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反洗钱系列报道之一:反洗钱有点囧

《财经》 张流常/文     

2015年09月28日 10:25  

本文1467字,约2分钟

《财经》反洗钱系列报道之一

洗钱,字面的意思是,钱脏了,用清洗剂将之洗净。

这不是戏谑之言。上世纪之初,美国一家餐馆老板发现,肮脏的纸币会弄脏顾客的手,于是他别出心裁,用清洗剂将纸币洗净后再行交易。“洗钱”由此而来。

一张一元面值的人民币,上面可能几万个细菌,可致病的细菌数量也多达上千。那么,法律定义下的洗钱,和生活中一般意义下的洗钱,共同的前提是钱“脏”。

洗钱罪的一个大前提是上游犯罪,也就是导致钱脏的源头。

按照中国刑法的定义,洗钱脏源有: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犯罪、贪污贿赂犯罪、走私犯罪以及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和金融诈骗等犯罪形式。

洗钱罪的客观方面,有四个典型特征和一个兜底条款。即:提供资金账户;协助将财产转为现金或者金融票据;通过转账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以其他方式掩饰、隐瞒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收益来源和性。

但看似明确的法律规定,在法律实践中的案例却寥寥无几。

按照公安部和一线办案民警的总结,司法最终认定洗钱罪的一个前提是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明知”脏源。但若否认“明知”,司法人员则很难以有效证据证明“洗钱”行为的客观存在。如此,实践中,本应构成洗钱罪的主体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量刑,诸如黄光裕和刘汉等人。

洗钱的流行形式不下几十种,地下钱庄是其最为重要最为神秘的通道之一。据业内学者统计,地下钱庄每年致数千亿美金向境外暗涌,严重冲击着中国金融市场,还涉及证券、外贸出口、房地产、建筑、体育文化等各个行业,成为中国经济安全的一大隐患。

地下钱庄这样的组织,实际上并非传说中的神秘,常人可所为。其主要的业态是境内外“匿名”和“空壳”;其主要的操作手法是“对敲”;其中主要的行为方式是突破外汇监管部门监管和银行的审查。

在中国,洗钱组织已经呈现画地为牢的状态。洗钱犯罪主要集中于沿海地区,其中以深圳、温州等地为“重灾区”。这些地区出于地理位置的原因,通过地下汇兑活动向外转移资本时,有各自对应的境外国家和地区,比如广东对应香港,温州对应欧洲和美国,山东半岛对应日本和韩国。

洗钱的上游犯罪无不具有巨大危害,其中贪污贿赂犯罪和涉及暴力恐怖的犯罪,成为两大恶首。前者为裸式贪官提供了经济基础,严重危害一个国家政治根基;后者为暴恐组织提供了资金周转通道,严重危害一个国家的国土安全。

虽然打击洗钱犯罪成为很多国家的重要任务,比如在中国,从去年至今,已有很多地下钱庄被系统性击破,但是打击洗钱犯罪并非司法机关独力能举。

银行作为反洗钱工作的主要管理部门,需要与实施打击行动的公安部门密切配合。

据公安部和业内专家分析,在反洗钱工作中银行与公安部门的协调配合存在种种阻力。银行承担着技术上审查的职责。但现实情况下,对于银行来说,即使怀疑部分账户有问题,也不会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因为银行依靠吸纳客户盈利,其利益和客户捆绑在一起。同时银行需要遵守为客户保密的规定,因此除非公安机关出示相关证据,银行没有主动提供线索和追查账户的义务,这无疑为公安机关追查案件造成困难。

地下钱庄和洗钱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仅仅关系到上游犯罪主体的非法资金,实质上也关乎一些合法资金的安全问题。

反洗钱需要合力,但是如何形成合力?是一个急需顶层设计的问题。

《财经》从即日起,将就反洗钱和地下钱庄刊发系列调查报道,为读者呈现地下钱庄和洗钱行为的诸多细节。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