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ltNow创始人 Urs BOLT:中国与瑞士在金融科技合作方面大有可为

2018年10月17日 21:32  

“希望能够把瑞士的质量和精准与中国的速度和规模结合起来,促进金融科技更进一步发展。”《金融时报》财富科技奖评审委员、瑞士科技公司BoltNow创始人Urs BOLT在以“金融科技链接智慧未来”为主题的2018杭州湾论坛上如此表示。

《金融时报》财富科技奖评审委员、瑞士科技公司BoltNow创始人 Urs BOLT

Urs BOLT认为,中国在经济、技术方面的发展已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他认为,可以帮助中国更好地增强目前的情况,大数据是一个优势,有社会的数据,有社会的平台,加上个人的数据,还有交易的数据,把这些合在一起,达成一个聚合,就需要有非常好的标准。基于这些金融已经具有的数据,也许中国可以更快地发展,因为以前有一些旧的传统金融机构并不是具备这个能力,可能需要采用更好的风控机制,以及采用一些更好的系统。

以下是发言实录:

Urs BOLT:下午好,各位。

我住在苏黎士,来过中国好多次,非常高兴能够从瑞士飞到中国来,从传统来说中国和瑞士合作是最佳的一个合作,如果中国没有金融科技,没有新颖的科技,那么我们现在的经济就发展不会那么快,现在如果没有那么新的科技,我们现在的手机也不会出现智能手机这样的情况。现在很多支付完全靠手机支付来进行,Alex MEDANA刚才也提到,很多中国人现在完全可以无现金的支付,而且很多中国人已经身上不带现金了。现在除了这些积极的影响,很多科技发明、科技进展也会带来负面的影响。

我也知道很多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的问题,我们既要解决这些问题,又要采用这些技术。不能只是把它们放在那。中国在经济、技术方面的发展已经居世界领先地位。我觉得可以帮助大家更好地增强目前的情况,大数据是一个优势,有社会的数据,有社会的平台,加上个人的数据,还有交易的数据,把这些合在一起,达成一个聚合,就需要有非常好的标准。基于这些金融已经具有的数据,也许中国可以更快地发展,因为以前有一些旧的传统金融机构并不是具备这个能力,可能需要采用更好的风控机制,以及采用一些更好的系统。对一些好的企业来说,如果用众筹的模式,正确的运营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风险,通过一些比较好的科学研究和一些数据的分析可以达到这样的目标。

但是刚才听到很多大数据、人工智能,我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叫“人工智能”,而更愿意称此类技术为“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这样的技术。瑞士其实也做很多这方面的工作,Google在总部之外最大的科研中心就是在苏黎士。原因就在于我们的环境非常好,而且有一些非常高级的技术人才。也欢迎中国到瑞士来建立这样的中心,利用我们这样一些高级人才。

当然,在未来基于平台的一个经济模式,比如像百度、蚂蚁金服这样的企业推动,也可以在未来实现去中心化,而且中国政府也有很多这方面的支持,可能会带来更多的去中心化。发明一些新事物需要有一些监管的力度,也可以更好得增加经济效益,特别是在去中心化以后,网络安全也就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去中心化之后,关键的成功因素是我们需要有开放性的银行系统、开放性的接口,一个开放性的经济。去中心化,将来银行会运行得更加容易。

通过使用金融技术可以帮助我们降低风险,包括Facebook、Google、亚马逊等等。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能够帮助实现去中心化的经济,是运用区块链等技术,更好地进行监管。我们也要去鼓励这些技术的发展,不止是我们开放式的银行,也包括市场准入,让更多海外的技术提供方进入到市场。像瑞士大概有27%的私人财富都是在瑞士、由瑞士的私人银行进行管理,大概是3.5亿美元左右的规模。所以其实有大量的私人财富是在中国被创造出来,而且中国的财富量是在不断增加,速度也非常之快,所以必须要借鉴和学习技术和经验,比如说像瑞士几百年积累而成的经验,以及在技术方面的优势,帮助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

除此之外,我们也要去保护个人的资产,通过技术的手段给个人更多保证。像瑞士在创新这方面一直做的非常好,我们的人民很有创新精神,而且整个组织架构很完善。虽然说我们的人口不多,但却是一个多语言的环境,非常国际化,而且人口的教育和素质水平都非常的高,这样的环境非常利于技术的发展和创新。

我们能够对于复杂的情况进行分析和处理。很多国家都在运用瑞士的一些技术,比如说生产制造等方面,像瑞士也是以精密手表制造而闻名的。所以很多瑞士企业在技术方面非常有实力,现在包括像银行行业对于技术的要求也是非常的高,像一些合规方面的要求等等。我们也是觉得需要一些海外的借鉴,包括移动支付、移动交易等等。在监管技术这方面瑞士有自己的优势。

还有一些想跟大家分享就是数字身份,大家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数码手机、智能手机,你会授权进行交易,对于一个去中心化的经济,还有对于平台的发展都是非常有帮助的。之前Alex MEDANA跟大家做了一些分享,作为监管方或者监管技术的开发或者提供方,有很初创企业等等,都希望来去打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包括软件也要进行相应的、针对中国的情况进行修订或者是进行优化。还有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也是非常的重要,特别是在技术创新和开发这方面。有一些人有很好的技术,但他们不太愿意来中国,因为他们担心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发展速度非常快,有很多先进的技术,但我们也需要一种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品质,这样能更多参与到国际市场上,所以知识产权的保护,不论是对外、对内这样一个交流都非常的重要。

还有是融资,中国的经济情况非常好,增速非常快,在过去20年、30年的发展已经超过了美国60年的发展情况,所以资金方面也并不是问题,公有机构和私有机构做了很多支持和助力。我希望能够把瑞士的质量和精准与中国的速度和规模结合起来,促进金融科技更进一步的发展。

主持人:在中国金融科技快速发展过程当中,一方面很多人说赶英超美,另一方面如何在未来很多领域还面对未知情况下,在快速的发展过程当中,如何通过不断的学习,来把握合规发展的度,现在看起来不仅是中国面临的问题,其实在不同的国家也都面临一种类似的问题,所以同样的这个问题也可以交给Urs BOLT来分享一下您的观点。

Urs BOLT:支持Alex MEDANA的观点,因为很多大学的科研成果,在中国和瑞士的学术人士,瑞士注重质量,但是中国注重速度。很多时候大家认为瑞士相对来说速度比较慢,因为我们处在很民主的模式下,有很多智囊团,比如银行的智囊团。一般是智囊团的秘书长给我介绍了各种各样的话题,要进行探讨,然后分有很多的工作组,这些工作组,都有各个银行的管理层作为智囊团。几乎整个瑞士银行界高层都在这样一个智囊团里面,因为有很多的私人银行。上海有很多国外的银行,数量与整个瑞士的外国银行的数量几乎是对等的,但是有很多地方还可以有所改善,这样一个咨询那样一个探讨也不断在发生。可以参考比如瑞士政府也在能源政策方面的和改变,或者从瑞士那里吸收一些瑞士以外的建议,其实对于瑞士,也应向中国学习,因为中国现在有引领的趋势,而且有引领的意愿。

刚才提到了就是超级大国,中国有“一带一路”倡议,经济蓬勃发展,要考虑最后不要成为自己成功的牺牲品,所以怎么样可以更好的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点也是关键。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