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健康领域经理人们涨薪了吗?

作者 | 《财经》记者 赵天宇 编辑 | 王小  

2022年07月01日 18:50  

本文4126字,约6分钟

上市公司总经理的年薪差距,说明入对行、选对公司多关键

打工人的职位天花板是总经理。

在新冠疫苗、核酸检测成为生活日常的当下,健康领域的职业经理人们涨薪了吗?

《财经》记者以健康领域上市公司为观察范围,总经理薪酬作为观察切口,这些公司在日常治理上更规范,具备相当的实力,因此有一定参考价值。

A股申万医药生物和医疗美容行业,共有450家公司;港股申万医药生物行业,共87家公司。从万得(Wind)平台可以看到,公布过2021年总经理薪酬的公司超过一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整个健康领域的职业经理人收入情况。

《财经》记者观察发现,整体而言,医疗美容、生物科技类公司,总经理的薪酬较高;中药企业,以及部分国企,总经理的薪酬就没那么理想了。

高薪榜:哪位职业经理人的年薪最高?

在健康领域,年薪达到千万水平的总经理、CEO或总裁,至少有13人。

2021年薪酬最高的前30位总经理是:

A股年度薪酬最高的职业经理人是君实生物(688180.SH)的总经理李宁,2021年薪酬是2603.63万元。

君实生物同时也是港股上市公司(1877.HK),因此可以观察两地高管薪酬差距。

论高薪,还得是港股。李宁的薪酬在港股排到了第六名。

港股年度薪酬最高的职业经理人,来自药明生物(2269.HK)的CEO陈智胜,5079.4万元。他的薪酬与李宁相比,近乎翻了一倍。

陈智胜、李宁,这两位站在港股、A股的薪酬巅峰上,他们所在的公司有一个共同特点:均为生物科技公司。

李宁所在的君实生物,有一个非常鲜明的标签:国产新冠药。

从已公开的临床试验数据来看,君实生物的产品,是国产新冠口服药中距离获批最近的。5月23日君实生物宣布,其新冠药对比辉瑞的新冠特效药PAXLOVID(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的III期注册临床研究达到主要终点,公司将在近期递交上市申请。

陈智胜担任CEO的药明生物,属于生物药合同研究、开发及生产组织(CRDMO)。这类公司与生物制药公司合作,从生物药的发现、开发到生产,完成从概念到商业化生产的全过程。

从业务层面上看,这相当于生物制药公司们的“卖水人”——生物制药公司们努力淘金,药明生物在路边摆个摊卖水。淘金不一定淘得到,但卖水始终有钱赚。

2021年,药明生物的项目总计480个,前一年还是334个,增长很快,而且多数项目还不是新冠病毒相关的研究,意味着即便扣除新冠病毒项目的热潮,常规项目数量仍有所增长。

这两家高薪公司,吸引的是同一类人才。比如在2019年8月,药明生物上海质量部副总裁王刚,就跳槽去了君实生物,担任后者的工业事务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质量官。当时李宁评论说,“我们相信,王刚博士的加入,会对君实生物的全面质量管理带来意义深远的影响和推动。”

李宁、陈智胜,二人除了薪酬高,共同点还有不少,比如都在美国拿下博士学位,有多年的海外从业经历,其中不乏知名跨国药企。

李宁今年60岁,在上海医科大学拿到医学硕士,于1994年8月获得美国爱荷华大学预防医学/生物统计博士学位。此后,他担任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高级研究员;在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工作过12年,从FDA审评员开始,做到分部主任;担任过美国约翰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学兼职教授,也曾任职跨国药企赛诺菲。2018年起,他就任于君实生物至今。

陈智胜48岁,1994年获得清华大学的化学工程学士学位,2000年获得美国德拉瓦大学的化学工程博士学位。此后,他在跨国药企默克、礼来任职,2008年开始在上海的一家生物制药公司做首席运营官,三年后加入药明系公司从业至今。

二人的履历,反映出中国生物科技行业的普遍特征:新兴,从开始到现在不过十几年的光景,正在蓬勃发展;专业程度高,博士扎堆;人才难觅,雇佣他们的公司在薪酬方面必须下血本;愿意参考美国药企的发展经验,核心从业者多数有着相似的海外经历。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港股的高管薪酬看起来高于A股,实际上并不能完全等同,因为两地的信息披露准则有差别。

按照中国证监会的要求,A股披露的是“在报告期内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包括基本工资、奖金、津贴、补贴、职工福利费和各项保险费、公积金、年金以及以其他形式从公司获得的报酬)及其全体合计金额”;港股的高管年薪,还包括了股权激励的部分,即“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

低薪榜:同为上市公司总经理,有人忙活一年挣几万元

有人欢喜有人愁。上市公司总经理的名头虽好,但年薪千万的毕竟只有少数,也有一些人收入称不上多理想。

2021年,薪酬最低的上市公司总经理,来自华北制药(600812.SH)的刘新彦,年薪7.2万元,而且他并不从公司的其他关联方获取报酬。在Wind抓取的上市公司信息中,刘新彦也是健康领域唯一一位报酬在10万元以下的总经理。

2021年,华北制药的管理层出现动荡,8月,副董事长刘文富、总经理周晓冰、总会计师王立鑫同时辞职。随后,副总经理刘新彦升为总经理,履职至今。

扎心的是,这已经不是刘新彦第一次面临薪酬上的调整。2020年,他当时担任公司的副总经理,薪酬47.25万元,略低于其他五位副总。

当时华北制药的六位副总中,五位的年薪涨幅在12万左右,只有一位跟2019年相比降薪了,这一位也是刘新彦。

到了2021年,刘新彦职位有所上升。他的年薪中,包括2021年基本工资,以及兑现的2019年和2020年部分绩效薪。

刘新彦52岁。他是硕士、高级工程师,曾在华北制药做过车间质量管理员,主任,制剂药事业部研发中心主任,也做过华药集团总经理助理、战略发展办公室主任,2018年开始担任副总经理,2021年8月担任总经理,华药集团党委常委、董事。

华北制药是老牌国企,1994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总部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是河北省国资委。

再往前追溯,公司前身华北制药厂是中国“一五”计划期间的重点建设项目,1953年6月开始筹建,1958年6月建成投产,结束了中国青、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改变了缺医少药的局面。

历经近70年,老药厂如今颇具规模效应,产品有700多个品规。

2021年,华北制药的营业收入、净利润跟上一年相比,都在削薄,营收超过100亿元,比上年减少了9.64%;净利润不到2000万元,较上年少了80.76%。

至今,华北制药仍延续着抗生素领域的路径,青霉素、头孢系列产品,覆盖了原料药到制剂的大部分品种,而且在国内和国际抗生素及维生素市场上占有一定地位,16%的营业收入来自国外。

坐在年度低薪榜的第二位,来自陇神戎发(300534.SZ),公司董事、总经理康永红,年度薪酬是25.21万元。且康永红仅在上市公司领薪酬,没有像很多集团化的国企一样,在集团层面兼职或领取薪酬。

陇神戎发是一家中药企业,同时也是一家国企,实际控制人是甘肃国资委。

陇神戎发所在的甘肃省,中药资源有2500余种,当地有中医药文化。陇神戎发的产品包括元胡止痛滴丸、酸枣油仁滴丸等。

哪个细分行业的总经理挣得多?

A股高薪经理人,出自哪些领域?

这30位总经理中,九位来自化学制药行业,八位来自医疗器械行业,这也符合健康领域的行业情况,制药和器械都是比较大的门类,出现一些高薪职业经理人也不意外。

医疗美容,在A股属于相当小的行业,仅有华熙生物(688363.SH)、爱美客(300896.SZ)、奥园美谷(000615.SZ)这三家上市公司。但是,这个行业的总经理收入不低,三人中就有两位跑进了高薪榜。

在生物制品行业,不同公司的总经理,收入差距有点大。有四家公司的总经理年薪进入前30,但即便同属高薪范畴,他们之中有的尚有千万元的差距;有的跟同行相比,赚钱能力翻倍。

接下来是低薪所处的行业:

整体看,年薪低于40万元的仅有13人。

在30位总经理中,来自中药企业的有九位,相比于高薪榜三位中药从业者,进低薪榜的还是相对多一些。这些中药企业成立时间较早,业务上相对传统。

比如樊丽娟所在的龙津药业(002750.SZ),成立于1996年,主要做中药和化学仿制药,产品有注射用灯盏花素等,用于心脑血管类疾病。

还有三位总经理所在的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经营出现问题,职业经理人的薪资受到影响也在情理之中。

排在第三位的总经理孙庆荣,来自尔康制药(300267.SZ),年薪28.54万元。

尔康制药曾有过一场业绩造假,2018年中国证监会披露,尔康制药通过间接内部销售以及未确认销售退回等方式,2015年和2016年合计虚增营业收入约2.73亿元,虚增净利润约2.48亿元。当时对时任董事长帅放文、总经理刘爱军给予警告,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没过多久,2019年年初,尔康制药的子公司又因在中国扑尔敏原料药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被当时的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没收违法所得239.47万元,并处以涉事子公司2017年度销售额1.06亿元8%的罚款,计847.94万元。

在这一系列风波后,现任总经理孙庆荣,从2019年11月接任至今。

35岁的孙庆荣,从2012年7月开始在尔康制药上班,公司之前那些林林总总,他也多少亲历过。他毕业于北京化工大学,研究生学历。

这份榜单,还再次印证了生物科技行业的总经理确实收入不错。这30位总经理中,仅有一位来自生物制品行业,而且他只出现在榜单靠后的位置,年收入也超过50万元。

哪类企业的总经理收入有可能高一些?我们以平均值来观察。

医疗美容行业,一共三位总经理,年度最低薪酬也有107.87万元。虽然上市公司少,但对于个人收入,称得上是少而精。

论高薪,仅次于医美的就是生物制品行业。

至于中药行业的总经理们,收入则相对低一些。绝大多数中药企业,既蹭不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快车道”,整体运营思路又相对守旧,职业经理人身处其中,难免收入低于健康领域其他同行。

所以,作为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哪怕已经是万里挑一的人选,也还需入对行、选对公司,加上高精尖的履历,方有可能在个人薪酬上更上层楼——入行多少还有点运气的成分,后者则全凭个人努力,这对普通人来说也是一样的。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