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反恐联盟名存实亡

无界新闻记者 荆石/文     

2015年11月15日 17:14  

本文4484字,约6分钟

法国遭遇袭击后,国际反恐联盟再次受到关注。但不得不承认,“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形成的这一联盟,14年后的今天已经“名存实亡”。

这个曾一度有100多个国家支持的国际反恐组织,为何遭遇如此境地?一直充当反恐“带头大哥”的美国,又如何面对这一尴尬?如果该组织最终消失,国际反恐合作又该如何进行?

国际反恐联盟是个什么机构

虽然这个机构已有14年历史,但国内的报道却并不多。在中国官方的语境中,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无界新闻记者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查到了“国际反恐联盟”的词条,词条建立时间是2008年09月26日,北京奥运会闭幕一个月后。

词条是这样说的——

国际反恐联盟,“9•11”事件后在反对恐怖主义问题上形成的国际合作的一种泛称。有时亦称“国际反恐阵线”。由于国际恐怖势力的极端凶残和“9•11”事件的严重后果,又由于国际恐怖活动范围广泛,国际社会普遍感受到威胁,美国利用其道义上的优势和强大的实力,从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方面推动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阿富汗的邻国以及伊斯兰国家参与反恐斗争。绝大多数国家都表示支持美国并积极参与反恐斗争。2001年底,表示支持国际反恐斗争的国家已有100多个。其中包括中、俄、英、法、德、日等大国,北约成员国以及亚、非、拉的一些国家。一些国家还同美国签订反恐合作协议,交换情报,相互提供支援。国际反恐联盟并无固定组织、章程和固定不变的成员。各国政治理念、体制不同,国家利益各异,对于何谓恐怖组织,如何与恐怖组织斗争,看法常有分歧。随着反恐打击目标的变换,参与联盟的成员也变化不定。

看完这个词条,其实可以发现它点出了几个问题:

1、此次遭遇恐怖袭击的法国,2001年就已表示支持国际反恐联盟。

2、至少在2008年,也就是该联盟成立7年时,各国就“常有分歧”。

3、虽有100多个国家支持,但各国政治理念、体制不同,利益各异。

4、非常重要的一点:该联盟并无固定组织、章程和固定不变的成员。

国际反恐联盟反过什么“恐”

上文已提到,反恐联盟中,一些国家同美国签订了反恐合作协议。这些国家之间交换情报,并相互提供支援。这也是该联盟进行反恐合作的主要形式之一。

那美国还做了什么呢?

 众所周知,“9•11”是本世纪以来最“恐怖”的一次恐怖袭击,在此之后,美国一直充当反恐“带头大哥”的角色。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在组建以“铁杆盟友”为核心的国际反恐联盟后,连续发动了两场战争——阿富汗和伊拉克,都是穆斯林地区。尤其是伊拉克,被认为和ISIS有着密切关联。比如其全称的译本,传播较广的便是“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而其前身则被认为是“伊拉克伊斯兰国”。美国军方曾这样判断:“这一成立于2006年10月的组织名为‘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实际只是一种‘表象’”。

美国发动的这两场“反恐战争”,曾遭广泛质疑,而且至今没有平息。对国际社会来说,一个现实存在是——13年过去,全球范围的恐怖活动有增无减。

国际反恐联盟为何名存实亡

较早提出国际反恐联盟名存实亡的中国专家,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所长李伟。2013年8月,他在中国记协举办的一次“茶座”上,曾向记者表示,国际反恐联盟“基本上已‘名存实亡’”。他谈到了三个“原因”。

首先,反恐工作虽取得一定成效,但远未达到之前国际社会的普遍预期,恐怖主义势力和威胁也没有真正被遏制;

其次,联合国在整体国际反恐斗争和合作方面的主导性作用并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第三,区域合作“雷声大,雨点小”,形式大于内容。

除了以上三个“外因”,其实还有重要的“内因”。

首先是“三没有”。国际反恐联盟缺乏明确的整体战略,这也是导致该联盟没有固定组织、没有规范章程、没有固定不变成员的主因之一。

其次是“三不同”。各国政治理念不同、国家利益不同、体制不同。甚至有些成员国还打着“小算盘”,以打击“伊斯兰国”为例,叙利亚外长穆阿利姆就曾批评西方和一些国家向极端组织提供经济援助、武器装备甚至后勤支持。而美国出于地缘政治和其全球战略的考虑,对联盟的参与资格设限严格,将一些重要的反恐国家“拒之门外”。

再次是“两分歧”。何谓恐怖组织?如何与恐怖组织斗争?联盟内部常出现分歧。

奥巴马组建“新国际反恐联盟”

2014年,“9•11”事件13周年之际,奥巴马发表了一个特别的讲话——联合其他国家发动打击“伊斯兰国”战争。

在奥巴马等美国政要的积极游说之下,至少10个阿拉伯国家与美国签署了“联合公报”,同意对“伊斯兰国”共同打击。当时积极响应这一讲话的,就有此次遭遇袭击的法国。此外,英、澳等国也投了“赞成票”。

这一讲话衍生的联盟,被称之为“国际新反恐联盟”。

奥巴马讲话后不久,2014年9月16日,新华社曾编发消息称——为打击跨境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美国近期组建的有40个国家参与的反恐联盟初步形成。

5个月后的2015年2月18日,奥巴马提议的“国际反恐峰会”在华盛顿举行。这个所谓的峰会,实则上就是美国组建并主导的反对“伊斯兰国”联盟成员的会议。

与小布什的老“反恐联盟”相比,奥巴马的“新反恐联盟”同样发展迅速。今年2月,这一联盟成立5个月后,新华社的文章曾透露当时的最新数据——“约60个国家和欧盟、北约及阿盟等地区组织均囊括在新联盟名单中,一些盟国还积极参与了对‘伊斯兰国’的空袭行动”。

据介绍,联盟从去年9月到今年6月,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实施了4000余次空袭。效果如何?后面文章会具体谈!

“新反恐联盟”会不会重蹈覆辙

2014年9月16日,巴黎“伊拉克和平会议”次日,新华社曾刊发这样一条“国际时评”——《反恐不能搞双重标准》。

文章称,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美国倡导的“反恐联盟”存在先天漏洞,其背后目的和动机令人怀疑,这势必影响日后国际社会在反恐问题上形成合力。

文章说,打击恐怖极端组织,不能搞双重标准。美国声称寻求组建一个打击“伊斯兰国”的广泛国际联盟。然而,联盟并不具有包容性,选择盟友时有亲有疏,自我设限。比如俄罗斯、伊朗、叙利亚等有条件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发挥作用的一些国家,均被排除在外。

也正是因此,该联盟的广泛性遭到质疑。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曾直言,不能接受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击恐怖主义组织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反恐不应成为服务于本国利益和意识形态的政治工具,更不能沦为干涉他国内政的廉价借口。

今年2月,华盛顿“国际反恐峰会”期间,中国反恐专家李伟曾指出,奥巴马的意图是将盟国统一到美国的反恐指挥棒下。然而现实情况是,面对气焰嚣张的“伊斯兰国”,“反恐联盟”至今没有取得明显效果。美国没能“一呼百应”,盟友也没有做到“一心一意”。

国际问题专家李绍先也曾表示,联盟内部的国家,向来各有打算,指望通过一次会议就能统一步调,希望十分渺茫。他还坦言,近半年过去,反恐联盟号称五六十个国家参与,而且美国投入这么大的空中力量,“伊斯兰国”不仅仍在地球上,而且威胁世界和平的势头丝毫没有减弱,为什么?根本原因就是各有各的打算,没有任何一方体现出真心实意的全力消灭“伊斯兰国”。

4个月后的6月,新国际反恐联盟部长级会议在巴黎结束,“失败”成为关键词——既未对持续近10个月但收效甚微的反恐行动做出战略性调整,也没能制订出下一步行动的具体方案。

联盟自去年9月起展开的打击行动不可不浩大,然而这些空中打击并未有效阻止“伊斯兰国”扩张。此外,随着反恐的“深入”,恐怖主义对国际安全的威胁有增无减。

国际反恐下一步该怎么走

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在9月的“伊拉克和平会议”上曾强调——有关行动必须尊重当事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及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打击恐怖主义必须尊重国际法。目前,“伊斯兰国”的控制区域横跨叙利亚和伊拉克,约占两国各三分之一的面积。在两国同时实施打击才能有效堵住恐怖分子的退路。但在叙利亚展开军事行动,如果美国没有得到叙利亚政府的允许,势必涉嫌侵犯他国主权,成为打击恐怖主义行动中的硬伤。

恐怖主义呈全球化发展趋势,已是事实。这一背景下,强调联合国的反恐主导地位和作用具有重要意义。然而,联合国的地位和作用遇到巨大挑战。

恐怖主义是全球公害,任何国家都不能置身事外。打击恐怖主义,必须尊重有关国家利益,并加强国际合作与协调。如果搞单边主义和利己主义,搞双重标准,只能在反恐的道路上越走越窄。

对于国际反恐合作,反恐专家李伟认为,各国仍大有可为。不同地区、不同国家面临的不同形态的恐怖组织应引起足够关注。“在探讨国际恐怖主义威胁时,不应只从恐怖组织本身出发,还应包括各国的反恐怖力量及相关法律政策。因为这两方面的因素共同决定了一定时期、一定区域内的恐怖主义形态。”

资料来自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新华网、央广网等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