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领资产集资诈骗案一审宣判:700余名投资者损失超20亿,实控人孙祺被判无期徒刑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蒋金丽 编辑 | 蒋诗舟  

2022年11月29日 10:43  

本文3357字,约5分钟

历时三年,上海华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领资产”)集资诈骗案迎来一审宣判。

日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华领资产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2亿元,公司实控人孙祺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该案在2019年11月曾轰动一时,因“35亿票据基金陷兑付危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侦查”“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孙祺被刑事拘留”见诸各大媒体。

11月28日,《财经》新媒体从投资者处拿到完整的判决书,从中获悉更多的案件细节。

涉案金额超90亿元

这桩集资诈骗案的开端,要追溯至9年前。

2013年8月,孙祺成立华领资产。2015年1月,华领资产在中国基金协会登记为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

孙祺另指使他人注册成立上海华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华木公司”)、上海领开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领开公司”)、宁波繁锦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繁锦合伙”)等涉案企业,由孙祺实际控制。

领开公司和华木公司成立于2015年11月,前者的法定代表人是孙祺的司机高飞,后者的法定代表人是高飞的母亲姚道兰。繁锦合伙成立于2016年10月,投资人是许映芳、吕杜娟,许映芳的另一重身份是孙祺的母亲。

2016年2月至2018年1月,华领资产先后成立华领泽银稳健系列和华领定制系列共计35只票据私募投资基金产品,以恒泰证券等为基金托管人,在中国基金协会登记备案。

华领资产宣称基金投资银行承兑汇票或票据收益权项目,资金全程在银行间封闭循环运作,且基金产品分级设计,优先级投资的资金安全有保障等,骗取投资人信任。

实际经营中,孙祺指使财务负责人杨雪艳等人以虚假的票据收益权项目作为基金产品的底层资产,开出划款指令,套取资金转入孙祺控制的相关账户,由其支配使用。

据杨雪艳供述,华木公司主要是针对华领泽银稳健系列、华领定制系列基金的通道公司,领开公司主要针对孙祺的贸易对手进行打款。

孙祺将部分套取的资金转入董敏(孙祺妻子)、许映芳及繁锦合伙、中海外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中海外公司”)等账户内,充作劣后级出资。

经司法审计,华领资产涉案私募基金募集资金总额90.17亿余元,其中优先级投资77. 05亿余元,劣后级投资13. 12亿余元。资金被用于兑付投资人本息57. 49亿余元,公司经营支出4. 67亿余元, 受让华领资产涉案基金1. 08亿余元,其余用于投资、对外借贷及个人挥霍等。至案发,造成700余名被害人实际经济损失20亿余元。

孙祺个人消费部分达8165万余元。证人李勇在接受调查时供述,2016年4月,孙祺给了他300万元购买办公家具;2016年8月,孙祺给了他260万元购买和田玉,180万元购买玉化石;2016年12月,孙祺给了他100万元结算餐饮费;2017年1月孙祺给了他50万元购买手机;2017年3月,孙祺在李勇会所共计消费150万元;2017年7月的200万元用途记不清了。

2019年11月19日,孙祺接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投案并交代其犯罪事实。案发后,公安机关冻结、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股权及房产等财产。

一边违规销售,一边借新还旧

华领资产的爆雷,在案发的几年前就已埋下伏笔。

据孙祺供述,华领资产2016年4月份起资金就紧缺了,套取的资金一直没回来,于是继续发行了30余个票据基金产品,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来维持业务。

资金归集到领开公司后,孙祺将部分资金通过贸易或拆借方式出借给他人,部分资金用于对外投资。对外出借资金的账户主要是领开公司账户和孙祺的招行账户,这些账户的网银密钥都由杨雪艳保管,由孙祺下达划款指令。

涉案产品合同约定,基金主要投资于银行承兑汇票及该票据的收益权或票据收益权金融产品,基金A类份额(优先级投资)的业绩比较基准从年化7%-10%不等。

华领资产涉案票据私募基金对外销售包括直销和代销两种渠道。根据部分投资者的陈述及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微信宣传信息:

·销售人员使用随机拨打电话、在微信朋友圈宣传、在小区广场发宣传单等方式向投资人推销华领资产的理财产品。

·销售人员推荐理财产品,宣传做的是银行承兑汇票,有劣后级资金为保证,有托管绝对安全,能保证保本保息。

·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理财产品时未向投资人进行资产调查。

华领资产副总裁张鑫承认,部分代销机构的电销模式就是不特定的,销售人员基本都是打电话线下销售,夸大销售,说是百分百安全。

“销售团队的佣金和高管工资都很高,达到3.5%。”张鑫直言,短期票据做年化3.5%的费用不合理。公司过度包装,损耗资金量很大。

“公司对投资人资格只进行形式审查,不做实质审查。”华领资产法务经理孟庆一在证言中透露,投资人的合规资料由产品部提供,法务部以形式审查为主,公司不要求去核实相关情况。对风险问卷调查只负责审查是否填写,不审查是否与投资人提供的身份材料一致。

华领资产风控总监龙滢也提到,公司对涉案票据私募基金的合规审查、投资人审查只做形式审查。2018年底,基金协会要求华领资产对包括底层资产进行说明。孙祺首次同意杨雪艳将华领资产和华木公司的收益权转让协议和票据复印件给法务合规部门,此前无接触。

孙祺还以个人名义对机构客户的风控要求做担保承诺,向江苏新美星包装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康力电梯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洗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机构投资人以个人财产提供保本付息的保证。

康力电梯、上海洗霸、中原内配三家上市公司曾在2019年发布公告,购买的华领资产私募产品存在期满相关投资本金及收益不能如期、足额兑付的风险,涉及金额分别为7900万元、2000万元、2000万元。

两大作案手法骗取资金

在作案手法上,华领资产主要通过使用虚构基金底层资产、虚设劣后级投资人等方法骗取资金。

据孙祺供述,华领资产发行的35个票据私募基金,底层资产银行承兑汇票都是虚假的,是为套取投资人资金而虚构的,投资人对此不知情,购买时认为是低风险产品。这些银行承兑汇票的信息都是高飞找来的,杨雪艳与高飞对接后草拟收益权转让协议,再做划款指令。

票据黄牛蒋飞在接受调查时承认,2016年提供过几百张银行承兑汇票票样给高飞。

司法审计部门对上海票据交易所提供的银行承兑汇票信息进行审计时发现,涉案基金募集资金流水对应的票据收益权相关票据共计5317张,其中涉及重复利用的票据共有642张,重复利用的票据最多使用有4次。

涉案私募基金由基金投资人作为优先投资人,中海外公司、繁锦合伙、董敏、许映芳作为劣后级投资人。 

董敏、许映芳、繁锦合伙购买基金的劣后资金4. 84亿余元均来自孙祺账户;中海外公司购买基金的劣后资金8.27亿余元,其中2. 5亿元直接或间接来自领开公司。

孙祺称,产品结构需要找劣后级投资人,对外宣传劣后级投资人中海外公司为国企,对基金产品有增信作用。

4个劣后级投资人中,繁锦合伙是孙祺控制的企业,董敏是孙祺的妻子,许映芳是孙祺的母亲,中海外公司则是谢狄驰介绍找来的。

谢狄驰是华领资产集资诈骗案的另一关键人物,他曾对外公开身份是中开金资产管理公司的合伙人。判决书里提及,孙祺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但辩称部分涉案资金被谢狄驰等占用。

证人陈浩透露,2016年4月,他和谢狄驰一起去过华领资产,谢狄驰向孙祺介绍中海外公司的国企背景及业务,让孙祺出资一起通过国企做业绩。

之后,陈浩联系了蒋飞、高飞在一起办公。领开公司有资金后会和髙飞确认,根据谢狄驰的指令将这些资金打到中海外公司或指定的其他公司。

中海外公司董事长高建波的证词佐证了这一点。中海外公司经谢狄驰介绍购买华领资产的私募基金产品,“这么做对中海外公司有好处,可以增加公司的资产负债”。

中海外公司投入资金有谢狄驰直接安排进来的资金,也有公司和谢狄驰以上下游贸易形式安排进来的资金。

高建波还提到,中海外公司为谢狄驰的五家公司做了银行贷款担保有5亿元,资金没有回来, 最后是中海外公司用自己的资产和现金去处置的。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