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专稿|香港灵活应对美联储未来加息

财经杂志 焦建/文     

2015年09月18日 14:41  

本文1174字,约2分钟

美国至少要加息两次,使其与港息有半厘的息差时,香港加息的可能性才会增加。

美联储两天议息会议结束后,于北京时间9月18日凌晨2时宣布维持利率不变,依然处于历时近7年的零息年代。但因其对加息的立场已相当明确,且其在10月底和12月中仍有议息会议,故对美国货币政策逆转以及其所导致的国际资金流向逆转的挑战,各方均在积极应对。

因施行联系汇率、深受美国货币政策影响的香港,其举动亦广受瞩目。

面对可能出现的息差导致资金流出香港的风险,“美国利率正常化过程将很快开始,除了要留意美国何时加息外,也要留意加息步骤”,9月16日,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在出席一次会议后表示,“希望大家留意小心处理风险,以应付市场的波动”。

虽亦有市场人士认为中国内地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香港将继续成为资本的热门避嫌地,但香港特区政府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亦在17日表示,美国加息必然会导致香港资金外流。

“美国利率市场化过程将影响全球资金流及资产市场,香港资金流出亦是正常现象。目前各方关注的焦点,是本港是否及在何时选择加息”,18日上午,香港金融业一位研究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

就这一问题,陈德霖认为目前香港银行同业拆息接近于零,存贷利率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因存贷息率是复杂的市场互动关系,难以预测资金外流多少才会加息,但加息趋势是必然的。

自美国在2008年爆发次贷危机及雷曼破产引发金融海啸以来,香港共录得五轮资金净流入,分别是2008年9月至2009年12月流入的6462亿港元,2012年10月至12月流入的1072亿港元,2014年7月至8月流入的753亿港元,2015年4月流入的715亿港元,以及2015年9月至今流入的312亿港元,合共9314亿港元。

陈德霖认为,这些资金目前仍然存留于香港银行体系,加上金管局备有充足的美元资产,故有信心应付资金流走的压力。而香港业界相关人士亦普遍预期:即使美国选择加息0.25厘,由于香港银行体系结余超过3000亿元,香港利息暂时不会随即上调。

前述研究人士则认为,美国至少要加息两次,使其与港息有半厘的息差时,香港加息的可能性才会增加。

除加息这一种可能性之外,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戴道华近日亦撰文指出香港短期内不加息的可能性。 条件之一是9月份以来,资金再次流入香港,银行体系流动性空前充裕。美国加息一次未必能触发联系汇率的利率自动调节机制,香港有条件选择不立即跟随加息。条件之二是在2008年美国减息周期末段,香港银行已有数次没有跟随美国减息,反过来的话在未来的加息周期初段,香港银行业就有不立即跟随的空间,以便美元和港元的Prime Rate(“优惠利率”)可以重新汇合,故香港银行不立即跟随加息也正常。

戴道华也认为,客观条件归客观条件,香港银行还是可能根据自身的资产负债情况选择是否立即跟随美国加息。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