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元宇宙】元宇宙值得我们期待,但也要保持理性

作者 | 张洪忠 朱毅诚  

2022年07月06日 16:38  

本文3437字,约5分钟

本期特邀嘉宾:

张洪忠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教授

朱毅诚

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讲师

 

精华观点:

* 互联网不断发展,未来形态不可预知,也可能超越元宇宙。

* 对于元宇宙的探索,其实大家都开始起步,我们国家完全有可能在下一代互联网的元宇宙形态里建立自己的优势地位。

* 我们普通人没有更多的理解的时候,还是先观察,当它的规则成熟以后,我们再进入也不晚。

* 技术都是为人所用,需要更多更聪明的人开动脑筋来设计很好的系统。

* 我们国家在互联网技术应用方面是非常超前的,不落后于任何一个国家,但是在基础技术、核心技术方面,还需要加强。

* 可能未来3~5年是一个集聚探索时期,会形成一些我们广泛使用的元宇宙平台。

 

(以下根据访谈实录整理)

Q1: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如何正确加入?

张洪忠:元宇宙这个概念翻译成中文的时候是有歧义的,别人以为是物理学的一个概念,其实它是一个互联网的概念,是我们互联网技术发展到一个阶段的产物而已。

互联网不断发展,未来形态不可预知,也可能超越元宇宙。

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源于一种趋势,但这一趋势有两个方面。第一,它会不会以元宇宙的形式来出现?会不会是以另外的形态出现?第二,元宇宙以什么形态来出现,其实我们现在也不清楚。对普通人而言,其实大家没必要着急。我们要保持一种理性的看法。

现在(元宇宙)还处于一种探索的阶段,可能风险是比较高的,对于产业的投资而言,选择哪一种可能的方式,既是机会,但可能失败的风险几率也很高。

(另一方面)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我们关注这一技术,对这一技术技术有期待,但是(要)等技术成熟的时候享用技术。

现在比如炒地皮,或者炒艺术品等等,有可能是我们今后的一种消费形态。但是现在这种消费形态更多的还(处)在概念的阶段,所以我们普通人没有更多的理解的时候,还是先观察,当它的规则成熟以后,我们再进入也不晚。

朱毅诚:对,确实是我觉得还是要谨慎看待。

我念高中的时候,还没上大学之前,有个游戏当时在中国特别火,叫“魔兽世界”,可能现在也有很多人玩。很多人说魔术世界是元宇宙第一次概念化,大家可以有一个化身进入另外一个宇宙里,但是魔术界里出现了很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以及分种族和分工种的技能剥削问题。

无限制的、外部的非中心化的货币机制,比如点卡可以换成钱币,会导致恶性通货膨胀。我记得当时是刚进(游戏)的时候,1人民币换一个金币,大约6年前再(进入游戏)的时候是33万多金币换1人民币,这是几万倍的膨胀。

也就是说游戏的设计者作为发布机构,没有掌握好发币的节奏,或者是说权利,另外参与者玩家可能利用了其中的规则做了一些炒作,各方面扰乱了整个机制。

可能有一两次它成倍数的把(通涨)压下来了,但是这样其实无异于之前我们在历史上看见过的很多恶性通货膨胀,用新纸币代替旧纸币。这样的操作本身就是有风险的,

当然还有很多原因,我觉得可以从《魔兽世界》身上看到很多(元宇宙可能出现的问题)。

当然现在有区块链技术,但加密技术有多大程度上能抵抗人性,这是我们需要问的一个问题。如果(元宇宙)有货币,应该还是会有法币类的,一定是有认证,有人给提供担保。

技术都是为人所用,这也是(我们)需要认识到的一件事情,需要更多更聪明的人开动脑筋来设计很好的系统。

Q2:元宇宙能实现人类理想中的乌托邦吗?

张洪忠:不管原宇宙技术怎么发展,人的行为始终是主体,它总要遵循一定的规律,也会遵守一定的社会规范。

元宇宙里产生经济行为的时候,线上经济行为跟线下之间怎么对接,还有隐私等等问题(的规范目前)都是空白,都需要探索,所以它(元宇宙)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乌托邦,它一样需要有规制,就像是我们那部电影一样,在一个虚拟空间里面,大家寻找绿洲,其实最后发现,有人的地方都有江湖,都需要有规则。

所以技术是人使用的东西。

朱毅诚:技术如何对抗人性和人的欲望,这是需要经过时间检验的,元宇宙概念勾画了一个大家都愿意去努力维持的蓝图,这一点是以前很多概念没有做到的。

Q3:现在我国对于元宇宙探索处于什么阶段?

张洪忠:对于元宇宙的探索,其实大家都开始起步,我们国家完全有可能在下一代互联网的元宇宙形态里建立自己的优势地位,尤其是现在(可以借助)卫星互联网的发展。

我们应该尽早建立元宇宙产品形态的优势,探索出能够在全球应用的产品形态,(这)是中国对世界互联网的巨大的贡献。

我们面临的市场竞争不是中国单一的市场,我们要把竞争放在全球视野上来看。这样我们会有更开阔的思路。

朱毅诚:之前看了很多技术性的分析,包括怎样把人的动作传感导入到虚拟世界中,我觉得咱们(中国)应该优势还比较大。因为毕竟现在珠三角的很多创业公司能够迅速的抓住概念,然后实现出来。

我觉得这一速度是非常快的,比如很多种解决如何在元宇宙里行走的问题,如万向跑步机,或者直接在鞋子上面(加入)轮轴的设计,感知脚部的(力量),或者摩擦力较小的,可以在凹下去的平面上移动的感应技术。

在创意方面,我们和海外可以说是齐头并进,但在落地方面我们是非常快的。(不过)我也注意到一点,信息差的不对等。比如很多时候大家在国内想要接触到一些设备时,没有很好的渠道。

比如如果是海外直购万向轮,或者通过某一种方式去深圳直接定制,费用应该在1万块钱以内,但是我们在网上搜到的靠前的信息往往是接近10万的价格,这样就会产生非常大的信息剪刀差。

现在也有很多人在解决(这些技术问题),我相信是应该很快的。应该不会像第一代互联网到第二代互联网中间隔十几十年左右这么长。现在最终的问题就是采用哪种方案,哪种路径,看谁能胜出。

张洪忠:总体来说,我们国家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是非常超前的,在世界上我们不落后于任何一个国家,但是我们在基础技术、核心技术方面,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还需要加强。

Q4:从VR行业变迁历史,如何看待新技术的发展?

张洪忠:北师大新闻传播学院办了中国VR/AR创作大赛,(到)2021年已经办了6届。在刚开始启动的时候,2016年上半年,VR如日中天,当时暴风影音公司,号称股票每天涨多少个涨停板。(但)到2016年下半年(行业)马上就进入冷冻的寒冬,冰火两重天,为什么?

因为很多资本大举进入,后来才发现技术发展还达不到它该发挥的市场应用的阶段,社会给予过早的给予VR一种期待、关注,所以VR行业2016年下半年要进入寒冬。

到去年(2021年),VR行业开始进入新的理性发展阶段,尤其是元宇宙出来以后, VR又得到重视,所以字节跳动收购Pico,各个大平台都在重金收购VR公司,为什么?

因为这时技术开始成熟了,5G通信也开始提供基础速度。在4G的时候,用VR是卡顿的,大卡车在乡村公路上跑不快,它跟拖拉机是一个速度的。今天带宽技术也正在解决,5G正在普及,6G也开始进入探索,那么我们各项相关的技术也开始提供支持,这时 VR技术的应用就开始提上日程了。

我们大学的责任在于,一方面教书育人,另外一方面要为社会、业界提供新的思维,新的探索,来帮助业界做一些他们想做,但是没有能力做的,(业界)没有试错的机会的(事情)。所以我们坚持做了6年的VR大赛,来促进这一行业的发展。

朱毅诚:我们累计收到了1300多部作品。今年有一个新变化是全景短视频的出现,另外一个变化是全景影视作品的交互性增强了。

(另外)很多专业的电影人,包括策展人都非常拥抱VR技术和全景成像技术。威尼斯电影节,戛纳电影节,包括柏林电影节,还有北京国际电影节,都开设了VR单元,可以确定的是电影展、电影节、专业电影人、专业影评人都在关注(这一领域)。

Q5:元宇宙距离全面实现还有多远?

张洪忠:它取决于这样几个因素:第一,我们带宽的普及,5G的普及,这是最基本的。第二,我们的硬件设施。

朱毅诚:(另外)我觉得是各个不同平台之间的可适配性提升上来之后,比如HTC的环境能够和百度的新氧(平台)适配上,才可能(使用户)完全的(自由地)去到任何一个点。

张洪忠:第三,(PC互联网时)社交媒体中,微博获得了成功;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获得了成功。那么,哪一种元宇宙的(媒体)形态会成功,会成为我们大家都接受(并)使用的进入(元宇宙)空间(接口),(现在)都需要探索。可能在未来3~5年时间,就是一个集聚探索时期,会形成一些我们广泛使用的元宇宙平台。

元宇宙值得我们期待,但我们对元宇宙也要保持一种理性。

策划:于慧媛  编辑:康路  摄像制作:张守斌

(声明:本视频为《财经》新媒体独家视频,禁止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