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金融研究院院长王志毅:帮助企业解决跨境结算问题非常重要

来源 | 《财经》新媒体   

2022年07月31日 13:14  

本文2658字,约4分钟

“现在跟俄罗斯之间做贸易,能不能做收付款?”7月31日,跨境金融研究院院长王志毅在“2022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谈到,帮助企业解决跨境结算已经上升到了非常高的高度。

跨境金融研究院院长王志毅

王志毅表示,从现阶段来看,自贸区资本项目的改革,可能不是首要任务,最重要的还是推广跨境人民币的使用,助力人民币国际化。从政策落地和实施的角度来看,他谈到最重要的是人,是企业和银行业共同推动在自贸区里面的各种贸易新业态,如离岸贸易,跨境人民币结算等。

对于什么是打通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他提到我们资本项目没有放开,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对所有跨境的收和付都要经过审核,回到现在时间节点,有很多贸易新业态,比如说离岸贸易,总局出了新兴离岸贸易的文件,传统进出口贸易简单看海关数据,如果是一个离岸新兴国际贸易它的物流可能在海外,这需要多方共同参与,怎么样找到一个平衡点,让企业能够恩证明贸易背景真实性,让银行做得放心,同时一定程度防范跨境流动的风险。我就讲这些。谢谢! 

以下为发言实录:   

张燕冬:下面我们有请跨境金融研究院院长王志毅先生给我们谈一下跨境金融、资本项目可兑换以及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的探讨,有请。    

王志毅:我先回答一下之前的问题,对日韩贸易给青岛的建议,我们可以用好RCEP的规则,有原产地累计规则,你可以申请原产地证书,累计规则就是所有区域内的国家,你从他们那边进口原材料,从中国生产可以计入这个部分,可以获得双边优惠协定。如果从日本、韩国进口的话,他们企业也可以基于这个规则申请原产地证书。

我今天的内容相对微观一些,我今天的主题想给大家介绍一下自贸助力跨境金融服务,打通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

我有一些非常个人的观点,首先我觉得从现阶段来看,自贸区它资本项目的改革,可能不是一个首要任务。第二个观点现阶段来看,最重要的还是推广跨境人民币的使用,助力人民币国际化。第三个从政策落地和实施的角度,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人,可能自贸区的一些创新、优惠和突破的政策,也不是一个首要的地位,最重要还是背后在座各位企业家和银行朋友共同推动在自贸区里面的各种贸易新业态,比如说离岸贸易,跨境人民币结算。

非常现实的一个问题,现在跟俄罗斯之间做贸易,能不能做收付款?最简单的逻辑,跨境金融服务来讲,跨境的结算是底层的逻辑,我们作为银行业金融机构,对一个企业来讲,一开始的开户,之后就是帮助这个企业在做国际贸易的过程中帮助它做国际结算,再涉及结售汇、兑换,再会涉及投资、融资服务,所以说帮助企业解决跨境结算已经上升到了非常高的高度,接下来我会围绕这个观点展开。

2013年上海市设立了第一个自贸区,当时设立自贸区有历史背景,当时美国和周边很多国家在签协议,有人戏称是ABC协议,因为没有中国。我们在上海推出了第一个自贸区,想在自贸区里面做制度突破和开放,比我们传统的境内有一些更宽松的环境,同时与国际市场相接轨。在回答另外一个问题,自贸区金融一句话总结就是在自贸区里能够比境内政策宽松,可以与境外公司做生意,不只是贸易还有投资。

我们看一下“十四五”规划,已经不再提资本项目可兑换的事情,稳慎推进为什么不说资本项目可兑换的事情?俄乌冲突欧美国家直接冻结俄罗斯的外汇储备。在当前背景下,国际上大部分资本市场大宗商品还是以外币来值价的,它本身是强势货币弱势货币的可兑换,2010年的时候,看这个国家的文化、感召力和凝聚力,第三点看这个国家的军事实力和政治实力。我们未来更多要走的是在第二点里面要取得长足的进步和突破。

前面解释了资本项目可兑换,回到我们的现在话题,怎么和俄罗斯做生意?大家也在研究中俄之间的易货贸易,也在研究是不是可以做跨境人民币结算的中心。在我看来这不是技术问题,就是一个政治问题,涉及到欧美国家的制裁,我们商务部,我们的人民银行监管当局表态说我们反对单边制裁,你美国用国内法替代国际法,但是很无奈的现实和现状就是不管是国内的企业还是国内的银行,你要走出去跟老外做生意,就必须遵循世界范围内通行的反洗钱反制裁的要求。简单来说,使用跨境人民币已经上升到了非常高的高度。我始终认为自贸区的改革更多是在出现危机的时候更容易去推动,2013年当时是这样的背景,我们现在又来到了这样一个时间节点。

第三点想说一下打通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据我们的观察,目前,出了很多外汇法规,鼓励人民币的使用,资金池就是你如果是跨国公司可以在青岛设立总部,把这个总部作为主办企业,就可以调拨整个集团成员的境内外资金,方便打通境内境外资金的流动。这里面还有一些突破和改革,现在的资金池提了鼓励跨境人民币的使用。第二点鼓励国内的主办企业代表境外成员企业办理集中收付。这个意图很明显,以我为主。把资金放在境内,主办企业也放境内,国内主办企业行使整个集团跨境支付的需求。

最后简单说一下打通最后一公里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资本项目没有放开,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对所有跨境的收和付都要经过审核,回到现在时间节点,有很多贸易新业态,比如说离岸贸易,总局出了新兴离岸贸易的文件,传统进出口贸易简单看海关数据,如果是一个离岸新兴国际贸易它的物流可能在海外,这需要多方共同参与,怎么样找到一个平衡点,让企业能够恩证明贸易背景真实性,让银行做得放心,同时一定程度防范跨境流动的风险。我就讲这些。谢谢!   

张燕冬:您刚才谈到重要的还是跨境人民币的使用,在落地方面,还是人才,你为什么说那一部分不重要,就是资本项目的变化不是首要问题,为什么这么说?

王志毅:我前面解释过,资本项目可兑换,当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条件的时候,有可能会变成放开,把人民币变成外币,可能面临欧美国家的制裁和冻结。我想说跨境人民币更多是业态,金融服务是一个中介,提供服务。应多是为自贸区企业服务,基于RCEP的分工,有些企业把工厂设到海外去,像这种情况,银行的金融服务要跟上。

张燕冬:关于人才方面对青岛有什么好的建议?

王志毅:昨天也听了陆书记的演讲,青岛片区有相当好的产业基础,2021年进出口量达到8000多亿,排名第九名,青岛去年跨境人民币结算量突破2000亿人民币,我自己理解,包括上海、深圳、青岛很多自贸有创新互动联系机制,上海、深圳有各自的客户特点和基础,青岛也有非常有特色的产业或者企业。比如说青岛市发了第一笔债券,跟现代海洋产业结合,再比如说中欧班列,银行也基于中欧班列齐鲁号,基于外汇局的平台给他融资,最终目的是更好地为国内国外金融机构服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