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对华贸易为何首现“逆差”?

《财经》杂志 文/《财经》记者 邹碧颖 编辑/王延春  

2022年08月15日 10:44  

本文5237字,约7分钟

中韩之间的贸易对两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两国建交30年来,双边贸易额增长50多倍。中国已连续18年位居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国,2021年中韩贸易额突破3600亿美元大关,接近韩美、韩日、韩欧贸易额总和

近期,韩国对华贸易自两国1992年建交以来,罕见出现连续三个月“逆差”,打破了维持近30年的韩国顺差格局。在经济增长高度依赖出口的韩国,这一变化引发了关注。

《环球时报》报道,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8月1日称,7月韩国对华贸易出现5.7亿美元的逆差。而此前5月和6月,韩国对华贸易已经接连出现10.9亿美元和12.1亿美元的逆差。8月9日,正在中国青岛访问的韩国外交部长官朴振在与旅华韩侨及企业家线上座谈时表示,今年5月韩国对华贸易收支时隔28年首现逆差,两国关系的确面临着不少挑战,但韩方将继续加强与中方的经济合作。

同一时期,与韩国统计“逆差”不同,中国政府数据反映,韩国对华贸易仍为顺差。《财经》记者根据海关总署《进出口商品主要国别(地区)总值表(美元值)》计算,今年4月、5月、6月、7月,韩国对华贸易的顺差分别达到30.843亿美元、11.331亿美元、7.64亿美元、24.89亿美元,即中国对韩的商品贸易逆差,呈现逐渐收窄再扩大的趋势。

中韩之间的贸易对两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两国建交30年来,双边贸易额增长50多倍。中国已连续18年位居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国,2021年,中韩贸易额突破3600亿美元大关,接近韩美、韩日、韩欧贸易额总和。中国驻韩大使刑海明5月演讲时介绍,韩国也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国、第三大出口市场国、最大进口来源国、第二大投资来源国。

当下,韩国对华贸易出现“逆差”,意味着哪些变化?中韩两国的贸易数据结论为何如此不同?是否会引发韩国对华贸易政策作出重大调整?

 

中国对韩出口增势强于进口,可否持续

8月9日,大韩商工会议所(KCCI)发布《近期对华贸易逆差原因及对策》报告。该报告认为,两国电池、半导体等中间产品贸易差额扩大,韩国显示器产量下降,以及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关税下调等综合因素,导致韩国统计基准中出现“逆差”。

从中国对韩出口看,上述报告统计,2022年上半年,中国向韩国出口的二次电池原材料“其他精细化工原料”为72.5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同期38.3亿美元的两倍。中国出口韩国的电池中间材料“其他蓄电池”,从去年上半年的11.1亿美元增长至今年上半年的21.8亿美元。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口韩国的电池关键材料“氧化锂”和“氢氧化锂”为11.7亿美元,创下韩国有记录以来的最高进口额。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口韩国的的液晶显示器(LCD)产品为12.9亿美元,也是去年同期4.5亿美元的近3倍。

而从韩国对华出口看,近年来,受韩企调整布局全球供应链、国产品牌提质升级等因素影响,韩国品牌的汽车、手机、家电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有所下降。疫情影响下,快消品市场也有所变化。中国国内从事服装行业的陈潇告诉《财经》记者,今年很多客人抱怨从韩国代购衣服要等一两个月,甚至有客人从韩国代购冬季大衣,在夏天快要结束时才收到。由于中韩物流不好把控、一些同行放弃韩国代购,对接国内中高端服装供应链。

长此以往,中国对韩出口强于进口的态势,会持续下去吗?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所长许英明向《财经》记者介绍,近期,韩国对华贸易出现所谓“逆差”,在中国统计基准中体现为,韩国对华贸易顺差有所收窄。而数据月度收窄是很正常的。仅仅三个月,还不能说明中韩两国产品的竞争优势、产业互补结构发生了趋势性变化。一方面,中国本土疫情仍在零星点状发生,物流和产业链供应链受到一定影响。另一方面,俄乌冲突、大国博弈、芯片限制,也导致韩国部分高技术产品出口受到影响。

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尚勋向《财经》记者分析,韩国对华贸易出现“逆差”,一方面,由于韩国经济活动与生产恢复常态后,从中国进口的原材料、中间品等产品有所增加;另一方面,由于中国近三个月,部分生产以及物流受阻导致中国经济面临一定压力。通常情况下,中国正常而活跃的生产活动,将带动中国消费增长,韩国对中国出口也会随之增加。但今年上半年,中国的生产、消费、投资增长受限,所以韩国对中国的出口也相应减少。另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上半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0432亿元,同比下降0.7%。

在李尚勋看来,韩国对华贸易“逆差”是短期现象。中国目前疫情防控比较理想,经济正在逐步走向正常化轨道。所以,韩国对华贸易“逆差”之后可能会有所回转。但从长期视角看,李尚勋介绍,据韩国政府统计,韩国对中国的贸易顺差从2018年开始已经有了减少趋势。中国的技术日益进步、产业结构不断升级,会形成对韩国进口的替代效应,消费也会相应出现一些变化。现在,韩国对华出口产品较为集中于半导体,韩国对中国的投资结构也在升级,种种因素相加,韩国如果不加快进行一些政策调整,顺差减少可能变成长期结构性的变化。

半导体和新能源产品正在成为影响中韩贸易结构的两个重要变量。近年来,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较快,电池相关产品对韩出口的增量大幅显现。另一面,李尚勋介绍,韩国对半导体单一商品出口的依赖度非常高。2022年上半年,半导体出口占韩国总出口的20%。韩国对华出口中,半导体所占比重也从2015年的20.3%涨到2022年上半年的40%。以2022年上半年和去年同期交易进行比较,韩国对中国出口的顺差品目中,仅有半导体的贸易顺差增加了;而在韩国出现逆差的品目里,逆差还在扩大。李尚勋认为,未来韩国应该注重追求商品多变与多样性,努力丰富出口品类,进一步稳住对中国的出口。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半导体产品从中国反向输入韩国的数据出现大幅增长。韩国国际贸易协会(KITA)指出,5月,中国对韩国出口的半导体产品激增40.9%,对扭转两国贸易格局产生了较大影响。对此,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在中低端半导体产品上已具备较强的成本优势,在人工智能(AI)芯片上也具有较强竞争力。另一种观点则分析,中国内需有所减少,部分韩企在中国生产的剩余半导体产品出口韩国,经过再次加工后,韩国又进行了对外出口。

 

“逆差”结论会否导致韩国贸易政策转变?

韩国对华出口“逆差”还存在一些疑问:今年5月以来,中国对韩贸易收支与韩国对华贸易收支均出现逆差现象。比较中韩今年4月-7月的贸易收支结果,两国的数据大概偏差25亿美元左右。如果以双边贸易总额进行比较,中韩数据2021年相差600亿美元。2020年大概则是400亿美元的差异。两国为何会出现如此大的数据悬殊?

《财经》记者采访的中韩专家均认为,统计口径与转口(中介)贸易是两大主要影响因素。许英明向记者介绍,从统计口径看,出口按离岸价格计算、进口按到岸价格计算是一种统计方式;进口按到国境算,还是到关境算,到保税区是否算,也会影响数据偏差。此外,统计是否囊括经由中国香港地区的转口贸易,也会影响最终数据结果。

李尚勋介绍,首先,贸易数据的统计标准存在不同类型。一种方式是以实际的金额交易来往的点进行统计,还有一种方式以装船、通关时的节点来统计。现在韩国跟中国使用的基准相同,出口以 FOB(船上交货价)进行统计,进口以CIF(成本加保险费加运费)统计,但商品在出口和进口时的价格会存在差异,所以,相同的统计维度也会允许5%左右的偏差。

李尚勋认为,数据出现差异的另一大原因是中介(转口)贸易,即是否将经由第三方国家或地区的贸易统计为两国进出口总值,以原产地标准进行数据采纳。例如,韩国商品出口至中国香港地区或中国内地,在统计时会分别统计为对中国香港地区、中国内地的贸易。但中国在统计中介贸易时,以原产地为标准,均统计为来自韩国的进出口。两国经过中国香港地区的中介贸易数量较多,一来一往,也可能会存在一些统计偏差。

“统计差异肯定不是由于哪一个国家数据造假所致。”李尚勋介绍,国家之间为了避免彼此贸易纷争,更可能倾向于出口少报一点、进口多报一点。目前,韩国关税厅和中国海关总署为了协商讨论两国之间的贸易统计差异,每年还会举行贸易统计相关的会议,积极协商避免误会与问题出现。今后,类似的偏差情况可能会慢慢减少。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对于中韩贸易,谁是“顺差”,谁是“逆差”,数据得出了不同结论,但一致的结论是,2022年上半年,中国对韩出口的增速远远高于进口的增速。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以美元计,1月-7月,中国对韩出口总值同比增长17.8%,进口同比增长2.7%。韩国“逆差”或对华出口弱化,是否可能影响韩国对华贸易政策?

6月29日,韩国总统府经济首席秘书崔相穆在陪同尹锡悦出席北约峰会期间向媒体吹风时表示,通过中国实现韩国出口经济繁荣的时代正走向结束,要加强与欧洲合作发展韩国经济。日前,韩国贸易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可能需要升级韩中FTA(自由贸易协定)或加强RCEP的使用,同时努力实现进口多元化和技术安全。

对此,李尚勋解释分析,韩国是出口主导型国家,国际贸易对于该国经济发展非常重要。2004年,韩国首次与智利达成FTA合作,到目前为止,已经与58个国家签署了总共18个FTA,这说明韩国始终坚持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原则,大概率不会因为此次对华贸易出现“逆差”,就对贸易政策作出重大转变。但同时,作为一个开放型贸易国家,韩国确实需要确保其企业及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眼下,疫情、全球供应链瓶颈叠加俄乌冲突等,外部风险非常高,对韩国而言,需要确保稳定的产品生产与稳定的产品出口。考虑到中国技术不断进步、数字化升级加快,韩企与中企的竞争愈发激烈,韩国会继续通过技术创新确保技术安全,努力扩大高新技术产品或高端产品的出口。

“作为亚洲四小龙,韩国肯定担心‘逆差’是对它产业竞争优势的反映。”许英明认为,中国产业结构会继续升级,但中国同韩国在其优势领域仍有许多合作空间。中韩自由贸易协定于2015年生效,正在进行中的FTA升级谈判倘若落定,中韩自由贸易协定的利好肯定会更多惠及两国企业,比如零关税的范围越来越广,贸易自由化与投资便利化的程度不断提升等。

实际上,RCEP是一个低水平、广覆盖的自由贸易协定,对于促进中韩贸易的直接作用有限。由于中韩FTA已运行近十年,存在许多关税政策优惠,因此RCEP今年生效后对于促进韩国对华出口的实际作用不大。李尚勋介绍,现在韩国比较担忧的是,此前中日没有直接的FTA,日本加入RCEP后享受到关税优惠,韩企同日企在中国市场的竞争会更激烈。韩国对华出口80%的产品是中间品,而原材料、零部件、装备等产品又恰恰是日本的优势领域,韩国担心其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有所降低。

但同时,李尚勋指出,从长期看,RCEP可以为扩大中韩多元合作空间提供更多间接动力,包括加大相互投资、加强区域内第三方市场的合作,以及供应链合作等等。目前,大多数RCEP会员国同时参加了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或IPEF(印太经济框架)。如果RCEP想继续往前推进发展,需要让会员国通过RCEP的开放获得更多经济利益。因此长期来看,RCEP应发展成为开放度更高的FTA。在此过程中,作为区域内的主要经济体,中韩FTA可以更高标准来发展,起到带头作用。

实际上,中韩两国已于2017年启动中韩自由贸易协定的升级谈判。今年8月9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山东青岛同来华访问的韩国外长朴振举行长时间会谈。双方同意加快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谈判,争取尽快达成一致。同意就维护产供链稳定事宜开展对话,致力于产供链的完整、安全、畅通、开放和包容。坚持贸易投资自由化,遵守世贸规则,坚持非歧视、非排他、公开、透明原则。王毅强调,双方要总结建交30年积累的有益经验,把握好两国关系发展正确方向,开辟下一个共同发展繁荣的30年。

在许英明看来,中韩之间的顺差、逆差变化可能仍将处于一个反复焦灼的阶段。但未来,中韩贸易的增量空间不仅会体现在货物贸易上,还体现在服务贸易、数字贸易、双边投资等方面的合作上。尤其是现在,中国服务贸易的增速远远大于货物贸易增速,未来两国有望出现很大的合作空间。李尚勋则表示,中韩也可以在东盟等第三方市场进行投资合作。中韩可能会扩大在东盟地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投资,未来双方可以联合起来在当地建立产业合作园或开拓新市场等等。此外,在数字经济伙伴关系(DEPA)、RCEP等多国合作领域,以及稳定供应链、应对气候变化等诸多方面,中韩两国未来的实质性合作同样值得期待。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陈潇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