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专稿|国会谈判艰难 伊核协议或免遭否决

《财经》记者 左璇/文     

2015年09月03日 14:34  

本文1226字,约2分钟

在刚刚过去的夏天,华盛顿经历了罕见的对外交问题的讨论和激烈的游说战,所有能够公开的关于伊核协议的细节都被置于政客、研究机构和舆论的放大镜下进行审视。一些接近的观察家表示,上一次这样激烈的讨论还是在2002年是否出兵伊拉克的时候。

美国当地时间9月2日上午,美国国务卿克里在费城的国家宪法中心发表演讲,敦促更多的国会议员支持“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下称伊核协议)。就在他演讲前不到一个小时,民主党参议员Barbara Mikulski刚刚宣布加入支持阵营,将参议院内的支持人数突破到关键的34人。

这一结果意味着,一旦国会对伊核协议做出否决的决定时,奥巴马可以使用“总统否决权”驳回国会决定。国会预计将在9月17日对是否批准该协议进行投票。

美国国会在今年5月通过相关审查法案,要求奥巴马政府将达成的协议提交国会审议表决,如果国会不批准,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协议就无效,不能解除现有的各种制裁。

9月8日国会复会后,共和党很可能发起否决伊核协议议案的投票。由于共和党在两院均占绝对多数,且一致反对伊核协议,该议案很可能获得通过。如果议案在国会通过,奥巴马可以行使总统否决权不予生效,随后议会可以讨论修改议案,或者再次投票,一旦在两院均拿到三分之二的支持,便可撤销总统的否决。

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唯有在两院中任一院得到三分之一+1的议员支持,才能保证在国会做出否决协议的决定时,使用总统否决权否决议会决定,并使否决权不被议会撤销。相对于众议院人数众多的复杂形势,仅有100人的参议院无疑是奥巴马的关键游说目标。在参议院,奥巴马的目标是确保至少有34个议员支持。

在刚刚过去的夏天,华盛顿经历了罕见的对外交问题的讨论和激烈的游说战,所有能够公开的关于伊核协议的细节都被置于政客、研究机构和舆论的放大镜下进行审视。一些接近的观察家表示,上一次这样激烈的讨论还是在2002年是否出兵伊拉克的时候。

9月1日,一向对伊朗持强硬态度的民主党籍参议员Bob Casey和Chris Coons宣布支持伊朗核协议,将支持者的数量提高到33名。Coons在正式宣布的演讲中说,虽然协议和他希望的并不符合,并且对于很多关键条款,伊朗和美国的解释差距很大,但是他仍然相信协议是目前美国能够领导国际社会遏制一个实际存在的威胁的最佳机会。

克里在费城的演讲中表示,如果没有这份协议,伊朗距离成功研制核武器的时间只有两个月,有了这份协议,这个时间可能被推迟6个月到1年,甚至可能在未来十年保持现状。

大费城地区犹太人联合会的CEO Naomi Adler出席了克里的演讲,她随后表示,尽管克里的演讲很精彩,但是很多犹太人和她一样,仍然担心解除经济制裁后的伊朗会支持针对以色列的恐怖主义活动。

随着最后投票日期的临近,包括美国以色列公共关系协会在内众多亲以色列游说团体已经花费了上千万美元在华盛顿阻止伊核协议的通过,而奥巴马政府也予以了不遗余力的阻击。

众议院议长博纳在Barbara Mikulski表示支持后发表了一项声明称,政治斗争还没有结束,“强行通过一项坏决议,无视美国人民和国会大多数人的反对,这对于奥巴马来说,不是一个胜利。”

马里兰大学近期的民意调查报告显示,民众对伊核协议的支持和反对几乎势均力敌,约55%的受访者支持奥巴马政府。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