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版围城:很多人想进来,更多人想出去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2022年11月30日 19:50  

本文3173字,约5分钟

除了收入和生活质量衰退、退欧这些因素,英国的相对衰落、许多关键机构和制度魅力不再、年轻人失去了对国家前途的信心等,也是近年来该国青年才俊纷纷外流的原因

艾伦是我的一个英国朋友的孩子,大学毕业快10年了,在伦敦金融城工作。

最近,朋友告诉我,艾伦准备跳槽了。

我问:跳到哪里去啊?

朋友回答:斜穿欧亚大陆,从伦敦跳到中国香港。

朋友解释说,他曾经试图说服艾伦不要远离父母,但艾伦主意已定,理由是英国经济不景气,物价飞涨,工资缩水,像他这样在伦敦金融城工作的人,税又特别高,而中国香港的那份新工作,收入高一大块,税又低一大截。

我近来还听到过几个类似的“跨国跳”,有的是跳槽到美国、加拿大,有的跳得比中国香港还远——澳大利亚,跳槽者都是在英国有不错工作和收入的年轻人,跳槽原因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都是奔着更高的收入去的。   

人往高处走

如果把眼光放远一些看,英国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移民输出国。如果不谈几百年前英国人殖民美洲、非洲、大洋洲的故事,现代也有西班牙沿海地区“英国镇”、“不列颠村”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英国“中年油腻男”纷纷在泰国娶年轻娇妻定居的故事。20世纪70年代,英国流出的移民比流入的移民多了35.6万人。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英国仍然是移民净输出国,例如,在1980年至1982年之间,英国流出的移民比流入的移民多了19万人。

然而,自从1983年以来,情况发生了逆转,英国成了一个移民净流入国,这意味着入境英国的外国移民超过了移居海外的英国移民。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自2021年6月至2022年6月的这一年中,106.4万人移入英国,同期有56万人迁出英国,净移民人数达到创纪录的50.4万人。这一数字大约是前一年净移民总数的三倍。

但英国多数媒体相关报道的大标题,都是“英国净移民人数达到创纪录的50.4万人”,那些挣扎着应付生活成本危机的普通英国人,如果只看标题,无暇细看内容,可能就会忽略这个数据:还有56万人在这一年中迁出了英国。

几乎没有机构深入分析这迁出英国的56万人,这其实掩盖了英国严重的人才外流现象。

外流的这56万英国人,远赴他国的理由也许千差万别,但其中肯定包括像艾伦这样寻求更好生活的年轻、聪明、优秀的人才,尽管艾伦尚未被统计到截至2022年6月的这56万人中。

导致英国年轻人向外移民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英国日趋严重的生活成本危机:由于英国通胀高达两位数,许多年轻打工仔的实际收入一直在下降,但买房和组建家庭的费用却越来越高,而随着英国社会的老龄化和劳动力的减少,他们还不得不缴纳更高的税款,以供政府为不断增长的老年人口提供服务。过去几个月,因为执政的保守党数易首相、财相和其他政府高官,所以政府的经济政策和财政政策也像翻烧饼一样反反复复,更让这些年轻人的生活雪上加霜。

不久前,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预测,在七大工业国中,英国将经历最高的通货膨胀和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英国自己的机构“预算责任办公室”也预测,未来两年,英国人的实际收入将下降7%,降幅将创历史新高。

当然,英国外流的人才也有许多不再年轻的中年人。退欧,则是导致英国各个年龄段的人才移民国外的另一个原因。

英国的独立医疗智库纳菲尔德基金会(Nuffield Trust)在11月27日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退欧加剧了英国医务人员短缺状况,导致麻醉科、儿科、心胸外科、精神病科这四个专科领域的医生数量比预期少了4000余人。

2022年10月,22名英国科学家因担心英国退欧后他们可能失去欧盟的研究资助,决定离开英国。    

英语国家是首选

英国不同行业的人才外流情况有所不同,情况最严重的行业,往往是英国高端人才最集中、但也最短缺的行业,如医疗行业、科研行业和金融业等。

仅仅在英格兰一个地区,目前医疗系统就有13.2万的职位空缺,其中1万到1.5万的空缺是医生。根据英国医学总会(General Medical Council)的数据,2021年英国就有近1万名医生移居他国。该总会此前的分析表明,大约有一半的英国医生有移居海外的打算。

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英国医生的实际收入下降了30%。他们通常会移居其他英语国家,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对于移居他国的英国医生来说,收入高低只是他们移民的因素之一,工作量大小和生活质量好坏,也在他们作出背井离乡决定的内心权衡过程中占据一定的分量。

英国自由撰稿人大卫·赫尔曼表示,特别令人担忧的是,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英国,他们不是在海外工作几年后再返回英国,而是“一去不复返”,长期移居他国。

赫尔曼说,他所认识的移居海外的英国年轻人,主要分为五类:第一类是那些在美国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并留在那里从事商业或金融工作的人;第二类是在美国科技公司工作的人;第三类是在美国攻读学位后留在美国高校教书的人;第四类是移居以色列或澳大利亚开业行医或从事医学研究工作的人;第五类是移居德国、斯堪的纳维亚或美国从事音乐工作的人。

有趣的是,赫尔曼发现,他所认识的最近移居海外的英国年轻人中,很少有人移民欧洲大陆:无人永久移居法国或意大利,只有一个人去了东欧,一个人去了比利时,除了几个搞古典音乐的人移居了德国和北欧,其他欧盟国家对英国年轻人几乎没有什么吸引力。

那么,如何看待如今英国年轻的专业人士大批移居其他英语国家这一现象呢?赫尔曼认为,收入、生活质量、退欧这些因素固然重要,但还不能完全解释英国最近出现的青年才俊纷纷外流的原因。他认为,还必须加上另外一些因素,如英国的相对衰落、许多关键机构和制度魅力不再、年轻人失去了对国家前途的信心等,才能充分解释这一现象。

全球人才争夺战 

奇怪的是,尽管一些机构预测英国将经历比其他富裕国家更严重的经济衰退,但英国目前的职位空缺仍然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英国内政部在几年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英国的对外移民与失业之间存在着“反向关联”。

该报告说:“一般而言,随着英国失业率的下降,更多的英国人会移居他国,而当英国失业率居高不下时,移民海外的英国人反而会减少。”

这份报告的作者表示,这听上去可能违反直觉,但原因是:有工作的人,才有更多的资源移居国外。

在目前的这次经济低迷期,英国出现了人才短缺和经济衰退奇特结合的现象。但许多其他富裕国家也面临着人才严重短缺的问题,纷纷出台高端人才引进优惠政策,这意味着一场全球性的人才争夺大战。与以往的经济衰退期相比,今天的英国的高端人才,尤其是青年才俊,将会更容易离开英国,前往那些能够开出更高薪酬、提供更佳生活质量、展示更灿烂前途的国家。

当然,在全球人才市场上,英国仍然有着很强的竞争力,尤其是作为全球数一数二的金融中心的伦敦,集中了许多行业的顶尖公司,能够开出极具竞争力的薪酬,但与此同时,伦敦奇高的房价,却又把许多雄心勃勃但囊中羞涩的年轻人挤出了这个城市。

人才的流向决定了国势的盛衰。作为英语世界的母国和移民输出的始发国,英国最初的崛起、繁荣和强盛,是缘于它的对外移民和遍及全球的海外殖民地,而英国后来的相对衰落,也是缘于同一个原因——恰恰是因为同样的语言、同样的文化,让英国最优秀的人才更容易移民到这些英国的前殖民地,英国后来才逐渐衰落了。

过去几百年来英国和美国国力的此消彼长,形象、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

我朋友的儿子艾伦并不打算移民美国,也无意迁居加拿大或澳大利亚,他准备跳槽到中国香港——背靠着更有前途、更有发展潜力的中国。

艾伦跳槽的初衷,自然是看上了更高的收入和更低的税率,但他也可能在无意之间选对了全球财富新一轮流转的方向。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作者微信公众号:魏城看天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