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驻华首席代表:预计到2024年全球通胀会回到疫情前水平

来源 | 财经网   

2022年07月30日 15:10  

本文2473字,约4分钟

“到2024年的时候,也就是两年之后,我们预计通胀会基本上回到疫情前的水平。在政策方面,遏制通货膨胀是最重要的。政策的重中之重是稳定价格,它是持续增长的前提。”7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首席代表Steven Barnett(斯蒂文·巴奈特)在“2022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关于现在面临的通胀和历史经历过的通胀是否有区别,斯蒂文·巴奈特表示,我们很多人都注意到了20世纪80年代时候发达经济体面临的通胀,那个时候遏制通胀的代价是特别高的。而现在最开始的通胀率比20世纪80年代的通胀率更低一点。第二点,通胀的预期得到了很好的掌控,“我想,过去通胀的经历带来的比较重要的一个经验就是,我们最好更早地应对通胀。”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主持人张燕冬:各位新朋友、老朋友,各位媒体同仁,今天上午的内容非常精彩。大家都知道从国际层面来说世界经济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强,由于俄乌冲突的延续化,引发了大宗商品的上涨和全球供应链的冲击,使经济雪上加霜。通货膨胀压力逐渐加大,最近美联储、欧央行等连续加息,对世界经济复苏带来诸多影响。从国内层面来说,我们是多重压力,不仅是需求,刚才蔡昉老师也讲到了一些问题,不仅是供给冲击,也是预期转弱以及国内市场的信心多重压力,再加上疫情多点散发和持续冲击的影响进一步加大了经济下行的压力,我们如何看待这些问题,我们如何应对这些问题更加考验着我们的决策智慧。

今天我们请来了五位重量级嘉宾: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老师,还有上海财经大学校长刘元春老师,重金公司董事总经理、资本市场业务委员会主席黄海洲,摩根史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老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首席代表斯蒂文·巴奈特。其中刘尚希和斯蒂文两位在现场,其余嘉宾在线上。

最近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世界经济的报告,称下行压力占主导地位。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今年年内已经下调了三次对经济的预期,你觉得全球的经济会进入衰退吗?

斯蒂文·巴奈特我在中国20年了,这是第一次来青岛,非常感谢《财经》邀请我来到青岛,来了一天,已经有三个非常喜欢的,崂山水、青岛啤酒和海鲜。这三个是正面的,但我们的预测是比较负面的。我们刚刚发布了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更加阴沉的展望,其中有很多下行风险。

回答您的问题,在我们的预测中并没有预测到衰退。我们今年已经几次下调了增长预期,我们预期今年的增长是3.2%,这比上一次,也就是4月份的预测低了0.4个点,我们去年的时候也下调了。为什么要下调呢?4月份很多风险都出现了,主要有三点。第一个是疫情仍然在反复。第二,发达国家的高通货膨胀导致收紧。第三个是乌克兰战争,对食物和能源的价格产生很大影响。

首先是疫情我们以PPP衡量,中国已经是世界最大经济体,中国的增长预期如果下调,对世界经济有很大影响。第二点通货膨胀我们对通胀的预期比以前更加悲观一些,这里看一下每一年的第四季度。我们预计全球第四季度的通胀会达到8.3%,和4月份预期相比上升1.5。发达国家通胀的上升要高于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的通胀大约是10%,而发达国家约为6.3%。到2023年第四季度,我们估计通胀比以前想得更高一点,主要基于这样一种假设,即央行,尤其是发达经济体的央行能够成功遏制通胀的压力,不会出现进一步的能源价格的上升,这是我们的假设。到2024年的时候,也就是两年之后,我们预计通胀会基本上回到疫情前的水平。在政策方面,遏制通货膨胀是最重要的。政策的重中之重是稳定价格,它是持续增长的前提。相对照而言,持久的通胀会影响经济的复苏,进一步阻碍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第三点,俄乌战争。俄乌战争推高了能源和食品的价格。

疫情对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的影响更大,对这些地区产出的影响超过了对其他地区的影响。我这里有主要的信息,我详细讲一下,其中跨国多边合作至关重要。

我强调三点:第一点涉及较高的能源价格和食品价格。低收入国家的收入中,能源和食品方面占比更高,因此我们必须要避免饥饿及营养不良的状况。富有的国家需要帮助那些受到食品及能源价格上涨影响的国家。可以给他们提供支持,也可以通过多边组织,譬如世界粮食计划署来提供支持。

第二点,关于疫情,必须要进行广泛地抗病毒治疗和疫苗接种等,这样才能使疫情结束。

第三点是最乐观的一点,这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在做的,IMF有190个成员国,我们这些想法代表着全球的社区,从疫情爆发以来,成员国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支持,IMF也做了大量的工作。这些成员国给90多个国家提供了两千多亿美元的低息贷款,一半提供给了低收入国家,使他们更容易获得金融支持,25个IMF中的低收入国家获得了金融支持。在我们的历史上,我们进行了6500亿的SDR的普遍分配。对一些新兴国家来说,他们的储备是占GDP的2%,你再去看看低收入国家他们是如何利用这些资金的,40%的资金用来应对疫情。

最后一点,我们有450亿的优惠贷款工具来帮助低收入国家应对疫情,全球社区现在正在进行努力合作,我要再次提醒一下,我们需要全球社区联起手来应对这些挑战。

主持人张燕冬:非常感谢你谈了三点,前面两点让人有点悲观,一个是预期越来越低,另外通货膨胀越来越严重,而且超出了预期。最后一点强调了国际合作,您谈到了通胀,现在我们面临的通胀和历史经历过的通胀是否有区别呢?

斯蒂文·巴奈特我们很多人都去看了20世纪80年代时候发达经济体面临的通胀,那个时候遏制通胀的代价是特别高的。而现在最开始的通胀率比20世纪80年代的通胀率更低一点。第二点通胀的预期得到了很好的掌控,大家知道通胀的预期特别重要,这涉及到人们的一种想法,再去看看产品的市场还有劳动力的市场,这些市场变得更加灵活,所有这些都是80年代的时候和现在的差异。我想和过去通胀的经历比较重要的一个经验就是我们最好更早地应对通胀,早比晚好。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