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CFO吴森:通过可再生能源的加速发展以应对全球能源危机已经成为共识

来源 | 《财经》新媒体   

2022年12月18日 16:41  

本文3306字,约5分钟

12月18日,在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财通汇联合主办的“《财经》年会2023:预测与战略”上,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CFO吴森分享了如何面对能源危机以及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发展之路。

吴森表示,从即将过去的2022年发展综合来看,各国都选择推进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以此化解能源危机,从而控制通胀,推动能源安全等。但能源转型过程中也充满挑战,就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而言,既要处理好既稳中求进,又要先立后破,还要保障维护能源安全问题。天合光能高纪凡董事长在光伏年会上提出,要推进以新能源为主要增量的政策机制和产业环境,尽最大努力加快新能源的发展,让新增的新能源可以大部分满足新增的电力需求,不要出现电力能源短缺的情况,确保能源供应,这是“立”。之后,再逐步过渡到每年新能源增量超过当年全社会新增电力需求量,在确保电力能源供应情况下,逐步减少火电量逐步开始减碳,这是“破”。

吴森表示,这几年,我国分布式光伏的发展速度更快了,因为光伏已可以近距离满足用户端新能源需求,集中式光伏发展空间也很大,只要拿出5%的戈壁、沙漠,荒漠铺上太阳能板,到2060年整个新能源需求已经足够。

当前的光伏发电应重视两个方面。吴森表示,一是,如何在光伏发电量持续增长情况下保持电网平衡、稳定,大力发展储能和加快火电灵活性调节是关键。二是,如何消纳西部“沙戈荒”新增光伏装机发电量,加快西电东送的特高压项目的建设,以及促进产业向新能源丰富的西部地区转移。

同时,吴森还表示,随着各国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视,光伏制造端国际竞争进一步加剧。美国、欧盟、印度近期都公布了增加本地制造的新能源发展计划,同时美国还旷日持久的发起对中国企业的AD/CVD调查,以及所谓的“反强制劳工”带来的WRO限制令等。这些都说明全球新能源发展之路必定是机遇与挑战共存。虽然中国的光伏行业目前领先全球,但不能掉以轻心。中国的光伏企业家如何展开国际之间的合作,包括深度供应链合作、广泛的金融创新、股权债权合作等都必定是一个共同的课题。但是持续开放和创新带来技术的不断提升和应用场景生态化发展,给用户带来安全、清洁、经济的能源解决方案是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根本。

以下为发言实录:  

吴森:回顾2022年,这注定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对全球经济和政治影响排在首位的无疑是俄乌战争,带来的全球能源危机。而全球经济在疫情反复和能源危机下,高通胀和经济增长显著下降。另外,2022年夏天全球多地又再次创下了高温纪录,在全球多地同时上演,高温持续天数也不断打破纪录,导致2022年7月份南极海滨面积仅为153万平方公里,这是自有卫星监测记录以来最小的海冰覆盖面积,而我国的长江、黄河,一些重要的湖泊水域面积也大幅缩小,所以探索传统能源替代品,开展新能源已经成为全球的共识。

2022年3月,欧盟委员会出台了REPowerEU 计划,主要内容包括多元化进口天然气、加快清洁能源替代、安装更多屋顶光伏和储能等措施,以加速清洁能源转型提高欧盟能源独立性,到2025年将太阳能光伏发电能力翻一番,再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总体目标从40%提高到45%。欧洲2022年新增光伏装机量接近40GW,增幅超过50%,计划立竿见影。

2022年6月,我国也发布了“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提出加快推进沙漠、戈壁、荒漠地区为重点的大型风电太阳能发电基地,根据已经明确公布规划的30个省市自治区统计,新增风光装机量计划已经超过400GW,

2022年8月份美国也通过了《2022年通胀削减法案》法案显示,总共7400亿美元的支出法案,有3690亿美元用于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这项支出包含大量新能源投资项目,如针对可再生能源30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用于促进清洁能源发展270亿美元“绿色银行”等项目,旨在促进风能、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另外,在2022年11月,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巴厘岛G20峰会就气候变化治理等方面达成了高度共识。

12月6日国际能源署发布了年度重磅报告《2022年可再生能源-到2017年的分析预测》指出全球能源危机引发的可再生能源前所未有的发展势头,未来五年全球新增可再生能源将和过去20年总量一样多,达到2400GW,如此才能够有助于保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可能性。

从即将过去的2022年发展综合来看,各国都选择推进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以此化解能源危机,从而控制通胀,推动能源安全等。但在能源转型过程中也充满挑战,就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而言,既要处理好“稳中求进”,又要“先立后破”,还要保障维护能源安全问题。天合光能高纪凡董事长在光伏年会上提出,要推进以新能源为主要的增量的政策机制和产业环境,尽最大努力加快新能源的发展,让新增的新能源可以大部分满足新增的电力需求,不要出现电力能源短缺的情况,确保能源供应,这是“立”。之后,再逐步过渡到每年新能源增量超过当年全社会新增电力需求量,在确保电力能源供应情况下逐步减少火电量逐步开始减碳,这是“破”。而这些也都是需要政府及时出台必要的政策予以引导和支持。从全国范围来看,我国每年新增电力需求大概在4000亿度,只要能够新增60GW风电,200GW光伏发电和适量水电、核电等装机,是可以满足不断增长的用电需求。这几年分布式光伏的发展速度很快,是因为光伏已可以近距离满足用户端新能源需求。集中式光伏发展空间也很大,因为只要拿出5%的戈壁、沙漠、荒漠铺上太阳能板,到2060年整个能源的需求已经足够。

当前的光伏发电应该重视两个方面:一是,如何在光伏发电量持续增长情况下保持电网平衡和稳定,大力发展储能和加快火电灵活性调节是关键。二是,如何消纳西部“沙戈荒”新增光伏装机发电量,加快西电东送的特高压项目的建设,以及促进产业向新能源丰富的西部地区转移,这些都非常重要。

通过光伏技术提升,支持不断降本,大力发展储能,特高压以及能源互联网的发展,都是实现双碳目标的解决方案,从“十四五”规划要求来看,我们还需要立足于当下,做好工作。天合光能正在西部地区建设以光伏新能源为主、源网荷储一体化的零碳产业园,希望未来不仅仅是光伏发电、储能,也把电力电子和能源互联网技术融合在一起,率先构建一个零碳的产业园区,我们期望建立产业生态合作平台,集聚行业的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和人才链协同发展,推动行业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探索更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应用,在局部地区和园区率先实现碳中和,生产出零碳产品,同时也减缓电力输送以及其他基础建设不匹配的压力。天合光能发起推动光伏上下游企业组建了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以及与中国能建、宁德时代等联合发起成立中国新型储能产业创新联盟,推进全产业链的深度融合和创新。

随着各国对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的重视,光伏制造端的国际竞争也进一步加剧,美国8月出台的《太阳能制造法案》(SEMA)描绘了在2030年实现50GW的本土制造路线图。欧盟在10月也雄心勃勃表示在2025年实现本地化光伏产能30GW,印度在9月公布了太阳能国家计划下的产能激励计划(PLI)目标65GW。同时美国旷日持久的发起AD/CVD调查以及所谓“反强制劳工”带来的WRO限制令等,都说明全球新能源的发展之路,必定是机遇和挑战共存,而挑战更是无处不在。虽然中国的光伏行业目前领先全球,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刚刚李俊峰主任也冷静的提出来,今后中国的光伏企业家们如何展开国际间的合作,包括深度的供应链合作,广泛的金融创新,股权债权的合作等等也必定是一个共同的课题。我们相信持续的开放和创新,带来的技术不断提升和应用场景的生态化发展,给用户带来安全、清洁、经济的能源解决方案,永远是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根本。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