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年内最大IPO曲折上市

作者 | 《财经》记者 杨秀红 编辑 | 王立峰 陆玲  

2022年07月13日 19:24  

本文3177字,约5分钟

天齐锂业此次赴港上市融资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缓解公司巨大的债务压力。但债务危机缓解背后,机构对于锂价的未来走势则不太乐观

7月13日,港股市场年内最大IPO天齐锂业(9696.HK)挂牌上市。

这家锂业巨头的香港首秀不算顺畅。大幅折价发行港股、募资还债等外界批评不断。就在港股正式交易前两个交易日,还遭遇了昔日总舵主徐翔妻子应莹的唱空。种种负面舆情之下,天齐锂业A股股价在过去的两个交易日(11日-12日)累计跌幅达13.65%。

上市首日,天齐锂业港股开盘一度破发,早盘最高跌幅超11%,不过股票交易的最后一分钟,308万手资金进场扫货,股价最终报收于82港元,与发行价持平。

作为中国及全球领先的锂生产商,受益于新能源产业提振,近年来锂价飞涨,天齐锂业(002466.SZ)业绩和股价也随之水涨船高。其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增幅超14倍,股价在今年上半年上涨16.6%。

天齐锂业是市场上少有的市值超千亿的锂业巨头,在资本市场上,其与赣锋锂业(002460.SZ,1772.HK)齐名,有“锂中茅台”的称号。

对于天齐锂业港股上市盘中破发原因,富途投研团队对《财经》记者表示,“背后的核心原因有两点,一是天齐锂业港股上市前,A股出现连续较大幅度下跌,使得整体市场情绪较为低迷;二是港股市场相对理性,有着完善的多空交易机制,对于前期大幅度上涨的公司,除非有着极强的增长潜力,否则一般不买单,因此许多公司A/H折溢价率较高。”

天齐锂业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夏浚诚在港交所现场则表示,“股市是一个自由的财经交易市场,不是说企业能够控制的,股价跌跌涨涨都是很正常的。”

截至收盘,天齐锂业H股报收82港元/股,与发行价恰好持平,其H股较A股折价近50%。

上市首日盘中破发,锂业巨头被唱空

7月13日,天齐锂业港股上市首日开盘即破发,盘中最低跌至72.65港元/股,较82港元/股的发行价下跌11.4%,随后其股价有所回升,临近尾盘,股价再度跳水,但在收盘前最后一分钟,股价再度被拉升,最终收盘价与发行价持平。

上市前夕,天齐锂业的暗盘交易中,股价已出现破发。在暗盘交易阶段,其股价跌幅一度逼近10%。截至7月12日暗盘收盘,天齐锂业仍跌6.83%,报76.4港元/股。

天齐锂业港股上市首日,其A股也低开2.97%,盘中跌幅一度超过5%,但午后其股价震荡回升,收盘时股价报128.60元/股,上涨0.63 %。从天齐锂业A股和H股比较来看,其H股较A股折价50%以上。

对于公司股价,夏浚诚在港交所现场表示:“我不觉得A股和H股的股价方面,除了公司的基本面,有什么可以去担心的。”

富途投研团队认为,天齐锂业港股上市盘中破发原因之一,是在上市前公司,A股出现连续较大幅度下跌。

而天齐锂业A股近段时间下跌的导火索,则来自私募大佬徐翔妻子的一则股评。

7月10日晚间,徐翔的妻子应莹在《每周市场点评》中表示:“天齐锂业戴维斯双击已达顶峰,价格已高估。”受此影响,天齐锂业股价随后两个交易日大跌13.65%。

针对应莹对天齐锂业的评论,天齐锂业7月11日回应称:“据应莹本人昨晚的公开回应,她没有股票账户、不买卖股票,理解她本人未持有天齐锂业股票。同时我们也提醒投资者理性看待市场评论,注意投资风险。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

与上市首日即破发不同的是,天齐锂业本次发行 H 股受到机构欢迎。据天齐锂业H 股招股说明书,其基石投资者包括中创新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太保投资管理 ( 香港 ) 有限公司、LG化学、太平洋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市德方纳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四川能投 ( 香港 ) 控股有限公司及金山 ( 香港 ) 国际矿业有限公司。

招股书显示,上述七大基石投资者将认购 5978.62 万股,约占发行股份的 36.4%,认购金额为49 亿港元。其中,上市公司德方纳米将认购 11.78 亿港元。

天齐锂业是以锂为核心的新能源材料企业,业务包括锂化合物及衍生物生产与锂精矿开采及生产。其产量和销售规模在国内锂行业中均居前列。

锂是电动汽车背后的重要驱动力之一。自2021年以来,对锂长期供求失衡的担忧以及市场炒作,曾让锂价“一飞冲天”。伴随锂价飞涨,天齐锂业近年来业绩也水涨船高。2021 年,天齐锂业实现的营业收入76.63 亿元,同比增长 136.56%;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0.79 亿元,同比增长 213.37%。今年一季度,天齐锂业业绩继续飙升,当季实现扣非净利润28.34亿元,近19倍的增长。

债务危机缓解,锂价涨势现隐忧

作为A股市场上市值约2000亿元的锂业巨头,天齐锂业因近年来“蛇吞象”式的并购,资金链一度紧绷。

而天齐锂业赴港上市融资的主要目的,即是为了缓解公司巨大的债务压力。

根据公司此前递交的招股书,其此次赴港IPO募集资金,拟主要投向三方面:一是偿还并购智利矿业化工(SQM)所欠贷款的未偿还债务及相关交易费用;二是为安居工厂一期建设拨资;三是补充营运资金。截至2022年6月10日,SQM债务的尚未偿还本金额为11.3亿美元。

其对SQM的收购,被认为是一场“蛇吞象”式的并购。2018年5月31日,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收购 SQM 公司 23.77%的A类股股权。而根据其当时的公告,其中有35亿美元(约合223亿元人民币)的收购资金是向境内外银团借款。彼时,天齐锂业的净资产仅为119.37亿元。

由于债务高筑且公司营收状况不佳,2020年,天齐锂业曾一度陷入了“生死边缘”。2020年11月中旬,公司公告称,已无力支付因并购出现的贷款利息4.71亿元。在公司即将陷入违约困局前夕,其通过间接出让泰利森24.99%的股权,暂时转危为安。

富途证券投研团队对《财经》记者表示,“天齐锂业本次募集资金134亿港元,募集情况较好,对于重资产的采矿业,天齐锂业本次募集资金会极大地缓解后续的资金压力。”

不过,债务危机缓解背后,机构对于锂价的未来走势则不太乐观。

中信证券7月11日发布的锂行业深度报告认为锂价拐点或在2023年到来,价格或高位回落。

其分析认为,锂价在2022年下半年上涨预期较强,但受产业链库存累积等因素影响,预计锂价后市涨幅或有限。中信证券判断,锂价拐点或在2023年到来,价格或高位回落,2024年随着供应过剩压力增大,锂价将显著下行。

其进一步分析称,高锂价刺激下供应端扩产不断加速,预计2023年全球新增锂供应量将达到40万吨碳酸锂当量(LCE),推动行业供需格局反转。根据其测算的供需平衡表,预计2023年-2025年全球锂供应过剩占需求总量比例为6%、23%、30%,呈现逐年上升态势。2023年由于过剩比例较小,预计锂价或维持30万元/吨以上。2024年供应料将大幅过剩,预计锂价将显著下跌,价格或跌至15万元/吨以下。

麦肯锡也认为,未来几年,锂行业有能力提供足够的产品,来满足锂离子电池行业飞速发展的需求。其预计,从2021年到2030年,采用传统制取工艺的锂供应量有望增加300%以上;此外,直接提锂(DLE)和直接制锂(DLP)技术有望成为重要驱动力量,使锂行业能更快满足飙升的需求。

对于锂价表现,夏浚诚7月13日对外表示,“对于锂价方面,讲的是科学的供需关系,按照现在的供求关系,短期之内供应是赶不上需求的。只要供需关系存在落差,锂价方面我们非常有信心。”

天齐锂业港股未来走势如何?富途证券投研团队对《财经》记者表示,投资者不能仅根据A股定价就判断H股定价,H股更多是“绝对价值”市场,公司的估值底部来源于派息率和增长潜力,并且炒作故事较少,因此投资者需要严谨判断增长潜力和未来估值水平来进行投资。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