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欧石油博弈升级,俄罗斯找到替代市场了吗?

作者 | 陈卫东  

2022年06月15日 18:48  

本文4325字,约6分钟

欧盟拿出空前决心抛弃俄罗斯石油,俄则加速寻找替代市场

截至6月3日,俄乌冲突已进行100天,进入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持久战。

俄罗斯也好,美国欧洲也罢,它们在这场冲突中的目标都是体系性的,背后涉及对现存国际秩序的重大分歧。而乌克兰只是军事冲突的现场,军事行动的边界大概率也不会越出乌克兰。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声明,俄发动“特别军事行动”,是为了结束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终结美国在欧洲的霸权,推动出现一个平等的国际社会。俄罗斯思想家卡拉加诺称这次对乌行动是一次“破坏性的建设”,要“破坏现存的欧洲秩序,建设一个新的欧洲秩序”。

美国和欧洲对俄乌冲突的反应则前所未有的严厉。西方集团的制裁不仅着眼于在俄乌冲突中压制俄罗斯,更是着眼于切断西方同俄罗斯在贸易、金融、技术、能源等方面的联系,重构一个剔除俄罗斯的全球经贸体系和全球治理体系。

军事冲突的背后是经济实力,据德国军事专家测算,为支撑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俄罗斯每天需要花费10亿美元。就烧钱和资源消耗而言,俄罗斯耗不过美欧联盟。但战争除了消耗资源,还有国家意志的较量,也即领导人“意志耐久力”的比拼。

欧盟27国是一个松散的庞大集合体,各国领导人对战争的感受、认知和意志各不相同。可以把欧盟理解为一个27块木板拼接起来的大木桶,组合的好,木桶体量很大能装很多水,但也容易散架,最短的那块木板决定了木桶的容量。

俄罗斯2021年的GDP为1.77万亿美元,只有欧盟(17.1万亿美元)的1/10,美国(23万亿美元)的1/13,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总和(45.28万亿美元)的不到1/25。

俄罗斯经济的木桶虽小,但普京的意志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俄罗斯的意志力。某种意义上说,这场冲突是俄罗斯和西方集团各自短板的比拼。俄罗斯的短板是国力,西方集团的短板是政治家意志力,准确讲,是欧盟内某些政治家的意志力。战争的走向,取决于双方这两块短板耐久力的比拼。

谁手中的筹码更多?

石油天然气是俄罗斯和西方博弈的焦点,欧洲对俄罗斯能源的高度依赖,俄罗斯经济对能源出口的高度依赖,使得能源对俄欧双方均是一把双刃剑。短期来看,这把双刃剑对俄罗斯更有利;长期而言,一旦欧洲摆脱俄罗斯能源,俄罗斯的博弈空间就会被大大压缩,本已糟糕的战略处境会更加恶化。

但是,由于俄罗斯和西方集团的目标都超越了对乌克兰本身的争夺,于是俄欧之间价值1000亿美元的能源博弈,就只能服务于双方“破坏性的体系重构”这个更高层面的目标。

欧盟每天购买约220万桶俄罗斯原油和120万桶成品油,是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客户。根据独立研究机构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的数据,自2月24日冲突爆发以来,欧盟27个成员国在俄罗斯石油上的花费已超过300亿欧元。克里姆林宫一边发动军事行动,一边从大涨的能源价格中获利。这种处境让欧盟极其尴尬。

6月1日,欧盟宣布在经历了四周艰难谈判后,27个成员国在最后一刻达成对俄罗斯的第六轮制裁方案,其中的核心是对俄石油制裁,并将俄罗斯最大的银行Sberbank从SWIFT系统中驱逐出去。

在5月30至31日召开的欧盟特别峰会上,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就对俄罗斯第六轮制裁达成一致,将立即禁止进口75%的俄罗斯石油,通过管道供应另外25%的石油暂时不在制裁的范围之内。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解释说,到2022年年底,欧盟的目标是禁运超过90%的俄罗斯石油,接下来再解决剩余10%的管道石油。

有观察家认为,“管道石油进口例外“是匈牙利总理维克多·欧尔班(Viktor Orbán)的重要胜利,他一直在努力争取赢得让步,因而惹恼了其他领导人。欧尔班也直言不讳:“匈牙利家庭今晚可以安然入睡,”欧尔班在会议结束时说。“布鲁塞尔原来的提议本来类似于原子弹,但我们设法避免了它”。

欧盟的决策机制是成员国一致原则。为了让匈牙利同意第六轮制裁方案,在欧尔班的坚持下,欧盟还把原列入制裁名单的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克利尔剔除出制裁名单。

6月8日,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此回应称:“制裁将对全球能源市场产生负面影响。俄罗斯正在重新定位自己的能源市场,从而将负面后果降至最低。”

欧盟对俄罗斯石油禁运的第一步,是针对俄罗斯的海运原油出口。自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至5月27日,俄罗斯海运石油日均出口量约为358万桶/日,虽然相较4月底的高点(407万桶/日)回落约一成,冲击并不大,但俄罗斯往各区域的出货量已发生显著变化:西北欧骤减、亚洲/东欧取代、海上库存出现了堆积(不明目的地的满载油轮急速增加)。

根据彭博社整理的船舶追踪数据与港口代理报告,目前俄罗斯海运原油出口主要从四个区域、七大港口发货。其中波罗的海出口占比45%,受冲击较为明显,西北欧自俄进口显著下滑。黑海出口占比为15%,出口量明显增加,亚洲、东欧国家加大采买,成为替补俄罗斯原油出口的主要买盘。远东/太平洋出口占比为30 %,出口量维持不变。北极圈内的摩尔曼斯克港出口占比为10 %,增加了对印度的出口。

综合来看,亚洲的中国、印度、邻近地中海的东欧有望取代西北欧成为俄石油的最大买家。俄西部港口(波罗的海+黑海+北极圈)在5月30日-6月5日那周264万桶的出货量中,有三成(91.8万桶)运往亚洲,其中超过四分之三运往印度,使得印度成为俄国西部海运石油的最大买家。

印度是亚洲第三大经济体和全球第三大石油进口国。能源咨询公司路孚特-艾康的数据显示,2月24日以来,印度已接收3400万桶“打折”俄罗斯石油

不明目的地的出货量也在攀升。根据能源资讯机构Kpler,俄国的在途运输(in-transit)或海上浮动仓储(floating storage)近几个月明显上升,5月30日-6月5日当周的数值为72万桶,相较2月低点(27万桶)增加两倍,显示俄罗斯原油在制裁下出现滞销。

针对俄罗斯寻找替代市场的努力,欧盟祭出了严厉武器——禁止欧盟保险公司为俄运油船提供保险。很少有公司愿意使用没有保险的油轮运输石油,而欧洲保险公司为世界上大多数石油贸易提供保险。“保险禁令”将和石油禁运一起,对俄构成双重打击。

一旦欧盟开始执行第六轮制裁方案,俄罗斯目前每天约350万桶的海运原油出口量将为减少150万桶左右。另一方面,按照欧盟到今年年底减少90%俄罗斯石油进口的目标,欧盟有每天300万桶(原油+成品油)左右的需求要转向其他石油生产国,包括挪威,英国,美国,利比亚,尼日利亚,哈萨克斯坦,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

6月2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到访沙特阿拉伯,重申了莫斯科对欧佩克+谨慎扩产协议的承诺。美国总统拜登和国际能源署(IEA)一直在呼吁限制产量的石欧佩克释放产能,但沙特认为尽管油价高企,但到目前为止,供应并没有出现真正的短缺。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日均石油产量下降了约100万桶。有消息称,沙特已明确表示,如果俄罗斯的产量在制裁和禁运下大幅下降,沙特就准备提高石油产量。沙特和阿联酋已就增产问题进行了讨论,原定于今年9月的增产行动,将自今年7月和8月开始实施。在这一进展的背后,是美国的大量外交活动。有报道称,不排除拜登总统近期将出访沙特。

谁的耐力更强?

2021年,俄罗斯联邦政府的财政收入约为3500亿美元,其中逾三分之一,约1250亿美元来自石油出口收入,而石油出口收入的一半左右来自欧洲。往年,石油出口收入约占俄罗斯政府收入的35%,今年前五个月,由于制裁和高油价,石油出口收入占俄政府收入的比例竟高达65%。

欧盟升级对俄制裁后,俄对欧石油出口会迅速减少。而在“保险禁令”之下,俄罗斯通过海运增加对亚洲的石油出口也非常困难,能保住现有贸易量已属不易。

俄罗斯国家统计局6月8日表示,自莫斯科在乌克兰展开军事行动以来,该国工业产出首次出现萎缩。4月份工业产值同比下降1.6%,环比下降8.5%,这是年初强劲开局后的重大挫折。其中汽车产量同比下降85.4%,煤炭产量同比下降6.5%,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同比下降3.6%。俄居民消费也在快速萎缩,4月份零售额同比下降9.7%,环比下降11.3%。

经济学家认为,制裁之下,俄罗斯将陷入严重经济衰退。

但强力对俄制裁后,欧洲经济也在承受阵痛。过去3个多月,油价一直在100-120美元/桶的高位波动,欧洲老百姓必须负担更高的汽柴油价格与电费成本。欧元区4月消费者物价同比增幅达到8.1%(3月7.4%),连续第七个月创历史新高,远高于欧洲央行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

剔除波动较大的能源和食品价格后,欧元区的核心通胀率为3.8%,也超过市场预期。生产者物价指数更是高达30%以上。今年二季度以来,主要机构持续下调2022年欧洲经济增长预期,通胀持续升温不但迫使欧洲央行快速转向加息,也使欧洲制造业及消费开始受到明显伤害。

在俄乌冲突的100天里,欧洲支付了300亿多美元购买俄罗斯石油。4月以来,俄罗斯的石油产量每天减少100万桶,但由于石油价格增长了20%以上,足以弥补产量下降的损失。正如俄罗斯官员对外声称的:“在美国和西方的制裁之下,我们的石油天然气收入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

短期而言的确如此,俄罗斯是得益的一方。但长期而言,阵痛过后欧洲摆脱了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加快了可再生能源和能源独立,局面完全符合欧盟能源转型和经济发展的长期目标。

俄乌战争还终结了欧洲政治家,尤其是德国法国意大利(消费了60%以上的俄罗斯进口石油)等老欧洲政治家长期奉行的对俄罗斯缓和政策。付出短期痛苦换来一个独立于俄罗斯能源的新欧洲,这是许多欧洲政治家曾有过的梦想,但谁都不敢去尝试。普京的特别军事行动则帮助欧洲咬破蚕茧,“化蛹为蝶”。

乌克兰只是俄乌军事冲突的战场,但这是一场多层次多维度的“混合战争”,它不仅永远改变了欧洲,也永远改变了世界。现存的世界政治大格局回不去了,世界能源大格局回不去了。

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比石油依赖更甚,更难替代,在煤炭石油禁运方案完成之后,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禁运的方案将会提到欧盟的议事日程上来。禁运俄罗斯天然气对世界能源转型和世界能源体系的冲击会更大,影响更深远。军事冲突总有结束的一天,但能源对世界的重塑不会终结。

作者为中海油研究院原首席研究员,编辑:马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