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森未来CEO离奇被炒:当事人否认指控,股民集体诉讼在即

作者 | 顾翎羽 编辑 | 谢丽容  

2022年11月02日 09:02  

本文3618字,约5分钟

自动驾驶正成为中美科技竞争前沿,这件事的意义不仅在于调查结果,更在于调查本身

10月31日,一家在中美两地都有业务和团队的自动驾驶明星公司图森未来 (TuSimple) 的一个人事变动受到外部关注。该公司一份电子邮件信息显示,董事会解除了此前公司的绝对核心人物侯晓迪CEO、CTO、总裁以及董事长的职位,公司原运营执行副总裁 Ersin Yumer 博士暂时代理 CEO 兼总裁职位。

图森未来是一家创始团队为中国背景、总部位于美国加州、业务一度横跨中美两地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其所在的重卡赛道牵涉大量交通道路信息,比一般的自动驾驶应用场景更敏感。

由于事发突然,图森未来股价一夜之间跌去45%,截至发稿,图森未来报收3.43美元,市值为7.7亿美元,这个数字距离高点股价已下跌超过90%。

这次事件的源头,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对图森未来的调查。上述机构怀疑,侯晓迪没有适当披露与正在开发自动驾驶氢动力卡车的初创公司Hydron Inc.(中文名图灵智卡)之间的关系,后者为图森未来联合创始人陈默离开公司后,于今年6月新创办的一家氢燃料卡车公司。

陈默当时离开图森未来公司,外界普遍认为与应对中美两地监管有关。2015年,陈默和侯晓迪等人联合创立了图森未来,成立初期就获得了新浪5000万元的A轮投资。两人均为华裔,但均非中国国籍。陈默为加拿大籍,有内部人士称,侯晓迪于2019年、2020年左右拿到美国国籍,主要就是出于公司上市需要。2021年4月,头顶全球自动驾驶第一股光环,图森未来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以每股4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3380万股A类普通股,总收益为10.31亿美元。

这家公司因为中国创始人背景的原因,自上市以来一直受到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安全审查。今年2月,图森未来宣布,最大股东新浪董事长曹国伟退出董事会,新浪不再增持图森股份。中国团队不能再访问美国团队的自动驾驶源代码和数据,且在董事会下设立安全委员会,定期向海外投资委员会报告。作为交换条件,图森受到近一年的调查告一段落。

风波却没有平息。伴随着外界甚嚣尘上的“图森未来拟分拆中国业务,专注美国市场”传闻,不久之后,原本担任董事长的联合创始人陈默宣布辞去董事长一职,继续担任董事;原 CEO 吕程辞去所有职位;原 CTO 侯晓迪成为图森新董事长兼 CEO。

陈默和侯晓迪曾经分别带队中美团队,因此这一举动被解读为这家公司正在切割两地业务。也就是说,根据监管要求,图森未来的中美业务本应该分家,但是,现在,美国监管怀疑这种分割并不彻底,依旧存在某种利益或技术输送。这是侯晓迪昨日遭到免职的主要原因。

调查仍在进行。无论结果如何,对中国的自动驾驶公司而言,这件事的意义不仅在于调查结果,更在于调查本身——自动驾驶正成为中美科技竞争前沿,中国公司应该怎么做?

一位参与图森未来业务重组的相关人士透露,目前情况相当混乱。

另一位专注此领域的美国律师向《财经》记者表示,现在的指控集中在未披露两家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这个事情本身不算是最严重的罪名,如果关联交易的金额不大可能会以罚款和解,但是如果后续查出有存在违反和美国政府和解协议的行为,也存在被判刑的可能。

《财经》记者注意到,目前,一些美国律所已经开始了针对在图森未来投资中亏损的股民的招募通知,也就是说,接下来很快将会有股民发起集体诉讼——一旦恶意不披露关联交易的行为坐实,欺诈投资者的罪名将很可能成立。

调查

美国监管机构对图森未来的调查核心,在于侯晓迪是否向中国氢燃料重卡初创公司Hydron融资和转让技术,以及这些行为是否伤害了投资者利益。

对此,侯晓迪回应媒体称,对任何调查不知情。

今年6月10日,陈默宣布创立新公司Hydron,业务涵盖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可搭载L4级别自动驾驶功能的氢燃料重卡,所生产的卡车产品将直接销售给自动驾驶公司和大型物流客户,目标市场包括北美、欧洲和中东等地区。

随后,根据官方说法,Hydron 和包括图森未来在内的多家自动驾驶公司之间开始进行技术合作。也就是说,Hydron负责造车,图森未来等公司则提供技术。

根据图森未来董事会提交的文件显示,今年7月开始,董事会已经展开了调查。调查内容包括图森未来和Hydron之间的关系,以及图森未来是否在未进行披露的情况下向Hydron提供了资金和转让技术。

根据调查结果,董事会认为,早在2021年,一些图森未来员工在工作时间内,便开始从事和Hydron相关的工作,这些工作的价值不超过30万美元,但是从没有告知或者被批准过。此外,Hydron在参与图森未来潜在合作伙伴的评估过程中,双方共享了一些机密信息。

根据《华尔街日报》援引图森未来的一位发言人消息称,该公司不知道美国监管机构的调查详情,侯晓迪从未是Hydron的员工,并且在Hydron没有经济利益。

根据近期财报披露,目前,侯晓迪和陈默仍为图森未来主要股东。陈默和侯晓迪还共同持有公司约60%的投票权。

图森未来董事会在邮件中称,“从根本上来说,我们对侯晓迪博士的判断力、决策力以及作为CEO领导公司的能力失去了信任和信心,我们一致认为,终止其职务是必要的,这也符合股东的最佳利益。”

共性

图森未来面临的问题带有个例性质。

货运自动驾驶牵涉数据本来就比普通小客车更为敏感。图森未来此前在全球拥有70辆自动驾驶卡车,三分之二以上在美国,也就说,虽然业务此前横跨中美,但是运营市场主要在美国,最大股东却又为中国公司——这些特质均决定了不会有大量的中国自动驾驶公司在短期内就遭遇类似审查。

例如,百度阿波罗、滴滴自动驾驶、小马智行等一批中国背景的自动驾驶公司虽然在美国拥有研发团队和测试车辆,但是并没有展开实质上的商业化运营,风险敞口远低于图森。

中美两国在前沿科技的竞争正变得愈发激烈,一方面,自动驾驶一方面作为人工智能和新能源汽车的重合地带,对产业链有巨大的撬动作用;另一方面,自动驾驶本质上是一个以数据驱动的行业,而数据正作为新的生产要素,在世界各地受到严格监管。

对中国公司而言,包括自动驾驶在内的人工智能技术成为美国新一轮遏制目标似乎只是时间问题。可以预见的是,包括有中资股权、运营主体为中国背景、以及面向中国市场的自动驾驶公司,在美国开展业务将会受到更大的监管压力。

2021 年 3 月,也就是在图森上市前一个月,CFIUS 启动对图森的调查,最初围绕着中国投资者对图森的投资是否影响美国国家安全。及至2021年下半年,重点变为敏感技术和数据泄露。

一位图森未来竞品公司的高管曾在此前对《财经》记者表达过遭遇图森未来类似麻烦的担忧。他表示,据其了解,美国政府格外警惕这类公司中美团队之间技术和代码的共享。不仅因为担心数据的泄露,也包括担心安全性问题——由于自动驾驶是一个可被操控的软件系统,而卡车又是重要的基建设施,理论上,双方如果没有做好技术和代码的隔离,美国的卡车也可能会被中国反向操控,进而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他透露,上述问题是目前所有自动驾驶行业公司走出国门都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当务之急。通常来说,对公司来说,现在不仅代码、技术要做到隔离,他们也在寻求两套团队、两套供应商,随时做好应对监管的准备。

不过,多位受访人士向《财经》记者表达了同一个观点,对于自动驾驶公司而言,存活下去的基础关键仍在产品力。事实上,图森未来上市之后一直表现不振。除了宏观环境变化,与自动驾驶难落地、其缺乏量产能力有直接关系。

2022年8月1日,有美国媒体发表了一篇题为《自动驾驶卡车事故引起了对图森未来安全的关注》的文章,该文章以2022年4月6日发生的一起图森未来卡车事故为例,文章称,这家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在向市场交付无人驾驶卡车的过程中,在公共道路上冒着安全风险。

据《财经》记者了解,图森未来此前希望以 10 亿美元估值为中国子公司引入新投资人,使美国上市主体不再控股中国子公司,图森联合创始人陈默等核心团队保持不变。这些计划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过去,图森未来重心在美国,在国内的业务开展并不顺利,由此引入新投资人,并作出分割,似乎是最好的止损方式。

不过,对当下的图森来说,这种止损正在逐渐丧失主动性,公司前景也因此蒙尘。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及中美业务分割时,陈默曾表示,“没有什么行为可以避免现在的情况。”

在此次个人声明中,侯晓迪完全否认对任何关于他有渎职行为的指控,他强调了自己行为的诚信、对公司的爱和奉献,并对董事会的程序和结论表示怀疑。

他说,“自动驾驶本身就是一项充满挑战的使命,需要我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你们的奉献精神令我感到谦卑。但很遗憾的是,我们一起付出的努力,做出的牺牲,无法被那些不懂自动驾驶技术复杂性的人所理解。我们共同追求的梦想被政治所阻碍,是一件极其不公平的事情。”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