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配资浮世绘:赢钱去“水会”,爆仓大悲咒

无界新闻记者 黄柯杰 赵宁/文     

2015年07月21日 18:50  

本文6531字,约9分钟

自从有了场外配资后,刘钢觉得炒股和去澳门是一样刺激的事情。他全程体验2015年上半年的这波行情,赚得金银满钵后,转到股灾的生死煎熬。

兴奋的K线像喝了神符一样快速拉起,看着屏幕,已经平仓的刘钢(化名)面如死灰。在这场股市的赌博游戏中,他以过山车的方式结束上半年的征程,100万元本金通过杠杆赚到800万元利润,随后在一个星期内化为灰烬。

“在上半年的行情下,人的赌性被勾起,股市变成赌市了。”他淡淡地看着显示屏,一支接一支地抽烟,7月8日下午,此时大盘正在挣扎,进场国家队资金正努力撬着封停的个股。

自从有了场外配资后,刘钢觉得炒股和去澳门是一样刺激的事情。他全程体验2015年上半年的这波行情,赚得金银满钵后,转到股灾的生死煎熬。

一周之内,从死亡日到光荣日,中国股市上演惊天逆转,大妈的国歌响彻营业厅,红绿交替浮沉,财富瞬间聚散。

刘钢说,他痴迷股市,不光是追逐财富,更是修行自己。每次买卖时的抉择都能让他深深熟悉自己人性的另一面,面对财富数字增长或者消失,认识人性的贪婪,随着红绿翻转跌宕,贪欲被克制或者释放,这都让他欲罢不能。

杠杆,杠杆

在赵林的HOMS系统下,类似刘钢等人都去建立账户,将保证金打入后进行股票买卖。保证金的比例可以按照双方的约定决定:1:3、1:4甚至1:9

今年35岁的刘钢是地道的宁波人,他中等身材,常年梳着三七开的发型,活像一个机关的办公人员,每晚吃宵夜,身材却瘦得像一捆排骨拼凑成,巴宝莉T恤衫皱巴巴地套在身上,两眼永远是半眯状态,但盯着电脑屏幕的时候,却神采奕奕地放光。

刘钢能同时看三台电脑,歪着头看一眼大盘走势,手指快速在键盘上翻转,熟练地跳出所需要的信息,瞬间又切换到交易盘面。

现在,刘钢是焦虑的职业炒股人,以前他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富二代。

刘钢的父亲是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服装厂。2005年大学毕业后,刘钢就到北京和上海做业务,三年后,他尝试开拓自己的领地,和朋友在上海开设贸易公司,专门做成衣的出口业务。

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从小到大,从未为缺钱操心过。2010年,刘钢女儿出生,可爱的女儿改变了刘钢的很多人生观念,他主动回到家庭,这时候看到妻子在做股票。

他开始对红绿K线逐渐关注,一开始是小玩玩,投入20万元的资金入市,并因此认识一帮做投资的朋友,每周都组织聚会分析判断股票走势。

2014年6月的一次聚会上,圈内请在上海奋战股市的李大师喝酒讲经。李大师喝到微醺,站起来声称,现在大盘底部已经到了,大家不要失去财富暴涨的机会,在众声附和中,刘钢决定加码,他和妻子决定投入200万元私房钱炒股。

当他们准备入市时,李大师神秘兮兮地告诉他,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更快速地赚钱,“你知道场外杠杆吗?”

经过一番介绍,刘钢和妻子觉得可以赌一把,决定以1:8的杠杆比例,拿出100万元本金,以每个月2%的利息,配资700万元组成800万元规模的配资账户。他的妻子则用100万元本金炒股。

刘钢这样的大户,是赵林(化名)公司努力寻找的大客户。

早上8点半,赵林就端坐在宁波南部商务区的公司会议室开会。南部商务区被定位为“宁波曼哈顿”,虽没成为金融中心,却意外发展成浙东地区的P2P中心,成为资金客的冒险乐园。这里写字楼租金便宜,视野开阔,属于新兴公司优先的选择地。在办公面积只有240平方米的公司,赵林却经营着每天数千万产值的生意——纯粹的钱生意。

2014年初,赵林的P2P公司开业,毕业于浙江工商大学的赵林曾做过银行理财销售,后投资自营P2P的网络平台。他的生意并非一帆风顺,接连而来的P2P危机,让公司的日子举步维艰,赵林带着工作人员焦头烂额地忙着到处要债。

一切的转机来源于一个电话。

赵林说,2014年5月,杭州的一个同行偷偷告诉他,现在他们公司已经转行做配资了,年收益能达到20%——虽然不如P2P,但更为稳健。

赵林第二天就到杭州,实地参观了朋友的公司,当即决定转型做炒股的配资工作。这时候他才知道,那套能让他们风险可控的软件叫做恒生电子HOMS系统。

恒生电子HOMS系统是一个能设定子账户,实现炒股分仓操作的风险控制系统。简单说,在一个基金管理人的同一个账号下,可以建立二级子账户,这些账户都能独立交易和清算。在赵林的HOMS系统下,类似刘钢等人都去建立账户,将保证金打入后进行股票买卖。保证金的比例可以按照双方的约定决定:1:3、1:4甚至1:9。如果保证金亏到警戒线,HOMS系统就能自动平仓,将账户内的股票全部清空,让配资方解决风控问题。

赵林为此成立营销团队,到处寻找配资的炒股客户,从中赚取息差。

2014年10月后,随着股指一路上涨,客户介绍客户,产值像滚雪球一样慢慢壮大,赵林所需要的资金也越来越多,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

恰巧赵林的哥哥在做大宗塑料粒子的进口业务,国内客户都是款到发货,但是到国外进货后,可以使用信用证延期三个月支付,前提是支付一点点利息。

两兄弟一拍即合,嫁接上哥哥的资金水渠后,通过复杂的贸易公司转账,将钱纳入到配资公司的系统内,半年不到,赵林的产值像吹气球一样扩大数倍,所投入的资金最高时候超过3亿元。

随着玩票的深入,赵林和朋友一起合股投入2000万元,置办6台电脑,找了3个操盘手,在办公室的小房间,组建起一支私募的队伍。

他深信,这波牛市能超过2007年的牛市顶部。

大跌之门

翻开当天的操盘市值,赵林算了一下,已经达到与操盘手们约定的奖励点位——只要每天盈利超过投入资金的3%,那么就能获得“奖励”。赵林拨通一个秘密电话,电话那端传来甜甜的声音

回望这波被称为股灾的大跌行情,6月12日是关键的一点。

早前的6月12日,上证指数一路攀升到5178点的最高点。在此高点后,上证指数停滞上攻,并出现三天的微跌行情。市场的判断是,在国泰君安新股申购后,数万亿元的资金再度回到市场,即便是调整,在资金返场后,上证指数还会继续上攻。

在创新高的当天,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邓舸义正言辞地表示要求券商自查场外接口,不为投资者提供融资便利。

似乎前景一片光明。但没有人想到,大跌的大门才刚刚打开。

6月18日上午开盘前,刘钢开车来到证券公司的营业部,他刚刚和老婆吵完架,连跌的行情,让他闷闷不乐。

如果从去年的100万元算起,刘钢的资产在6月初达到顶峰——他在配资公司的子账号内有2400多万元的股票市值,其中本金达到800万元,配资1600万元。他妻子的账号内的100万元资本金,也达到400多万元市值。

今年4月初,他的妻子看中宁波鄞州区的一套别墅,想让刘钢卖掉一部分股票,套取现金买一套700万元的别墅,但他根本无暇顾及妻子的各种劝说。

6月15日,大盘回调后,刘钢认为这是上攻到6000点高地的征兆。但是妻子却认为,要见好就收,希望他能够拿出至少500万元,预付房款。刘钢认为妻子是妇人之见,挡住他发财的道路。双方在家里争吵后,刘钢妻子偷偷打开自己的账号,卖掉全部股票,拿出420多万元现金。

端午节后的6月23日是周二,是当周四个交易日的第一天。刘钢来到朋友在证券公司的操盘室,大盘从4500点高开后,探底直下,临近中午已经击穿4300点。

这样的跌幅让刘钢暗暗担心,他拿出手机给几个老股民打电话,一通电话后,决定下午减仓。“当时我想好,哪怕是割肉,我也要减仓到3成。”刘钢回忆。

未曾想到,大盘又快速拉起,在打新回流利好的消息下,再度回拉,到下午收盘时,再度站上4500点。

刘钢轻轻舒了一口气,一切似乎是向好的迹象。他晚上和朋友一起吃了五星级的自助餐,因为与老婆闹得不愉快,他还赌气开一个房间。

同一时刻,会议室里,赵林在做收盘后的总结报告。他的操盘手神采奕奕地汇报,当天抄底成功。三位年轻的操盘手一致认为,阶段性的调整已经结束,大盘将再度上攻。

翻开当天的操盘市值,赵林算了一下,已经达到与操盘手们约定的奖励点位——只要每天盈利超过投入资金的3%,那么就能获得“奖励”。

赵林拨通一个秘密电话,电话那端传来甜甜的声音。赵林疲惫地说,晚上要带三个兄弟来水会“玩玩”,一切都要安排好。听着赵林打电话,操盘手的看盘劳累一扫而光。

第二天,周三的大盘按照刘钢预料的走向。但是,第三天,周四的股市急转直下,大家还未看明白时,到周五,大盘急跌又急跌。

按照预案,在上午十点半大盘未翻红的情况下,刘钢选择清仓;赵林的操盘手只留下半仓。到下午收盘,上证指数跌掉334点,收于4192点,大盘跌幅超过7%,两千多只股票趴倒在跌停版。

各类股评师预判,中级调整已经确立,上证指数预计会调整到4000点左右形成中级底部。

雪崩循环

刘钢所在的微信群内说话的人越来越少。其中一个在圈内公认的投资大哥已经斩仓离场,伤心地去越南度假;另外一个传奇股票女神,正买着贡品连夜开车到寺院做一场法事。开盘看着大绿的时候,刘钢播放着大悲咒以期让自己的内心得到平静

事后回望,从6月29日到7月3日,如同噩梦雪崩的一周即将开始。

6月27日晚上,刘钢游泳后准备换衣服,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看到新闻跳出央行“双降”的新闻。他认为重大利好已经开始。

当他开车准备回家的时候,股友微信群里人头闪烁,大家都在传送这条大新闻。在这样的局面下,周一的看盘似乎笃定得很。

6月29日,大盘再度高开近百点,随后低走,刘钢选择建仓后大盘又忽然被拉起,盯盘的刘钢长松一口气,买下的股票瞬间就有两个点的利润。

但是上午10时后,大盘急转直下,跌到4000点底部后,再度拉起,站回4000点位。

刘钢在事后才知道,很多私募都在当天上午的高开行情中选择主动清仓走人,但是他却成为接棒手。

周二开盘,大盘再度拉起,赵林和刘钢都选择八成重仓进入。他们认为,大盘4000是底线。未料厄运正式开始。

周三跌5.2%,周四跌3.48%,周五跌5.8%。

巨跌伴随着四起的谣言。网上各种消息源宣称,有一股神秘的境外资金通过股指期货做空中国,更有人号召,“侠之大者,为国接盘。”

但是,能接盘的大侠们已经内力耗尽。上海证券界传言,混沌投资的总裁、中国期货界的大佬葛卫东期指爆仓,损失40亿元。葛卫东未正面回应,却在微博发送一首女声的《你的样子》,并点评“真好听”。淡定的气魄让赵林对葛卫东如神一样的膜拜。

这三天内,赵林的HOMS系统警报四起,几乎都是不停地在平仓。客服小姐给客户打电话,要求客户打保证金,但是大多数客户基本已经弹尽粮绝。

“1:5爆掉后,1:4就到警戒线,眼看着1:4爆掉,1:3就到警戒线,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成排倒下去。”赵林打比方说。

到7月3日周五,大盘收盘到3687点后,赵林的客户90%已经爆仓出局。

配资的刘钢在当天下午看到,自己账户的市值从2400万元跌到1000万元,这其中包括800万元的配资款,资金到了1:3的警戒线。

救市政策陆续到来,7月3日,中金所称要抑制股指期货短线过度交易。在这一天的晚间,中金所公告了6月15日以来股指期货的交易情况,认为不存在国外现货市场上所谓的“裸卖空”,但反映出短线投机气氛加剧,称要防范和打击蓄意做空、市场操纵等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市场正常交易秩序。为抑制短线过度交易,中金所决定对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股指期货合约按照报单委托量差异化收取交易费用。

刘钢所在的微信群内说话的人越来越少。其中一个在圈内公认的投资大哥已经斩仓离场,伤心地去越南度假;另外一个传奇股票女神,正买着贡品连夜开车到寺院做一场法事。开盘看着大绿的时候,刘钢播放着大悲咒以期让自己的内心得到平静。

救市,爆仓

至下午一点半时,刘钢发现自己的账户内,从最高点的2400万元,只剩下30多万元。在那一刻,刘刚的心情不是沉重。他只感到如释重负,内心一下子解脱了。他开车回家吃饭,平静地告诉妻子,自己已经爆仓,妻子只有安慰的话。刘钢想到妻子执意套现离场420万元,差点当场跪下去

7月4日星期六,救市行动全面升级。

此时,大户们已经奄奄一息,流动性匮乏。当天晚上,21家券商称将联合出资1200亿元投资蓝筹ETF,以及公募基金表态的消息。

7月5日,周日晚上,刘钢再看一眼手机,他看到作为国家队主力的汇金公司已经出手。当天晚上9点多,证监会网站公布,中国央行将协助通过多种形式,向中证金提供流动性支持,以维护股票市场稳定。

当天晚上,赵林的纠结到了极点:他的公司账号里都是钱,那些强行平仓的客户账户里只剩下一个零头。他本人的股市账户,则已经亏掉1000万元。

他给一个上海做基金的朋友打电话,对方告诉他,周一准备加仓杀入,底部已经基本确立。国家队不仅要救市,而且要抓人,一些裸卖空的机构将遭到严惩。

7月6日,又是周一。利好堆积之下,指数似乎等待王者归来,在开盘竞价阶段,大盘一片红,许多个股都封在涨停板上。

刘钢长舒一口气,因为上周收盘时已经接近他平仓的警戒线。但是,未料大盘瞬间高开低走,至下午一点半时,刘钢发现自己的账户内,从最高点的2400万元,只剩下30多万元。

在那一刻,刘刚的心情不是沉重。他只感到如释重负,内心一下子解脱了。

下午收盘,大盘虽然有所回拉,但此时刘钢已经出局。他开车回家吃饭,平静地告诉妻子,自己已经爆仓,妻子只有安慰的话。刘钢想到妻子执意套现离场420万元,差点当场跪下去。

当天晚上,赵林则去洗了桑拿。夏天的桑拿池孤单冷清,他一个人泡在热水池内,任由热气在身边浮起,一动不动地像一只青蛙思考人生。

当下回想,一切如浮云。2000万元的私募基金,配资1:1,最高峰值达到4500万元,如今却接近平仓。此外,他公司里的配资客户,几乎全部爆仓。

“我在水里怀疑人生,甚至想到时光能否倒流,甚至在想,如果明天股市反弹,那么我是否应该再去赌一把。”赵林说,五味杂陈的当时,他赌的欲望再一次被勾起。

大奇迹日

“最多国家借你一个跌停板,马上就是逼空行情。”对方不耐烦地挂掉电话。牛市如死机的电脑重新热启动,赵林快速来到操盘手的小房间,他像一个胜利者大手一挥说:“再划3000万元,赶紧给我抄底。”

7月7日和7月8日,周二和周三,股指并未像预料那样救起。已经不再焦灼的刘钢,习惯性地看了看股市新闻,和股友聚会。他这时才发现,因杠杆爆仓的朋友远超过他的预期:有一位亏掉1000万元本金,亏掉500万元左右的至少3位,还有几位发言和聚会都很积极的股友已经退群,更多人都在等死——他们的股票已经保护性停牌,但都认为复牌后会继续暴跌。

似乎国家队的救市未起作用,市场利空传言乌云密布。上海有人带话过来,上证指数会到3000点左右。

7月9日,周四。早上6点多,赵林起床洗漱后就到公司,他进门先烧香拜财神——自从股灾以来,水果糕点供奉从未中断。场外融资爆仓后,公司现金大都已回笼——来自类似刘钢的爆仓的配资客户们。账户上现在躺着3亿多元配资资金,他开始思考这些钱的出路。

利好还在不停地出台,央行已根据中证金的需求向其提供了充足的再贷款。

8点半开例会时,业务员的手机响个不停,前几天还沮丧的业务员欣喜地告诉他:“老板,很多人想进场,我们的生意又回来了。”

当天下午,赵林正在沙发上打盹,开盘后不久,一个操盘手闯进他的办公室,大喊着,“老板,有大买单,救起来了。”赵林打开电脑,看着跌停的股票几十万手的压单正在逐渐被蚕食。

赵林赶紧给上海基金公司的朋友打电话。对方说,刚刚打光全部子弹。

“如果继续扛不住呢?”赵林惴惴不安地问。

“最多国家借你一个跌停板,马上就是逼空行情。”对方不耐烦地挂掉电话。

牛市如死机的电脑重新热启动,赵林快速来到操盘手的小房间,他像一个胜利者大手一挥说:“再划3000万元,赶紧给我抄底。”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