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令人类智而不智?

沈联涛/文     

2017年11月09日 15:20  

本文1941字,约3分钟

人工智能使用大数据和概率数学,使我们能够根据现有的最先进的知识进行外推,但总是会存在不确定因素——已知的未知数和未知的未知数,包括不可知的事物。

 

人工智能一直被大肆宣传,由明星历史学家变身未来学家的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认为,人类(智人)将演变为人神合一(Homo Deus),几乎同神一样,通过技术和科学来战胜饥荒、战争甚至死亡(Vintage Books出版社,2015年)。

我们曾经对通过科幻小说认识新科技将信将疑,直到上世纪60年代在《星际迷航》中看到的大部分设备都成为了现实。电脑已经能够击败人类最出色的围棋世界冠军。这些机器正变得比我们所有人都聪明。

《星际迷航》以及其他科幻电影之所以受欢迎,原因就在于它们以娱乐的方式探索科学的所有道德困境。机器人会不会最终杀死它们的制造者?当我们干预一个新星球时,会不会消灭或不可逆地改变他们的生命形式?随着科学技术进步到我们可以编辑自身基因,我们可以延长人类的寿命,或是创造出新的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

关于人工智能,需要记住的第一件事就是它是人类智能的衍生物。人工智能是人类知识积累的结果,每个发现、每个过程、每个创新、每个新机制都打开了新的知识领域。我们身处新知识爆炸领域的边缘。

当前的人工智能是知识通过算法取得的发现,被定义为“可用于计算、解决问题、达成决策的一系列按部就班的步骤”(赫拉利,2015年,第83页)。你可以为计算机或机器人编辑一套算法,让它们学会学习和适应。也许电脑甚至可以学会如何识别和编写算法。

人工智能从人类智能演变而来,就像人类先发明了一个傻瓜工具,然后是智能工具。今天,借用托尔金《指环王》中的说法,智能手机是“统治所有设备的一款设备”。事实上,iPhone已经装载了传感器来读取地图,监测用户的心跳和步行数等健康数据,语音助手Siri可以回答你提出的愚蠢问题,并经常给出愚蠢的答案!

总体来说,人工智能和技术的发展速度之快,以至于有人认为它们将终结制造业,从而也终结中国制造业。以线性方式进行外推是未来学家常犯的错误。历史并非以直线方式演变,而是由各种相互冲突又合作的力量塑造,它们以非线性方式推动进化。

现在是过去的衍生物,正如未来将是过去和现在的衍生物一样。人们无法准确预测事件的发展。人工智能使用大数据和概率数学,使我们能够根据现有的最先进的知识进行外推,但总是会存在不确定因素——已知的未知数和未知的未知数,包括不可知的事物。

诺贝尔奖得主、哲学家/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在其1945年的论文《知识在社会中的使用》中,比任何同时代人都更清楚,知识不是一致的或理性的,而是“不完全且经常相互矛盾的点滴知识,被所有个人所拥有”。因此,即使最大的人工智能电脑也不能扮演“机械之神”。它根本无法从周遭所有不确定性中计算出完美的答案。

因此,凡人不必在智能机器面前感到自己愚蠢或不智。威胁并非来自机器,而是其他人通过使用更智能、更先进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来提升速度、规模和范围的竞争力。

这并非人与机器的较量,而是人与人(加机器)的较量。人与人之间(如今是民族国家间)的竞争激烈,每个国家都试图制定自己的工业4.0计划。人工智能战斗才刚刚打响。

哈耶克的中心观点是,我们根本不能打造终极计划机器,因为市场或经济秩序基于数百万(乃至数万亿)分散的(经济或非经济)决策,优于所有机器之宗。他认为:“关于事实的知识分散在许多人手中,在这样的体系下,价格可以协调不同的人各自的行动,就如同主观价值帮助个人协调自身计划的各个部分。”

当今世界的讽刺之处在于,在无序的情况下,秩序胜出;而在有序的情况下,无序胜出。

我们处于从单极秩序转向多极秩序的局面。美国是先进的技术强国,但其他国家正迎头赶上。特朗普声称自己是团队中智商最高的人,但已经被金正恩逼入僵局,因为即使美国在经济和军事上比朝鲜要强大得多,后者拥有核弹这一事实改变了游戏规则。

换句话说,你可能智商高,但情商低。街头智慧总是胜过学术智慧。希拉里·克林顿一直没明白她为何输给了唐纳德·特朗普。尽管她有各种借口,但她就是因为不理解知己知彼而输。

世界从来都不公平。生存一直是弱肉强食。不学习的笨蛋为人鱼肉。圣经一直声称“谦卑者将继承地球”,不过圣经从没好好解释谦卑者能继承多少。

(沈联涛/文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翻译:熊静;审译:康娟;编辑:袁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