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被卡脖子,俄罗斯扛得住吗?

作者 | 《财经》记者 王晓枫 编辑|郝洲  

2022年07月16日 18:03  

本文5198字,约7分钟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飞机以及机器和汽车零部件的缺失,将越来越多地扰乱俄罗斯经济各个部门。从长远来看,俄罗斯经济会更加依赖资源开采,而无法进入全球价值链,这将严重阻碍俄罗斯经济增长

自今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全面制裁,迫使俄罗斯进行痛苦的经济“结构转型”。其中,科技领域的制裁让俄罗斯陷入技术供应危机,并严重影响长期经济增长前景,使其不再能够成为一个现代经济体,很多俄罗斯人已经开始接受一个苦涩的新常态——回到20世纪90年代以前。

“几乎没人认为制裁会(很快)解除,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新的现实。我们将会适应它,这就像苏联时代一样。”俄罗斯数字技术领域资深人士奥列格·阿克塞诺夫(Oleg Aksenov)坦言。

为了限制俄罗斯获得高科技产品,北约成员国实施了广泛的贸易限制,一些针对特定公司,而另一些针对整个行业和商品类别。这些措施包括限制俄罗斯获得相关军民两用物品以及发展关键经济部门的战略物品。新制裁的重点区别于欧盟和美国2014年以来实施的制裁,以往的制裁主要集中在与俄罗斯能源行业发展相关的设备。

俄高度依赖西方技术

美国全面禁止向俄罗斯出口敏感技术,主要针对俄罗斯的国防、航空和海事部门,切断俄罗斯获取尖端技术途径, 这包括对获取半导体、电信、加密安全、激光、传感器、导航、航空电子设备和海事技术进行限制。

与制裁伊朗等国家一样,美国政府还对俄罗斯采用长臂管辖域外制裁,对使用美国原产软件、技术或设备在外国生产的敏感技术实施全面限制。也就是说,对使用美国原产地的软件、技术或设备生产的产品提出广泛的出口许可证要求,无论这些产品是在哪里生产的,只要无证销往俄罗斯就要受到制裁。

美国已经将制裁范围扩大到食品、医疗用品以及保障俄罗斯人接受外部信息的互联网软件等生活必需品之外的大部分商品和技术领域。

欧盟、英国、日本、加拿大等也已经跟进对军民两用物品和敏感高科技物品实施出口禁令。欧盟的制裁包括,在2014年制裁基础之上继续限制俄罗斯能源领域获得关键技术的能力,阻断其财源。在航空领域,全面限制向俄罗斯提供飞机、零部件和其他设备。另外还有限制无线通讯技术出口,限制军民两用物资出口,包括无人机和无人机软件、加密设备软件、半导体和先进电子学以及可用于制造化学武器的化学物质。

“科技制裁在扰乱俄罗斯现代工业方面被证实非常有效,汽车等工业品的生产已经崩溃,有报道称芯片禁令甚至限制了精确制导导弹等军工用品的生产。”欧洲顶尖国际经济领域智库布鲁盖尔研究所(BRUEGEL)研究员尼克拉·普瓦捷(Niclas Poitiers)对《财经》记者指出。

在极限施压下,俄罗斯的日子并不好过。俄罗斯电子通讯协会(RAEC)首席分析师卡伦·卡萨扬(Karen Kazaryan)对《财经》记者评估了迄今为止这些制裁的效果。他也认为,这些制裁对于打击俄罗斯经济能力来说相当有效。

“(俄罗斯)科技行业本身在新硬件方面存在巨大问题,尤其是通信设备和数据存储领域。而在其他经济领域,从金融到制造业,都依赖外国软件,很多先进的软件解决方案不容易有替代品。”卡萨扬解释说。

这些制裁的有效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俄罗斯对西方国家的技术依赖以及自身能源为主导的经济贸易结构。20世纪00年代石油价格暴涨期间,卢布升值给俄罗斯制造业带来了资源诅咒,削弱了其发展完备科技和工业体系的动力。

布鲁盖尔研究所数据显示,俄罗斯高度依赖高科技产品的进口,每年进口价值约190亿美元。欧盟占比最大,约为45%,美国占21%,中国占11%,英国占2%。中国是光电产品(58%)主要供应商,美国是俄罗斯航空航天产品(58%)主要供应商,主要有飞机和涡喷发动机。英国对俄罗斯高科技出口三分之一是价值1.4亿美元的航空航天产品。


俄罗斯对欧盟国家的技术依赖性非常大,2019年,俄罗斯约68%核技术进口来自欧盟,欧盟也是俄罗斯生物技术(65%)、电子产品(60%)、生命科学(58%)和弹性制造业产品(56%)主要供应商,这些领域总共占俄罗斯从欧盟进口高科技产品的一半以上。

虽然天然气和石油给了克里姆林宫反击筹码,但俄罗斯反制西方科技制裁措施的影响力却非常有限,因为俄罗斯市场与欧盟的相关性很小,俄罗斯只占欧盟贸易总额5%。

从这个意义上说,俄欧贸易中断给俄罗斯带来的影响比对欧盟造成的影响严重得多,更不用说俄罗斯及其高企的贸易交易成本,因为俄罗斯国内营商环境一直止步不前。

芯片供应链“消失了”

芯片是俄罗斯受到重创领域之一。半导体是高科技产品的“大脑”,对于削弱俄罗斯的经济和军事能力至关重要。国际数据公司(IDC)指出,制裁预计将使俄罗斯今年的互联网技术(IT)支出减少39%,即121亿美元,从2021年预计的312亿美元降至191亿美元。俄罗斯IT领域负责人曾透露,他们预计制裁将导致硬件普遍短缺,在用开源或本土开发软件取代西方软件时将遭遇难题。

虽然俄罗斯政府要求大多数国有企业摆脱对西方国家软件的依赖,但IDC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2月,这些机构仍然严重依赖西方作为技术来源。从2007年到2020年,俄罗斯芯片进口几乎翻了一番。

雪上加霜的是,俄罗斯缺乏先进的科技行业,消耗的半导体不到全球市场份额1%,科技企业不会为了这么一点市场份额,而甘冒巨大风险去躲避制裁,它们会选择与俄罗斯市场切割。“企业抵制科技制裁的动机非常低,因为俄罗斯的经济规模较小并且在不断缩小,抵制制裁将使企业失去西方市场以及技术的风险很大。”普瓦捷说。

包括英特尔、三星、台积电和高通在内的全球主要芯片制造商已完全停止对俄业务。俄罗斯用于汽车、家用电器和军事装备生产的大型低端芯片因此而短缺,用于尖端消费电子产品和IT硬件的更先进半导体的供应也受到严重限制。

俄罗斯进口含有这些芯片的外国技术和设备,包括智能手机、网络设备和数据服务器都受到了极大阻碍。用一位西方芯片公司高管的话说,那就是从服务器到电脑再到手机的整个供应链都消失了。

由于俄罗斯大部分原材料无法出口,关键商品无法进口,也无法进入全球金融市场,经济学家预计,今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将收缩15%之多。

对军民两用技术(微芯片、半导体和服务器)的出口管制可能会对俄罗斯经济带来最严重、最持久的影响。俄罗斯最大的电信集团将无法使用5G设备,例如,本土科技巨头Yandex以及俄罗斯最大的国有商业银行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的云计算产品将难以扩大其数据中心服务。

自力更生前景难料

自从克里米亚2014年并入俄罗斯后,俄罗斯就开始演习应对西方技术封锁的场景,并试图支持本土半导体公司,但没有成功。因为俄罗斯国内制造能力仍然非常有限,不生产任何高端半导体。俄罗斯还曾试图通过进口替代来抵制技术制裁,也没有成功,因为高科技产品的开发需要许多国家的技术投入,如果完全没有欧盟或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投入,很少有国家能够单独发挥作用,因此单个经济体无法复制全球科技网络的能力。

“欧盟和美国的技术是高科技价值链的关键组成部分,域外制裁不仅阻止了俄罗斯从这些国家的产品进口,还阻止了整个价值链的产品进口。而在芯片或航空航天等关键领域,完全独立于西方技术的‘纯’中国供应链并不存在。”普瓦捷解释说。

自2015年以来,俄罗斯对国有企业和政府机构实施了各种激励和惩罚措施,以使它们转向俄罗斯制造的软硬件。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现已经开始测试基于俄罗斯制造和开发的Baikal-M微处理器的硬件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Sberbank则进行了另一种技术演习,即模拟在西方扩大制裁影响时,如果该银行的技术基础设施被与微软、甲骨文等巨头的软件和硬件支持切断联系时会发生什么情况。结果显然喜忧参半,Sberbank因此决定在仍能购买西方制造的设备、服务器、数据存储硬件和软件情况下,大量备货,仅为工业云软件提供商Vmware的产品就划拨了3180万美元。

Sberbank由普京最亲密的盟友之一、富有远见的赫尔曼·格列夫(Herman Gref)领导。格列夫相信数字化可以解决俄罗斯传统官僚机构无法解决的问题,他一直致力于让俄罗斯实现数字化,包括在2018年建立一所网络和人工智能培训学校。格雷夫把Sberbank变成各种在线解决方案的试验场,如果他支持在条件允许情况下继续购买西方技术,其他俄罗斯企业也会效仿他的做法。许多俄罗斯大公司都公开表示,它们担心俄罗斯制造的计算机不够可靠,不能用于大型工业解决方案。

虽然囤货能解决一时之需,但不能长久可持续。卡萨扬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科技制裁只会变得更糟。目前还有一些硬件库存,软件的许可证有效期为一两年。但在那之后,如果国际层面没有任何变化,形势看起来就很严峻。

俄罗斯企业因此正在艰难探索自力更生,俄罗斯确实有几家国内芯片公司,例如JSC Mikron、MCST和Baikal Electronics,但这些公司依赖从外国制造商进口大量成品半导体,如美国的英特尔和德国的英飞凌。MCST和Baikal Electronics主要依靠中国台湾地区和欧洲的晶圆代工厂来生产它设计的芯片。

近日,MCST表示,正考虑将生产转移到JSC Mikron旗下的俄罗斯工厂。虽然该公司表示,可以利用俄罗斯的主权技术制造出有价值的处理器,但Sberbank2021年表示,MCST公司开发的Elbrus芯片在测试中灾难性地失败了,其内存、处理和带宽能力远低于英特尔开发的芯片。

这些俄罗斯企业的技术瓶颈大都在于规模,俄罗斯制造的软件和硬件在中小型公司中应用良好,但当涉及大公司,面临巨大的流量和数据时,问题就出现了。

高端芯片的缺乏也撼动了俄罗斯新兴的云计算市场。

由于法律要求企业在俄罗斯境内存储数据,该市场近年来不断增长。IDC数据表示,自制裁生效以来,俄罗斯主要的云服务集团——Yandex、VK cloud Solutions和SberCloud服务业务需求激增,因为多数俄罗斯企业不再愿意将其应用程序托管在海外数据中心。

这种政策导向带动服务器需求增加,2021年,各方企业向俄罗斯交付15.8万台最普遍的服务器(被称为X86),其中27%由俄罗斯制造商生产,39%由美国和欧洲供应商生产,其余在亚洲生产。

如今俄罗斯国内企业已经无法再从西方企业采购这些芯片,而用于服务器的先进芯片的短缺正阻止俄罗斯IT制造商扩大自己的业务规模。VK cloud Solutions近日致函求助克里姆林宫,请求帮助寻找数万台服务器,但克里姆林宫也一时拿不出好办法。

制裁还迫使俄罗斯移动运营商大幅缩减他们的计划,Yandex前高管格里戈里·巴库诺夫(Grigory Bakunov)表示,由于国内没有现成的5G硬件替代品,运营商可能会试图在二级市场上从已经转向下一代技术的国家购买过时的4G设备。

俄罗斯政府还可能会建议企业不要打造与西方科技企业竞争的产品,巴库诺夫解释说,“这是在没有基础设施的情况下解决未来五年该做什么的办法,即通过不断放弃竞争,减少使用设备的数量。

“许多公司会把钱花在试图替代西方技术上,而不是投资于新功能和新产品的开发。例如,5G开发基本上被取消了,这意味着停滞。”卡萨扬也认为俄罗斯企业会进行这种无奈的选择。

为了突破技术封锁,俄罗斯政府也在通过非常规途径解决这一问题,俄罗斯本月推出一项进口计划,允许企业“平行进口”硬件(包括服务器、汽车、手机和半导体),即未经产品知识产权所有人允许而从别国进口的非仿冒品(真品)。此类商品通常被称为“灰色产品”(也就是“水货”),在国际贸易和知识产权领域颇有争议。

俄罗斯历来能够依靠未经授权的“灰色市场”供应链来提供一些技术和军事装备,通过中间商从亚洲和非洲的经销商那里购买西方产品。但全球芯片和关键IT硬件的匮乏意味着就连这些渠道也已枯竭。

普瓦捷认为这种走私恐难见效,他解释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走私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但其规模与冲突前相比不足以让俄罗斯在任何领域开展业务。

虽然俄罗斯是一个充满优秀技术工程师的国家,将逐步克服一些技术障碍,但西方如此规模的制裁将通过芯片影响俄罗斯工业经济体系的方方面面,更不用说西方还在航空航天和其他技术领域同样实施封锁。

在普瓦捷看来,制裁的一些直接影响,例如工厂关闭,已经有所显现。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飞机以及机器和汽车零部件的缺失,将越来越多地扰乱俄罗斯经济各个部门。从长远来看,俄罗斯经济会更加依赖资源开采,而无法进入全球价值链,这将严重阻碍俄罗斯经济增长。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