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观察丨情欲勃发的乡村

无界新闻记者 张小马/文     

2016年02月17日 18:36  

本文2340字,约3分钟

陌陌、微信、qq等社交软件,正在重构着乡村的情欲世界。

2016年2月3日,我坐在回乡的高铁上,陌陌的新消息提示音此起彼伏。

旁边座位上的新工人兄弟,对着屏幕上一个漂亮女孩的头像聊得火热。这个女孩,可能是他的女友或妻子,也可能是一位完全陌生的女子。

春节期间,在我的乡村,儿时的玩伴、年龄相仿的亲戚,都已经结婚生子。他们的手机上几乎都装着各类社交软件。除却日常联络,这些软件的交友功能更被他们重视。聊上一位陌生女子,拉上两三个朋友助阵,大家一块去往镇上或县里的ktv唱上半宿。

如果进展不顺,对方唱完歌即回自家休息。反之,她当晚可能就住在了ktv旁边的商务酒店。当然,她不是一个人。

除了“约炮”这一家乡新风尚,尚未婚娶的男女通过社交软件相识相爱、成婚者大有人在;已经婚娶的男女“聊上”之后情投意合,抛家弃子毅然地重组家庭者同样不在少数。

在过去的农村婚恋市场,媒婆手握绝对的资源配置能力。媒婆或者是亲戚、邻居,或者是各个村落人脉广泛的兼职婚恋中介。在她们的撮合之下,家长带上自己的儿子前往女方住处小坐,两位青年男女略作交谈。如果家长和孩子对彼此满意,而后便是订婚——男方带着成千上万元的现金和礼物前往女方家中敲定这门婚事。

如果不出意外,下一步是结婚典礼、生儿育女。当然了,夫妻之间过日子难免打打闹闹,我的乡村在过去离婚者寥寥,大多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如今的乡村依旧是熟人社会,不过,随着城镇化进程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媒婆作为熟人社会的婚恋中介遭到一定程度的冲击。

“谁家儿子从外面领回一个媳妇”在过去意味着贫困的家长无力为孩子订婚娶亲,孩子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从外面“骗来一个媳妇”。这种事情现如今不再被视为丑闻。进城务工的男青年,通过微信、qq、陌陌等社交软件,突破农村熟人社会的社交局限,结识并迎娶在过去根本无缘相识的异性,成为婚恋市场上媒婆中介之外的另一种普通存在。

囿于农村男女比例失调,未婚女性成为乡村婚恋市场上的稀缺资源,订婚娶亲的成本从过去的5万-10万元,飙升至现在的至少20多万元。一些开明的家长开始鼓励自己的孩子“像别人一样从网上找个媳妇”。

这些家长观察身边的案例发现,网恋结婚的男青年虽然同样需要付出订婚娶亲的成本,但如果对方来自经济发展落后或彩礼价格偏低的地区,则可以省下数万到十万元不等的婚娶开支。

从经济学角度分析这笔划算的买卖的话,其实是婚恋市场上未婚男女资源的跨地区优化配置。

不过,对于已婚家庭来说,社交软件充当的却是一个不太光彩的角色。

以家乡一位男青年为例,他与原配妻子的结合源于媒婆的撮合,在完成订婚、结婚的步骤之下,生儿育女。

男青年2015年在外打工时,通过qq认识了附近工厂的一位女青年。两人都已经有了家庭,各自育有两个不到10岁的孩子。不过,他们还是在今年春节之前相约离婚,择机举办属于他俩的婚礼。

这非孤例。最近两三年,家乡的离婚者越来越多。我不曾调研详尽的离婚率统计数字,但以熟悉的一个家族来说,今年春节之前即有四位30岁以上的男女青年离婚。四位当中,三位的离婚原因涉及“网上出轨”。

食色性也——这里并没有道德评价和指责——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农村,不管已婚还是未婚,滚滚红尘男女浮沉。过去的农村已婚男女之所以离婚者寥寥,一方面受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等习俗的约束,另一方面,他们尚且尊重“为了父母和孩子将就着过下去”的家庭责任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们缺少释放情欲的平台和渠道。

如今的家乡四处弥漫着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爱情之于青年男女的意义不仅仅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还上升到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的第三层——情感和归属的需求。

此外,过去在家庭中处于从属地位的女人,随着农村适婚女性资源稀缺,不再担心自己离婚后嫁不出去。

上述是滋生乡村离婚率高企的土壤,陌陌、微信、qq等社交软件则打破了乡村熟人社交的局限性,在土壤之上建筑起已婚男女情感需求的交流平台和互通渠道。

我一直都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一直够不着人家。现在不一样了,我能用陌陌,可以“摇一摇”,还能搜索“附近的人”……

一位再婚不久的朋友对此的解释通俗多了:我一直都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漂亮姑娘很多,可一直够不着人家。现在不一样了,我能用陌陌,可以“摇一摇”,还能搜索“附近的人”……

然而,外面的世界不一定都是精彩的。

以另一朋友为例,由于妻子网上出轨,他在三年前与其协议离婚。女方很快与男网友再婚,遗憾的是,过去甜言蜜语的男网友婚后露出暴戾的脾气和赤贫的家境,而且不允许她探视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她自然也不肯照顾新丈夫与前妻生育的三个孩子。

我的那位朋友再婚之外,新妻子同样拒绝照顾他的两个儿子。在两人常年外出打工的时日中,他的小儿子跟着奶奶在农村生活。大儿子则在县城求学,由爷爷一边打工一边照料。

由于爷爷厨艺不精,并且时常因为加班不能按时为他做饭,这位只有11岁的小男孩理想中的职业不再是警察、科学家,而是成为一名厨艺精湛的厨师。

家乡的留守儿童早已俯拾皆是,甚至他们也有了二代。这些年来,不少孩子又沦为单亲家庭的留守儿童。相对那些备受溺爱的同龄人,他们自父母离婚之日起,便长期活在两个新家庭的缝隙之中。

关于这些孩子的未来,我无法预见,唯有衷心祝福。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1976222768
    4年前
    现实如此,谁能来为他们买单呢!在这个都在拼教育的节奏,输了教育这些孩子或许会输了一生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