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效应褪去,无聊猿地板价腰斩,音乐NFT会是下一个风口吗?

作者 | 黄婉仪  

2022年06月28日 09:39  

本文3544字,约5分钟

明星的入场参与,甚至高价买入,成为了NFT走红的一大推手。

因为在2021年内使用率骤增了110000%,柯林斯词典将“NFT”一词选为了当年的年度词汇。

明星的入场参与,甚至高价买入,成为了NFT走红的一大推手。

今年愚人节,周杰伦在社交媒体上透露其无聊猿BAYC#3738 NFT被盗。根据链上数据显示,这枚NFT在交易平台LooksRare上多次高价转手,最高价以155枚ETH成交,按当日1ETH约为3500美元的价格换算,周杰伦因NFT被盗损失高达55万美元。

物极必反,随着2022年6月以来,比特币跌破2万美元,加密市场熊市来袭,此前有明星效应加持的NFT市场也未能幸免。

根据NFT Price Floor平台追踪的数据显示,6月27日,无聊猿BAYC的地板价(市场最低价)已经滑落至89.49ETH(约合11万美元),这距离4月底147 ETH(约合42万美元)的历史高位相比已接近腰斩。

明星的玩法也在发生着变化。他们从NFT的收藏家和带货达人,摇身一变晋级NFT铸造者,将自己的艺术作品发行NFT数字藏品。

近日,歌手蔡健雅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与音乐NFT平台OurSong联手推出的限量音乐NFT新歌Loulou Song(Demo)。

NFT成为歌手与歌迷在线互动的新突破口,非常符合十分注重粉丝粘性的音乐领域的营销创新需求。

零碳元宇宙智库MetaZ创始人、中国国际科技促进会元宇宙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陈序认为,“音乐是非常合适的NFT应用场景,因其在音乐创作版权确权方面能发挥关键性作用。不过需要警惕的是,当下一些音乐NFT更多是和粉丝经济简单的结合。相比于原有的粉丝经济的应用,这样的NFT创新并没有增加价值,也没有更多体现有价值的数字商品或数字服务的内容交付。”

歌手变身“NFT音乐人”

6月3日,说唱歌手MC HotDog热狗发布了一张叫《NFT》的新单曲,歌词充满了对元宇宙、NFT、去中心化等新概念的探讨,让NFT这项区块链技术在音乐界掀起一阵热议。

自2021年NFT在头像类图片率先出圈之后,已有不少歌手推出NFT数字艺术音乐作品,甚至成为专门的NFT音乐人。

2021月2月,美国知名DJ和音乐制作人3LAU发布全球首张NFT音乐专辑《Ultraviolet》,并最终以1168万美元拍卖成交;摇滚乐队King of Leon(莱昂国王)发布NFT新专辑《When You See Yourself》。

同年5月,歌手阿朵推出国内首支NFT音乐作品《WATER KNOW》。

包括QQ音乐、酷狗音乐在内的各大音乐平台也在携手歌手推出各类数字黑胶唱片。

4月8日,腾讯QQ音乐、酷狗音乐平台推出罗大佑《岁月留声》系列数字藏品。限量发行5000份,发行单价199元。

据公开信息显示,该数字黑胶藏品总共有62840人预约抢购,上线不到10秒全部售罄。

虽然音乐不是最热门的NFT品类,但却是NFT技术值得应用和发展的重要产业领域。

早在2013年,陈序在美国访问之旅中,就和海外人士探讨区块链技术应用于音乐创作的构想,因为在业内人士看来,区块链技术在音乐单人尤其多人创作作品中确定版权上能发挥关键性作用。

但是那几年里并没有看到区块链的大爆发,直到2017年NFT非同质化技术的出现。

“每一首音乐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NFT即非同质化技术,两者的结合天衣无缝。”陈序表示。

腾讯音乐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1华语数字音乐年度白皮书》显示,据多家交易平台及调研公司测算,2021年全球NFT交易金额约为250亿美元(一级市场及二级市场总和),但相比整体市场行情的火热,音乐类NFT交易市场份额不足1%,仍是蕴藏无限机遇的蓝海市场。

2021年,全球有近50个音乐NFT交易平台上线,音乐NFT平台也吸引了传统的音乐势力和资本入局。

近日,元宇宙音乐平台Authentic Artists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由华纳音乐集团、Sandbox联合创始人Sebastien Borget等参投,该平台的创世音乐NFT系列WVRPS by WarpSound也是OpenSea上目前排名第一的音乐NFT系列,售价25.73ETH。

在拥抱新技术的音乐人看来,NFT方式能为市场和受众推出更多元的音乐作品和鉴赏空间。

音乐数字藏品发行机构万一音乐的音乐制片人阿喆表示,也许NFT是音乐在未来的主流表现形式,同时国外已经有知名音乐人是专门为NFT本身做音乐作品的创作,美国饶舌天王Snoop Dogg、Kings Of Leon都已经制作发售了非常经典的作品。

阿喆原来从事迷笛音乐节相关工作,从2021年年底时候,他开始接触音乐NFT,为流行歌手、独立音乐人、独立乐队乃至非遗音乐提供NFT音乐数字藏品发行、推广服务,并希望通过借助NFT来培养更多优秀音乐人才、挖掘更多音乐行业发展新模式。

例如,限量发售的NFT唱片可以让歌手向真正欣赏自己音乐的粉丝展示作品。发行音乐NFT也正在为音乐人开创新的收入渠道,带来新的变现模式。尤其在音乐版权收益方面,海外NFT二级交易市场中,音乐原创者都能从每次转手的交易中获得收入。

明星带货的NFT腰斩

音乐NFT走红的另一面,是加密市场的走低,以及明星为之站台的NFT价格下跌。

6月22日,一笔关于第5728号CryptoPunk的成交完成,成交价在71.9ETH(约合8.1万美元),一位自称这笔交易的买方用户表示:“很高兴加入并敲定了这笔交易,持有者在去年10月曾经报价84万美元。希望CryptoPunks还没死。”

同一天,在CryptoPunks的官方Discord社群里,第618号CryptoPunk报价在66ETH(约合7.1万美元)的帖子引来热议,一位叫Askew的用户表示:“非常划算的地板价,也是巨大的损失。”

这位用户所说的“巨大的损失”,是指这枚NFT的价格距离发生在9个月前的最近一次交易金额97.25ETH(约合10.5万美元)已有大幅下跌,这意味着出售者在折价卖出。

6月27日的数据显示,CryptoPunks的地板价在66.95ETH,而CryptoPunks的地板价曾在2021年一度高达140ETH。这款作为NFT头像鼻祖的加密产品,曾在去年获得多位名人加持,说唱歌手Jay-Z、电影明星余文乐等都持有CryptoPunks。

另一款头像类NFT无聊猿BAYC也获得众路明星青睐,NBA球星库里和奥尼尔,歌手周杰伦和贾斯汀·比伯等几十位名人公开宣布持有无聊猿NFT。

6月27日,无聊猿的地板价报89.49ETH,这两个由明星加持带火的最热门的NFT头像和最高历史价位相比都已经腰斩。

海外NFT是否存在价格泡沫?陈序对此分析称,“由于NFT是以加密货币为定价机制,因为看起来价格波动幅度大,但是价格波动并不是推理市场泡沫的根本逻辑,NFT市场是否存在价格泡沫应该从消费者行为来看。通过OpenSea上一些用户快进快出的交易数据来看,确实有很大的泡沫,但随着熊市来临,NFT真正的消费属性有望增强,抑制炒作。”

在加密市场由牛转熊的过程当中,明星们开始从NFT二级交易市场转身一级市场,铸造自己艺术作品的NFT。

当前,周杰伦就将自己的社交媒体头像设为PhantaBear(杰伦熊)。今年开年,由周杰伦创办的潮牌PHANTACi与元宇宙平台Ezek合作发售了NFT项目Phanta Bear 10000枚。公开资料显示,Ezek是周杰伦好友刘耕宏创办的Starvision Entertainment Ltd.公司旗下的区块链数字艺术平台。

1000枚Phanta Bear开售40分钟就被一抢而空。按每枚0.26ETH的价格计算,PhantaBear项目发行最终成交金额共1000万美元。目前,PhantaBear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的最新地板价在0.595ETH。

为了给歌手们更多的施展空间,除了NFT之外,元宇宙平台已经在虚拟空间里为音乐人“搭台子”。

据Ezek官方透露,Ezek已经开始搭建虚拟演唱会,并将在第二季度启动。Ezek还将购买一块虚拟土地并在Metaverse中建造一个仅限会员参与的会所,与演唱会和电影制片厂团队合作完成。第三季度,用户将能够使用Ezek NFT参与虚拟演唱会。

一些音乐制片人也已经开始为歌手布局纯音乐类的NFT产品。在阿喆看来,在当下疫情已经常态化的情况下,行业积极配合国家防疫大政策为主旨,将音乐、大型商演等线下活动慢慢转移阵地,线上视频号直播及发行NFT唱片将是非常合适的突破口。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