投入引起亏损在国内创新药企中屡见不鲜,迪哲医药也不例外,年内在研发方面投入5.8亿元,同比增加33.70%。迪哲医药在财报中解释称,公司正处于重要研发投入期,已针对不同靶点研制了多款产品,持续投入大量研发费用。随着研发管线各产品及其各项临床研究适应症的快速推进,公司未来研发费用预计持续处于较高水平,亏损可能进一步扩大。

雪上加霜的是,迪哲医药的营业收入也在近三年迅速下滑。年内,该公司营业收入1028.54万元,同比下降62.95%,其在2020年的营业收入为2776.08万元,较2019年下降32.32%,下滑速度在两年内翻了一番。年内,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完全依赖向阿斯利康提供研发技术支持服务的关联交易,而该项业务较往年还有所减少。

没有销售收入,又需要在研发上巨额投入,造成的结果就是现金流的捉襟见肘。2021年12月10日,迪哲医药在科创板首发上市,筹集资金19.81亿元,但其因产品持续未能产生足额收入, 导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4.92亿元。从财务数据看,过往三年,迪哲医药在经营方面的净流出合计12.68亿元;今年一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流出额为1.73亿元。迪哲医药目前账面的现金还够亏多长时间是个问题。

6月10日,迪哲医药的185.05万限售股解禁上市,股东的动作或将成为评估迪哲医药发展潜力的重要参考。

第七名:君实生物——亏损额7.21亿元

国内PD-1单抗药企“F4”之一的君实生物-U(688180.SH)2021年实现营收40.25亿元,同比增加152.36%,归母净亏损7.21亿元,较上年亏损16.69亿元已大幅缩窄56.80%。

君实生物在财报中解释称,营收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期内技术许可收入的大幅增加、特许权的新增和其核心产品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的商业化销售收入。君实生物声称,随着产品商业化能力的提高,其“造血”能力也正逐步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君实生物的营收结构在2021年产生了较大变化。按产品分,来自抗肿瘤类药物的营收为4.12亿元,同比减少58.96%,毛利率减少18.1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来自技术许可及特许权的收入较上年大增724.76%,毛利率增加22.15个百分点,全年贡献营收33.41亿元。按地区分,相较于境内,境外成为君实生物的主战场。年内,来自境外的业务收入为33.41亿元,是境内业务营收的近8倍,同比大增562.66%,毛利率增加20.20个百分点。

以技术许可及特许权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境外业务增长,主要得益于君实生物的海外合作业务的持续扩大。2020年5月,君实生物与美国礼来制药签署《研发合作和许可协议》,目前,该公司关于埃特司韦单抗对礼来制药的海外授权已达成协议约定的全部里程碑事件。此外,君实生物还在2021年2月与美国生物仿制药研发公司Coherus签署了《独占许可与商业化协议》,双方约定在美国和加拿大区域开展肿瘤免疫领域的深度合作。与此同时,基于海外疫情的发展,截至报告期末,君实生物的双抗体疗法已在超过15 个国家和地区获得紧急使用授权。上述境外业务为君实生物的营收提供了强劲的支持。

然而,作为君实生物的前两大客户,礼来制药和Coherus分别为君实生物创造了62.80%和25.88%的销售额,向单个客户的销售比例超过总额的50%,也明示了君实生物对大客户的严重依赖。

成立于2012年,君实生物目前已开发超过51项在研药品,有超过48项在研产品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或临床前开发阶段,仅有特瑞普利单抗、埃特司韦单抗及阿达木单抗3项药品实现商业化。其产品类别之多样,在国内仅次于复星医药。在这背后,是源源不断的研发投入,年内,君实生物研发支出20.69亿元,同比增长16.35%。虽然其核心产品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已纳入医保,但面对来自恒瑞医药、信达生物和百济神州的激烈竞争,降低价格是否能够带动销售,还未有定数。

缺钱,仍然是君实生物创立至今面临的主要困境。对此,该公司采取的主要措施就是不断进行融资。2015年8月,君实生物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共进行6次定向增发,募资约16.16亿元。在登陆港交所和科创板后,2021年6月,君实生物按配售价格每股H股70.18港元配售3654.92万股H股,净筹约25.28亿港元。今年4月,该公司再度向上交所申请定向增发,并于5月16日得到受理,拟募资不超过39.8亿元。

第六名:迈威生物——亏损额7.7亿元

同属于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的迈威生物-U(688062.SH)于2022年1月登陆科创板,年内实现营收1622.67万元,同比增长206.03%,收入主要来自提供技术服务,归母净亏损为7.7亿元,较上年扩大20.19%,研发支出和在研产品尚未开展商业化销售是其亏损主因。

外部融资是迈威生物维持生命线的主要手段。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分别在2019年和2020年完成天使轮和19.70亿元的A轮融资,东方富海、海通开元、瑞丰投资等均是其投资方。然而,因没有商业化销售产品,成立五年内,迈威生物合计亏损26.69亿元。今年1月18日,迈威生物登陆科创板再次“补血”,募得资金33.03亿元,一举将前五年的亏损补平。

值得注意的是,迈威生物目前已有1项商业化阶段品种和14项在研品种,并拥有56项已授权专利。这是如何在短短五年内实现的?收购,是其主要策略。自2018年起,迈威生物接连收购5家公司,以此建立从研发、生产到销售的医药产业链,这也侧面反映了公司自身的研发创新能力并不突出。

作为创新药企的命脉,核心研发管线的价值不容忽视,而迈威生物的核心研发管线主要是收购、合作研发和引进开发所得。在15项品种中,有4项是公司收购的泰康生物立项研发品种,3项为合作研发品种,3项为引进开发,而其余由公司自主研发的品种,多处于临床早期阶段。

期内,迈威生物的研发投入为6.23亿元,同比增长7.08%。目前,在研品种中的生物类似药进展较快,这也是公司的核心产品,但此类药物在未来存在较高的集采降价风险,市场竞争也十分激烈,若在上市后采取降价手段,产品的毛利率也将降低,从而影响公司的商业价值和盈利能力。

在财报中,迈威生物表示,未来将根据发展需要,充分借助资本市场,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为公司经营和发展提供可靠的资金支持。上市以来,公司股价已跌超50%,也许迈威生物需要仔细斟酌,资本市场是否还会为其买单。

第五名:寒武纪——亏损额8.25亿元

智能芯片公司寒武纪-U(688256.SH)在2021年录得归母净亏损8.249亿元,同比扩大89.86%,营收总额为7.21亿元,同比上涨57.12%。2017年至今,寒武纪已累计亏损近25亿元,尚未实现盈利。公司在财报中表示,期内研发支出、管理费用中的股份支付、销售费用的增长是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

目前,智能计算集群系统是营收的第一大来源,年内贡献收入4.56亿元,同比增长39.91%,毛利率为70.58%,在所有主营业务产品线中排名第一。边缘产品线拓展迅速,年内贡献收入1.75亿元,同比大增741.10%,毛利率为41.29%,但因销售费用的增加,该产品线的营业成本高达1.03亿元,同比增长868.52%。

期内,寒武纪的研发费用为11.36亿元,同比增长47.83%,管理费用为3.96亿元,同比大增139.67%,主要用于因股权激励计划而增长的股份支付费用。为了留住高新人才,寒武纪在人员薪酬方面增加支出3.22亿元,同比增长64.51%。

在2020年登陆科创板之时,寒武纪便顶着国内“AI芯片第一股”的光环,被业内寄予厚望,但如今光环正逐渐褪去。上市首日,公司股价暴涨148.01元或229.86%,收报于每股212.40元,市值突破千亿。然而,好景不长,此后股价向发行价每股64.39元一路回归,当前市值已不及280亿元。

公司还在近年不断遭到股东减持。2021年7月,寒武纪合计约2.07亿限售股开始解禁。就在解禁两天后,公司收到古生代创投和智科胜讯的减持计划,近乎清仓,待减股票市值近18亿元。一周后,公司再度发布股东减持计划,宁波瀚高拟减持不超过总股本2.80%的股份,市值在当时近11亿元。

今年4月,寒武纪再度公告,南京招银、湖北招银拟合计减持不超过总股本3%的股份,而就在不久后的5月底,古生代创投、宁波瀚高、国投创业基金拟减持不超过总股本5.82%的原始股。截至2021年底,创始人陈天石持有1.19亿股,持股比例达29.87%,为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中科算源持有6,567万股,持股比例为16.41%;艾溪科技持有3,065万股,持股比例为7.66%,为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第四名:神州细胞——亏损额8.67亿元

神州细胞由新诺生物于2007年出资设立,并于2021年登陆科创板。2021年同样也是神州细胞-U(688520.SH)的商业化元年,公司首个产品 “安佳因”成功上市销售。在此支持下,神州细胞年内实现营收1.34亿元,同比大增40,852.81%,较其2019年营收翻了50倍。然而,即便营收实现猛增,公司的年内净亏损额高达8.67亿元,约为其营收的6倍。

与榜内其他生物医药公司相似,神州细胞给出的亏损主因同样是研发投入和市场销售费用的增加。期内,公司在研发方面投入7.33亿元,同比增长20.05%,销售支出1.21亿元,同比大增633%,销售人员也从2020年底的29人增加至2021年底的204人。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6年2020年,神州细胞累计亏损21.32亿元,此次安佳因的上市销售,对公司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安佳因是神州细胞自主研发的第三代重组人凝血因子VIII产品,是中国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重组人凝血因子VIII产品,用于治疗甲型血友病(即血友病 A)。

然而,在安佳因上市后,神州细胞距离实现盈利仍然长路漫漫。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单克隆抗体、重组蛋白和疫苗等生物药产品的研发和产业化,涵盖恶性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感染性疾病和遗传病等多个领域。截至2021年底,公司有3个产品处于上市申请阶段,6个产品处于临床研究阶段,其研发方向所处的行业竞争十分激烈。神州细胞在财报中同样指出,生物药研发难度大、成药风险高,成熟靶点相对有限,很容易造成同质化竞争。

融资,是公司产品商业化进程提速的“汽油”。年内,神州细胞融资所得4.46亿元,加上其营收1.34亿元,也不足以支撑研发费用。2021年11月,神州细胞公告称,公司拟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40亿元,融得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新药研发项目的费用。

第三名:和辉光电——亏损额9.45亿元

和辉光电-U(688538.SH)是本榜中唯一一家技术密集型企业,以生产平板/笔记本电脑类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产品为主营业务,于2021年在科创板上市。年内,公司实现营收40.21亿元,同比增加60.69%,归母净亏损9.45亿元,较上年缩窄8.78%。在过去五年中,和辉光电累计亏损48.34亿元,平均每年亏损近10亿元。值得庆幸的是,公司由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在年内由负转正,规模效应初显。

和辉光电在刚性 AMOLED 半导体显示面板量领域具有一定的产能优势。根据市场研究机构Omdia 数据,公司 2021 年 AMOLED 半导体显示面板的总出货量全球排名第四,国内排名第二,其中平板/笔记本电脑 领域的出货量全球排名第二,国内排名第一。在平板/笔记本电脑领域,公司于 2020 年二季度实 现 AMOLED 半导体显示面板量产出货,是国内首家实现 AMOLED 半导体显示面板量产出货的厂商, 也是全球继三星电子之后第二家量产出货 AMOLED 半导体显示面板的行业厂商,华为、步步高、小米、OPPO 、VIVO和联想等知名厂商均是其客户。

作为一家技术密集型企业,研发本应是公司的命脉之一,然而,和辉光电在研发方面的支出并不显眼。年内,和辉光电的研发支出为4.11亿元,同比增加16.36%,占营业收入的10.32%,同比下降3.90%。研发占比的下降或许可以用营收的增长解释,研发人员的流失则是不容忽视的。虽然平均薪酬在年内由24.72万元上涨至30.23万元,但研发人员较上年流失75人至915人。

值得注意的是,自创立以来,刚性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一直是和辉光电的核心业务,但目前来看,柔性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的发展前景或许更为广阔。相较于刚性AMOLED面板,柔性AMOLED面板具有可弯折、柔韧性佳的特点,在中高端和旗舰机型中备受青睐。根据Omdia数据显示,预计到2025年,刚性AMOLED和柔性AMOLED面板的出货量将分别达到4.40亿片和6.01亿片。不过,就产能来说,即便和辉光电现有第 4.5 代、第 6 代 AMOLED 生产线均可生产刚性及柔性 AMOLED 半导体显示面板产品,仍难以与京东方、TCL、深天马等行业龙头匹敌。

第二名:孚能科技——亏损额9.53亿元

在新能源备受追捧的2021年,“软包电池第一股“孚能科技的业绩表现却有些失意。年内,孚能科技实现营收35亿元,同比大增212.60%,归母净亏损却达到了9.53亿元,同比扩大187.82%,不仅是亏损最为严重的锂电池上市公司,亏损额在科创板中也位列第二。

根据公司财报,市场竞争激烈导致产品普遍降价、原材料价格升高致使成本增加、销售和研发的支出增大是导致巨额亏损的主要因素。年内,孚能科技在研发方面支出5.42亿元,同比增加45.62%,

相较于宁德时代、比亚迪、中天科技等国内一线锂电池厂商,孚能科技与国轩高科、亿纬锂能、欣旺达、蔚蓝锂芯基本属于第二梯队,年内市场占有率约为1.3%。在装机量排名上,孚能科技也并不具备优势。

相对于圆柱电池和方形电池来说,软包电池具有封装成本低、重量轻、能量密度高等特点,但该类电池的设备成本较高,包装也较为复杂。虽然有专家认为,电量、电压、成本达到要求,便可以自由选用电池类型,但因软包电池生产成本较高,供应链尚未成熟,因此国产化程度更高、技术链更成熟的方形电池则更受青睐,主要厂商如宁德时代和比亚迪。

目前看来,孚能科技的技术路线和产品线较为单一,并且对大客户依赖严重,客户存在流失可能。年内,第一大客户销售额为10.47亿元,在年度总销售额中的占比高达41.62%。2021虽然孚能科技与广汽、北汽、长城等车厂也有相关合作,但召回事件使得部分合作受到影响。2021年3月23日,供应北汽的动力电池产品因存在起火隐患,致约3.2万辆EX360和EU400纯电动车召回,孚能科技承担召回费用3000-5000万元;同年7月,长城汽车召回旗下16216辆欧拉IQ电动汽车,因部分动力电池一致性与BMS软件控制策略存在匹配差异。

根据2021年9月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孚能科技当时主要供应广汽的两款车型、戴姆勒与北京奔驰的四款车型、江铃集团的两款车型和天际汽车的两款车型,共十款车型,而仅有五款为孚能科技独供,其中四款来自戴姆勒与北京奔驰,其他主供还有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中航锂电等。与戴姆勒的长期合作协议,无疑成为孚能科技的主要大单。据悉,孚能科技镇江制造基地项目主要也是为与戴姆勒的长期合作而建。截至2021年底,戴姆勒为孚能科技第六大股东,持有3,212万股,持股比例为3%。

不仅如此,在6.45亿股限售股于2021年7月19日解禁后,孚能科技股份遭多名股东减持。年内,三位首发原股东深圳安晏、赣州裕润科能和上杭兴源合计减持超5000万股公司股份,套现总额逾16亿元。

第一名:百济神州——亏损额97.48亿元

2021年12月15日,国内抗癌创新药龙头——百济神州-U(688235.SH)正式登陆科创板,完成美股、港股以及A股三地上市。然而,其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257.94%达75.89亿元,但归母净亏损达到97.48亿元,落得“年度亏损王”的头衔。

百济神州2021年营收情况|来源:百济神州财报

造成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百济神州的大部分产品管线仍处于新药研发阶段,尚未形成销售,研发支出金额较大,换言之,其商业化能力还未能弥补研发方面的巨额投入。这也是一家国内最舍得“砸钱”的创新药公司。2021年,百济神州在研发方面的总投入为95.38亿元,在所有披露研发费用的药企中排名第一,同比增长6.66%。百济神州在财报中表示,继续亏损的风险仍然存在,并且随着公司持续进行候选药物开发及寻求监管机构批准、扩张生产及制造设施、商业化在研药物(包括公司自主研发及获授许可的在研药物),该亏损可能进一步扩大。

值得一提的是,高翎资本是百济神州在国内的唯一全程投资人。自2014年A轮起,除IPO外百济神州共完成6轮融资,全程均有高翎资本参与投资。根据财报,截至2021年底,高翎资本持有公司1.47亿股,持股比例达到11.02%,是百济神州的第三大股东。

百济神州的全球化基因和出海能力或许是获得高翎资本青睐的重要原因之一。2010年,分别来自中国和美国的创始人王晓东、欧雷强,强强联手,将百济神州定位为“在全球两个最大的医药市场——中国和美国建立商业化平台,以及具备世界先进水平的高质量生产能力。”2019年,其自主研发的抗癌药物百悦泽打响了中国创新药出海“第一枪”,现已在全球40余个国家和地区获批上市。2021年9月,百济神州研发的替雷珠单抗药物“百泽安”的在美上市申请获FDA受理,FDA将在今年7月作出决议。

然而,面对遥遥无期的“烧钱”之路,资本市场还能给予百济神州多大的支持?自2021年12月在科创板上市以来,百济神州的股价从开盘价每股176.96元持续下跌。截至6月6日,公司股价为每股94.92元,已跌去46%,当前市值为1273.13亿元。当创新药的“泡沫”接连破灭,百济神州的千亿估值也显得摇摇欲坠。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