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春雷失联半年回归,览海系资本危局何解?

作者 | 《财经》记者 宋文娟 编辑 | 杨芮 袁满  

2022年07月08日 19:21  

本文5046字,约7分钟

密春雷失联半年回归后,将重新履职。其一系列资本运作背后,面临退市的览海系最后一搏能否起效?大量关联交易指向的上海人寿是否能渡过难关

7月6日下午,已经进入退市整理期的览海医疗(600896.SH)发布公告称,自7月7日起,密春雷正常履行公司董事、董事长职责。

览海医疗表示,董事、董事长密春雷因个人原因授权公司董事倪小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授权期限于7月6日到期,自7月7日起,密春雷正常履行公司董事、董事长职责,不再授权倪小伟先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

而此前在6月30日览海医疗2021年年度股东大会上,作为该公司董事长的密春雷并未现身,此时距离密春雷被有关部门带走已有半年之久。

在此次股东大会上,览海医疗称,虽然已多次向控股股东及密春雷家属核实、了解情况,但截至目前,并未获悉任何有关董事长密春雷“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

览海医疗自6月28日进入退市整理期,预计最后的交易日期为7月18日。但览海医疗仍在6月27日晚间公告称,已向上交所提交了复核申请书,以期做“最后一搏”。

同样回来的还有此前也被带走调查的上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人寿”)投资总监张锡麟。7月5日下午,《财经》记者拨通张锡麟电话,他告诉《财经》记者:“我前几天回来了”。

览海系问题背后,牵连出关联交易方上海人寿的股权难题。随着览海系大量的股权被质押、冻结,密春雷面临的资本危局何解?

密春雷失联半年后回归

作为上海滩资本市场的名人,密春雷不仅是知名主持人董卿的丈夫,还是上市公司览海医疗的实际控制人以及上海人寿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在2021年的胡润百富榜上,密春雷曾以110亿元身家排名第647位。

有投资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密春雷在2021年年底被带走前其实已在为上海人寿寻找接盘方了,“他们一般在出事前往往都有预感,等到最后再为保险公司寻找接盘者的时候,价格会相对低。”监管部门曾就上海人寿的违规股权问题催促多次,自2018年银保监会向上海人寿指出其两家股东存在隐瞒关联关系、超比例持股、提供虚假材料等问题已过去4年,该公司问题股权仍迟迟未进行处置。

《财经》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在密春雷被带走前,览海系多家企业更换了企业法人,如密春雷不再担任云南抚仙湖览海医养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大理茶博院、上海览海医疗投资等公司法人代表,部分公司法人代表则变成了其父密伯元。此次密春雷归来,其商业版图如何调整仍有诸多未知数。

(来源:《财经》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览海系危机背后,上海人寿的身影频现。

4月15日,上海览海投资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览海医疗38.4亿股质押给了上海人寿进行融资;上海览海上寿医疗产业有限公司将其持有览海医疗的0.82亿股,也质押给上海人寿融资。而在4月30日览海医疗就收到上交所《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览海医疗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终止上市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提出让览海医疗退市。

2022年3月21日,上海览海置业有限公司分别被其股东上海览佑企业管理合伙企业、览海控股各出质19.2亿元股权、12.8亿元股权给上海人寿。在3月10日,览海控股集团将所持4万上海览海汽车有限公司的股权出质给上海人寿。

览海系和上海人寿的关联交易

事实上,上述融资并不是览海系第一次从上海人寿获得资金支持了。

一位对保险关联交易有深入研究的人士认为,保险业显著的特点之一就是现金流充裕,这与产业资本截然不同。产业资本时常面临现金流稀缺等短期融资问题。保险业资金获取成本相对较低,相比社会融资成本具有显著优势;同时,保险资金久期长,相比实体企业短期偿债压力小。而这也是此前一些产业资本对保险牌照热衷的原因。

据了解,在2014年原中国保监会批准由上海中瀛企业 (集团)有限公司、中海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等10家公司共同发起筹建上海人寿。上海人寿一经获批就备受关注,因其是在自贸区成立1年之后,首家注册在上海自贸区的全国性人身保险公司。

上海人寿股东包括上海国资背景的知名企业,例如上海电气、上海城投、上海外高桥、陆家嘴金融、上海国际集团、上海国际信托等,不过上海人寿的董事长则花落民营企业背景上海中瀛的密春雷。

2016年上海人寿的注册资本由20亿元变更为60亿元,此次增资之后,览海控股持有上海人寿20%的股权,同时引入了上海洋宁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洋宁实业”)和上海和萃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和萃实业”)各持有13.75%。

2018年,银保监会信息显示,洋宁实业和萃实业在2016年上海人寿的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超比例持股,提供虚假材料。银保监会要求上海人寿在3个月内引入合规股东,不过4年过去了,上海人寿的新股东也未获得监管批复。

股东变更问题未解,更为受到关注的是成为上海人寿的董事长之后,密春雷的一系列资本运作。

一位在上海人寿工作过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密春雷在上海人寿成立之前,并不是很有钱,当时其为前妻金晶离婚时提出的巨额赔偿费用还曾犯愁,但在上海人寿成立之后,密春雷逐渐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富豪。”

上海人寿持有的一系列不动产,其投资地产多冠以览海之名,且不少使用方为“览海系”企业。近期上海人寿旗下的几笔借款延期亦引发关注。

今年,上海人寿表示,其旗下子公司提供给北京富豪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富豪”)的6800万元借款到期日延期至 2025 年 12 月 31 日。北京富豪持有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45号项目,总建筑面积约30957.68平方米,项目由1、2号楼组成。尽管从公开资料来看,上海人寿于2017年底投资该项目后便进行改造升级,不过该项目目前对外挂牌为览海大厦。

7月1日,《财经》记者来到此处,大楼下人员较少,非常安静,其楼下写着“招商”两个大字,此处距离中国美术馆地铁8号线仅250米。据保安介绍称,该处原为北京富豪宾馆,现在叫览海大厦,主要做办公用途。

(图片来源:《财经》记者现场拍摄)

此外,1月27日,上海人寿表示,对上海佳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佳质”)提供的6.69 亿元借款进行延期,上海佳质持有上海浦东新区世纪大道 160 号览海国际广场项目。

事实上,上海人寿还曾很多次向览海系提供资金支持,例如2018年《上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投资西部信托·医疗产业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重大关联交易的信息披露》显示,上海人寿投资西部信托的该信托计划6.9 亿元人民币,该信托以万能托管账户现金方式出资,而该信托计划的融资方览海投资、保证人览海集团、抵押人和风置业等,均是览海系企业。

览海医疗退市

上海人寿成立后,密春雷在资本市场上名气越来越大,而此次退市的览海医疗,其前身叫中海海盛船务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海盛”),此前其大股东是中国海运集团,在2015年6月览海控股出资约30亿元购得中海海盛42.82%的股权,在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密春雷成为中海海盛的实际控制人,并在2016年中海海盛宣布出售全部航运资产,更名为览海医疗,大刀阔斧地进军高端医疗诊所、高端康复医院等业务。

2014年底,览海控股的总资产44.6亿元,总负债28.6亿元,资产负债率64.23%。2015年5月在收购中国海盛前夕,其与上海人寿成立上海览海上寿医疗产业有限公司(下称“览海上寿”)。其中上海人寿出资9800万元,持有览海上寿49%股权。中国海运向览海上寿转让 8200万股中海海盛股票,览海上寿成为中海海盛的第一大股东,占中海海盛已发行股本总额的 14.11%。上海人寿作为览海上寿的一致行动人,也曾数次增持中海海盛,不过份额不大。

这并不是览海医疗在密春雷成为实际控制人之后,面临的第一次退市危机。据了解,2018年该上市公司也曾濒临退市危机,依靠把上海海盛上寿融资租赁有限公司50%股权出售给关联方上海览海洛桓投资有限公司得以摘星脱帽。而海盛上寿是2015年上海人寿与览海医疗合资成立的公司。

据了解,2021年5月6日,由于览海医疗2020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该公司就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22年4月30日,该公司披露的2021年年度报告又被和信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正基于此,在4月30日览海医疗发布公告称,其公司于 2022 年 4 月 29 日晚间收到 《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览海医疗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终止上市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该工作函称:“根据你公司披露的 2021 年年报,公司股票触及本所《股票上市规则》第 9.3.11条规定的终止上市条件,应当被予以终止上市。你公司股票将自 5 月 5 日开市起停牌,本所将在公司披露年报后的15个交易日内召开上市委员会进行审议,并根据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作出相应的终止上市决定”。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9.3.11条规定,上市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据了解,和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览海医疗2021年度审计报告显示,其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主要包括:收入的确认、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公司对禾风医院债权的可收回性、联营企业股权被冻结等事项。

由于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资金占用和关联方债权未收回事项,海南监管局对公司及公司董事长密春雷、常务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刘蕾、财务总监蔡泽华、董事会秘书何永样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资本市场诚信信息数据库。

尽管面临退市,但览海医疗仍在6月27日晚间公告称,已向上交所提交了复核申请书,以期做“最后一搏”。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尽管其实际控制人密春雷归来,览海医疗退市挽留余地不大。此外,有声音指出,览海寄予期望的“商业保险+医疗服务”,在美国曾获得较大成功,原因是通过医疗机构节约医疗开支来间接减少保险公司医疗支出,达到整个闭环系统控费提效的目的,览海投资和关联人上海人寿,尽管理论上也有这种合作潜力,但览海定位高端与重资产模式,减少开支和高端会呈现出战略矛盾,且览海系能撬动的保险和医疗规模不大。

资本危局何解?

公开资料显示,密春雷于1978年出生在上海崇明岛,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土木建筑专业。毕业之后开始搞运输,承包工程,生意随之越做越大。1997年,密春雷之父成立了上海市外投房地产有限公司;2005年、2008年及2010年,密家又先后成立上海中瀛建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海宝源房地产有限公司及上海盈谷房地产有限公司。

览海系的金融布局除了上海人寿,还持有多家银行的股权。2016年12月,览海控股斥资18.9亿元“接手”绿地控股所持上海农商行4%股权,2021年底该公司仍持有上海农商行3.48%股权。2018年4月,览海集团认购曲靖商业银行4.92亿股股份,持股比例19.5%,与云南水务并列为该行第一大股东。

不过来自上海农商行的年报显示,览海控股持有上海农商行3.36亿股已经全部质押了。

据工商信息,览海集团所持曲靖商业银行的4.9亿股权被曲靖市公安局冻结,冻结公示日期为3月28日。同时因司法协助,6月,览海集团所持上海人寿10亿股权被冻结。

(来源:《财经》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一方面上海人寿的违规股权被要求处置,而另一方面览海集团持有上海人寿的10亿股权已被冻结。

(截图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根据银保监会去年9月下发的《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规定,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质押银行保险机构股权数量超过其所持股权数量的50%时,大股东及其所提名董事不得行使在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上的表决权。同时银保监会还规定,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应当及时、准确、完整地向银行保险机构告知其所持股权的质押和解质押信息,并由银行保险机构在公司年报中予以披露。

不过截至7月7日,上海人寿2021年年报以及2022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仍未披露。据上海人寿2021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上海人寿四季度保险业务收入为37.64亿元,净亏损2.78亿元。2021 年第三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为 C 类。

随着览海系大量的股权被质押、冻结,密春雷面临的资本危局如何解?《财经》记者就相关问题致函上海人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