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铭:乡村振兴要推动分类和差异化发展

作者 | 《财经》记者 张颖馨 严沁雯 编辑 | 袁满 朱弢  

2022年07月06日 18:46  

本文2144字,约3分钟

陆铭认为,以人为本、以人民为中心的乡村振兴,不应首先设定一个前提,即农民得在农村待着

“经济发展是否会带来人的收入水平提高?”

“收入水平提高后,会不会有更多的消费?”

“在增加消费后,是否会增加更多的服务消费?”

“增加的服务消费,是否需要借助面对面完成?”

“答案是肯定的。”6月30日,在“2022中国社会责任投资高峰论坛”上,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陆铭以连续式提问,作为自己主题发言的开始。

在这场围绕“乡村振兴与城镇化矛盾吗”话题展开的讨论中,陆铭意图通过上述问题及答案,解释中国城镇化与乡村振兴的底层逻辑,进而说明两者之间并不矛盾。

“回到关于城镇化和乡村发展的底层逻辑,能把很多事的长期趋势看得更加清楚,达到‘不畏浮云遮望眼’的效果。”陆铭直言,人口从农村向城市的迁移、从小城市向大城市的迁移,是一个历史的长期趋势。因为农村地区的产业,包括农业、资源型产业和一些旅游业等都是受到总量约束的产业,为了实现共同富裕,只有不断减少人口。将这个问题捋清,就能把城镇化和乡村振兴之间的逻辑打通,二者是否存在矛盾亦不言而喻。

2017年,十九大报告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此后,多地持续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并交出喜人的成绩单。  

时至今日,再提及“乡村振兴”,陆铭强调,“我认为乡村振兴的本质是对今天在农村居住的人,或者目前依然拥有农村户籍的人,给他们创造在不同地方发展的条件。乡村振兴强调以人为本,人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有权利去选择适合自己发展的地方,这个发展既包括收入水平的提高,也包括就业、生活质量的提高等。”

基于此,陆铭认为,以人为本、以人民为中心的乡村振兴,不应设定一个前提,即农民得在农村待着,而应是他们觉得哪里适合自己发展,就让他们到那个地方去。

这其中,需要进一步关注人口聚集的趋势。陆铭团队在对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相关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人口流动方向大致呈现三个趋势:第一,从农村向城市流动;第二,从小城市向大城市及其周边都市圈流动;第三,尽管跨省流动速度有所放缓,但从整体趋势来看,人口仍然在从相对欠发达的内陆地区和东北,向相对发达的沿海、沿江地带集中。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发布的《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创造性地将中国县城分为五类。对此,陆铭建议,比照同样的思路,乡村振兴接下来应推动分类和差异化发展。

“今天再谈到乡村振兴,一定要意识到在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农村包含了不同的农村。也就是说,在谈论城乡发展、区域发展时,思维要随着一些新形势的变化而变化。过去在讨论区域经济发展时,我们倾向于把中国划分为若干板块,最早的时候划分为东中西,后来是‘东中西+东北’四大板块。最近十余年,城市群和经济带越来越多地受到关注,所以今天会讨论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长江经济带等概念。”陆铭说。

在陆铭看来,如今若再按照“东中西+东北”来划分,或者按照城市群划分,已跟不上经济发展形势。因为当前在每一个城市群内部,都有人口流入和人口流出的地区。比如在长三角地区,沿着长江往西,一些大城市周围人口是流入的,但是苏北、皖北、皖南、浙西等地的一些山区,人口则是出现负增长。

所以陆铭认为,推动乡村振兴发展,至少要分如下四类情况:

第一类,部分位于大城市附近或在都市圈范围之内的农村,这些地区的乡村振兴,可以与城镇化画等号。因为在人口大量流入的都市圈范围内的农村,未来大概率会成为城市发展连片都市带的一部分。当然,并非在都市圈范围内的所有农村都要变为城市,可在都市圈范围内保留一部分城市所需的蔬菜用地、乡村游等。

第二类,城市群外围的农村地区,由于距离中心城市不远,实际上是有条件发展有特色的生态产业和旅游产业,以及城市所需的农业产业发展。

第三类,偏远地区。这些地区要因地制宜,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但随着人口的减少,对于这类地区的农、林、牧、渔产业,由于其经济总量受限于资源,人口的流出反而有利于实现相应产业的人均GDP增长,实现共同富裕,且实现相关产业的现代化和规模化。

第四类,人口大量流出的地区。其中有的地区可能因为地理条件较差,有的地区则因为农业现代化、规模化的要求,有些地区也可能是资源性产业资源枯竭。对于这些地区,可以选择集中居住,集中居住的地方可能是当地的县城。与此同时,要在人口大量流出的地区,配合农村地区的土地制度改革。

提及金融如何在乡村振兴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陆铭表示,“金融的本质是基于创造价值,如果离开农村相关产业的规模化和现代化,农村地区的价值创造就无从谈起。”他认为,当前,很多农村地区的农业已经与工业、服务业深度结合,这意味着金融在其中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此,无论是农村的金融还是农业的金融,本质逻辑还是价值创造和规模化、现代化。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