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波森:中国一定能够实现非货币战争的共赢

《财经》记者 刘彦 张威/文     

2016年01月28日 07:58  

本文1114字,约2分钟

在全球各国汇率和金融市场波动增大和变得愈益频繁的2016年之初,国际货币体系也面临诸多挑战。中国将成为G20的主席国,与此相应,二十国智库论坛(T20)也将全球金融治理作为一个重要议题。今天举办的T20前海国际金融论坛上,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席亚当•波森(Posen Adam)认为,中国可以在全球金融治理方面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尤其在建设全球和区域性的金融安全网方面,发挥更好的作用。

亚当•波森在2009年到2012年担任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外部成员,他曾经与伯南克共同编撰了美联储政策制定改革方案。他也已经连续五届担任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经济顾问。他告诉《财经》,全球目前的金融架构需要变革和革新,G20有一个很好的机会,不光是因为中国要担任主席国,还因为在金融架构方面,需要中国、其他国家有更大的声音表达。因而G20能够使得亚洲经济在全球的经济当中具有更大的代表性。

他认为,人民币加入SDR,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加入新机制机会。对世界的金融体系来说,中国的加入能够使得各国在资本流动方面进行更好的协调、控制。几年以前,各国的政策制订者都关注和强调资本流动,流入各国的资本有的是进行投资,能够帮助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同时也有一些大规模的投机资本流入,还有外国对本地进行的借贷等等。投机资本给本地的经济基本不会创造正面的影响。最近不同国家的资本流动变得非常巨大,IMF现在就资本控制方面愿意作出一些应变,各个国家也同样如此。全球各国需要更深入地理解这一轮的资本流动加速,同时也要达成一致意见,尤其是关于如何进行资本流入和资本流出的控制。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必要对跨境资本流动进行新的监管,减少总体的资本流动量。

亚洲也在建立起自己的金融安全网,这种必要性是非常清楚的。但多边安全网需要大的经济体为邻国负起责任来。多边的保护网能够带来相互的保护,IMF虽然能提供流动性,但不能够提供很大的流动性,因此需要各个国家相互帮助。他希望G20未来能够推动IMF获得更多的资源,而且把全球金融动荡的风险治理,从事后变成事先。应该在多边机制里面提供资金,强调全球各国和区域性的多边合作机制的相互保护。

人民币已经成了国际储备货币。储备货币同时能够为很多国家所获得,但在发生货币战争时,人们也可能会去利用它。波森认为,在金融危机的时候一个国家可以利用自己的货币,去帮助其他国家减少金融危机,能够起这种作用的货币包括美元、英镑、日元等储备货币之外,现在则包括加入SDR篮子的人民币。中国在这方面朝着这个方向在走。

波森说,中国和其他的国家要强调共同负担,过去几年中国政府做得非常负有责任。他认为,中国一定能够实现非货币战争的共赢。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