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元宇宙|数字藏品赛道还能加入吗?四个原则预测数藏的升值潜力!

2022年08月21日 22:21  

本文3043字,约4分钟

也许多数人对于NFT或数字藏品还不是很了解,但如果提到“无聊猿”,可能人们多少会有一些印象。歌手周杰伦就是无聊猿NFT的收藏者之一。作为元宇宙第一批NFT,30只“无聊猿”NFT于2021年4月22日晚最先被“铸造”出来。隔天,剩下9970只数字猿猴的所有权以单价0.08以太币(约合1449元人民币)出售。

如今,即使因数字货币的暴涨暴跌而价值大幅波动,无聊猿目前的市场价格也已达数十万美元。在清元数藏研究院副院长向丹看来,这一巨大成功的根本在于,无聊猿为收藏者做线下“赋能”,比如有了无聊猿的版权后,可以印在T恤或杯子上,甚至还有房车也印上无聊猿,用户们在打造一个无聊猿的元宇宙世界。

当然,元宇宙的数字世界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网络安全风险。2022年4月1日,“无聊猿”的官方Discord频道遭遇短暂黑客攻击,周杰伦的无聊猿也在该次攻击中损失。

再比如NFT数字藏品的价格也经历了大起大落。2022年4月底,NFT平台iBox异军突起,从5月1号到5月9号,平台的藏品价格以倍率暴增。然而在5月15日左右,iBox平台上的NFT藏品突然开始暴跌,跌幅最大的超过了85%。

其实此前不久,2022年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已联合呼吁会员单位,共同发起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要求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这主要是为了保护中国用户的利益。

作为一个新兴的领域,未来NFT数字藏品的发展趋势将会怎样?它会成为“第二个币圈”,或者变成“智商税”的代名词吗?

在向丹看来,虽然目前的NFT数藏的商业生态还处于相对太早期,因此会有“劣币出驱逐良币的现象,”但是,“随着监管政策落地,行业规范形成,相信未来能够生存下来的一定都是能够真正提供价值的平台。”想把生态做大,第一要拼的还是谁活的久。

 

(以下根据访谈实录整理)

元宇宙和数藏,都在经历“冰火两重天”?

向丹:对于00后或者95后来说,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之一就是玩游戏,要在虚拟世界里做更多社交,做作业和学习,他们都习惯了。无论是游戏界面,还是元宇宙普通的非游戏交互界面,他们都愿意接受、体验和尝试。

未来的趋势是,数字藏品和元宇宙是不可切分的,它完全是一体的。因为元宇宙的世界里就是需要通过数字藏品等资产来做确权和流转,这也是元宇宙未来的趋势,它是不可逆的。

国家政策层面也希望我们的传统中华文化能够数字化。因为国家也看到了这就是趋势,并且必须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把我们更好、更优秀的文化保留下来,不然流失了就会很遗憾。

我相信就目前NFT数字藏品的状态,可能还处于早期,会发生“劣币出驱逐良币”的现象,但随着监管政策落地,随着行业规范形成,我相信未来真正提供价值的平台才能够生存下来。

我们目前接触到的监管层的态度是,希望数字艺术品、数字藏品能够发展,但是要防止风险,所谓的风险就是泛金融化,二级市场炒作、割韭菜的风险。这是要通过规章制度、法律法规来限制的。虽然现在还没有此类法规制度,但是会利用一些监管的方式,比如只要涉及到二级市场交易的平台都会被微信公众号封号。

再比如一个数字产品平台要开通支付接口的时候,需要提供一系列资质,目前共5种,包括ICP备案,拍卖经营许可证,网络发文许可证,艺术品经营许可证等。5证都上传之后才能开通接口。

所以,想把生态做大,第一要拼的还是谁活的久。

 

当下问题&未来路径

向丹:未来,我们每个人不仅仅是消费者。未来的世界里,大家有力量的贡献力量,有钱的也可以出钱,共创共建一个生态。如果生态发展得更好,每一个在其中参与的人也会得到相应的回报。现在的我们是纯受众,我们要么是付费,要么是看广告这样被动的方式。

现在元宇宙NFT数字藏品是挤泡沫的阶段,因为之前由于早期太草莽、疯狂的发展,趋利的现象非常严重,导致了一些恶性事件,比如说有的平台可能通过擦边球或二级市场的运作,把一些藏品炒到非常高的价格,然后再找一些接盘侠,这样对于一般用户来说是非常受伤的。

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得以体现的,随着泡沫逐步破灭,只有能够真正给用户提供价值的产品才能生存。比如海外NFT无聊猿,它的价值来源于社区共建。

 

最初,一位设计师设计出了几张丑猴子的图片,但是它的社区比较高端,都是一些财务自由的程序员,他们很无聊,想要做更多尝试,通过画画的方式表达出自己的态度,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通过创作的方式来获得更多人的关注,他们也愿意为此买单。

 

因为买了一个无聊猿之后,相当于买了它的版权,就可以做线下赋能,比如印T恤、印杯子,还可以开饭店,现在还有房车也印无聊猿。购买无聊猿的用户会做应用,还可以打造无聊猿的元宇宙世界。

 

再比如,现在价格最高的NFT是Merge,它远看就是两个白色的球,没有什么特点,但它有一个互动的过程。这幅画流转的次数越多,两个球会慢慢的融合,最后变成一个球。它有一个智能合约在其中,对所有参与的人都有效。它现在拍卖的最高约5.8亿人民币。

无聊猿最开始只有0.08个以太坊,按当时的价格相当于1000多人民币,很便宜,而周杰伦买的时候已经是300多万了。

我觉得纯元宇宙的生态里更容易出现成功的案例。在画图板上画好之后,经过3D建模建造的场景、元素或人物类的藏品会更有价值。它可能会有一些瑕疵,但是它代表着未来的趋势。

线上原生的创作内容是未来最核心的部分,大家在这一环境里不断贡献自己的力量。

 

投资数藏4原则

向丹:现在关注数字藏品的是95后比较多,我身边基本上是98、99、00后,他们在关注市场,也会疯狂抢购。海外的NFT项目也会非常关注,也会投资购买,他们有非常强的逻辑和方法论。

举个例子,比如他们如果想要买一个数字藏品,其决策依据有4个方面。第一,团队背景。团队背景到底牛不牛,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真人出现的,真正的背景是否可查,是否有黑历史,他们会做很多背调,遵循真正非常严格的投资逻辑。

第二,藏品本身是不是精良制作,还是随随便便、马马虎虎的一张破图。

第三,团队是否有足够的运营热点的能力。不是单纯为了炒价格,说某张图未来要卖50万,现在5块钱你买不买?

团队要能持续产出热点话题,能够让大家关注。因为有更多人关注,就会有更多人在市场里交易,数字藏品的流动性也是非常重要的,大家都来参与。如果一个藏品挂出来,没有人买,可能价值就不一样了。

第四,巨鲸含量。所谓巨鲸的含量,就是某数字藏品有没有很牛的人买过?其实跟收藏的逻辑一样,一幅图到底有没有价值,是马云买过,还是某些政界、商界非常有名的人买过,这些人叫巨鲸,他们会有一定的背书作用。一方面是巨鲸的资产非常庞大,愿意花可能普通人觉得非常高的金额购买藏品。第二方面,他们自己手中持有的藏品的数量也是非常多。

他们在国内可能持有一些价值非常高的数字藏品,同时在这一领域也输出了很多自己的观点,那这样的KOL或者说影响力比较大的人,他们关注的数字藏品也是用户关注的。

这些是投资数字藏品的玩家们主要关注的4个方面。

策划:于慧媛  编辑:康路  摄像制作:张守斌

(声明:本视频为《财经》新媒体独家视频,禁止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