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暂时回落,高油价周期仍在持续

作者 | 《财经》记者 徐沛宇 编辑 | 马克  

2022年07月02日 18:39  

本文3337字,约5分钟

国际油价将在未来三年内维持高位,除非发生全球性需求大衰退

国际原油价格在过去两周回落了近一成,相应的中国国内成品油价格也于6月28日24时下调。但是,这并不代表油价已转入下降周期。

今年以来,国际油价上涨约50%,美国、中国以及欧洲多国的成品油价格都处于历史最高位。业内认为,俄乌冲突只是高油价的一个导火索,全球油气上游领域连续八年的投资低潮是此轮高油价的核心原因。除非发生全球性的需求大衰退,否则国际油价将在两三年内持续高位。

自2013年美国页岩油气开发获得成功以来,全球油气勘探开发的投资连续下滑——从2014年的8900亿美元,已降至2021年的3510亿美元。目前,这股投资乏力的势头仍在持续。

除了投资低迷这一长期因素,短期内的供应短缺也助推油价持续高位。由于俄罗斯被制裁导致其石油产量下滑,全球石油供需缺口进一步被拉大。目前只有沙特、阿联酋和伊朗等几个国家具有增产的潜力,但对于需求的增长来说供应仍不够充足。

从需求端来看,《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美国的货币政策只能在短期内抑制石油需求,全球能源转型的步伐也尚未对石油需求造成实质性的削弱,因此这一轮高油价周期仍未看到转折点。

国际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研究总监Sushant Gupta对《财经》记者表示,预计2022年第三季度布伦特原油均价为117美元/桶。到2022年第四季度,油价将面临下行压力。但一直到2023年,国际油价都将保持高位波动。

上游投资低迷已持续八年

在美联储加息以及拜登政府的不断打压下,国际油价在近半个月里从超过120美元/桶回落至110美元/桶附近。业内普遍认为,近期油价回落只是短期内的波动,导致本轮高油价的核心问题并未得到实质改善,供需矛盾仍在加剧。

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能源研究员左前明对《财经》记者表示,货币金融环境不是影响本轮油价的根本原因,美联储历史上的多次加息都没能改变高油价。本轮高油价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成功之后,伴随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全球资本从油气上游领域大撤退,油气开发新增产能非常有限,资源接续乏力。

在过去十年中,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上游领域波动巨大。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统计,2014年,全球油气上游投资达到最高水平近8900亿美元;随后,国际油价暴跌,2014年至2016年间,油气上游投资下降了45%以上;2019年至2020年间,由于新冠疫情蔓延,相关投资又下降了30%。

图片

油气上游领域的投资分为勘探和开发两大方向,勘探方面的投资下降比开发更大。总部位于挪威奥斯陆的咨询公司睿咨得能源(Rystad Energy)认为,石油公司目前在探勘上正在最大程度地规避风险、精挑细选。全球勘探支出已经度过了高峰期,从2010年代初的超过1000亿美元/年降至2021年的400亿美元左右。预计各大石油公司在勘探方面的支出将继续保持谨慎。

油气产量的稳定和增产则需要在开发方面不断投资,尤其是非常规油气资源。睿咨得能源报告称,如果不钻新的开发井,常规油田的产量将下降20%,致密油资产的产量将下降45%。

2022年,全球上游领域的投资略有回升,但仍然低于新冠病毒爆发前的2019年,投资低迷的趋势并未扭转。同时,由于成本上升和通货膨胀,新增的投资对新增油气供应的贡献并不大。

国际能源署(IEA)今年6月发布的《2022年世界能源投资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油气上游领域的总投资将比2021年回升10%左右,新增的投资以美国石油公司和中东的国家石油公司为主。但是,只有中东的国家石油公司在上游的支出高于2019年,其他所有石油公司的投资与2019年相比都将下降。全球2022年油气上游领域的整体投资比2019年低20%左右。

IEA称,自2020年以来,由于供应链压力、专业劳动力和服务市场紧张,以及能源价格上涨对钢铁、水泥等基本建筑材料的影响,油气上游成本已推高了25%以上。2022年全球油气上游领域新增的投资里,近一半会被更高的成本所吞噬,而不会带来额外的能源供应能力。

展望未来,投资低迷的趋势仍将持续下去。左前明说,全球主要国家都在积极推动碳中和以及能源转型,因此,尽管油气价格在上涨,但化石能源企业对主业的投资意愿依然非常低迷。再加上外部融资环境恶劣,许多资本纷纷撤出了化石能源领域投资。这一系列因素使得油气产能新增的时间一再推后,拉长了这一轮能源大通胀的周期。

油气上游领域投资下降的同时,全球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正在快速上升。然而,可再生能源对全球能源供应的增长并不显著,可再生能源从整体上尚未能替代油气等化石能源。

中化能源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王能全对《财经》记者表示,2010年至2019年的十年间,不包括传统生物质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在全球最终能源消费总量中的份额仅增加2.7个百分点,2019年仅占全球最终能源消费总量的11.5%。自1990年以来,全球可再生能源消费增长了70%,但可再生能源在最终能源消费总量中的份额一直却保持着稳定。

“到今天为止,化石能源仍然是绝对的主力。”王能全说,在未来三五年内,可再生能源大规模替代化石能源的可能性都不大,人们不能对新能源的发展太过乐观。全球能源需求还处于增长的过程中,新能源供应连需求的增量都难以满足,现在寄望于可再生能源实质性地替代油气还太早了。

油价将持续高位波动

对于一个已经勘探好的待开发油田来说,从做出投资决定到生产出可销售的原油,至少需要两到三年时间。若是一个尚未勘探好的区块,产出更是遥遥无期。因此,短期内全球石油产业增产的潜力,只在于那些可快速恢复的闲置产能。而除俄罗斯外,大部分闲置产能都来自欧佩克国家,主要是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科威特。

俄罗斯出口石油占全球石油出口量比重在12%左右,是世界上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和第二大石油出口国。但是俄罗斯由于被美欧制裁,石油产量处于下滑通道。据伍德麦肯兹统计,目前俄罗斯的产量已经下降了约100万桶/日。

而欧佩克国家的增产潜力在短期内并不乐观。到2022年8月,欧佩克此前制定的减产计划将结束。Sushant Gupta认为,欧佩克在此之后可能会计划提高产量。但是其产量会低于其目标水平,比如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等国,由于停产和原油盗窃,维持或增加产量的难度较大。

国金证券近日发表的研报称,今年二季度原全球油日均供需缺口约为43万桶。结合历史经验及未来供需演绎来看,中性情景下,今年全球三季度原油日均供需缺口有望扩大到150万桶。悲观、乐观情景下,对应的日均供需缺口或分别为-42、343万桶。相应的3种情景下的油价水平分别为105、127、146美元/桶。

历史数据表明,全球可用的剩余石油产能与市场紧张程度、油价密切相关。美国能源信息署(EIA)6月21日发布的《全球剩余原油产能》报告显示,2021,非欧佩克国家每天有140万桶剩余产能,其中约60%在俄罗斯。截至2022年5月,由于俄乌冲突,俄罗斯的所有剩余产能都被淘汰,其他非欧佩克产油国的剩余石油产能也在下降。

该报告称,截至2022年5月,非欧佩克国家的生产商约有28万桶/日的剩余产能,与2021相比下降了80%。欧佩克的剩余产能则从2021的540万桶/日下降到300万桶/日。总的来看,2022年5月全球剩余原油产能不到2021平均水平的一半。

EIA定义的剩余产能是指,可在30天投入生产并持续至少90天的最大现有产能。剩余产能越少,国际油价可能就越高。

图片

从需求端来看,除了疫情之后经济恢复对石油需求的增长,各国对能源供应安全的重视也将在短期内刺激石油需求。厦门大学能源学院创始院长李宁近日在“新形势下能源安全挑战与发展路径展望”研讨会上表示,在多重危机冲击下,能源安全上升到了各国危机应对的置顶地位。各种化石能源的需求和消费会在中短期内有所提升,以保障能源供应和维持经济运行。

左前明认为,俄罗斯产量下降、美国页岩油增产缓慢、中东闲置产能有限的情况下,国际石油市场供需紧张的程度将加大,油价还会再次上涨。预计未来三到五年,都是高油价时代。

彭博新能源财经预计,供应中断和需求强劲将共同推动油价上行,布伦特原油价格将有可能在下个季度进一步上涨20%,达到约150美元/桶。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