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芯谷科技研究院院长冯明宪:创新要素最重要的基础是要做到产业依托

来源 | 《财经》新媒体   

2022年10月28日 20:05  

本文3847字,约5分钟

由民革中央、江苏省政协主办,民革江苏省委、苏州市人民政府、苏州市政协承办,苏州市工信局、民革苏州市委、《财经》杂志、《财经智库》执行的“2022中国实体经济论坛”10月28日至29日在江苏苏州举行,论坛主题为“实体经济的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

近日来半导体产业可以说是最热门的问题,尤其是中国台湾冯明宪博士在1996年就提出了将台湾建设成为“亚太半导体制造中心”,但发展其实是面临诸多问题的,他也在思考如何让创新集群有更大的支撑力,继续支持两岸合作共话半导体产业的发展。结合时下处于新的发展阶段,冯博士又提出了“海峡硅谷2050”战略倡议。

接下去硅谷的模式是不是会再发展?冯明宪博士提到,最近先进封测与Chiplet可能会为半导体结构发展带来革命性影响,它有异构整合、快速连接、优势互补几个特质。而他提出的第三代硅谷,本质上是一个大区域的整合,各自发挥优势重新再结构形成一个新概念再发展。他认为,能够好好善用台湾现在的资源基础和世界连接,说不定是具有探讨意义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

冯明宪:各位专家,在座各位领导,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很荣幸受邀来参加这个论坛,今天主要是代表亚太芯谷科技研究院,因为我是在半导体从事工作,有比较久的经历,去年在香港成立这个小平台,目前主要工作就是针对半导体发展重大课题做研究,后面依托是水木梧桐创投平台,目前投了70几个项目,10几个半导体项目,这几年发展比较快。另外我们投资了一个新媒体叫芯榜,去年办了第一次芯榜半导体投融资论坛,今年12月9日在深圳南山喜来登办半导体投融资论坛,主题是“2022芯榜半导体投融资论坛暨先进封测&Chiplet大会”,也希望慢慢的得到同业和各界的支持。我们从去年开始到目前出了三本书,《2021全球半导体资本市场现况与展望》白皮书,《“芯战”之魂》,《中国两岸三地半导体战略合作发展倡议——海峡硅谷2050》。

半导体的问题最近可以说是最热门的问题,让我有一个感觉,就是美国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陆搞半导体,所以这两年不断对大陆实体企业清单,主要都是围堵大陆半导体发展,苏州应该也很关心这个问题。我原来也在这边投了两家公司在昆山,最近都慢慢把重心移到南方去,但是我们对苏州是非常敬仰的,尤其讲到产业创新突围,苏州和浦东是大陆最有资格来领导和探讨这个问题的。

大家也知道,台湾像鸿海集团这种电子制造服务或者晶圆制造服务台积电等企业,过去三十几年能够有些成绩,实际上是离不开苏州、深圳、东莞、上海浦东的支持。我们作为来自台湾的中国人是非常感激的,同时也看到苏州这几年有这么大的发展,现在也肩负起引领大陆智能制造和创新集群的突围,这个重责把它挑起来。

我们在昆山或者苏州也受到江苏省、苏州市很多的照顾,我们很多台湾的企业事实上都有更大的发展。事实上你看得出来,像早上有领导说,好像有些企业,台湾企业都往外走,但我看这是很值得欣慰,应该是值得鼓励的事情,我想这是产业自然的发展,也是一种全球化的过程。

今天探讨的主题,我这边是讲半导体,我们在写书过程里面也会探讨很多相关问题,比如说产业创新集群,像苏州的观点和台湾的观点就不一样。我们先回顾一下台湾产业和半导体发展,它的结构和策略都是不太一样的。台湾半导体这几年有比较大的发展,去年已经做到1450亿美金,大概是日本的2.5倍。也因为半导体发展,所以今年台湾平均GDP会赢过日本,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各方面财政都有很多进步。当然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台湾半导体产业也面临很大的挑战和不确定性。

现在以美国为首,基本上把台湾的半导体是要跟大陆断链断钩,然后到美国,到德国,到日本建厂,不准台湾在大陆发展,这是很大的限制。我们也在看台湾下一步半导体要怎么样发展。

我1996年在台湾工作的时候提出一个概念,那时候台湾以制造驱动,所以培养了台积电,联电,日月光这样的公司。在2002年也主持台积电到宁波建厂。发展到现在事实上面临着很多挑战,比如说地方这么小,各方资源不足,现在不知道怎么办,只有2300万人,3.6万平方公里实在支撑不了台湾这个产业。我们有一部分人也在思考是不是应该把地方扩大,让创新集群有更大的支撑力继续支持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我们1996年提出了亚太半导体制造中心,这个时间也应该提出新阶段发展论述,所以我们提出了“海峡硅谷2050”战略倡议。

回顾一下全球硅谷的发展:1940年代开始是加州硅谷,像惠普(HP),苹果(Apple),英特尔(intel)发展起来带动了全球硅时代的进展。第二代硅谷像苏州、台湾新竹、上海张江都是在80年代至90年代发展,这都是政府强烈主导的。那时候李鹏总理和朱熔基总理在规划浦东跟苏州,在邓小平强力支持下倾举国之力建设浦东和苏州,实际上第二代硅谷是由政府强力主导开发起来的。但是现在也面临很大的瓶颈,比如说转型升级,创新要素的优化聚集,全球化的挑战。

接下去硅谷的模式是不是会再发展?它是用什么样的创新模模式?最近先进封测可能会为半导体结构发展带来革命性影响,这里面有几个特质,它是:异构整合,快速连接,优势互补。现在我提出来“第三代硅谷”,这个也可以值得苏州或浦东下一步发展的借鉴。这个本质上是一个大区域的整合,各自发挥优势重新再结构形成一个新概念再发展。因为我本身是闽南人,所以我今天提出来海峡硅谷,大概是以台湾,福建,江西,广东,港澳,50万平方公里,覆盖3亿人,这样一个概念来发展,这样就可以解决台湾很大问题。

像苏州和浦东已经到了要外溢发展,而且规模已经不小了,创新要素最重要的基础还是要产业依托,浦东跟苏州算是第二代硅谷,事实上也有能力去支持其他比较晚发展的地方发展,台湾刚好有一个地缘关系,所以我提出来这样一个概念。

这里有几个指标给大家参考,50万平方公里,3亿人,它的GDP大概2012年就已经过加州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大概2035年的时候半导体产值能够赢过加州,资本市场总值希望2040-2050年赢过美国费城半导体指标总值。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包括台湾香港在内人均GDP该不到5万美金,但是加州硅谷核心区到16万美金,也就是我们还是它的1/3而已,所以再怎么样还是要秉持着谦虚,要知道自己的不足和落后,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硅谷核心区人均GDP都到13万美金,加州9万多美金,我们这里才2万多,这个差距还是很大的。再加上美国这样强烈的,我们就很担心大陆会不会重复90年代的日本。我感觉能够好好善用台湾现在的资源基础对世界的连接,说不定是值得各位先进来探讨,时间关系,大概就这样,谢谢。

主持人:谈得很真实。冯总,您刚才准备建一个特别大的群“海峡硅谷”。我没有听错的话,江西和福建是海峡这边的,这个大群我估计江西和福建应该愿意,但是港澳台这个好协调吗?你觉得。

冯明宪:我觉得“无利不起早”嘛,只要有利,我想没有人会拒绝。你刚刚问我一个问题说,好像这个饼有点大。我提供一个数字给你参考了,我是1995年策划台湾的矽岛,那时候台湾一年半导体产值才100多亿美金,那时候提出来的愿景是2010年以半导体制造驱动,台湾达到1000亿美金。当然后来也说了,这个是没有达到,但是很奇怪的是,这件事情晚了十年实现,在2020年台湾半导体产值超过1000亿美金,这几年是更惊人的发展,去年到1450亿,今年可能到1700亿,占到全球25%。

这本规划里面在大海峡区域里面2035年希望达到4000亿美金的总产值,以台湾目前的发展趋势,到2035年台湾应该就能力产生3000亿美金的半导体产值。当然台湾这么小的一个地方,这么小的资源能不能承受的了,是我们在台湾工作的人很难的恐惧。另外台积电能不能走下去,这个目前还不确定。

我是觉得大概在2035年达到4000亿美金,大概占全球33-35%,如果能够保持的话,那个时候总产值就可以赢过加州,我的感觉是应该达的到的,台积电今年就800亿美金了,以它的投资台积电最晚在2025年就会超过1000亿美金。

你刚才讲到粤港澳,因为我这几年大部分时间在那里,那个地方很大的,尤其是深圳广东,我们是以协作的概念,这个不是强制的,是协作概念,当然重要的是两岸协商,大家要突破美国的封锁和限制。以现在的氛围来看,粤港澳那边我感觉是相当有兴趣的。

台湾的困境,尤其是香港的资本市场面向全球的贸易,还有广东那么庞大的区域,这个对台湾吸引力是无比大的,我相信连欧美国家都是没办法拒绝的,当然这个要有人提出来,所以我提出来压力是很大的,因为作为中国台湾的人提出这样一个事情。比较好的是,我是闽南人,又有客家血统,这也是祖先可能希望我做的事吧。虽然有很大的压力,但是我觉得无论如何要有人提出来。美国这样做逆产业发展趋势跟历史潮流的。台积电去美国其实是不划算的,我觉得应该顺其自然,这里面有很多分析是划算的,说不定对世界是有好处的。我想我就这样回答你的问题。

主持人:谢谢冯总,希望您这个群能早日建成,我们也乐观其成。

冯明宪:我们只是一个倡议,我们一起参与,在这里面工作已经在做了,我们先把这522页的倡议书做出来了,谢谢。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