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词作家乔羽:以童心润妙笔

作者 | 臧博 编辑 | 何刚  

2022年06月20日 18:50  

本文2806字,约4分钟

乔羽最脍炙人口的两首作品,《让我们荡起双桨》本身就充满童趣,《我的祖国》既是颂歌代表作,也渗透着童年情怀。这种童心的另一外在形式,便是一种坐看云起的闲适和面对变故的沉稳

2022年 6月20日,著名词作家乔羽在京去世,享年95岁。乔羽最为人熟知的歌曲代表作包括《让我们荡起双桨》《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刘三姐》《难忘今宵》等。乔羽参与创作的歌曲陪伴了几代国人,至今仍广为传唱。

不论官方还是民间,乔羽的作品都得到高度认可和普遍喜爱。在中宣部等六单位联合选辑的建国50周年《新中国舞台影视艺术精品选》中,乔羽作品入选七首:《我的祖国》《祖国颂》《让我们荡起双桨》《思念》《人说山西好风光》《难忘今宵》《爱我中华》。

乔羽生于1927年,山东济宁人。1948年毕业于晋冀鲁豫边区北方大学艺术学院。乔羽读书期间开始在报刊发表诗歌和小说,还曾创作秧歌剧。新中国成立后正式从事专业文学写作,曾写过儿童文学作品、小说,但最受国人喜爱的还是他填写的歌词。

20世纪五六十年代,乔羽和著名作曲家刘炽搭档,完成一系列经典作品,如1955年的《让我们荡起双桨》,1956年写下《我的祖国》,1959年的《祖国颂》。乔羽和刘炽这对搭档堪称珠联璧合。乔羽作词底蕴深厚,词句直击人心,刘炽谱曲技艺高超,将乔羽的歌词升华为绕梁之作。乔羽曾在刘炽的传记序言中说,在漫长的歌词创作生涯中,最得意且引以为荣的事情,便是在20世纪50年代遇上了天才的作曲家刘炽。

“白描”北海公园里

世人皆知作为词作家的乔羽,其实也钟情于儿童文学创作,著有《龙潭的故事》《果园姐妹》《阳光列车》等作品,早年便在儿童文学圈颇具文名。1954年,乔羽加入中国作协,被分在儿童文学组,与冰心、叶圣陶同组。拍摄于同年的故事片《祖国的花朵》,是第一部描述新中国少年儿童生活的影片。正是因为乔羽在儿童文学领域已有相当成绩,所以成为该片主题歌创作的不二人选。

接下任务后,乔羽花费许多气力却毫无灵感。1954年4月16日,他和女友前往北海公园划船,与少先队员们一起泛舟湖上,不时听到小朋友们的欢声笑语。情景交融之下,乔羽即兴吟诵出“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这首歌词近乎白描,将北海公园的风景和儿童天真无邪的生活朴素重现,且娓娓道来,后配上刘炽写的曲子,就此成为几代人的永恒记忆。

乔羽的歌词创作,始终与他所面对和感受到的时代主题相契合。新中国成立后,包括词曲行业在内的文艺界,振奋于新中国破旧立新之光明气象,将发自内心的一腔热情付诸笔端。凭借由内而外焕发出的创作热情和贴近社会、贴近人民的创作自觉,以及昂扬向上的情感迸发,使得20世纪五六十年代涌现出大量具有时空穿透力的词曲作品,传唱至今。

这些歌曲中有充满个性的抒情歌,如《九九艳阳天》《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也涌现出了昂扬振奋的共和国颂歌,如《歌唱祖国》《我的祖国》。

《歌唱祖国》的创作者王莘,在参加完开国大典观礼后,情绪激越,蓄积起强烈的自豪感,开始萌生写一首颂歌的想法。1951年《歌唱祖国》问世,其歌词和旋律成为激励那一代人投身祖国建设的号角:“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这种由热烈情感激发出的创作激情,成为当时文艺界的一股新风。

“一条大河”还是“万里长江”

乔羽的代表作《我的祖国》是同期共和国颂歌中另一首传世之作,其创作背景更为丰富和多元。

1955年,长春电影制片厂组织拍摄了战争故事片《上甘岭》,影片大部已完成时,导演沙蒙等人希望请词曲作者写一首歌配合影片,冀望能长久流传。乔羽和刘炽欣然领命,写出了《我的祖国》。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这首歌最初由郭兰英演唱,面世后风靡一时。

《我的祖国》歌词和旋律既表达出深厚的爱国热情,又渗透着割不断的乡土眷恋,所以能成为几代人接续传唱的名作。与《歌唱祖国》的高亢激越不同,《我的祖国》由柔婉进于激越,由“稻香”“白帆”,转入“豺狼”“猎枪”叠合河山风光的意象,传达出对共和国的热爱和誓死守护之志,即便抛却旋律只读这段歌词,亦能诱发读者多层次的丰富情绪。

起首句“一条大河波浪宽”,实指长江。沙蒙曾提议不如改为“万里长江波浪宽”。这样读来波澜壮阔,可乔羽坚决不改。他认为,“一条大河”是任何人在童年时都曾亲睹的故乡景色;无论生在何时何地,家门口总会有一条河,它与自己息息相关;无论将来走到哪里,想起这条河,家乡就宛在眼前。

以“后见之明”来推敲,这条大河确不应限于长江,而应是一种从地理标志衍生出的乡愁。以此对照后段的“豺狼”和“猎枪”,更能映衬影片《上甘岭》的主题。且在疏离开电影之后,这首歌表达的多层次情感,不论在任何时候依然能打动中国人。“一条大河”四个字,实为妙笔。

乔羽还创作过一些风格迥异的歌曲,同样脍炙人口,如与作曲家张棣昌合作为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所写插曲《人说山西好风光》。这首歌妙趣横生地吟咏出山西之风光人情,堪称山西省的一张人文名片。

“牛鬼蛇神”

80年代中期,乔羽另有一名作《说聊斋》。这首歌的名气远不如他五六十年代的作品,却凝结了乔羽对人生和历史,甚而对人性的深刻思考。

电视连续剧《聊斋》的导演将创作主题歌的任务拜托给乔羽,没有给出任何提示或要求。乔羽思索良久,以自己童年时听人“说”故事为题眼,写出《说聊斋》的歌词,其中“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等句便源自其童年时的经历。而“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牛鬼蛇神他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等句堪称意涵厚重。首先,“牛鬼蛇神”出自蒲松龄为《聊斋志异》所撰序言,是对唐朝人李贺的致敬;其次,所谓牛鬼蛇神比正人君子更可爱,描摹出蒲松龄的爱憎与人生智慧,却也是那一代知识分子的普遍共鸣。这首《说聊斋》面世后,比电视剧本身更具话题性,引发广泛讨论。

乔羽在许多人眼中的形象是“童心未泯”,这样的性格特征实际也映射进了他的歌词创作。就以其最脍炙人口的两首作品为例,《让我们荡起双桨》本就是童趣作品,《我的祖国》虽是共和国颂歌代表作,也渗透着童年情怀。这种童心的另一外在形式,便是一种坐看云起的闲适和面对变故的沉稳。一如其在自己文集“自叙”中所说:“历史是一个古怪的老头,他要留下的谁也无法赶走,他要送走的谁也无法挽留。”

(作者为《财经》文化编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