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明州案再次举行听证会,女方新增惩罚性赔偿要求

作者 | 财经E法 樊瑞 刘畅 编辑 | 朱弢  

2022年06月26日 18:33  

本文8441字,约12分钟

6月24日,长达4个小时的听证会中,主要焦点为Liu Jingyao方提出的一项动议,增加对刘强东和京东的惩罚性赔偿。

在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发生四年后,涉案双方再一次进行庭前交锋。

2022年6月24日,Liu Jingyao诉刘强东人身伤害的民事诉讼案,在美国明尼苏达州首府明尼阿波利斯的亨内平县民事法院举行线下听证会。Liu Jingyao出席了听证会。

在长达4个小时听证会上,核心争议焦点是Liu Jingyao提出增加针对刘强东和京东的惩罚性赔偿(punitive damages)动议,以及刘强东一方提出取消对京东的指控。

2018年8月31日凌晨,因被指控性侵时年21岁的明尼苏达大学学生Liu Jingyao,刘强东被警方逮捕,后于次日获释。同年12月21日,亨内平县检察院因为证据不足,决定对刘强东不予起诉。

在刑事案件结束后,2019年4月16日,Liu Jingyao向明尼苏达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将刘强东及京东集团列为被告,要求两方赔偿她超过5万美元的损失并承担诉讼费。

2022年5月25日,Liu Jingyao向法院提交动议,要求在诉讼请求中增加刘强东和京东共同承担惩罚性赔偿。动议称,有初步证据表明,刘强东和京东故意无视Liu Jingyao的权利和安全。动议还称,刘强东事发时担任京东CEO,在他工作期间性侵了Liu Jingyao。

刘强东一方对此作出回应,6月10日,刘强东的律师向法院递交法律意见书,反对Liu Jingyao提出的惩罚性赔偿动议。按照意见书的表述,原告Liu Jingyao 在案件的每个关键事实上都做出了“截然相反”的陈述,没有让她的指控变得“清晰和令人信服”,故应当驳回其动议。刘强东方随意见书一同提交了文字、音视频证据,以佐证自身观点。

对于新的案件进展,财经E法联系了Liu Jingyao,对方称,是否接受采访需要征求律师的意见,至发稿时,未获得她的进一步回复。财经E法亦联系了刘强东的律师及京东集团,至发稿时,对方未作回复。

女方新增惩罚性赔偿要求

美国明尼苏达州泓发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东发多年来持续关注该案件,他在当天现场参加了听证会,“在美国,只要是公开的听证会,都可以直接去现场参加”。6月26日,他向财经E法介绍了听证会现场的状况 。

支持Liu Jingyao的旁听者在法院前合影

听证会现场总共大概有四五十人,考虑到案件的社会影响力,法院特地安排两个法警负责维持秩序,现场不允许录音录像,不允许做出赞同或反对的表情。听证会公开了大量的视频资料、多位证人的视频及书面证词,法院让双方充分地展示证据。周东发认为,这次听证会其实相当于未来正式庭审的预演。

周东发介绍,双方在听证会上的质证和交锋主要有几个焦点,包括Liu Jingyao提出1项新增惩罚性赔偿动议;被告提出取消对京东的指控;撤销对刘强东绑架和非法禁锢的2项简易裁决。“其实这种听证会,主要是双方律师的交锋,当事人不要求参与,但是Liu Jingyao本人出席了,她坐在律师旁边,脸上没什么表情。”据周东发介绍,一般法院会在1个月左右答复是否会支持这些动议。

女方提出的惩罚性赔偿,是核心争议焦点。根据明州法律,当原告可以证明被告以及被告雇主的行为故意忽略他人的权利以及安全时,原告可以要求惩罚性赔偿。

Liu Jingyao的律师在听证会现场表示,刘强东和京东在明知Liu Jingyao从未表达同意前提下的性侵行为,属于蓄意忽略她的权利和安全,符合惩罚性赔偿的条件。

在2019年递交的诉状中,Liu Jingyao要求刘强东和京东共同承担超过5万美元的赔偿责任,这5万美元为损失性赔偿,即要求赔偿原告主张的事实损失,女方在最初起诉书即主张,包括其身体损伤、身体上的痛苦与折磨、经济收入或经济收入能力的丧失或降低等。

周东发介绍,5万美元是在明州提起人身侵权民事诉讼的最低赔偿额度,并不意味着具体的索赔额度,“美国的起诉是通知性质,起诉基本事实即可,后续随着证据增加,可再补充诉求,每次增加诉求都要新开听证会,这次就是如此。”

资深律师朱征夫告诉财经E法,只看5万美元的赔偿要求很容易令人误解,“实际上这个要求是不低于5万美元,意味着只有下限的要求,而没有具体数额的上限。”2019年,女方在诉状中即要求保留提出惩罚性赔偿的权利。

按照明州法律,惩罚性赔偿的请求需要在法庭准许之后,才可以在庭审中提出具体数额。

Liu Jingyao在2022年5月25日提交动议,要求对刘强东和京东追加惩罚性赔偿。

6月24日的听证会,就是法院审查Liu Jingyao的惩罚性赔偿要求的程序。一般来说,法院都会允许原告提出惩罚性赔偿的诉求,但最终是否可以获得赔偿还需要由陪审团来确定。

“惩罚性赔偿意味着原告的申请如果得到法院的支持,被告要支付更高的赔偿金额,这一赔偿与原告受到的损失未必完全成比例,数额可能非常之高。”朱征夫指出,美国法院针对惩罚性赔偿有一个原则,要求原告必须提出“明确而令人信服的证据”,要证明被告是“恶意地、完全不顾当事人的财产和人身安全”。

周东发也介绍,美国的人身伤害民事诉讼案件,除了要求补偿,原告一般都会要求追加惩罚性赔偿,但是在性侵案件中较为少见,尤其是要求雇主承担惩罚性赔偿更为少见。

在听证会现场,Liu Jingyao的律师提出,京东明知刘强东有可能进行性侵行为,故需要共同承担惩罚性赔偿。

周东发认为,从听证会现场展示的证据来看,Liu Jingyao的前后口供存在不少矛盾,“尤其是针对核心事实的第一时间表述与后续表述存在较大差异,我认为法官可能不会支持原告这一诉求”。

在基本证据不变的情况下,朱征夫认为,Liu Jingyao在控告刘强东构成刑事犯罪没有成功的情况下,请求追加民事惩罚性补偿,所提供的证据如何让陪审团信服,难度不小。“虽然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的裁判规制不同,民事诉讼强调的是证据优势。但是,如果相关证据在刑事程序中无法排除合理怀疑,到了民事诉讼程序当中,想获得优势也不容易。”他表示。

女方强调被胁迫

Liu Jingyao提交的动议文件称,四年前那个晚上发生的“这些犯罪和侵权行为并不是孤立的,也不是中断的,而在晚上的过程中演变得更加严重”。文件称,这是刘强东做出的一些列持续的深思熟虑和计划的选择;双方的互动始于刘强东举办的商务晚宴和社交活动,最终导致女方在她的公寓里被强奸。

文件强调了刘强东的显赫地位在案件中的作用,并指出,在中国传统的酒桌文化里,拒绝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对Liu Jingyao而言是一种“无礼的行为”。

文件指出,被性侵后,Liu Jingyao发微信告诉了同是志愿者的Tao,称刘强东强奸了她,并且还在她的公寓里。她还通过微信告诉她最好的朋友和男朋友自己被强奸了。Tao看到信息后报警。随后,Liu Jingyao接受了明尼苏达大学健康医院的医学评估。在那里,她确认被告刘性侵了她。医护人员告诉她,她可能有权获得性侵的“赔偿”。

“被告刘强东作为京东首席执行官的显赫地位,对警方调查过程产生了重大影响。”文件明确表示。此外动议文件认为,明尼苏达警察局、刘强东的同事及明尼苏达大学“协调行动”,利用了年轻的、没有律师代理的受害者。

文件将事件与京东关联在一起,“在京东晚宴结束后,以为自己像京东员工Alice Zhang承诺的那样被带回家的jingyao,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被带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并遭受了京东CEO不受欢迎的身体接触”。

文件还称,“2018年8月30日晚,被告Richard Liu(刘强东)在性侵事件发生时(即在豪华轿车中以及随后在公寓中)担任被告京东的主要负责人和CEO,这意味着,被告刘强东和京东应根据明州法律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

文件总结,Liu Jingyao一方已建立起初步证据链,故应被允许修改诉讼请求,向陪审团提出刘强东及京东共同承担惩罚性赔偿。

刘强东方提交证据称女方多次“说谎”

明尼苏达州地方法院的线上文档显示,对Liu Jingyao一方提出的动议,刘强东一方在6月10日向法院提交法律意见书,做出了多项回应。

针对Liu Jingyao提出的强奸指控,意见书指出“原告告诉警方,她没有被强奸”。随意见书一同提交的证据显示,Liu Jingyao在事发生对警方表示 “我是自发地和他发生了性关系……这是事实。”

意见书还称,Liu Jingyao证词中确认,“在授权她的律师提交起诉前,没有阅读或审查(起诉书)”,而只是让她的律师自己起草。同时,Liu Jingyao在提交起诉后才看过这份起诉书,并“谎称起诉中的所有指控都是真实的”。

法院的线上文档显示,Liu Jingyao在2022年4月22日的所作的笔录口供显示,她承认提交起诉书前没有看过起诉,而是全权委托其律师起草。

意见书还表示,Liu Jingyao推翻了此前对于案件的相关证词,包括从皮尔斯伯里大道(Franklin and Pillsbury avenue)第二次乘车前往他的公寓过程中,刘强东“开始摸索并强迫她”;刘强东早前曾通过中间人邀请她打高尔夫等。意见书还指出,在4月22日的视频质询中,Liu Jingyao承认她“一直在删除证据”。

意见书还提交相关证据指称,Liu Jingyao “威胁被告、不给钱就曝光”,以及“组织选择排着队的媒体、向搜狐透露信息,提供对她个人有利的部分信息”。

法院线上文档包括Liu Jingyao与朋友的微信对话。

意见书称,Liu Jingyao声称是美国警方怂恿她寻求民事诉讼(赔偿),警方对此已作证加以否认。

意见书还指出,Liu Jingyao曾向警方声称自己在参加酒会后“醉到不能走路”,但随后在看到监控之后,又承认自己说谎,这一事实得到美国警方的确认。

意见书总结自身意见如下:首先,法院在评估修改请求惩罚性赔偿的动议时,必须审查证据,而“不仅仅是原告自私自利的摘录”;其次,原告的动议并非基于可接受的证据,而是基于不可接受的传闻、猜测和非专业证人的不当专家意见;第三,原告的动议广泛引用了煽动性和不公平的偏见(尽管与案件无关)话题和信息。

“由于上述每一个原因,原告的动议都必须被驳回。”意见书称。

是自愿还是被迫?

刘强东与Liu Jingyao在后者公寓里发生过性关系,这一点已为双方所证实。但对于事发当晚刘强东行为的性质以及相关事实的认定,双方始终各执一词。

对于这一最关键事实的表述,女方曾有过变化。

2018年8月31日凌晨,Liu Jingyao在接受警方询问时否认被强奸,表示此前的被“强奸”,是指两人确实有发生性关系,但是自愿的。当警方再度确认是自愿发生性行为时,Liu Jingyao表示“确认”,并要求警方让刘强东离开。

在另一段拍摄于8月31日凌晨的视频中,Liu Jingyao在车内接受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中士多明格斯问询时,亦否认了被迫发生性关系的说法,明确表示“我和他自愿发生了性关系”。至于为何报警,Liu Jingyao解释,这是因为当晚与她一起参加晚宴的男同学Tao发现其在酒桌上喝酒,且之后联系不上她,以为她“走丢了”。

在视频中,Liu Jingyao告诉警员,她没有被性侵,不需要警方的帮助,也没有受伤,不需去医院。

为何当时会做出如此表述,Liu Jingyao此前曾向《财经》记者解释,自己当时很害怕这件事曝光,希望赶紧息事宁人,于是反复告诉警察她是自愿的。

2018年12月,美国亨内平县检察官在一份声明中称,经过警方调查和检察官审查,由于“深刻的证据问题”,检察官不能满足刘强东涉嫌性侵的举证责任。声明称,“我们不想让这位年轻女性(Liu Jingyao)再次受伤害,因此不会详细说明”。

而2019年4月16日,Liu Jingyao在向明尼苏达地方法院提交的民事诉状中,正式提出了强奸指控。诉状称,2018年8月,她以志愿者身份参与明尼苏达大学DBA(工商管理博士(中国)项目)的活动,在活动结束后受邀参与至少有15名中年男性的饭局,她在饭局上喝醉,被带上刘强东所乘的豪车,当晚在自己租住的公寓内被刘强东强奸。

按照诉状中的描述,刘强东不顾女方的请求与反对,性侵了她。事情发生后,刘强东先睡着了,她后来哭着哭着也睡着了,直至被凌晨的闪电惊醒。

Liu Jingyao对刘强东的指控包括民事胁迫与人身侵犯、非法拘禁、性侵犯和性侵害,并主张京东集团对上述违法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她请求陪审团判决两方被告赔偿超过5万美元的损失并承担诉讼费用。

2022年5月5日女方律师向明尼苏达州地方法院提交的动议文件亦指出,2018 年8月30日晚至 2018年8月31日凌晨,刘强东先后在京东租用的豪华轿车后面和女方家中性侵Liu Jingyao,这些性行为“均未经女方同意”。

在这份文件里,京东工作人员Alice表示,在晚宴结束后的汽车上,因为看到刘强东和Liu Jingyao很亲密,所以自己没有扭头,也没有听到Liu Jingyao拒绝,“我坐在前排,听不清”。而司机表示,自己从后视镜看到刘强东整个人压在Liu Jingyao身上,此时Alice“抓住后视镜,并把它扭到了另一边”。

明尼苏达州明尼亚波利斯警察局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刘强东在接受警方问询时表示,女方主动邀请他到公寓,还帮他洗澡,两人发生性行为后均熟睡了好几个小时;在警方抵达后,女方曾告诉他“这是一个可怕的误会”。

由于女方在刑事控告中存在前后表述不一致的情况,其中涉及多处关键事实。朱征夫分析认为,如果当事人所做的陈述被陪审团认定为前后不一,甚至互相矛盾,会影响其可信度。他直言,“在侵权诉讼中,这对律师提出了较高的要求,需要对前后不一致的表达做出合理解释。”

勒索还是索赔?

在刘强东一方提交的法律意见书中,力图将Liu Jingyao的强奸指控描述为,为榨取钱财的勒索行为。

在2021年5月26日接受询问时所作的一份证词中,负责办理案件的警员温特表示,他于2018年9月1日接手该案件,并在当天对Liu Jingyao进行问询。Liu Jingyao告诉他,不想让警方继续调查该案,也不希望再给刘强东带来任何压力,她“不想让刘强东被指控强奸”。

因此,警方将前一天被拘留的刘强东释放。

温特还透露,Liu Jingyao同时告诉他,她“要向刘强东要钱”。温特回复,警方“不能参与这部分事情”,并让Liu Jingyao联系刘强东的律师。

2018年9月1日下午,Liu Jingyao给温特的办公室电话语音留言,要求警方重新启动调查,并指出她想对刘强东“提起刑事诉讼”。

“这一转变是很快发生的。”温特认为。

截至2022年5月,刘强东代理律师吉尔·布利斯伯斯、负责DBA项目的明尼苏达大学教授崔海涛及警员温特的部分证词被公开,三人都提及,刘强东被捕之后,Liu Jingyao提出了道歉、赔偿的要求。

2019年,一段录音被公开流传,其中包括吉尔·布利斯伯斯两次与Liu Jingyao的对话。

Liu Jingyao在第一次对话中表示:“他可以给我钱,我需要他的道歉,不然我会去法院,并找个律师……我不想让名字出现在报纸上,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个案子。”

在第二次对话时,吉尔·布利斯伯斯询问Liu Jingyao关于赔偿的计划:“你之前说想要钱和道歉,我的问题是,你关于钱的计划是怎样的?”在Liu Jingyao表示自己并没有相关经验,不知道如何给出计划时,吉尔·布利斯伯斯坚持表示“我没有相关的权限提供方案,需要你提出”。

2019年4月,Liu Jingyao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录音是有删减的。她解释那段向对方律师要钱的录音,发生在刘强东快要结束关押前,警方来询问她是否愿意继续调查。因为她当时没有律师,还在遭受网络人身攻击,没有信心去和刘强东抗衡,警方因此建议和解,并把她的手机号提供给刘强东律师。在刘强东律师主动致电她后,她提出了道歉和赔偿的要求。

刘强东一方在法律意见书中也指出,女方擅自向媒体发布未经公布的证据,并引导舆论,以及存在销毁证据的行为。对此,朱征夫指出,任何一方当事人如果对媒体存在不客观的表达,可能会损害另一方当事人的权益,如果给相关方造成损失,根据情节严重程度,当事人可发起刑事诉讼或民事诉讼。在中国的刑法中,有故意捏造事实进行传播涉嫌诽谤的规定;在民法典中,也有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的方式侵犯他人名誉权的规定。“如果京东和刘强东认为自己的名誉权受到了损失,他们可以提起反诉,这也是他们的权利。”朱征夫表示。

京东是否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京东一方在6月24日的听证会现场再次提出动议,要求法院免除京东的雇主责任。此前,京东已提过类似动议,于2020年被法院拒绝,认为凭起诉书及书面证据,无法否认当时事件并不是发生在刘强东任职期间。

Liu Jingyao的律师在现场展示多项证据,表明京东支付了晚宴、司机的费用,京东的国际市场营销主管组织了晚宴。

其实Liu Jingyao在2019年提交的诉状中列出六项主张,三项针对刘强东,另外三项则是由京东负连带责任。而京东随后向法庭提出请求,驳回其中的一项主张——发生在公寓内的性侵犯与性侵害。

2020年4月6日和2020年5月11日,刘强东和京东先后就起诉书向法院提交了初步声明。

在声明中,刘强东一方否认了所有指控,并声称“原告试图从成功的中国商人刘强东手中榨取钱财,在与刘强东发生自愿的性关系后,原告以强奸的虚假指控为武器,试图套取现金赔偿”。

京东同样否认所有指控,但承认了刘强东参加明尼苏达大学DBA的学费是由该公司支付,事发当晚的酒水以及晚宴的账单是由京东的信用卡支付,但同时称这些花销已由刘强东偿还。京东同时称,刘强东并不在公司所在地,也没有从事和工作有关的任何活动,京东不能对刘强东下班后的个人行为负责。

在最新的动议中,Liu Jingyao仍坚持让京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朱征夫指出,如果主张京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需要证明该侵权行为是由京东共同实施或帮助实施的,同时证明所受到的损害跟京东的行为有直接关联,他认为,“存在较大举证难度”。

案件或于9月正式开庭

当地时间2019年7月24日,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亚波利斯警察局公布了一份长达149页的档案,涉及刘强东性侵案的所有证据。

与案件相关的部分文件被公布在明尼苏达州地方法院的网站上。2019年至今,案件经历了近一年的传票送达,随后刘强东及京东集团应诉和答辩,进入调查取证环节——取证对象包括原告、被告、刑事案件中刘强东的代理律师Jill Brisbois、豪车司机Joel Humberto Lopez-Larios、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与此案有关的6位警察等,目前,取证还在继续。

截至目前,该案已举行过多次听证会,包括刘强东和京东质疑起诉书和传票未能有效送达;京东主张性侵害与公司无关,要求驳回该部分主张;针对刘强东答辩状的辩论,刘强东一方提出,女方提起民事诉讼是为了“勒索富豪”,而Liu Jingyao认为这“没有根据,且对公众有诱导性”。

在6月24日的听证会结束后,Liu Jingyao的律师Will Florin公开表示,按照法院排期,正式的陪审团审判将在2022年9月26日或者10月3日开庭。据他估计,案件的审理过程可能会持续一个月,当事人和证人都应该会本人出庭。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