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社会——重建与复兴

财经     

2014年0期 2014年11月24日出版  

本文541字,约1分钟

拒绝暴力意味着将政治视作一种博弈,而不是斗争。正如米奇尼克所说:“所有的政府,实际上各种人类利益、每一种善和每一种富有成果的行动,都是建立在妥协和交易的基础之上。”这一认识基于对市民社会的信念和对现实的认识,即一个市民社会有能力和国家达成妥协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前东欧国家兴起了一场蓬勃的公民运动,其中最重要的观念是建立“市民社会”(Civil Society),代表人物有捷克的哈维尔、匈牙利的康拉德和波兰的米奇尼克。在强权主宰的世界,“市民社会”观念提供了一种新的政治意识,米奇尼克对这一观念的阐释与实践尤为突出。

1977年,241位捷克斯洛伐克知识分子签署并发表了要求保护人权的宣言,这篇文献的重要价值在于,重新唤起“布拉格之春”后消失的公民意识。两年后,一位西方记者采访波兰政治学家米奇尼克,谈及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宪章运动,他问米奇尼克,这场运动也会蔓延到波兰吗?米奇尼克耸耸肩说,一切都是可能的。

此时的米奇尼克已经是波兰的著名异见者,他的《新演进》具有与七七宪章同样明确的公民意识。1976年,在巴黎举办了一场关于1956年波兰、匈牙利事件的研讨会,米奇尼克在会上作了名为《新演进》的演讲,强调社会应承担起演进的责任,这一新演进的目标便是促进独立的公共言论出现。新演进的过程不是暴力的,而是温和与长期的,寄望于一步步的改变,参与变革者要“持续地、系统地介入公共生活,通过集体行动和提出解决方案来创造政治现实” 。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