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麻烦脱身难,欧洲难民乱象将乱上加乱

2017年02月13日 15:18  

本文1396字,约2分钟

欧洲难民乱象将乱上加乱

艾玛·霍根(Emma Hogan)/文 《经济学人》欧洲记者

在欧洲这出难民剧中,少有情节转折是能被预见到的。2015年,随着叙利亚战争的持续,130万移民向欧盟提出了庇护申请,这一数字超过了以往纪录。跨过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的爱琴海进入欧洲的人数本来预计会在那年夏天结束时下降,结果却是急剧上升。2016年3月,欧盟和土耳其在最后一刻达成协议,协议要求将难民遣返回土耳其,在那里处理他们的庇护申请。这份协议让很多人感到惊讶,更出乎意料的是,它在最初的确起到了阻止新人到来的效果:抵达希腊的人数从2015年2月的5.5万人降到2016年8月的刚刚超过3400人。

2017年,前往欧洲的人数不会再达到2015年或者2016年的高点。但随着欧洲大陆民粹主义政党的涌现以及一个更容易闹脾气的土耳其政府,这趟旅程将更加困难重重。更多难民将冒险采纳更危险或者更出其不意的路线,路上很多人将面临更严峻的遭遇。

首先,对移民的安置将恶化。

尽管有欧盟-土耳其协议,大约5万移民仍然困在希腊的难民营里,没有被遣返回土耳其。大部分难民营都挤满了人:在2016年9月,在发生骚乱和火灾之后,数千人逃离了莱斯博斯岛一个人满为患的营地。

随着冬天的到来,移民变得更加不安。争斗将爆发;一些难民将进行绝食抗议。与此同时,在从利比亚逃往意大利途中丧生的人数将持续增加。

其次,土耳其政府将变得更难以打交道。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内容,欧盟承诺向部分土耳其公民提供免签待遇,前提是土耳其能够达到惩治腐败的特定标准,发放含有生物特征并可进行识别的护照,对其范围广泛的反恐法进行改革。但直到2016年10月,这些要求都未能实现,部分是因为土耳其政府还忙于起诉被控参与了2016年7月针对总统埃尔多安的政变的6万人。迟迟不能实现免签激怒了土耳其人,他们威胁说要抛弃协议。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希腊可能会开始让难民离开营地,他们将经过巴尔干半岛前往德国(在走私犯的帮助下),给沿线地区制造更多混乱。

第三,欧洲各国面临的国内压力将阻止政治家去做那些需要做的事情。

比如,要确保难民可以直接从土耳其到欧洲其他地方安置下来需要完成更多的工作,在希腊、意大利和其他地方都需要更多的翻译人员和处理庇护申请的官员。但强调要帮助难民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都将忙于选举(译者注:见刊时奥朗德已经宣布不谋求连任),没有其他人的帮助,他们无法解决这些问题。他们也不太会得到帮助:东欧国家政府拒绝接收难民;在瑞典、荷兰和意大利,反移民的情绪高涨。

如果采取适当的外交措施,这种严峻的情况可以被避免。欧盟-土耳其协议想要奏效,难民需视土耳其为一个可以返回的安全国家,来自智库“欧洲稳定计划”的杰拉德·诺斯说。

更多欧洲国家则应该开始安置直接从土耳其来的难民,以废弃受到多方反对的强制安置方案(译者注,欧盟出台过以强制性配额制要求各国收容难民的计划)。但这些事情都不太可能在2017年发生,这将让欧盟和最初向躲避战乱者张开双臂的政治家们蒙羞。

(翻译:江玮,审译:袁雪)

本文由《财经》2月6日特刊《世界2017》刊发。《世界2017》中国大陆简体中文版, ©2016 经济学人报业有限公司,《财经》杂志获《经济学人》独家授权翻译出版。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3年前
    相比还是富裕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