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湖北小城,诞生了亚洲第一大专业货运机场

作者 | 《财经》记者 郭宇 编辑 | 王静仪  

2022年07月18日 19:14  

本文3957字,约6分钟

建一座专业货运机场,既由国内航空货运的现状决定,也受到企业的自主驱动,更有货运机场带来的区域经济带动效应的影响

2022年7月17日,鄂州花湖机场这个我国首个、亚洲首个专业货运枢纽机场正式投运。图/IC

历经八年筹划,亚洲首座、全球第四座专业货运机场终于投入运营。

7月17日上午9点07分,从深圳宝安机场起飞的顺丰航空B767全货机落地湖北鄂州花湖机场,11点36分,这架全货机又搭载着货物返回宝安机场。一来一往,开启了鄂州花湖机场运营的序幕。

鄂州花湖机场定位为货运枢纽、客运支线、公共平台、货航基地,由湖北省政府与顺丰控股(002352.SZ)出资共建,项目总投资308.42亿元。

从鄂州花湖机场起飞,1.5小时飞行圈覆盖了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等中国五大国家级城市群,涵盖全国90%的经济总量,货物有望实现“一日达全国,隔夜达全球”的目标。

按照规划,鄂州花湖机场将以夜间货运为主、白天客运为辅的模式运行。货运方面目前以顺丰航空为主,客运方面,南航目前已经开通了鄂州-北京航线,厦门航空、东海航空、昆明航空、华夏航空等也在计划入驻该机场。

机场运营方湖北国际物流机场有限公司方面告诉《财经》记者,货运首期开通鄂州至深圳、上海2条货运航线,年内还将开通大阪、法兰克福等国际货运航线。预计到2025年,花湖机场将开通国际货运航线10条左右、国内航线50条左右。客运方面,该机场首批开通鄂州至北京、上海、深圳、厦门、成都、重庆、青岛、昆明、宁波等7条客运航线9个通航点。

作为一个湖北小城,鄂州有何吸引力?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曹允春告诉《财经》记者,鄂州最突出的优势是地理位置,处在中国经济地理的几何中心,“专业货运机场是一个枢纽,一定要从中心到面域上的各个点都方便,满足集货和散货的要求”。此外,鄂州花湖机场拥有铁水公空多式联运的优势。

和客运机场相比,货运机场的专业性主要体现在硬件设置和流程上。“比如机场跑道旁边是否有专业的货站,能让货物尽快到站卸货以及尽快装机运出;仓库运作是否达到高度自动化水平;是否有多温层且取得必要认证的专业冷库等等。”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亚洲区交通物流旅游咨询业务负责人于占福《财经》记者举例道。

鄂州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平表示,鄂州市将主要从构建集疏运体系、搭建开放平台、导入临空产业三个方面着手,发挥鄂州花湖机场的最大效益。

为什么是鄂州?

从鄂州进入机场选址备选池,到鄂州民用机场正式获批,再到如今机场正式投入运营,鄂州花了八年时间。

2014年11月,鄂州进入机场选址备选池;2016年4月,鄂州民用机场获中国民用航空局正式批复;2020年8月,,国家发改委、民航局印发《关于促进航空货运设施发展的意见》,将鄂州民用机场建成中国乃至亚洲首座专业货运枢纽机场上升为国家战略;2021年1月,鄂州民用机场定名为“鄂州花湖机场”。2022年3月,鄂州花湖机场试飞成功,7月16日,鄂州花湖机场正式投入运营。

多位受访专家向《财经》记者表示,虽然鄂州是三四线城市,但它作为航空货运枢纽最突出的优势是地理位置。

“如果单从几何角度来看,西安市可能更接近中国版图的几何中心,但从经济地理的角度来看,这个中心会向东南部偏移。所以河南到湖北一带其实就成了全国人口的中心,而鄂州恰好就在这一片中心区域的中部。”于占福向《财经》记者解释道。

顺丰集团副总裁、顺丰航空董事长李胜此前曾公开表示,航空枢纽要满足四个条件:一是在功能上避开航空客运,错开省会城市和人口密集城市;二是设在全国的中部,2小时的航程能覆盖全国80%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来源地;三是在功能上与铁路、公路等交通方式良好对接;四是机场当地具备完整的口岸功能。

按照上述条件,鄂州目前符合前三条:三四线城市、全国中部、交通便捷。

湖北国际物流机场有限公司方面告诉《财经》记者,鄂州花湖机场依托顺丰速运布局的3条多式联运通道,开通包括空铁联运、空公联运、公铁联运、江海铁联运等多条多式联运线路,初步形成“公水铁空联运,江海湖直达”的现代交通和网络。

“关于完整的口岸功能,其实更多的是后期人为的工作,不断地去申请完善各种口岸资质,让这个机场能够承运的货物品类越来越多,这是逐渐加强它功能的。”于占福说道。

《财经》记者郭宇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缩小到湖北省内的视野看,鄂州的另一个优势是距离武汉近,距离武汉市中心76公里,是武汉城市圈城市之一,能在某种程度上和武汉共享资源,比如高校人才资源、货物资源。

例如距离鄂州花湖机场约20公里远的武汉东湖高新综合保税区(武汉光谷),该地区的产成品多为光电子产品,适合空运,即“适空产品”“如果采用地面交通进行顺畅连接的话,能够跟机场形成非常紧密的互动,20公里的交通时间基本可以忽略。”于占福说道。

目前,鄂州花湖机场按照满足2025年旅客吞吐量1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245万吨的要求设计,建有2.3万平方米的航空货站、67.8万平方米的分拣中心、124个机位,可满足多种货机停靠。

鄂州花湖机场的两条跑道有3600米长、45米宽,机场运行保障等级为4E级,国内同级机场包括重庆江北、上海虹桥以及三亚凤凰等。4E级是指跑道长度大于等于1800米(长度的最高级别),机翼在52米至65米之内,可以起降像波音747这样的远程宽体客机的机场,级别仅次于4F级。

专业的货运机场能带来什么?

在鄂州花湖机场投入运营前,国内承担航空货运的都是综合性机场,并没有以货运功能为主的机场。

以上海浦东机场为例,于占福向《财经》记者解释道:“浦东机场是客货兼具的,无论是航空货运量还是客运量都很靠前,严格来说并不能被称之为货运专用机场。从航空货运总量维度以及航网角度考虑,它是名副其实的航空货运枢纽。”

和客运机场相比,货运机场的专业性主要体现在硬件设置和流程上。“比如机场跑道旁边是否有专业的货站,能让货物尽快到站卸货以及尽快装机运出;仓库运作是否达到高度自动化水平;是否有多温层且取得必要认证的专业冷库等等。”于占福举例道。

民航局曾指出,在智慧机场建设方面,鄂州机场坚持采用新技术、新方案,构建数字孪生机场,打造智慧工地,全面推进数字建造,被列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造价管理改革试点项目、民航局首批“四型机场”示范项目,是民航货运机场的建设标杆,经验值得推广。

建一座专业货运机场,既由国内航空货运的现状决定,也受到企业的自主驱动,更有货运机场带来的当地区域经济带动效应的影响。

电子商务和快递业的发展,令高频次、零散式的碎片化小额贸易订单增多,由于航空货运兼顾长距离和实效性,需求也在增多。尤其是跨境电商的发展,曾一度令航空货运仓位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特别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在航空货运方面也暴露出我国没有专业化航空货运的短板,也没有一个完整的航空货运机场的系统。”2020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基础设施发展司一级巡视员任虹在提升国际航空货运能力稳定供应链相关发布会上公开表示。

目前,中国航空货运主要依靠客机腹舱,全货机数量在200架左右,其中顺丰航空是国内拥有全货机数量最多的货运公司,为73架。不过这和全球快递巨头——美国联邦快递(FedEx)的600多架全货机的数量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

对货运公司来说,建立专业的货运机场也有提高装载量,降低运输成本的目的。

早在2013年6月,顺丰集团便规划在湖北建设国际物流核心枢纽机场。李胜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全球快递领军的企业一定有一个全球性或者全国性的航空枢纽,第一能够提高转运率,第二能够提高飞机利用率。目前,国内航空客运网络主要为点对点直达,但对货运来说,建立核心货运枢纽,即中转站,实现快速的集和散,才是更佳选择。

鄂州+顺丰的货运机场合作模式,是全球快递巨头联邦快递已经走通的方式。联邦快递将航空枢纽设立在美国孟菲斯,其地理位置和鄂州类似。从1993年至今,孟菲斯货运总量常年位居全球第一,联邦快递货运量也占据了该机场90%以上的份额。

此外,机场不再是传统意义上运送客货的周转场所,也是区域发展的引擎。“机场的建设与发展是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世界客运量前20位的机场、货运量前20位的机场周边,都不约而同产生了临空经济、航空大都市的规划。”曹允春说道。

不过,希望成为中国版孟菲斯的不止顺丰和鄂州。上个月16日,浙江嘉兴市政府与圆通速递母公司——圆通蛟龙集团在嘉兴举行投资协议签约仪式,标志着圆通蛟龙集团在浙江嘉兴投资的全球航空物流枢纽项目实质性投资落户,圆通将其命名为“东方天地港”。

在曹允春看来,鄂州机场可以在学习孟菲斯机场经验的基础上,也学习新加坡机场的经验。“新加坡机场货运量虽然不大,但它定位为全球供应链管理中心。IBM把亚太供应链管理中心放在新加坡,控制了全球的电子类半成品、原材料以及成品的运输和交易。”

鄂州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鄂州将聚焦医疗健康、光电信息、智能制造、航空物流四大主导产业,构建临空经济区“一区四园”产业格局。设立20亿元临空产业基金。今年已累计签约与临空相关的亿元以上项目50个,签约金额409.29亿元。

“鄂州机场作为亚洲第一个以货运为主的枢纽机场,代表了民航货运机场的发展方向,未来建成投运后,发展潜力巨大,市场前景良好。”民航局如此表示道。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