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支付宝面世,香港“支付战”升温

《财经》记者 焦建/文     

2017年06月02日 17:12  

本文2930字,约4分钟

与此前支付宝所着力拓展并取得明显成绩的印度及东南亚等地市场相比,香港移动支付市场的竞争性可能会更强。未来一两年间,或将出现“汰弱留强”局面

 

5月底,以港版支付宝“支付宝HK”提供服务为标志,通过内地游客在港“买买买”为人熟知的支付宝,开始正式为香港本地居民进行服务。而这也是继进入印度、菲律宾等五个国家后,作为支付宝母公司的蚂蚁金服国际化图谋的最新一步。

与内地版支付宝相比,香港居民可通过绑定当地信用卡或余额充值使用支付宝HK,用港币付款。据蚂蚁金服港澳台区负责人透露:屈臣氏、美心、周大福、百佳等2000家商铺已可使用这项服务,在年内预计将超过8000家,并逐步实现同步接受人民币及港币支付。

按照《财经》记者一位香港朋友的说法,“在此之前,要在淘宝买东西,虽然在收货时有集运到港服务,但支付往往还得找内地朋友帮忙,麻烦不小。”但据《财经》记者了解,因强调本地化等原因,港版支付宝和内地支付宝互不通用。香港人在用港版支付宝支付内地淘宝订单时,目前仍需以港币结算,而支付宝会为其提供货币兑换。

作为本地化的特征之一,目前港版支付宝主要围绕香港用户最直接的需求进行拓展。例如,针对香港人有收集印花的习惯,港版支付宝纳入了自动“集印花”服务;此外,亦联合了有港版“大众点评”之称的 OpenRice 应用提供餐饮优惠;再加之最基础的扫码付和淘宝购物,便构成了目前港版支付宝的四大服务场景。

“作为只具备基础功能的1.0版本,港版支付宝目前仍有很多需要打磨的地方。比如如何进一步拓展场景支付,如何纳入充话费等服务,以及推出在线销售各类保险等服务。港版支付宝希望无缝对接香港人的支付场景,让他们将日常希望用手机解决的支付问题都解决掉。”支付宝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称,“简而言之,将场景拉到用户身边,是香港版支付宝的价值所在。”

对场景的强调,是蚂蚁金服近年来关注的重点。以蚂蚁金服联合阿里巴巴联合投资的印度版“支付宝” Paytm 为例,“更多的场景会提高用户打开 Paytm 钱包的频率,这对提升用户的黏性、增加用户数目都有益处,而用户的增多又让更多的商户愿意使用 Paytm ,这样就可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财经作家由曦在其所撰写的《蚂蚁金服:科技金融独角兽的崛起》一书中写道。

而在蚂蚁金服的国际化路线图中,按照目前其为自己设计的国际业务三大板块——基于电商的全球收全球付、出境游群体的支付业务、在各地“复制支付宝”——将完成支付和生活场景的数据累计,在此基础上提供数字金融服务。

但与此前支付宝所着力拓展并取得明显成绩的印度及东南亚等地市场相比,香港移动支付市场的竞争性可能会更强。事实上,以去年8月25日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首次颁发储值支付工具牌照 SVF(相当于内地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为标志,香港的新型支付手段的“遭遇战”正在不断增多:

在首批获得牌照的五家公司中,除本地老牌的的支付品牌八达通卡有限公司推出的 O! ePay 服务外,还包括 Alipay Financial Services (HK) Limited 的支付宝服务,以及 HKT Payment Ltd的Tap & Go 服务,财富数据有限公司的微讯支付等。随着去年11月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发第二批牌照(易票联支付为唯一的内地机构),香港的 SVF 持牌人已经达到13家。

此外据《财经》记者观察:在港版支付宝推出当日,还至少有五家香港银行宣布将支持韩国三星的支付服务“三星pay”,并提供一系列优惠活动。在香港支付市场中,这类无需储值且需软硬件结合的支付手段,还包括 Apple pay,Android pay 等。

面对新支付遍地开花的局面,作为香港老牌非现金支付手段品牌的八达通卡近日亦透露称:该公司将按既定的发展路线迎战,并有望在今年6月底推出全新的手机支付服务。由于参与者的不断增多,香港本地的产业观察人士普遍认为:相信未来1、2年市场将会出现整固,势必汰弱留强。

在谈及竞争优势,“首先,支付宝的优势在于已经通过淘宝、游客等渠道在香港市场中进行了先期培育;其次,支付宝无论是作为网上还是移动支付手段,背后的技术能力、系统承载力、风控能力等‘内功’,在全球范围都有领先优势。”上述支付宝人士称。

但《经济学人》近日对此亦指出: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很多产品是为了解决中国金融体系的不足而专门设计的,这会导致其在其他市场上复制中国的成功并不容易。

支付宝对此表示:因涉及支付、清算等一系列复杂问题,金融机构的国际化的确并不容易,“一方面是如何在当地还没有类似业务开展的时候,让当地的金融监管部门熟悉和了解你,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系统性工程;另外,全球化肯定要需要全球化的人才储备,不能一蹴而就,而是慢慢积累。”

就人才考验而言,《财经》杂志近日报道称:为与当地人才合作,蚂蚁金服决定开放上层(即 SaaS 或应用层,包含风控、防欺诈等基础能力的通用支付技术平台),让 Paytm 具备修改和实现本地化定制的能力。这样既可以减少驻印度工程师数量,还可以实现技术输出的快速复制,甚至有反向技术沉淀。而 Paytm 的本地团队也可以得到提升。

就监管问题而言,香港地区和欧美等国的情况类似,由于监管严格,且金融服务完善,主流支付方式仍是现金和信用卡,并对一系列新金融业务门类采取较为审慎的态度。

例如 ,按照香港《支付系统及储值支付工具条例》(http://www.hkma.gov.hk/media/chi/doc/key-functions/finanical-infrastructure/infrastructure/retail-payment-initiatives/Explanatory_note_on_licensing_for_SVF.pdf)规定:储值支付工具持牌人须有不少于2500万港元的股本,同时满足一系列科技系统、资金管理等要求;金管局可能采取现场与非现场审查,独立评估、检阅报告以及与持牌人管理层会面等方式规管持牌人;此外,公司均需在香港注册成立公司,才可在港进行储值支付业务。

综合看来,香港目前的监管原则,主要包括以下几点:涉及的金额越高,金管局对于该机构的反洗钱等风控措施的要求也就更高;有关储值支付工具的交易范围仅限于香港本地,对应的监管要求就比较低,如果涉及跨境支付等功能,要求就可能会提高。

“储值支付工具如同自动柜员机及网上银行一样,需要时间发展成熟,希望储值支付供应商控制好风险。”金管局的一位相关人士近日在提及这一话题时着重表示。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能成功进入“一国两制”的香港市场,或许能成为支付宝加速进入欧美市场的一种练兵。

(《财经》记者 焦建/文)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