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最寒冷的冬天

作者 |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2年11月19日 17:56  

本文3776字,约5分钟

尽管这次能源危机带来各种混乱,但是能源专家和欧盟都认为这次危机不仅是欧洲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机会,更是彻底转型使用清洁能源的最好时机

10月22日,数千人同时涌上德国六个城市街头,抗议因为俄乌冲突引发的通货膨胀和能源价格高涨。

但是当法国和德国的烘焙店被疯涨的电费压得喘不过气的同时,欧洲紧急采购的液化天然气却在伊比利亚半岛港口排队等待上岸。

10月底,全欧洲的平均温度仍高于往年,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等欧洲主要经济体的天然气使用量并未如往年攀升,而是相当于夏季末的使用量,液化天然气价格也没有如预期攀升,反而大幅下滑。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欧洲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禁运制裁,俄罗斯以切断对欧洲国家的天然气供应作为报复。拒绝妥协的欧盟成员国自冲突爆发后就开始寻找替代能源和解决方案。

截至2021年底,欧洲天然气供应的40%来自俄罗斯,寻找能源替代和建立新供给机制充满挑战。欧洲的主要天然气供应管线“北溪1号”和“北溪2号”接连出现停供或减少供应量的“意外情况”, 接着9月底两条管线又发生爆炸,让欧盟决策官员和各成员国几乎没有退路。

替代能源中,移动性强但价格较管道天然气高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大增70%。能源研究员劳斯伯格(Philipp Lausberg)对《财经》记者指出,天然气价格的突然大跌主要受惠于今年欧洲秋天的高温,“现在布鲁塞尔还摄底20度……而且所有(天然气)储存设施都是满的”,但是在其他能源完全取代俄罗斯天然气之前,市场仍不稳定。

巴黎智库贾克迪罗研究所能源研究员阮福荣(Phuc-Vinh Nguyen)也对《财经》记者指出,只要俄乌冲突持续,天然气价格就会持续上涨,因为2023年欧洲就完全不会有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同时中国如果修改清零政策,对天然气的需求也会大增,2025年可能涨到4倍,“到时候对产业和消费者将可能是个大问题”。

寒冬焦虑

根据欧洲中期天气预报中心(ECMWF)气候变化服务组的分析,今年冬天会特别冷的几率相当高,尤其是12月。该中心指出,经过气温特别高的夏天,欧洲人也许认为今年冬天不会太冷,但从分析看来12月圣诞节前异常低温的机会比平常年份更高。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飙涨的电费账单和能源短缺带动的通货膨胀引发了欧洲人的生存焦虑。直到夏天为止,欧洲国家能否顺利找到足够替代能源供暖,冬天会有多冷,一直是人们心中的疑问。欧盟危机应对部门在10月4日甚至警告,今年冬天欧洲不排除大停电的可能。

受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影响,过去20年贪图廉价和便利的德国政府迅速宣布关停本国的核电站,最后三个核电站按原计划将在2022年12月完全关停。

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占德国天然气使用量的比例在过去20年从30%大幅增加到55%;约一半德国家庭用天然气取暖,25%用石油,6% 烧柴火。不确定是否有足够能源过冬的德国人从8月就开始购买和囤积木柴。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办公室的调查,2022年初到8月,德国木柴价格上涨了86%。

慕尼黑附近的木柴供应商Brennholz München Palette贩售每组360片木柴价格从200欧元翻倍到400欧元,该供应商解释,他从克罗地亚进口榉木,然后用电炉将这些榉木烘干。今年以来不只榉木成本连翻几倍,烘干木头需要使用的电价格也大幅上涨。即使价格大涨,他的订单多到在7月就停止接单。慕尼黑附近的其他供应商也都在网页上贴出“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们,我们已经销售一空”的告示。

买不到立即可烧的柴火,不少消费者转向每年固定贩售少量新鲜木柴的森林公园。德国、波兰和捷克森林公园的木材销售部门今年都收到大量订单,但是新客户显然不知道,取暖的木材需要经过两年干燥期,今年买了也无法使用。

其他无法高价追逐天然气的国家,则是被迫扩大对木柴的使用。为了保障供暖,塞尔维亚在5月暂停燃烧木柴的出口,波斯尼亚和保加利亚随后也下令禁止新鲜木柴的出口。

全欧洲扩大使用木柴让环保团体担忧,环境学家和团体指出,烧柴供暖比烧煤炭供暖会制造更多碳排放,大规模通过柴火供暖将导致环境问题进一步恶化。

为了应对可能的电力紧缺,德国决定延后20个火力发电厂的关停日期,总理朔尔茨拍板决定,三个原本计划在12月停止运转的核电厂继续使用到2023年4月,同时要求能源部长提出提高能源效率的方案,在2030年达到零排放。

不过,消费者最关心的仍然是能源账单有没有下调的可能,根据估算,截至10月底,德国家庭平均支付的天然气费是一年前的2.5倍。消费者团体Stiftung Warentest还为此推出节能计划,该计划介绍,如果少用热水、减少洗澡的频率和调低洗澡水温度、使用节能莲蓬头、将室内温度设为20摄度,一个三口之家一年将能节省970欧元的电费和天然费支出。

尽管天然气价格在10月大幅下滑,但是能源企业纷纷表示,交易价格不会导致消费者支付的电费在短期内快速下降。德国财政部长林德纳指出,2023年价格会稳定下来,但是不会再回到原本的低价,政府的目前挑战在于建立一个适应机制协助民众过渡。

共同行动的困难

自欧洲能源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和成员国面临最大的挑战始终都是能否共同找到解决方案。

7月26日,欧盟成员国能源部长在紧急会议中就冬季前减少天然气使用量达成协议,同意将消耗量降低15%,确保储存足以过冬的能源。但是更大的挑战来自消费者难以承担的高价能源和明年冬天是否顺利完成替代能源的储存。布鲁盖尔研究所能源分析师莫伊尔(Marie Le Mouel)对《财经》指出,俄乌冲突仍在进行,“欧洲成员国在能源问题上能够多大程度地持续团结合作避开竞争”,将决定欧洲能源问题的解决方向和接下来的经济发展。

能源价格在2022年春天一度涨到每兆瓦时 335欧元,随着政策干预和供给因素改变,价格下滑到225欧元,但是相比2022年初仍涨了300%。根据能源专家推估,欧洲今年储满的能源在2023年1月就可能用尽,接下来是否能像今年顺利取得替代能源将取决于亚洲制造业对天然气的需求是否会升高。

欧盟委员会近几个月不断就能源价格召开会议,希望建立共同价格机制,但是各国享有的资源和面临的挑战不尽相同,到9月底为止欧盟成员国的通货膨胀率较高的为爱沙尼亚,达24.1%,较低的法国则为6.2%。在对国内的能源补贴上,德国宣布拨出2000亿欧元对家庭和企业的能源支出进行补贴;意大利在9月列出1400亿欧元,法国则通过限制家用能源和天然气价格最高涨幅只能达15%来缓解压力。西班牙和葡萄牙选择将天然气和电价脱钩,形成“伊比利亚模式”,让居民端的能源账单至少降低40%。

不过“伊比利亚模式”最后造成这两地的民众失去节约的动能,西班牙整个夏天转而大量使用天然气;“伊比利亚模式”让欧盟警惕补助和鼓励节能可能存在矛盾。

各国选择的做法和优先选项的差异导致共同应对高价的困难。比利时、意大利和波兰希望设定全欧洲天然气批发价格上限;荷兰和德国反对类似做法,担心定价机制会对全球供给和需求造成伤害。经过数回合谈判,欧盟委员会10月21日终于达成三项协议:共同推动价格降低、保障供应安全和持续降低需求;具体执行方向包括共同采购天然气、采取控制能源价格的措施。莫伊尔指出,在过去数个月中,欧盟和成员国为了解决紧急能源短缺投入了大量的政治资源,反而忽略了对长期能源改革的讨论。

为了确保欧洲能源供应的多元化,欧盟已经和埃及、以色列、阿塞拜疆等国签订协议,同时也得到美国供应液态天然气的承诺。劳斯伯格对《财经》记者指出,共同采购意味着欧盟整体更有谈判空间,并且能避免个别国家竞价购买。

在共同价格的调控上,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在10月17日指出,在欧盟试着制定出新的液化天然气价格机制之前,将会先在这个冬天推出一个限制过高能源价格的暂时制度。

不过,劳斯伯格指出,尽管以液化天然气价格当指标将能让能源价格相对快速下滑,但是这意味着如果液化天然气在未来再度攀升,那么价格会不可避免地再度升高,同时如果市场不愿意采用新参考指标,对市场影响仍有限。欧洲能源专家预估,下次欧盟和成员国谈判时,将能就价格问题达成协议。

欧盟原本计划在2027年停止使用俄罗斯石油,但是突如其来的俄乌冲突迫使欧洲提前和传统能源脱钩。尽管这次能源危机带来各种混乱,但是能源专家和欧盟都认为这次危机不仅是欧洲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机会,更是彻底转型使用清洁能源的最好时机。

在新的投资计划中,欧盟计划投资30亿欧元使用氢能,成立氢气银行进一步激励氢气的应用。欧盟原本设定在2030年达到制造1000万吨氢能目标,不过今年被迫加速,130亿欧元将提供国家和跨境氢能补助,52亿欧元用于激励传统产业水泥、钢铁和玻璃制造重污染行业转用氢能。

突然被迫提前的能源转型将左右欧洲未来几年的能源价格,劳斯伯格指出,这个过程需要几年的时间,但是过了2023年冬天,今年布局的绿色能源项目或者能慢慢看出成果。

波兰能源分析师阿格塔(Agata Loskot-Strachota)则提醒,欧盟何时能走出危机仍存在变数,“我们一定要记住,我们目前仍处在紧张的情势下,因为俄罗斯将能源武器化,欧盟和俄罗斯仍然处在经济战之中”。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