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难以经营,珍宝海鲜舫离港后沉没南海

作者 | 《财经》特派香港记者 焦建 编辑|苏琦  

2022年06月21日 18:12  

本文2855字,约4分钟

“上周启航离港后,已有心理预期海鲜舫不会再回归了。最后的结局竟然比大家想像中的还要戏剧化”

图源:官网

6月14日上午11点半左右,中国香港特区香港岛深湾附近的海边,不少人冒着雨前来与即将驶离的珍宝海鲜舫合影留念。

这座于1976年落成开业的香港著名旅游地标式画舫餐厅,曾获得过“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食府”之称。40多年的时间里,每到傍晚,珍宝海鲜舫过万颗灯泡同时打亮,把海面刷得一片五彩金黄,宾客们就在海上伴着灯光觥筹交错。

继2020年3月宣布暂停营业后,自今年5月中旬开始,围绕这一海上餐厅去与留的诸多变数,便成为中国香港特区市民中热议的话题之一。因其海事牌照到期前未有“白武士”在最后一刻出手营救,按照原计划,这座因疫情影响停业超过两年的海上餐厅将前往东南亚某地进行维修。

该计划最终未能顺利完成。在其离港前夕的5月31日深夜,紧连着该海鲜舫的厨房趸船已入水倾侧。在离港近一周后的6月20日晚,该餐厅的持有人香港仔饮食集团发布消息称:14日启航离港的珍宝海鲜舫,在18日下午驶至西沙群岛附近水域时遇上风浪,船身入水开始倾侧。负责航程的拖船公司经过尝试救援后不果,海鲜舫最终于19日全面入水翻转。

 “上周启航离港后,已经有心理预期海鲜舫不会再回归了。但没想到最后的结局,竟然比大家想像中的还要更戏剧化。”一直关心该船动向的香港市民周先生对《财经》记者称。

曾经的“海上第一食府”

在中国香港特区的语境中,珍宝海鲜舫其实是一个统称,具体包括珍宝海鲜舫、太白海鲜舫,以及此前已被出售后搬至他处的海角皇宫。

在3艘船中,于1976年正式营运的珍宝海鲜舫“年纪最轻”,但亦营运了近半个世纪。

作为一种具有当地特色的餐饮类型,其出现于20世纪20年代。最初是香港渔民兴办的“歌塘船”热潮,指的是为水上人开设的酒楼。因渔民聚居在香港仔渔港,在海上生活,饮宴也自然在海上举办。

当时的保鲜技术不发达,没有建起避风塘的香港仔流水去得快,鱼虾既多又“靓”。随着这一模式得到经营南北行商贾们的热捧,歌塘船就扩充业务,海鲜舫这门在船上吃海鲜的生意于是逐渐起势,吸引大量游人到船上吃海鲜。

20世纪40年代中期起,随着香港加速实现工业化,大量外来人口相继迁居香港,带去了大量资金和技术,加上外国市场对香港产品需求庞大,大大刺激了工业、航运等行业的发展。

自20世纪50年代中期起,香港出入口数字显著上升。随着经济的迅猛起飞,海鲜舫这种业态也乘风而上。在其50年代左右的全盛时期,一度有十多艘海鲜舫停泊在香港仔避风塘。

在这些海鲜舫中,斥资共3000多万港元的珍宝海鲜舫采用传统宫廷画舫设计,到处都是金龙雕凤,高峰时可容纳食客2300人,故被誉为“海上第一食府”,并逐渐成为香港南区乃至香港餐饮业的地标。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珍宝海鲜舫盛极一时,中式传统设计结合渔港风情,本地客川流不息,外地游客亦慕名而来,是太平山顶以外另一必游景点。当地的一位掌故专家曾如此忆述当时的生意景象:自(上世纪)70年代起不时前往饮茶,亦有不少公司或团体大排筵席,甚具排场。“如果不再存在,会让人很失落,因其始终都称得上是香港特色。”

前述市民周先生亦回忆其小时候到海鲜舫吃饭的经历,“因为当时还没有港铁黄竹坑站,所以吃个饭也要大费周折,先坐小船再换到大船。因为上船的人络绎不绝,有些渔家人还改行专门拉乘客。里面的装潢在几十年前来看真是富丽堂皇,我已经记不清到底吃了什么菜肴,但还记得在里面跑来跑去玩的经历。”

疫情下无人接手

虽近年来一直有相关人士呼吁将其作为历史建筑进行保育,但其相对较短的历史使其未能达到古物古迹的资格。自负盈亏,一直是珍宝海鲜舫的商业模式。

近十年来,随着中国香港特区餐饮业的逐渐多元化,可选择的餐厅及酒楼越来越多,海鲜舫不再是市民周末全家喝早茶、吃海鲜的唯一去处。其较高的人均消费,亦应其在普通市民中的接受度有所降低。

继续维系这一业态经营模式的动力,是随着中国内地与中国香港特区开通自由行,内地游客逐渐成为海鲜舫的主要顾客来源。

受疫情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中国香港特区对游客设置严格入境限制,当地旅游业几近冰封。2020年1月左右,珍宝海鲜舫解雇了超半数的员工,并缩短了营业时间。到2020年3月,其官方网站宣布自3月3日起暂停营业至另行通知。

2020年11月,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在当年的施政报告中曾提出“跃动港岛南”计划。相关内容除制定海洋公园的重生方案外,亦会活化自当年3月起停业的珍宝海鲜舫,并透露业主最近已同意无偿捐赠海鲜舫予海洋公园,并由园方与非政府机构协作,将它活化成为南区一个富特色的历史文化和旅游景点。

作为一个预想中的“双赢”方案,既能够保留旅游项目,又可协调提升港岛南区的吸引力。香港特区政府相关人士亦称,将招标引入非政府机构(NGO)协助营运,用于不牟利、社会公益事业,未必仅维持作酒楼或“食海鲜”用途,希望不会对海洋公园有额外财务负担。

但在经过一年多的磋商后,相关方最终决定不接收营运珍宝海鲜舫。相关消息传出后,亦有相关立法会议员建议称政府介入保育,或寻找慈善基金采用社企模式进行经营等方案,但最终无一成真。

从技术及经营角度来看:海鲜舫作为趸船,为确保船舶安全,每年均要投入维修保养开支。而如将其拖往岸边,作为固定设施活化,则首先要找到大型泊位长期停靠,同样困难重重。

在此期间,虽停止运营,但其在海上一直仍需负担维修保养、防火安全等不菲的成本。今年5月,香港仔饮食集团宣布:因未能找到第三方营运,活化项目不了了之,加上香港没有泊位、保养价值不菲,决定将其移离香港。

在疫情仍未结束的当下,昔日三船中仅余的“太白海鲜舫”将如何继续运营,亦开始受到相关各方关注。

6月14日上午11点半左右,香港岛深湾附近的海边,不少人冒着雨前来与即将驶离的珍宝海鲜舫合影留念。在海鲜舫被拖离原址后,香港仔避风塘深湾的海面上留下了一处近4.5万平方呎的空白。

6月18日下午4时30分,香港天文台发出的华南海域天气报告显示:一股偏南气流当时正影响华南沿岸海域。警报香港邻近海域、香港以南、沙堤以南、海南岛东南沿岸及北部湾以南吹强风。海南岛东南沿岸吹南风4级至5级,间中6级。局部地区有骤雨及雷暴。海有中至大浪。

当日下午,已经驶至西沙群岛附近水域的珍宝海鲜舫遇上风浪,船身入水开始倾侧。负责航程的拖船公司经过尝试救援后不果,珍宝海鲜舫最终于19日全面入水翻转。因事发地点水深超过1000米,拟进行打捞工程亦非常困难。

香港部分航运专家表示: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来看,对珍宝海鲜舫进行打捞并非不可能,但成本很高。此外,其船体会被水流冲走,未必在沉船位置。在经过海水撞击,船上的装饰以至消防系统都会受到严重破坏,打捞后的复修成本亦相当巨大。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