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日不愿在中美贸易争端选边站 夹缝中寻求新机会

《财经》记者 黄承婧/文 郝洲/编辑     

2018年04月27日 15:48  

在中美贸易摩擦前景不明朗的背景下,日本和欧盟一边被迫进行艰难的应对,一边摸索与中美两个大国保持适当距离——与其中一方达成的进展都将成为与另一方谈判的筹码。

本月初,欧盟和日本先后要求加入特朗普政府就中国的“歧视性技术许可要求”向WTO提出的磋商请求。但是,欧、日都希望以第三方咨询的方式加入,而不是磋商请求的正式发起人。WTO方面对于欧、日的加入仍然未置可否。

3月23日,美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项下向中方提出磋商请求,指称中国政府有关技术许可条件的措施不符合《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的有关规定。欧盟和日本均表示在此方面也有大量利益诉求。

欧盟不希望“选边站”

对于中国的市场准入和知识产权问题,欧盟与美国基本类似的担忧与诉求。在欧盟,法国和德国正加强对中国投资活动的控制,以限制中国接触技术。今年吉利入股戴姆勒在德国重新引发了宝贵专业技术可能落入中国人之手的担忧。德国经济部向联邦议会提交的报告指出,将对现行法规进行审查,以确定其是否有足够的效力。

在谈判改善中国市场准入方面,欧盟也站在美国背后。中国欧盟商会的报告显示,56%的受访欧盟在华企业表示,若中国的市场准入有所放宽,这些企业将追加在华投资。数据显示,2016年欧洲对华外国直接投资同比下降23%(总计80亿欧元,约合615亿元人民币)被视为“WTO2.0”的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自2013年启动。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何墨池(Mats Harborn) 曾表示,欧盟在华企业期待在2018年内看到中欧投资协定的成功签署。

但欧盟并不认可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高筑贸易壁垒等违反WTO规则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欧洲智库Breugel主任沃夫(Guntram Wolff)认为,欧盟应该避免陷入特朗普总统已经开启的陷阱,即选边站并破坏多边贸易体系。欧盟应该在WTO中支持中国 —— 美国的方法是不可接受的。

本月21日,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专员皮埃尔·莫斯科维奇(Pierre Moscovici)在华盛顿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会议期间说,贸易战就像所有战争一样,具有破坏性,我们必须在目前的论战中找到一种‘软着陆’的方式。“选择一边,就意味着我们进入了对抗氛围,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欧洲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埃里克森(Fredrik Erixon)对《财经》记者称,如果美国和中国通过磋商找到了双边解决方案,也仅仅是美国公司获得新的市场准入机会,但对欧盟来说可能并没有。所以,即使欧盟不是以特朗普的方式诉诸无理性的保护主义,它也希望自己的问题得到解决。目前,中国和欧盟仍未找到一种双边对接的方式来使贸易关系更加均衡。

受害者还是受益者

日本同样认为自己是“向中国进行技术转让的最大利益相关方之一”。日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日本对中国企业提供的技术占中国技术进口的20%(按合同数量计算)。日本共同社援引一名日本官员的话称,如果日本被允许以第三方的身份参与中美的磋商,日本希望表达的态度是,中国采取强制性技术转移的措施严重扭曲了公司间的竞争环境。

然而日本并不希望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继续蔓延,而是希望与经济持续增长的中国保持稳定经济关系。

4月16日,自2010年以来中断了8年的中日高级别经济对话重启,中日双方的部长级经济官员和相关部门的代表在东京把问题放回谈判桌前,并且双方还确认了最早明年在中国召开下一次中日高级别经济对话。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将在5月访日。

中国经济评论家,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津上俊哉告诉《财经》记者,过去一年日本从景气的中国经济中获益,日本经济界对中国的看法相比一年前好得多。

日本是否会加入特朗普贸易战阵营引发颇多猜测,南开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张玉来向《财经》记者分析,大量日企在中国生产,终端产品出口美国,激烈贸易战下,日企产业链会遭受强烈打击。

最近美国宣布对中兴的制裁禁令,日本企业也成了受害者。中兴手机里有来自日本的零部件,销量一旦下降,会立即使中兴的日本供应商企业受到连带损失,津上俊哉指出。

并且,同样作为对美的贸易顺差国,日本并不希望美国坚持“美国第一、国内优先”的原则,日本将力劝特朗普重回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制订共同的规则。

中日合作面之广有助于抵消美国贸易保护措施给两国分别带来的影响。具体来说,日本的两大出口国是中美,对美出口大部分终端产品比如汽车,对于中国出口是中间产品,比如机械设备,精密仪器,零部件等。中国的市场结构变化很快,终端市场需求逐渐加大,随着汽车关税下调,中国的终端市场将填补特朗普贸易政策给日本带来的动摇。

其次,中国承诺开放金融市场,对于日本而言,这恰好给量化宽松政策下的日本金融企业提供了新机会。

“中日的对话已经冻结了8年,现在重启与日本的谈判有利中国,”张玉来表示,面对美国的压力,中国打开日本这个缺口十分重要,特别是转向日本进口高科技产品。同时,由于人口老龄化,大量日本企业面临继承和结构性问题,给中国企业进入日本市场获得传统技术经验提供机会。

日本财务省最新公布的数据体现出了日本出口对象国的格局变化。日本2017年度(至2018年3月底)的出口额中,对华出口额创出历史新时隔六年再次超过对美国出口额。日本半导体制造装置的出口起到拉动作用,出口额增长了五成。

而日本对美国出口中的主力产品汽车增速放缓。和10年前相比,对美国出口额下滑了8.5%,而对华出口额则增长了16.4%,情况正在发生逆转。

尽管如此,一个潜在的趋势是,日本企业能在中美敌对的氛围中获取更多机会。在关乎安全的摄像头产业,美国对中国企业抱有很强的警惕感。《华尔街日报》去年报道称“中国政府持股42%的企业生产的摄像头被用于监视美军基地”。在中美贸易摩擦激化的背景下,日本企业佳能有望占据比中国企业更有优势的地位。

据《日本经济新闻》,2017年全球网络监控摄像头(按数量计算)市场份额最高的企业是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占据31.3%的份额。第2位的浙江大华技术占11.8%。两家企业的合计市场份额超过四成,远超过日本佳能旗下市场份额位居第3的安讯士(Axis Communications,市场份额3.9%)。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