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跑养老产业长赛道,保险多层次产品体系萌芽

作者 | 《财经》记者 杨芮 编辑|袁满  

2022年06月23日 19:12  

本文7866字,约11分钟

保险机构在养老服务的长赛道上正加速,除大型养老社区,下一步围绕养老需求、衔接医疗、健康等需求的多维度养老服务新产品均在布局之列。养老金融市场的扩容亦拓宽了养老赛道,给保险机构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

超预期的老龄化将带来更多医疗和养老需求,叠加政策红利,养老产业的快速发展正催生出更丰富的服务体系。

政策端口,202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与“健康老龄化”相关的话题成为高频热词,国家卫健委等15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十四五”健康老龄化规划》对养老及医疗服务提出了更详细的“路线图”。

4月21日,个人养老金制度正式落地,被业内解读为第三支柱迎来腾飞机遇,围绕第三支柱的新产品开发亦箭在弦上。目前,与个人养老金落地相关的四大配套文件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中。今年以来,多元化的商业养老金融业务加快发展,包括银行、保险、公募基金等各方主体均在积极筹谋,搭建产品体系、参与第三支柱体系构建。

在此背景下,保险机构正处于新的战略窗口期,在养老服务的长赛道上蓄势待发。从泰康2009年获得业内首个养老社区投资试点资格,到近些年各家险企开始竞相加大“保险+养老社区”投入力度,“保险+养老社区”已成为保险机构布局养老服务的标配。不过,探寻新的红利场景和窗口,保险机构在布局养老服务的长赛道上亦在悄然发生着新变化。在养老服务长赛道上的早布局,为保险机构赢得了先发优势。但当赛道拓宽,银行、信托、基金等金融机构涌入,新的竞技赛中保险机构又如何才能胜出?

《财经》记者获悉的一份监管层针对商业养老保险产品及服务的调研报告(下称“调研报告”)中,对保险公司的养老产业链布局提出如下建议:加快发展具备长期养老功能的商业养老保险,为消费者积累期提供多元化资产配置选择并通过养老保险产品链接养老服务体系。

一位接近监管人士分析,养老产业的快速发展正催生出更加丰富的业态。除了大型养老社区覆盖高端养老需求,下一步围绕养老需求的轻量级的服务项目,围绕养老全生命周期的细分服务,衔接医疗保险、护理保险、商业养老保险的新产品皆值得期待。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党委书记、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德云此前曾公开分析,保险机构在养老领域的全产业链布局,为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进一步延伸了产业业态,有利于提升养老综合服务的质量和水平。

太平人寿健康保险部负责人刘宝萍向《财经》记者分析,保险行业与康养行业具有天然的相关性。随着中国老龄人群的逐渐扩大,仅靠第一支柱提供养老保障愈显乏力,购买加载了优质养老服务与健康服务的保险产品将成为防老、养老的必要配置。结合海外经验,未来保险产品在研发方面将从“商业养老保险+养老服务”、“健康险+健康管理服务、居家护理服务”两大方向展开,具体将以保险支付服务、服务促成产品销售的形式推进。

“保险+养老社区”模式的收益账

“保险+养老社区”的模式曾备受争议,从泰康保险2007年开始探索进入,再到合众人寿的布局,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投资巨大和盈利模式不明的情况下,“保险+养老社区”模式的跟进者寥寥。

据泰康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东升回忆,“2007年,我们开始探索进入养老服务业。最初的想法是想学沈南鹏他们做如家经济连锁酒店,把社会办的经营不理想的养老院托管,进行全国连锁。2008年初我们也在望京开了一个轻资产的养老会所进行试验,很快就失败了。原因很多,有选址的问题,因为望京是个年轻人聚集的地方,老年人少;还有商业模式也不清晰,那时候是轻资产,房子是租的,开始地方也不可能搞很大,床位有限,但是配备的人力又不能少,所以成本高难以持续。最重要的是轻资产的业务对保险公司这种长期资本来说没有协同效应。当时也没想到后来会把养老和保险产品结合,开创一个商业模式。”

据《财经》记者多方了解,中国保险机构参与养老服务从2015年后步入快速发展阶段。经过十多年发展,险企从完全的自持自建养老社区一条路径,演变出重资产模式、轻重并举模式、轻资产模式三种投资模式。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保险机构在全国34个城市布局养老产业,累计提供超过13万张床位,国内布局养老的人身险公司比例达47%,通过轻重资产多种模式布局养老机构、社区和居家养老等领域。

目前,据《财经》记者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主流保险公司布局养老社区布局如下图所示:

据市场分析显示,以轻重资产并进的模式布局养老社区、提供养老服务,越来越成为保险公司的共同选择,包括按照国家政策导向建设养老社区,通过轻资产形式拓展养老业务,建设普惠型养老社区,参与城企联动养老项目,建设民生福祉属性明显的养老社区,通过轻资产租赁形式建设的护理型、刚需型养老社区等,泰康保险、 中国人寿、中国太平、中国太保、大家保险、中国平安等均为其中的代表。

作为最早开始筹备养老社区的保险机构,泰康保险已布局接近15年。从摸着石头过河到迎来养老社区模式的“反哺”效应,泰康保险亦等待了十余年。据泰康保险披露的数据显示,十年来“幸福有约”累计销售件数超14万件,直接带动泰康保险多年业绩持续增长。今年一季度“幸福有约”件数持续增长,同比增速达13.5%。

据《财经》记者了解,“幸福有约”产品有很多版本,标准版产品的标保是20万元,总保费为200万元。在泰康保险内部,“幸福有约”被认为是泰康大健康产业生态体系一系列创新的起点与关键,业界则将之视作在市场中生长起来的养老筹资产品。

据《财经》记者多方了解,“保险+养老社区”模式在部分险企中已实现正向促进寿险保费的增加,产生了反哺效应。据一位中型寿险公司人士分析,“去年以及今年一季度和养老社区相关的产品销量数据值得关注,这类产品在促进寿险销售的同时,也产生了新的长尾效应、延长了保险服务的产品链。”

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底,中国太保累计发放养老社区入住资格函已超过 10000 份。3月30日,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保险”)管理层在2021年度业绩发布会上透露,截至2021年底,该公司养老社区入住资格函签署量达到4000份,对应累计应收保费近60亿元。新华保险融合型产品(健康管理公司与寿险主业合作的将健康管理服务融入保险)2021年已上市,一年间已取得了正收益。

针对反哺效应,新华保险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通过养老社区与保险业务的协同,一方面有效解决了保险客户在养老和健康管理方面的一些需求和痛点,吸引了更多的保险客户;另一方面为保险客户提供了全生命周期的保障和增值服务,拉长了保险产业链,帮助寿险主业实现内涵式增长和差异化竞争。

另据上述中型寿险人士表示,延长、扩容保险参与养老服务的多层次产品创新,既与保险公司从全盘考虑的打通“保险+医疗+养老”的大战略有关,亦有助于解困养老社区的盈利难题。目前行业的状况是,若排除前期投入,单从后期运营来看,一些险企初步实现了盈亏平衡,但往往前期投入都非常大。

据中信建投分析,单个养老社区入住率若达到 65%-70%即可实现经营上的盈亏平衡。抛开前期现金流为负的情况,我们测算,养老社区的平均利润率为7%-11%,与住宿餐饮行业相比,基本相当;但养老行业因其刚需、入住稳定的性质,能够穿越经济周期的变动,与保险负债端更为匹配。

据大家保险相关负责人表示,“养老社区投资布局是长周期、慢回报项目,从初期投拓、开发建设到运营,最终达到收支平衡通常需要五年左右时间。但如果综合考虑保险端的获益,可大幅缩短达到平衡时间,提升收益率水平。据测算,养老社区单体项目基本回报在3%以上,通过精细化管理或可提升至4%左右;如考虑养老社区为保险主业带来的保费规模和新业务价值,将较大提升养老社区单体项目的投资收益率。此外,养老社区投资现金流特征本身就是前期投入大,中后期有长期、稳定收益回报,与保险负债久期更为匹配,有助于保险资金穿越经济下行周期。”

针对养老社区的相关业务模式,2021年8月,银保监会人身险部会同资金部向各人身险公司下发书面调研通知函,联合开展了“保险+养老社区”业务模式调研,调研的主要内容包括:人身险公司开展“保险+养老社区”模式业务的基本情况,包括开展业务的背景、战略定位和发展规划、主要运作模式、相关业务流程等。

探寻多维度养老服务新赛道

“保险+养老社区”之外,保险机构正在探寻新的红利场景和窗口。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养老服务是一条正在焕新的长赛道。

需求端,随着老龄化人群的增加,养老服务的多元化需求日益凸显。随着社会发展及观念的改变,养老需求向多样化演变。在一份针对中国城市居民养老服务需求的调查报告中,关于养老的困惑如下图所示:


图片来源:《中国城市养老服务需求报告》

不过,和需求相匹配的养老规划行动尚未落地。清华大学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 国人养老准备报告》显示,在未退休的受访者中已对养老准备有规划的人占比仅为 16%。即使在家庭年收入超 65 万元的中高收入受访者中,已有规划者占比也不到 30%。《2021 年中国中高净值人群医养白皮书》中也显示,受访者当中近六成在退休前完全没有思考过养老资金的准备问题。

需求端的困惑也给供给端产品的提供带来相关思路,如医疗护理的痛点及养老方式的选择等,也是保险机构布局更丰富养老服务的出发点。

供给端,在中国养老保障体系的覆盖中,据上述接近监管人士分析,“目前针对养老服务的供给产品仍以三支柱下的各类产品为主,从保险机构的角度而言,传统产品仍为主,新型产品的潜力巨大。”


图片来源:泰康长寿时代研究院《长寿时代筹资模式白皮书》

其中,保险机构参与养老服务市场目前还集中于商业养老年金保险、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专属商业养老保险以及围绕养老社区的养老服务产品等。

以大家保险为例,据上述大家保险相关负责人表示,大家人寿对接养老社区的产品以终身寿险为主,普通型年金保险为辅,兼顾保险客户的保险保障与养老费用筹集。大家养老所有在售第三支柱商业养老年金保险产品均匹配居家、旅居和城心权益体系,产品和服务打通,服务和权益叠加。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0月底,专属商业养老保险累计保费收入约2亿元,承保人数超过1.7万人。截至2021年10月底,共有23家保险公司参与税延养老保险试点,累计实现保费收入近6亿元,参保人数超过5万人。截至 2021 年三季度,商业养老年金保险保费收入达到460亿元。

太平人寿健康保险部负责人刘宝萍告诉《财经》记者,从产品端来看,养老方面的保险需求一方面是年老后生活费用的给付需求,另一方面是由于身体机能的衰退所产生的医疗照护费用的支付需求。从产品的属性来看,生活费用补充的需求所对应的保险解决方案为年金险、风险保障型寿险等产品;医疗照护需求所对应的解决方案为医疗保险、护理保险等产品。商业养老保险用于补充老年生活的日常开支与养老服务产品的匹配度更高。健康险中的医疗险和重疾险与健康管理服务、医养服务高度匹配,二者相结合可以达到交叉获益的效果。此外,不论是健康管理服务,还是医疗相关服务,都与养老服务业务高度重叠,可以互为延伸。这也是老龄化国家的保险公司纷纷开展大健康服务业务的重要原因。尽早布局抢占先机,夯实自身服务优势,或将给保险业务带来幂次级增长效应。

据上述接近监管人士分析,“供给和需求两端,巨大的蓝海市场待开发,其中保险机构的创新空间非常大,围绕养老,尤其是多维度养老服务的产品是未来的方向之一。”

上述调研报告亦建议,保险公司应积极从资金给付转向服务提供者,将保险产品从抽象的数字转为具体的产品和服务。保险公司应抓住窗口期,通过多种方式参与养老服务体系发展,将养老保险产品的风险保障责任和养老金领取安排与老龄照护、养老社区等服务有效衔接。

从国际经验来看,面向老龄化群体的保险业务以及医疗、养老服务行业将成为商业保险公司的重要业务领域。以英国保柏集团(BUPA)为例,其拥有健康保险业务、健康管理业务、老年护理及养老业务三个主要业务板块,形成居家护理、暂托短期护理、临时日间服务、专业痴呆症护理、姑息治疗五种类型老年护理服务。

再如德国DKV则围绕健康险的核心,通过自建医疗机构从健康管理及医养结合的角度布局养老服务,如下图:


图片来源:DKV官网、公开资料、清华五道口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整理

根据国际保险巨头的实践经验,老龄化推动老年保险、老年护理成为商业保险公司的重要业务,要建设保险业务为核心,连接医疗机构、药房、康复护理机构及养老社区的综合业务形态。

针对国际巨头的布局方向会否成为国内保险公司的布局方向,BUPA及DKV的业务版块是否也是中国的一个布局方向?

刘宝萍表示,从国际经验来看,随着老龄化程度的逐渐加深,面向老龄化群体的保险业务以及与之结合的康养业务将成为商业保险公司的重要业务领域。国际保险巨头的实践经验展示出保险行业参与康养业务的想象空间丰富,业务形态多样,具备以下特点:第一,随着老龄化程度加深,老年保险业务逐渐成为商业保险公司的重要业务内容,围绕老年客户群体,商业保险公司日益关注老年护理服务市场;第二,面向老龄化群体的业务并非单一的保险业务,而是以保险业务为核心,打造连接医疗机构、药房、康复护理机构及养老社区的综合业务形态;第三,从保险行业参与养老服务行业的角度而言,一大共性是对老年群体进行分类照护,通常分为自主照护、半自主护理与居家养老等类型。在这一过程中,保险机构与养老服务社区、居家养老护理机构以及康复医院等相关方合作,这成为保险公司参与养老服务体系的内核。

她进一步分析,从需求侧来看,老年群体对于医康养服务的需求是多元化、多层次、差异化的,任何单一维度都无法满足大多数客户的需求,这也是太平人寿打造多维度养老服务体系的底层逻辑。因此,围绕人们步入老龄之后,随着身体机能的变化,在不同阶段、不同文化、不同环境下产生的不同需求都需要市场上提供解决方案,自然也会成为中国布局的主要方向。

今年2月,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中擘画了保险业在养老服务中的大方向,其内容包括促进和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构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政策框架、不断扩大基本养老保险覆盖面、推动助餐机构投保食品安全责任保险、引导商业保险机构加快研究开发适合居家护理、社区护理、机构护理等多样化护理需求的产品等。

决战“大养老”

“大养老”正成为金融机构的新战场,市场空间巨大。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中国各项养老金资产合计10万亿元,占GDP的比例不到10%,而国民养老的迫切需求是客观存在的,也是其未来发展的空间。

4月21日,备受期待的个人养老金制度正式落地,参加人可以根据不同偏好,自主选择购买符合规定的银行理财、储蓄存款、商业养老保险、公募基金等金融产品,并承担相应的风险。随着监管政策密集落地,推动商业养老金融业务发展,养老储蓄、养老理财、专属商业养老保险以及养老目标基金等开始同台竞技,市场扩容之下保险机构的机遇与挑战并存。

据光大证券研报分析,保险公司已深度参与养老金融市场并提供养老产品及养老产业投资资金:第一,保险公司通过养老保险产品,对养老金进行投资管理促进资金保值增值,提高养老三支柱保障能力。第一支柱来看,保险公司获批参与基本养老保险投资管理市场份额占比近30%,二支柱来看,保险公司是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的主要受托人,截至2021年底养老险公司受托管理资产约1.37万亿元占全行业73.8%,三支柱来看,保险公司2018年率先试点税收递延型养老年金并提供商业养老年金险为主的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第二,保险资金充分投资养老领域,为养老产业提供长周期大资金。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保险机构已在全国34个城市布局养老产业,累计提供超过13万张床位,国内布局养老的人身险公司比例达47%。与此同时,以股权投资形式流入养老产业链的保险资金已超过2000亿元。

上述新华保险负责人表示,目前中国第三支柱主要包含多类型金融产品,涉及银行、保险、公募基金等金融机构。寿险公司天然具备参与养老领域的优势,一是保险资金具有长久期负债特点,保险产品保障范畴与养老服务需求的匹配程度较高;二是养老金融类产品仅解决的是老年人的收入问题,而保险系列产品如养老年金、长期护理险、医疗险等多险种保障的是老年医疗支出、护理服务、慢病管理、智能养老等多种类养老服务需求。他还透露,未来“十四五”期间新华保险将更加积极推动寿险主业与康养产业协同发展,继续在京津冀、长三角、川渝等地区布局康养项目,积极探索居家养老服务模式,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养老服务。随着公司在养老领域的深耕发展,可以直接触及养老金管理和养老金消费两端,从而深入参与到中国养老保障体系的建设中。

虽然保险机构在养老服务赛道上颇具先发优势,但多元化个人养老金产品带来的冲击亦显见,目前市场上存在的多种养老金融产品如下图所示:


图片来源:泰康长寿时代研究院《长寿时代筹资模式白皮书》

上述调研报告中显示,总体来看,商业养老保险产品仍存在与其他金融产品的同质化竞争,在大资管领域中“以己之短,攻彼之长”。保险业务结构的长期化转型进程较慢,保险的风险保障功能和养老资金的长期管理优势尚未得到充分发挥。目前,银行、信托、基金等金融机构均推出了带有养老性质的投资理财产品,产品收益优势明显。2021年12月6日,中国银保监会批准的四家试点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首批养老理财产品开售,业绩比较基准为年化5%—8%,发售当日即售罄。随着该类试点逐步推进,将对现阶段保险公司的短期储蓄产品造成较大冲击。

调研报告建议,保险公司需清晰认识到,自身竞争优势不在于高收益,而在于长期持有。保险公司可以在10年、20年以至终身的产品长期持有中平滑市场风险、利率风险,给投保人提供收益的安全性和稳定性,特别是通过提供长期现金流抵抗长寿风险。因此,保险公司应聚焦行业自身价值,回归保险保障本源,保持高质量发展定力,加快发展具备长期养老功能的商业养老保险。

多位专家建议,保险机构要发挥在第三支柱领取期的独特技术和管理优势,通过设计不同的年金产品,对接客户个人养老金账户中银行、基金、养老保险等产品汇集的资金,满足客户多元化的领取需求,化解长寿风险。

同台竞技之下,如何充分利用行业的医养资源,打造基于“实物给付”的产品和服务,提供全面和切实的养老解决方案亦是行业所思。据一位中小保险公司战略部负责人表示,未来,保险公司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医疗险和养老金融合的产品和服务,通过养老形成差异化竞争,创新服务,发挥“保险+”的优势,构建大健康生态圈。而从“大养老”的角度来看,保险机构将于更多的机构同台竞技,在养老产业和养老服务上,独立的健康、护理、养老等产业的经营能力将成为竞争内核。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