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溪天然气管线又出事,欧洲能源危机火上浇油

作者 |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2年09月28日 20:27  

本文2139字,约3分钟

瑞典地震学家朗德分析称,24小时之内连续出现两次自然灾害活动“不太符合自然规律”,初步估计,“这大概是至少100公斤的炸药引起的事件”

俄罗斯对欧洲的能源供应随着俄乌冲突进行一刻不停地牵动着欧洲人的神经。

当前俄乌冲突陷入胶着状态,直接影响欧洲人日常生活的北溪1号和2号天然气管线在9月27日又发生了意外。这次是重大泄漏,而且极有可能是遭人蓄意破坏。丹麦专家预估,北溪1号、2号管道里的天然气大概需要一周时间才能泄漏完毕。

俄罗斯在第一时间对此次发生的意外表示“十分担忧”,克林姆林宫发言人表示,事故原因“目前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俄罗斯国家能源安全基金副主任格里瓦奇称,修复和更换北溪天然气管道的受损部分,然后重新将其投入使用,“大概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丹麦能源署9月27日指出,丹麦附近海域26日发现北溪2号靠近博恩霍尔姆岛东南边的泄漏点发生爆炸,接着北溪1号靠近丹麦和瑞典水域的博恩霍尔姆岛东北边又发现一个泄漏点。

瑞典地震数据捕捉到了管线泄漏发生当时的情形,瑞典地震学家朗德(Bjorn Lund)指出,第一个海底爆炸发生在凌晨2点03分,第二次更强烈的爆炸发生在晚上7点04分。从自然特性看来,“24小时内连续类似活动不太符合自然规律……这不是地震、也不是泥石流,”  朗德分析称。从数据看来,这次意外事故的特性和瑞典海军演习时引爆深水炸弹或海底地雷相似,“初步估计,这大概是至少100公斤的炸药引起的事件”。

德国管线监控机构的数据在意外发生后显示,北溪1号和2号的管道压力瞬间下降。北溪管线的发言人对媒体指出,目前仍无法评估确切的损害程度,但是也承认管线在同一天、几乎同一时间出问题“十分罕见”。

德国媒体引述匿名官员指出,考虑到深水底下的钢材管线,再加上外面覆盖的水泥,自己发生爆炸破裂的几率很低,因此德国倾向认为这是蓄意破坏。德国《明镜周刊》9月27日进一步引述匿名消息指出,德国政府早在夏天就接到美国中情局的情报,警告在波罗的海的天然气管线可能遭到攻击。

其他欧洲国家也都认为位于波罗的海的泄露是蓄意行为。丹麦首相弗雷泽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指出,“无法想象这是个意外”,她正在波兰参加从挪威将天然气通过丹麦输送到波兰的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启动仪式。

瑞典总理安德森(Magdalena Andersson)则表示,瑞典情报和与丹麦交换的资讯显示,“这可能是蓄意破坏……但显然不是针对瑞典或丹麦领土(的攻击)”,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也指出,这次意外显然是“破坏性行为”, “这可能也反映了乌克兰局势下一阶段将进一步紧张升级”。

尽管相信意外不是对丹麦的攻击,但是丹麦海军已派出船只守卫博恩霍尔姆岛,同时丹麦外交部也在北约提议,要求成员国讨论这次意外事件背后的安全问题。

瑞典国家警察27日宣布对北溪1号管道的事故进行初始调查,目前将调查罪名列为“蓄意破坏”。瑞典政府同时协调军事部门和油气、天然气公司加强对管线的安全保护。

研究俄罗斯海军设备的专家苏顿(H. I. Sutton)分析指出,不少人怀疑俄罗斯的核潜艇“别尔哥罗”号是罪魁祸首,但是信息显示这艘潜艇正在白海执行任务。也有怀疑指向俄罗斯特种部队的865小型潜艇(Piranha midget submarines),但这款潜艇已经相当老旧,应该不再服役。另一种可能是俄罗斯新开发的水下自动车,但是这种车需要搭配一艘船才能在水下运作。总体来说,如果真是俄罗斯进行了类似行动,可能使用的是水下无人机,但这些目前都只是猜测,没有实际证据。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9月27日指出,北溪天然气管道显然是被蓄意破坏,她警告如果欧盟运作中的基础设施遭到攻击, 欧盟将“采取最强力反击”。

俄罗斯媒体指控是美国和乌克兰所为,波兰前国防部长希科尔斯基 (Radek Sikorski)也引用美国总统拜登在今年2月曾发出的警告,拜登称俄罗斯如果发动战争,美国将确保北溪2号无法运作。因此,希科尔斯基归结这次意外是美国所为。不过波兰其他政治人物批评希科尔斯基是俄罗斯的宣传工具。

东起俄罗斯维堡经过波罗的海到达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的北溪1号管道全长1222公里,于 2011年完工并于当年投入使用。2021年完工的北溪2号和北溪1号平行,建成后尚未投入使用,但已经注入了天然气,只待欧盟的相关批准程序通过。

截至2021年底,欧洲天然气供应的40%来自俄罗斯。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北溪天然气管线接连出现停供或减少供应量的“意外情况”。7月26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因为“引擎相关的技术问题”宣布,每天通过北溪1号输送到德国的天然气将降低到正常输送量的20%。

当前紧迫的能源危机以及能源匮乏带来的负面经济效应已经触发欧元区自1999年以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欧盟各成员国或情愿或不情愿,最终同意在2023年3月前,尽最大可能将其天然气消耗量至少减少15%。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