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国家体改委:当好经济改革“参谋部”|我们的四十年

《财经》专题制作团队     

2018年10月12日 20:27  

致敬中国改革开放,11月2日《财经》推出新的系列专题:回顾国家体改委:当好经济改革“参谋部”|我们的四十年。此前,《财经》先后于10月12日、19日、26日推出有关农村改革、民营经济和深圳特区的专题,社会反响良好。

1978年以来,中国既有自下而上的改革探索,也有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尤其是1982年,国务院成立的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简称“体改委”),在设计改革方案、推动改革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改革已成为全民共识的今天,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叫“体改委”的机构到底是如何诞生的?在它存在短短16年历史中,曾怎样推动了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怎样推动了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

(左起:高尚全、王波明、曹远征)

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财经》总编辑王波明特邀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高尚全、原国家体改委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曹远征,一起回顾国家体改委成立的背景,总结体改委在推动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展望中国改革的未来。

进入上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改革的最大难点就是体制改革。人们意识到,需要成立新的权威部门进行改革总体设计。1982年3月8日,五届全国人大决定设立“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为国务院组成部门。当年5月4日,国家体改委正式成立,主要职责是研究、协调和指导经济体制改革。为了协调不同部委推进改革,由国务院总理亲自兼任体改委主任。据高尚全回忆,国家体改委的许多干部来自原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还有部分大学毕业生,曹远征就是其中之一。

(1982年9月1日至1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第一次提出了“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 辅”。图/新华)

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第一次提出“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可是,市场经济活动经常被误解,甚至被作为“投机倒把罪”进行惩处。由于乡镇企业兴起,一些工程师利用周末到乡镇企业进行技术指导,被称为“星期日工程师”。武汉的一位工程师竟因此获罪,引起了全国的讨论。还有“傻子瓜子”,因为雇工而多次坐牢。尽管诸如此类的各种挫折,市场仍然在继续顽强地发展。

(资料图:上世纪60年代打击投机倒把分子。)

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了“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新概念。高尚全参加了该报告的起草。他介绍说,当时认为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所以“市场”这两个字不能出现,但是“商品”是可以出现的,因为商品是产品问题而不是经济体制问题。因此,“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第一次写进了中共中央文件。邓小平对此评价很高,说这是一个“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初稿”。

(曾任体改委副主任、党组书记的安志文。图/中国体改研究会)

国家体改委的许多老领导在建立计划经济体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曾任国家体改委党组书记的安志文曾说自己是“上半辈子认认真真地搞计划经济,后半辈子认认真真地改计划经济”。为了推进市场化改革,国家体改委特别成立了“试点司”,在全国许多城市、企业进行改革试点。曹远征认为,中国改革经验最重要的就是试验。这些改革试点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为市场化改革摸索了可行路径。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乡镇企业兴盛,市场日益活跃。但是由于计划和市场双轨并存,巨大的利益空间催生了各种“倒爷”。例如当时的汇率机制和外汇体制明显跟不上改革的步伐,官定汇率不到黑市价格的一半。这种双轨制是腐败产生的重要原因。国家体改委积极推动计划向市场的转轨,外汇市场、证券市场、劳务市场等,每一个推出都有相当大的争议。直到1992年前后,产品市场完成了市场和计划的并轨。

(资料图:上世纪80年代盛行的“倒外汇”。)

上世纪90年代初,改革停滞,计划和市场再次成为敏感问题。国家体改委向中央领导人提交了《计划与市场在世界范围争论的历史背景与当代实践》等材料,推动了高层的认识统一。1992年,中共十四大正式提出中国改革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高尚全评价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体制,也是中外经济学经典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新概念,它的提出标志着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

1993年,高尚全参加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报告起草组,在他的极力主张下,“劳动力市场”首次写进中央文件。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勾画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为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国家体改委积极推动财税体制、外汇体制、银行体制等方面的改革。到上世纪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初步建立。

(1993年11月14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在北京闭幕。会议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图/新华)

199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 “国家体改委”撤销,其历史使命告一段落。但是作为改革的一面旗帜,体改委在改革开放的历史上熠熠生辉,也经常引起人们的追念。

在王波明看来,经过四十年改革,现在中国的社会形态、经济形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前,中国的市场经济体系基本确立,但是还有很多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全解决。

曹远征认为,从长远来看,需要建立更高层次的开放型市场经济体制,为此改革仍然需要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从以往的改革经验来看,推进改革仍然需要协调推进。中共十八大以后成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和十九大以后成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都是以前国家体改委经验在另外一个层次上的升华。

(中国共产党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是2018年3月中共中央根据《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由原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改成的中共中央直属决策议事协调机构。图/视觉中国)

在高尚全看来,如今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关键是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落到实处,为企业创造平等竞争的环境,还要掌握核心技术。这些都涉及一系列繁重的任务,还要冲破既得利益者的阻力。为了推进改革,就要继续解放思想。“改革是无止境的,解放思想也是无止境的,所以要继续解放思想,思想创新要高于一切。”高尚全说。

(《我们的四十年》系列专题,由《财经》、和讯联合呈现)

【往期回顾】

农村改革:在希望的田野上|《我们的四十年》

民营经济:起于微末的国之重器|《我们的四十年

当年万人逃港事件,促使设立深圳经济特区| 《我们的四十年》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