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难躲经济衰退

作者 |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2年08月18日 18:55  

本文5074字,约7分钟

尽管欧盟官员乐观认为,欧盟最终能安然度过冬天的挑战,但是能源价格上涨持续带动通货膨胀,却是欧洲消费者无法逃避的现实

7月26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宣布,“因为引擎相关的技术问题”,每天通过北溪1号输送到德国的天然气将从27日起降低到正常输送量的20%,欧洲天然气价格瞬间攀升约2%。

Gazprom在不到一周前才刚给北溪1号管线完成为期十天的维修,恢复每天输送6700万立方米的天然气,这只是俄乌冲突爆发前正常供应量的40%。尽管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盟国家原本最担心的以无限期维修为借口的停供并未发生,但是它们认定,俄罗斯完全断供天然气只是时间问题。截至2021年底,欧洲天然气供应的40%来自俄罗斯。

从俄罗斯和乌克兰2月24日发生冲突以来, 欧洲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禁运制裁,俄罗斯对欧洲国家发起从能源到粮食的大宗商品战,引发欧元区自1999年以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

相较于粮食供给来源更容易多元化,欧盟成员国正面临紧迫的能源危机和由于能源匮乏而产生的负面经济效应。民众担心着冬天的供暖问题、企业信心走弱、经济面临衰退。

更具挑战的是欧盟成员国是否能在能源危机下团结一致。欧盟在7月20日推出共同降低15%天然气使用量方案,希望借此达到顺利过冬的目标,但提案一度遭到南欧国家的质疑和反对。欧盟主席冯德莱恩指出,俄罗斯把天然气供应当作武器,欧盟需要合作一起抵抗。

立陶宛智库东欧研究中心的政治风险分析师迪奥尼斯·塞努萨(Dionis Cenusa)指出,虽然欧盟试图通过禁运来惩罚俄罗斯,但是全球经济是互相依存的,尤其是欧洲仰赖俄罗斯天然气多年,俄罗斯自然而然地把天然气供应“武器化”,来应对欧盟国家的制裁。

7月26日,欧盟成员国能源部长在紧急会议中就冬季前减少天然气使用量达成协议,暂时避免成员国因为能源缺口而针锋相对。根据协议,各成员国将尽可能在2023年3月前,将其天然气消耗量至少减少15%。

不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在缺乏完整的应对方案下,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捷克可能受到的影响最严重,面临40%的能源短缺将导致这些东欧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进一步衰退6%。

贪图廉价资源

长期居住在北京的德国人法比安在2022年5月回家探访家人,他发现一种前所未见的焦虑情绪弥漫在多年岁月静好的德国社会中。他对《财经》记者指出,从家人、朋友到酒吧遇到的陌生人都在抱怨着高物价,基本日常需求的面包、意大利面、蔬菜价格涨了20%-100%不等,“整个新世代都认为危机是遥远的,但是在危机的影响下,人们似乎有些焦虑”。

德国通货膨胀率5月达到8.7%,6月略微下滑到8.2%,但仍创下自1973年-1974年石油危机以来的新高。自东西德统一以来,廉价的移民劳工和能源让德国社会数十年来生活在完全舒适的环境下。“这是第一次他们需要考虑冬天供暖问题,担心着冬天在家里可能需要多穿一些衣服。”法比安告诉《财经》记者。

德国政府和企业在过去20年不断加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占德国天然气使用量的比例在过去20年从30%大幅增加到55%。2011年因为日本地震引发的核电厂事件,德国也迅速宣布关停核电站,最后三个核电站按原计划将在2022年12月完全关停。

德国企业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多年后,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数个月,仍迟迟不愿面对需要寻找替代方案的事实。德国工会主席法西米(Yasmin Fahimi)在7月初甚至警告,一旦俄罗斯天然气断供,德国工业,从玻璃、化学到铝都可能永久性崩溃,这将对就业和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熟知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俄罗斯在过去数个月中,不断通过天然气的输送操控着德国以及欧盟其他成员国的情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先是将通过北溪1号输送的天然气减少了60%,接着关于从7月11日开始的十天例行维修最终会拖多久成为标志性事件。维修前负责能源的德国联邦网络局局长穆勒(Klaus Mueller)指出,“现在的问题是北溪1号的维修最后会不会变成耗时的政治维修。”

德国副总理和经济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表示,“没有人知道维修之后会怎么样⋯⋯在维修结束的最后一天之前,大概不会得到答案⋯⋯我们遭遇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任何结果都是可能的⋯⋯或者恢复输送的时候输送量会更高,但也可能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还是需要做最坏的打算。”

出乎意料的是,北溪1号在维修十天后如期恢复供应,但供应量只有原本的40%;正当欧盟讨论下一步的能源方案时,Gazprom又宣布把输送量降低到20%。

德国经济研究所能源专家凯慕菲尔特(Claudia Kemfert)在过去15年不断警告德国政治人物应该避免过度依赖俄罗斯能源,但是她的声音不断被忽略。她极力反对北溪1号的兴建但意见未被采纳,现在凯慕菲尔特不断警告的情况变成了事实。她对媒体指出,“希望现在正发生的情况永远不会发生。”

一度坚持不存在替代能源的德国企业,随着俄罗斯切断天然气供应成为事实,陆续宣布替代能源使用方案。奔驰汽车宣布将降低50%的天然气使用量。

德国政府层面也被迫考虑各种替代能源的可能,包括中东原油、煤炭和暂缓核电站的废除。

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将重新考虑核电厂的存废问题,联合政府的财政部部长林德也松口对继续使用核电持开放态度。不过,德国政府在冬天进入倒数阶段才松口调整,被不少能源专家取笑称“总算醒过来了”。 

共同缩减需求

由于欧盟成员国各有不同的能源供应和需求,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也各有不同,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焦虑的市场将天然气价格在2022年一季度推到6倍之高。

欧盟在7月20日推出“为了安全的冬天,节省天然气”计划,希望成员国从8月1日起到2023年3月31日能降低15%天然气的使用。该计划推出时,一度遭到如葡萄牙、西班牙等南欧国家的反对,该议题被认为再度将欧盟拉回到“南北欧对抗”的传统模式。不过经过7月26日成员国能源部长紧急会议,欧盟修改执行细节后,成员国达成共同降低15%天然气使用量的协议。

欧盟设定各成员国到11月1日应储存80%的天然气。根据西联汇款和牛津经济研究所的统计,到7月末,欧盟平均储存量为66.7%,其中葡萄牙达100%,波兰达98.6%,德国、荷兰、奥地利和匈牙利仍在欧盟平均线下。

为了达到目标,德国、奥地利、法国、意大利等国主要城市都调暗了城市街道的路灯或调整了公共空间灯光的使用时间,西班牙则要求商店在夜晚关灯。这些国家的电力价格均随天然气价格高涨而大幅攀升。

相较于德国对北溪管线的供应一直抱着希望,对降低天然气需求相对消极,申请加入北约的芬兰及时启动了新的核电站,自2月以来已经削减了50%的天然气需求,尽管自5月起就被俄罗斯切断供应也未受影响。其他数据显示,立陶宛和拉脱维亚4月-5月削减天然气使用量环比超过30%,削减超过20%的包括荷兰、波兰、瑞典和丹麦。

考虑并非每个欧盟国家都像芬兰这样未雨绸缪,欧盟应对能源短缺采取四个策略:降低需求、增加天然气储存水平、多元化能源供应和必要时执行配给制度。

目前占欧盟四分之一能源使用的液化天然气是欧盟多元化进口的一大重点。今年3月美国总统拜登承诺美国加大液化天然气出口给欧洲,协助欧洲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

基于欧洲国家愿意出高价购买,美国液化天然气公司2022年将大量原本对亚洲的出口转向欧洲。根据数据公司Refinitiv统计,比利时2022年上半年进口的美国液化天然气比2021年同期增加658%,西班牙增加333%,希腊216%。欧盟也正与尼日利亚谈判,计划将源自尼日利亚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增加1倍。出口到欧盟市场的液化天然气原本占尼日利亚总出口的14%。

另外,欧盟在7月18与阿塞拜疆签署“战略能源伙伴”协议,将在2027年前每年提供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阿塞拜疆今年已经上调对欧盟的天然气出口,从去年的81亿立方米到今年的120亿立方米。

欧盟能源专员西姆森(Kadri Simson)对德国媒体指出,欧盟对整个欧洲能顺利度过这个冬天“感到乐观”。

不过,布鲁塞尔经济研究智库布鲁盖尔(Brugel)能源分析师马威廉( Ben McWilliams)对《财经》记者指出,如果欧盟节能失败,欧盟成员将可能在能源议题上出现分裂,对俄罗斯的制裁决定将会遭到弱化。“如果欧洲不能达到节能目标,冬天将被迫进一步节能。温暖的冬天将对(欧洲的困境)有很大的帮助,但是格外寒冷的冬天将会是普京最好的盟友。”

加息或导致经济衰退

尽管欧盟官员乐观认为,欧盟最终能安然度过冬天的挑战,但是能源价格上涨持续带动通货膨胀,却是欧洲消费者无法逃避的现实。

俄乌冲突让原本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通货膨胀进一步恶化。

欧元区2022年6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达到8.6%,比5月的8.1%进一步攀升,相较之下2021年6月只有1.9%。欧盟6月的CPI上涨9.6%,比5月的8.8%也呈现进一步攀升趋势,其中6月CPI较低的国家包括马耳他(6.1%)、法国(6.5%)和芬兰(8.1%),波罗的海三国最高,分别为爱沙尼亚(22%)、立陶宛(20.5%)和拉脱维亚(19.2%)。

根据统计,欧盟地区未加工食品的价格在6月上涨了11.1%,而且不少分析认为还未到达高点。IMF预估欧洲家庭平均2022年的生活成本将比2021年增加7%。总体数字显示,高能源账单对低收入家庭影响远大于高收入家庭。统计显示,英国和爱沙尼亚收入倒数20%家庭的生活成本增幅将是收入前20%家庭的两倍。

以受能源影响较大的德国为例,8月10日公布的消费者物价指数显示,7月德国食物指数环比增加14.8%,其中乳制品和鸡蛋涨幅为24.2%,肉类和加工肉品涨幅为18.3%,食用油涨幅则高达44.2%。另外在电费账单上,德国联邦住房和房地产组织粗略估计,相较2021年,单人住宅2022年的电费账单将达到2749欧元(约合人民币19117元),四人家庭更达到5074欧元(约合人民币35285元)。

大幅攀升的家庭账单和停滞不涨的薪水引发欧盟成员国不少工人抗议。根据经济分析师拉尔森(Andreas Larson)的估算,通货膨胀和薪水上涨的缓慢致德国薪水实际价值回到十年前。但是员工只能通过向雇主施压达到加薪目的,7月底罢工的德国汉莎航空地勤人员,最后与资方在8月4日达成加薪13.6%-18.4%的协议。

为了协助德国民众节省生活成本,德国6月开始发放9欧元一卡通月票,该方案计划实施三个月,7月底前已卖出了2100万张票,结果过于踊跃的使用导致火车过于拥挤,经常需要请部分乘客下车。7月4日德国总理朔尔茨和数个德国工人团体见面,邀请工人团体、学者,德国央行一起讨论应对之策。

如何协助低收入家庭度过难关成为欧盟国家的关注焦点。维尔茨堡大学经济学教授博芬格(Peter Bofinger)指出,政府应该对低收入家庭提供由政府担保的低息贷款。他为此设计了贷款方案,利率为2%、五年还清,前两年不用还钱,对个人可以提供的额度是2750欧元、三人家庭的额度可以提高到4624欧元、四人家庭则进一步提高到5074欧元。他认为,这个方案可以让低收入家庭有更多时间来应对能源账单大涨所带来的困难。

德卡银行(DekaBank)首席经济学家卡特尔(Ulrich Kater)对媒体指出,通胀暂时不会得到缓解,到年底前将维持在7%左右。

为了控制通膨,欧洲央行在7月21日宣布加息50个基点,同时暗示不排除在9月再加25个或50个基点,和美联储一样,欧洲央行也面临加息可能导致经济衰退的难题。

德国贝伦贝格银行分析认为,通货膨胀到2022年末或将慢慢缓解,但是2022年末和2023年初欧盟将面临经济衰退,到2023年“衰退和缓解的通胀将会非常明显,届时不会再加息”,衰退将会在2023年中结束。

受益于疫情后的旅游潮,最新数据显示,欧盟区二季度GDP增长0.7%,其中意大利和西班牙各自增长了1%和1.1%。不过,欧洲制造指数已出现明显下降,标普全球市场财智制造业经理人采购指数显示7月指数下降为49.8,创下2020年5月以来新低。

日本野村证券认为欧盟经济今年下半年就会开始出现衰退,直到2023年夏天。野村证券预估,欧盟GDP将衰退1.7%。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