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保护主义浪潮下,澳大利亚的反向抉择

《财经》记者 左璇/文 袁雪/编辑     

2017年03月22日 13:29  

本文4740字,约7分钟

澳大利亚各政党对吸引外资、经济开放有很高的共识,认同较高的生活水平得益于自由开放的贸易,“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风潮在当地相对微弱

2016年前三季度,随着各类关税(特别是农产品)的取消和减免,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大幅上升,未来十年,澳大利亚出口中国的商品95%将实现零关税。图/CFP

3月的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气候已经慢慢从盛夏季节过渡到南半球气候宜人的秋季。即使在上班高峰,这座位于悉尼和墨尔本之间、人工设计的小城仍然通行顺畅、人烟稀少,延承着自然界缓慢的新陈代谢。

但对史蒂文·乔博(Steven Ciobo)来说每天的工作节奏却足以让心跳加速。这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在3月1日会见到访的中国记者时,刚刚结束对北京和上海的访问,并很快将启程前往伦敦协商与英国的自由贸易协议。

澳大利亚同时在进行的还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下称RCEP)的谈判,以及与印尼和印度的双边自贸协定。

这与欧美国家普遍弥漫的反贸易情绪形成了鲜明对比。澳大利亚各政党对吸引外资、经济开放有很高的共识,认同较高的生活水平得益于自由开放的贸易,“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风潮在当地相对微弱。

乔博告诉《财经》记者,作为开放经济体,澳大利亚依靠外资来实现经济潜力,如果没有外资,澳大利亚无法达到现在的增长,所以即便在当前的经济贸易局势下,他们仍将继续专注于开放本国经济。

多管齐下的贸易对策

澳大利亚正与世界多国织就一张涵盖双边、多边及区域的不同层次、全方位覆盖的贸易关系网,抵御贸易保护主义浪潮。

2015年6月,“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下称ChAFTA)历经10年、21轮谈判正式签署,并于12月生效。虽然ChAFTA是澳大利亚签署的第十个双边自贸协议,但由于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双向贸易伙伴,澳大利亚产品和服务最大的出口市场和最大的进口来源地,双边经贸体量巨大,ChAFTA释放的活力成为2016年世界贸易舞台的增长亮点。

澳大利亚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随着各类关税(特别是农产品)的取消和减免,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大幅上升:葡萄酒增长40%,奶粉增长80%,药品增长90%,脐橙增长55%,新鲜樱桃、鲍鱼、锌等产品翻倍。

2017年1月1日,中澳根据ChAFTA进行了第三轮关税减免,此后澳大利亚出口中国的葡萄酒、药品、坚果、冰淇淋以及海鲜等产品缴纳的关税不到法国、美国及加拿大等国家出口的同类产品关税的一半。未来十年,澳大利亚出口中国的商品95%将实现零关税。

同期,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出口总额也位居其他国家之上,约543亿澳元,略高于自澳大利亚进口额的二分之一。

根据ChAFTA,澳大利亚将在2019年前逐渐实现中国出口制成品的零关税,电子产品、家电等产品在澳大利亚市场的价格将更便宜,目前澳大利亚进口的中国制成品数量大约占其总进口量的25%。

进出口的便利造就了中资企业在澳投资活动持续活跃。2016年中国对澳直接投资额达48亿澳元,比2015年增长56%。投资金额较大的交易包括:2016年2月,宁波商人卢先锋的月亮湖投资公司以2.8亿元人民币收购塔州Van Diemen’s Land(VDL)公司,VDL经营着澳大利亚最大的奶农业务,并拥有1.78万公顷的乳牛场。8月,中金集团以约1.3亿元的价格购下靠近大堡礁的南莫里岛。9月,中投公司与相关国际财团拿下墨尔本港50年租赁权,是继中资成功租赁世界最大煤炭港口纽卡斯尔港和达尔文港后在港口项目上的再次大手笔注资。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对《财经》记者评论说,ChAFTA显著降低了关税水平,这一点非常成功;除此之外,双方政府还设立了解决非关税壁垒问题的核查委员会。

中国在其十大贸易伙伴国中,仅与澳大利亚和韩国签署了双边自贸协定。澳大利亚则从1983年开始,相继与新西兰、新加坡、美国、泰国、智利及马来西亚签署了双边贸易协定。2014年和2015年,澳大利亚与亚洲主要市场韩国和日本的双边自贸协定依次生效,中日韩三国市场消化了40%的澳大利亚出口产品,总值达2500亿澳元。

当前,澳大利亚政府正在推进与印尼和印度两大亚洲市场的自贸谈判。

多边经贸层面,特朗普单方宣布退出TPP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会见了日本、新西兰、新加坡等国领导人,试图挽回美国退出带来的损失,继续推进已协商完成、只待批准的TPP。不过日本表示,美日占到TPP成员国GDP的75%,缺少美国的TPP日本不会再考虑;在安倍晋三访美期间,他更多地与特朗普谈论了美日双边贸易协定。这一系列变化让澳大利亚等国处于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

TPP前途黯然,由东盟发起RCEP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RCEP的成员包含东盟十国以及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覆盖了全球一半的人口和30%的GDP。RCEP的达成将大幅提升区域内供应链的竞争力。

乔博对《财经》记者指出,TPP和RCEP孰重孰轻并没有前后因果关系,它们是两个不同层面的贸易协定,分别由不同的团队进行谈判。澳大利亚希望通过谈判在贸易自由化、降低关税、投资和服务业出口等方面达成比现阶段条款更为雄心勃勃的目标,也希望谈判方更多关注并逐步减少“非关税壁垒”,以便更好实现贸易协定的潜在价值。

中国投资之星:房地产取代矿业

在一个晴朗的夜晚,站在悉尼歌剧院向南看悉尼市区,在灯火辉煌的高层建筑中可以看到一座临水最近的大楼还没有亮起灯光。如果站在大楼的顶层向外看,悉尼湾最具盛名的景致——悉尼歌剧院和悉尼大桥——一览无余。2015年1月,万达集团投资10亿美元买下该地段,现在正在进行旧楼拆除。

长期以来,中国在澳大利亚的直接投资主要以采矿业为主,2008年投资金额达到峰值,随后急剧下滑,到2010年触底,尔后逐渐回升,到2015年再次到达较高的水平。

不过,采矿业已经不再是中国资本最专注的行业。

毕马威/悉尼大学在2016年4月发布的《揭秘中国企业对澳投资》研究显示,2015年房地产业取代采矿业成为中资投入最大的行业,其投资金额占中国对澳投资总额的45%,紧接着是可再生能源行业,约占20%,医疗保健行业占17%,农业综合领域投资上升为3%。开采业持续下滑,从2015年的11%进一步下降到9%。

2015年中国在商业地产的投资增长最为迅猛,从2014年的43.7亿澳元增长到68.5亿澳元,人口密集的新南威尔士州获得了其中94%的投资,著名的投资项目包括中投公司以24.5亿澳元收购Investa Property Group的办公资产组合以及万达投资的上述“悉尼一号项目”。

一些澳大利亚投资专家分析,近年由于证券市场的投资回收率降低、回收周期加长,国际投资者更看好实体和基建投资。

悉尼一号项目公司总经理韦佳对《财经》记者说,过去三年悉尼的房地产市场大幅增长,现在慢慢走平,他们的基本判断是在未来5年-10年中低端市场会维持平稳走势,此后可能再次走高,这种判断主要基于在未来10年-20年之内,悉尼人口可能翻倍到800万左右,与纽约和巴黎的数量相当的趋势。

“万达开发项目的平均周期在5年-10年,现阶段买入正好符合城市人口的发展曲线。基于这样的判断,万达还会在悉尼推出新的项目。”韦佳说。

受益于房地产行业的景气,新州连续五年获得财政盈余,标普等信用评级机构将新州政府的信用等级维持在“AAA”级。人口增长和经济重心的聚集令该州亟待整饬陈旧的基础设施。

据新南威尔士州交通和基建部长康士坦茨(Andrew Constance)介绍,该州未来四年将在基建上投入733亿澳元,交通设施、能源、健康及水处理等领域是投资重头。

“政府采用PPP的方式为基建项目融资,但是我们并不愿意完全依赖投资者提供资金、运营和管理,而是要与他们一起建设、运营,共同承担风险。”他强调说,“目前所有的基建项目都向中国投资者开放。”

2016年8月,澳大利亚政府在国家电网公司收购澳大利亚最大的电网公司Ausgrid50.4%资产99年租赁权的交易进入最后的约束性竞价阶段时,突然以“威胁国家利益”为由拒绝批准。同年5月,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了大康牧业收购澳最大的畜牧公司Kidman80%股权的申请。该牧场的土地面积占澳大利亚国土面积的1.3%。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对此表示,这种决定存在明显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严重影响了中国企业到澳投资的积极性。

ChAFTA签订后,澳大利亚政府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对中国私营企业在非敏感行业上的审核门槛从2.48亿澳元提高到10.78亿澳元;但同时在传媒、电信以及国防等敏感行业,政府保留了对中资进行更严格审核的权力,例如政府要对1500万澳元以上农业用地以及5300万澳元以上农业综合业投资提案进行审核。

2017年1月,澳联邦政府宣布将成立“关键基础设施中心”,对相关基建项目进行登记和风险评估。路透和《金融时报》在报道时均暗指中国在澳的基建投资。

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负责外国投资审核的主任麦肯齐(Robin McKenzie)对《财经》记者说,审核关键基础设施项目并非针对中国投资者,而是政府希望向所有外国投资者订立规范,这样也可以避免他们在做了很多准备以后投资项目落空。

2016年9月,中投与包括澳大利亚主权财富基金未来基金、加拿大安大略市政雇员退休金计划等的西方基金公司组成财团,成功获得墨尔本港50年的租赁权,其中中投占股20%。

墨尔本港位于澳大利亚东南部,2015年其集装箱吞吐量为264万标准箱,位列世界第59位,货物吞吐量9000万吨,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主要输出澳东南地区羊毛、肉类、水果及谷物。

墨尔本港的首席执行官伯克(Brendan Bourke)对《财经》记者表示,墨尔本港成功融资可以提供的经验是,中国投资者把一些具有相同理念和判断的澳国内和国际投资者聚合到一起,形成一个强大的、相互合作财团,这样对于联邦政府来说有很强的说服力。

另一种受欢迎的投资是那些能够顺应澳大利亚经济转型需要的投资。

2016年2月,澳大利亚政府批准了月亮湖投资公司收购塔斯马尼亚州1.78万公顷土地的申请。塔斯马尼亚州是位于澳大利亚南端的岛州,经济曾经以矿产、农业、能源和制造业为主,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塔州经济一直落后于澳的其他大多数州和领地。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澳大利亚时专程前往访问,并带去了中国投资者。

财长莫里森在批准声明中表示,“我仔细考虑过此次收购对当地经济影响的因素,我认为这次收购符合国家利益,尤其是国家利益需要考虑税收收入的影响。”

外国资本的带动下,该州向旅游、渔业等更符合市场需求的领域转型,最新数据显示该州生产总值的全国排名从第七名跃居第四名。2015年-2016年,中国进口了塔州30.6%的出口产品,比前一年增长50.1%,其中出口中国的海鲜增长了94%;同年,2.4万大陆游客到访塔州,是该州第三大游客来源国;该州各大教育机构中34.6%的国际学生也来自中国。

这对于投资者来说也是个双赢的局面,月亮湖公司投资的范迪门乳业集团的董事总经理Sean Shwe说,他们已经收获了中国客户上百万元的订单,准备好向中国城市空运塔州最高品质的鲜奶。

(《财经》记者 左璇 发自澳大利亚 袁雪/编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