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开始“紧箍”,基因检测被念咒

《财经》记者 孙爱民/文 王小/编辑     

2017年08月25日 18:30  

本文5555字,约8分钟

在市场规范出台前夜,服务提供商可以自由拓展业务。但基因测序行业参与者不能再抱有侥幸心理,资本也应该规避政策风险。

目前,国内在临床上能放开使用基因检测技术的,只有NIPT,遗传病诊断和植入前胚胎遗传学诊断,及肿瘤诊断与治疗这三类项目,只能在部分试点医疗机构里进行。图/视觉中国

近日,基因检测服务公司WeGene将一款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检测产品,从999元降至499元。在几天前,“23魔方”创始人兼CEO周坤宣布已经完成4000万元B轮融资的同时,将全套基因检测服务同样从999元降价至499元。

这是一场被业内称为“第一轮价格战”的恶性竞争,也凸显出技术业已成熟、竞争已成蓝海之势的无创产前DNA检测(NIPT)之后,直接面向个人用户的消费性基因检测服务,成为中小型基因检测公司,尤其是初创企业的“第二战场”。

自2014年,国家卫生计生委与国家食药监总局(CFDA)联合叫停基因检测服务之后,公布了多轮试点机构,整个市场似有全面放开之势。然而,种种迹象表明,经过三年的试点,有关部门对基因检测行业的监管正在逐步收紧。

习惯了“放养模式”的基因检测行业,如何应对严监管时代的到来?资本方又当如何选择“良驹”,规避政策风险?

消费型检测难受资本待见

从网上下单、支付,两天内收到采样盒,完成唾液采集,邮寄到基因检测公司;一个月内,你将得到一份祖源分析报告。在报告中,可以看到你有多少中国血统、欧洲血统、日本血统,甚至看到你的家族或祖先的迁徙演化过程。

除了基因寻亲,按照同样的流程,你还可以做天赋基因测试、酒精耐受度评估等。

曾经“高大上”的基因检测,花费几千、甚至几百元,就可以亲身体验。这是国内不少基因测序公司现在提供的消费性基因检测服务。

消费型基因检测,又称DTC基因检测,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服务。与产前基因检测、遗传性诊断等医疗性基因检测不同,这一检测过程不需要专业医疗人员参与,也无须遵守医疗法规,检测者与受测者之间是纯粹的合同关系。

具备方便、快捷、价格低的优势,消费型基因检测能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除了网上下单、在家取样,受测者还可以在部分商店或药店购买检测工具,或前往检测公司面对面接受服务。

这类贴近消费者、接地气的基因检测,不涉及诊治,且会给消费者一些建议,即便不准确,受检者最多觉得不划算,但不会对人体健康有直接的负面影响。

然而,它并不能获取投资界的欢心。

“消费基因组学服务在法规层面是相对模糊的服务产品,不是诊断、不是治疗,属于新生的遗传咨询。”达晨创投投资副总监林正伟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在选择投资时,对这类项目的分析比较保守。”

消费型基因检测在投资人眼中更像是类似娱乐性质的服务。“投资机构喜欢严谨的、有科学依据的基因检测公司,尤其是在医疗机构得以运用的方案,对于娱乐性质的项目,还是有些谨慎的。”济峰资本创始合伙人余征坤告诉《财经》记者。

即使不怎么受投资界待见,消费型基因检测服务受商业利益与基因数据积累的驱动,仍在快速扩张,不少公司都制定了通过这类服务为百万人进行基因检测的目标,有的服务甚至贴着健康打擦边球,不断向医疗领域靠近。

有些商家提供的遗传病检测服务,声称可以测出是否携带近30种遗传性疾病的基因。尽管备注了“基因只是影响性状的一部分因素,其他可能的因素包括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与“该结果不能用于临床诊断”,普通的消费者还是很容易被误导,将之视为可信赖的检测结果。

通过对基因数据和表型性状的判断、并仔细分析,对疾病进行易感性预测,有一定意义。

但“都是一些关联信号,大都不是直接的致病基因,对于疾病判断是不完整的,准确性还需要在更广泛的不同人种、人群中验证”。在实验室做过五年基因组学研究工作的林正伟说。

尽管一些性状偏娱乐,消费型基因检测服务没有被禁止售卖。林正伟分析说,国内对于这类服务,往往是先放开,看是否有大问题,有问题的话便会叫停,如果没有太多负面的声音,应该会放任之,但总有一天会进行规范。在市场规范出台前夜,服务提供商可以自由拓展业务。“有了法规,还像现在这样直接卖产品,不拿证书的话,早晚会被要求整改。”

美国23andMe的经历或是前车之鉴。作为美国唯一一家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直接面向消费者提供基因检测分析服务的公司,23andMe仅仅提供祖源分析、遗传健康风险、酒精耐受、基因寻亲这四类服务。其遗传健康风险的检测,也只是相关突变,而不是患病风险。

2013年,该公司曾为顾客提供健康诊断相关的信息,受到FDA的停售监管。彼时,FDA公布的一封警告信称,23andMe的服务声称能够帮助使用者预防糖尿病、乳腺癌等疾病,而该服务的大多数用途表明它属于医疗设备类别,需要获得FDA的批准,这意味着FDA决定把基于个人基因组测序的疾病风险预测归为医疗设备进行管理。

从停售监管,到部分放开,这是FDA与23andMe为代表的基因测序公司相互了解、博弈的结果。而这一过程,从2014年开始,在中国也渐递发生。

近两年忙于整顿国内药品市场的CFDA,在进行了三年的市场观察后,或将抽身收紧包括消费型基因检测服务在内的整个基因检测行业的监管。

无法长久的灰色地带

与完全不受监管的消费型基因检测服务相比,受到国家卫生计生委与国家食药监总局监管的一些基因检测项目,也呈现出各种市场乱象。

目前,国内在临床上能放开使用基因检测技术的,只有NIPT,遗传病诊断和植入前胚胎遗传学诊断,及肿瘤诊断与治疗这三类项目,只能在部分试点医疗机构里进行。

即使是在试点运行,检测结果也是以科研报告的形式呈现,可以拿给医生看,但不能用在临床上作为直接的诊断依据。

然而,不少基因检测公司与医疗机构合作,以科研的名义为患者提供除NIPT以外的医学诊断服务,由医院提取受检者的信息,然后送到检测公司进行检测,并由检测公司出具检测报告。

通过这样的“灰色运行”,检测公司可以得到订单、积累数据,推荐患者下单的医生则获得用药指导依据、科研数据、销售提成。

这一灰色地带似乎与监管部门脱线。卫生计生委的职责是审查和规范基因检测机构的资质,CFDA则对基因检测链上的仪器、试剂、分析软件进行监管。这使得医疗机构,特别是独立临床实验室提供的基因检测产品,所涉及的管理、价格和质量等问题,未能得到明确地监管。

而对于角逐基因检测商场的公司来说,也并不都是利好。无法保障消费者或患者的切身利益,也无法真正促进技术创新。

“基因检测公司推出的产品,没有拿到证书就用到临床,监管部门一旦出台强硬政策,一下子就能把这样的公司限制死。”一名医疗投资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从2014年基因测序全行业禁令后,至今,一直有行业内人士呼吁国内引进美国的LDT监管模式。

LDT,又称实验室开发诊断试剂监管模式,FDA与美国医疗保障服务中心(CMS)分别依据《医疗器械修正案》与《临床实验室改进修正案》(CLIA'88)共同监管。

LDT明确了商业公司的实验室只要人员执照齐全,且通过政府的严格质量管理认证,就可以对外提供自己验证过的收费临床服务,其检测结果即可用于指导临床诊疗。美国不少提供产前基因检测的机构,便是采用了CLIA标准,而未经FDA批准。

2014年10月,FDA发布了《LDT 监督管理框架草案》,规定FDA将基于风险程度对LDT进行严格监管。“很多行业内人士误认为美国的LDT是没有监管的,实际上监管非常严格,而且以后会越来越严。”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一名研究员对《财经》记者分析。

学习美国的监管模式,中国的监管部门已在路上。“CFDA已经倾向于按照FDA的监管流程走,中国基因检测行业的法规越来越严,过去相对无序的行业状态会更加规范。”林正伟说。

三年前,CFDA和卫生计生委联合发通知,要求在相关的准入标准、管理规范出台以前,任何医疗机构不得开展基因测序临床应用,已经开展的,要立即停止。给出的理由是,这个技术的临床使用标准缺失,有待规范技术、价格、质量监管、伦理隐私保护等。

面对趋严的监管,基因测序行业担心,会不会再次像2014年那样全行业叫停?分享投资的投资经理张耀洋认为,全面叫停的可能性不大,投资基本不受影响。

不过,预警已经对一些企业产生了影响。“很多公司在申报临床化的产品时,倾向于申报一个基因突变点位或者一个Panel,这样更容易拿到证书。”林正伟告诉《财经》记者。

嗅觉灵敏的资本,也顺应监管加强之势,对投资选择做出相应的决策调整。法国凯辉基金执行总监杨海鼎对《财经》记者直言,“如果一个项目很好,但如果预计五年后才会得到审批,肯定不会投。”

资本倾向于选投FDA已经审批过的产品类型,并着重评估公司负责对接CFDA法规等一系列事宜的法规部门。

林正伟表示,基因测序行业内的创业团队,仅知道法规是不够的,还要有一定的经验、能力,可以跟CFDA对话、讨论,“要有触及资源和有效沟通的能力,才能顺利走完流程,否则都不知道卡在哪里,这是投资机构看重的”。

为了规避未来的政策风险,投资机构常从产业内的核心玩家、政府相关人士、医院内的专家处嗅到政策出台的苗头。

“对于行业内已经布局的企业,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不应该存在侥幸心理了。”上述投资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企业常常会有等政策出台的情况,这时参考FDA等类似机构的监管要求,是明智之举。”

被看好的“潜力股”

除了规避预判的政策风险,寻找未来的技术制高点、把准能改变竞争格局的前沿技术解决方案,对企业和资本尤为重要。

基因检测行业的上、中、下游,恰好均有潜力“靶点”。

多位投资界人士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均提到低成本的基因测序解决方案,将会改变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

目前,国内全行业全基因组测序的成本约1万元左右,受制于测序仪器与试剂的垄断,成本很难降下来。“如果能降到1000元甚至几百元,将会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衍生出更多的商业模式。”林正伟说。

主流的高通量测序平台有:Illumina的HiSeq系列、Life Technologies的Ion Torrent系列和华大基因的BGISEQ系列。国内外不少公司研发了第三代高通量基因测序仪,由于二代与三代测序仪在技术原理方面存在差别,且各有优势,二代测序仪器还不会被完全取代,这也阻碍了成本下滑。

在经历“第一轮价格战”后,基因检测行业或许变得焦虑,尤其是创业公司如23魔方,盈利问题还没有解决,继续打价格战显然不明智,但突围的方向在哪里?

美国的23andMe不仅卖产品赚钱,还靠数据,23andMe选择的是将基因大数据销售给制药企业,甚至深度参与数据分析和治疗技术的合作研发。这是基因检测企业可纵深发展的一个方向。

测序数据,通过解读才有价值。基因数据的算法在不断进化,计算能力和存储技术都有了很大飞跃,现在的技术可在20分钟内做完一个人的全基因组测序数据(55X)基本分析,存储速度提升也让云计算变得更加可行。

“生物信息的突破主要依赖于高性能计算机的技术突破。而近年高性能计算机领域突飞猛进,为未来生物信息分析带来了曙光。包括基因测序在内的生物信息领域的不断突破是必然的。”中晴蓝沃资本董事总经理告诉《财经》记者,专注生物云、生物信息分析的公司必将备受关注。

据林正伟分析,与强大的分析能力相对应的是不同维度数据量的缺乏,众多信息孤岛的集合能力对于企业至关重要,这直接决定了企业是否具有创新性分析产品的开发能力。

单基因遗传病,或将是下一个风口方向。现已临床应用的NIPT,做的仅是少数几种染色体遗传病,而单基因遗传病有1.3万种,已知致病基因有4000余种,其中隐性遗传病有1800种,这一领域将是NIPT的进一步扩展,有可能成为基因应用的下一个风口方向。

“单基因遗传病的诊断技术难度相对更高,并且需要融入临床分析,甚至要有跟临床医生做专业交流的能力,这对于基因检测企业来说是一个大挑战。”上述投资界人士分析说。

和NIPT一样,肿瘤诊断与治疗是可以在临床使用的基因检测技术,其中,将外泌体检测用于肿瘤筛查,备受行业关注。

直径只有几十纳米的外泌体,是细胞分泌或者脱落的囊泡状小体,携带着癌细胞的DNA、RNA和蛋白质等信息,通过分析外泌体可以直接获得癌细胞的基本信息。

2015年6月,安德森癌症中心癌生物学主任Raghu Kalluri研究团队在《自然》上发表研究成果,证实胰腺癌癌细胞外泌体中包含有一种蛋白,这种蛋白可能可以作为一种非侵入性诊断和筛查早期胰腺癌。

外泌体的采集不需要大量的血液,对其进行检测分析后,可以发现潜在疾病的基因标志。

“肿瘤的基因检测需求很大,未来外泌体的基因检测应用于临床,在癌症研究领域非常引人关注。”张耀洋表示。

路,看上去有很多条,但专注才能建成巴别塔,企业需要坚韧地不断拓进和尝试,人类才能最终受益。

(《财经》记者 孙爱民/文 王小/编辑)

(本文首刊于2017年8月2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