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生存状况调查:挺过暴雷潮与检查后 春天还会远吗

刘茜琳/文     

2018年12月31日 11:47  

2018年以来,P2P网贷行业在宏观经济下行、合规整改备案延期、年中“暴雷”危机的多方夹击下,由持续多年的增长调头进入下行阶段。下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P2P网贷行业的约束增强,政策的推动让合规备案成为了网贷全行业的核心要务。面临巨大的压力,不少平台选择退出,但也有很多平台依然坚守。

雷潮下的阴影

P2P网贷行业的高速增长在2018年戛然而止,并在下半年后急转直下。

从平台数量来看,自2017年7月到2018年6月的一年间,P2P平台新增141家,消亡1407家,消亡平台数量是新增平台的10倍。在暴雷高峰7月,仅半个月就有131家P2P平台暴雷倒闭。至2018年第三季度时,还在运营中的平台数量已经减少到2017年的一半。

从贷款指标来看,2017年上半年P2P贷款余额已超过了1万亿元,单月借款人数最多时超过500万人。2018年开年以来,P2P贷款余额由1.3万亿元一路下滑,尤其是下半年,受平台“暴雷”影响,P2P贷款余额比年初下降20%至将近8000亿元,当月借款人数由约430万下降至280万。部分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信贷资金重新回到银行体系。

“这个行业,首先都不用回避,肯定是在冬天状态”,维信金科CEO廖世宏直言,由于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大部分的公司都会偏向保守的策略,持观望态度。最终反应在资本市场上,最明显的现象就是股价下跌。

廖世宏认为股价惨跌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监管的不确定性。一旦监管政策出台,网络借贷遭到禁止,利润还在不在都成问题。二是投资人买股票看中的是公司的未来增长。众所周知的情况是各家平台目前都被要求只做存量业务。理性人的反应自然是,先把股票抛掉,等行业哪一天稳健的时候,有快速的增长的潜质的时候再加仓。

另一方面,2018年也是互金企业上市的大年,有9家互联网金融企业在境外上市。其中,纳斯达克上市的有爱鸿森(AIHS)、点牛金融(DNJR)、品钛(PT)和360金融(QFIN);纽交所上市的有小赢科技(XYF)和微贷网(WEI)。香港上市的有3家,分别是汇付天下(01806.HK)、51信用卡(2051.HK)和维信金科(02003.HK)。5家提交招股书的企业是,拟登陆纽交所的萨摩耶金服(SMY)和泰然金融(TAI),拟登陆纳斯达克的嘉银金科(JFIN)以及拟登陆港交所的我来贷和凡普金科。

备案是场硬仗

2018年9月以来,各地网贷平台先后步入自查、现场检查和行政检查的备案步骤。

“行政检查没有那么简单,不是一个电话打过来通知,然后把资料交掉就完成了”,华夏信财CEO李彬告诉澎湃新闻,网贷机构备案检查的过程非常详细,外部会计和律师团队会同步检查所提交的数据以及交易流程是否属实,过程中还需要提供业务演示,查看出借人到借款人的匹配方法,资金的来龙去脉等。“他们会从多方面看我们系统,而且不是抽查,是全量数据检查,详细到一分钱都要查”,李彬说道。

根据大多数地区监管部门的时间要求,行政检查已经在12月底进行完毕。然而,完成检查的平台也不代表能“保级成功”顺利备案。从华夏信财的受检情况来看,三次检查并不是相互独立的科目,而是条件结构,即每一波检查都要从头走一遍。比如这次行政检查,就是由第一波的自查报告开始,通过之后再查第二步,最后到行政检查。在三次检查中,李彬认为最后的行政检查相对更加仔细。

此前,有消息称监管部门委托的检查团队对网贷机构进行的是“驻场检查”,团队像公司员工一样,在检查阶段每天到公司报到。但从华夏信财的情况来看,事实不尽如此。“他们会在一段时间内多次到场,每次带有不同的目的,有时持续整天,有时半天就结束了”,李彬介绍道,最后会出具检查团队的意见和区里、市里的意见,外加本公司的签字,确认检查的结果是多方认同的。

“说实话我是欢迎检查的,因为检查过程其实也帮我们发现了一些合规上的、业务上、流程上的盲点,还有一些以前自己看的时候,确实没有发现的问题”,李彬谈起了对备案检查的态度。 

此外,针对FDI(外商直接投资)背景的机构是否遇到相比境内机构特殊的检查,澎湃新闻从李彬处了解到,与同业相比,在检查的过程中,不论是作为FDI的华夏信财或者作为外籍人士的李彬本人,都没有受到任何偏见或优待,检查机构对此事的态度完全中立,检查的项目也是大致相同的。

网贷也有“康波”

康波,即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论,是考察资本主义经济中长周期性波动的理论,被许多二级市场投资人奉为圭臬。从国外经验来看,P2P网贷行业也有自己的周期性,而2018年正是本轮周期的出清阶段。

经济周期模型

维信金科CEO廖世宏对日本同行关于网贷行业周期性的研究比较认同。

根据日本二三十年来的市场经验,网贷行业的短周期平均是3-5年,廖世宏解释道,在周期的起点,即行业逐渐向上发展的时候,市场资金也会闻风而动,迅速加入,网贷机构数量可能从一家变成十家。随后,供需平衡被重新建立,供给量增加导致借贷利率和放款条件逐步下降,借款人不仅越来越容易借到钱,额度也越来越大。部分借款人想方设法做“多头借贷”(或称“共债”),即多平台同时借款,借新还旧,债务量越积越多。

当借新还旧现象越来越显著的时候,行业便处于无利润的边缘。再往下延伸,一个没有收入的人可能在多家规模小、风控不严密的平台借出一两百万。甚至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开始故意高额借款,目的是等待行业爆点的到来。当小平台撑不住开始“暴雷”倒闭的时候,“多头借贷”者便能够成功赖账,逃之夭夭。这也是今年6月、7月份,网贷行业暴雷消息频传时的实景体现。

在市场竞争的后半程,平台股东往往由于赔钱而选择后撤。此时,出借人更加担心资金安全,产生挤兑现象,从而导致行业进一步萎缩,更多竞争者受到波及,被挤出市场。2018年9月以来,中小型网贷机构纷纷寻求退出,打出合法清盘的口号,目前在安慰出借人和逐步退还本金上做各自的努力。

“对于一个从业者来说,最核心的是要能够挺过生存周期,在最坏的情况下也要保持盈利。过了这个坎,春天就又来了,一个满周期就是这样”,廖世强如是说。中国目前的市场阶段,虽然需求在萎缩,但资产质量已经在稳定阶段,新的竞争者已经在展开布局。“但布局是一方面,真正投入运行又是一回事。由于牌照管理等问题尚不清晰,在没有确定性政策出台的时候,多数玩家不会马上进入”。

在谈到本轮出清的原因时,廖世宏认为,政府出手严打“共债”人群是其中的关键一环。“现在整个市场的需求没有以前旺盛,最大的原因就是这批人走掉了”,廖世宏解释道,以前,共债人群一个月出现十次,给市场一种体量大、缺口大的错觉,但实际上这群人是只借不还。如今,这批人逐渐被清理出来,一段时间以后,行业中的资产质量又好了,留下来的人就又挣钱了。

所为与不能为

金融严监管政策出台以后,明确要求金融机构需要做风险的主动管理。但主动管理要到什么地步,应该怎么去做,并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这也给一些互金企业的业务方向带来了困扰。

一家以风控平台见长的企业表示,此前与城商行方面有比较密切的合作。城商行觉得这种合作方式非常好,通过互联网和金融科技技术,原先局限于本地的银行也能开展全国范围的业务了。然而,近日监管的思路发生了变化,认为发放城商行牌照的意义就在于服务地方经济。比如,一家内蒙古农商行通过互联网借款给上海的客户依然是不合逻辑的。这样一来,互金平台业务也受到了较大的影响,除了做好风控之外还要考虑贷款发放的地区是否在限制的比例之内,超过比例之后就算还有客户,也不能再继续发展下去。

同时,主动风控的要求也使企业与城商行的合作产生了限制。未来的监管思路会要求每家银行向金融监管层展示自己的风控能力,城商行此前依靠的互金企业生产的大数据风控模型是不被监管层接受的。因此该互金企业的业务方向转为,封装好整个模型并清晰化风控逻辑,在此基础上,根据每家银行的不同偏好做客户初筛,再由银行方面做二次风控。根据监管逻辑,划分客群偏好也是主动风控的侧面体现。

CEO洞见

“我觉得政府出手是对的,全世界范围内金融机构都是严格的牌照管理。但作为从业者来讲,我们希望快点尘埃落定”,廖世宏对本轮监管思考良多。

一方面,网贷跟老百姓的生活连接紧密,当行业混乱,杠杆太大的时候,很容易造成社会问题。已经看到的情况是,很多平台倒闭的时候,老百姓的反应激烈,造成一些社会摩擦事件。另一方面,对一家金融公司来讲,申请牌照并接受强监管是无法逃避的。对一些科技公司来讲,总想颠覆传统金融,游走在灰色地带,在监管套利里挣钱,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科技公司就应该跟金融机构合作,去发挥科技方面的核心竞争力。

众所周知,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从出口型慢慢转向内需型,消费的地位将愈发重要。 “用大数据和AI技术做网络信贷,在中国仍然非常有前途” ,廖世宏坚信,“从上述我对行业整体的解读,消费信贷行业的前途肯定是光明的。监管的思路和条条框框都清晰了以后,行业长远的发展方向,是大家需要更加的合法合规”。

李彬也同样对网贷行业保持着信心,他认为,普惠金融已经在2015年被纳入国家战略层面,近期不会轻易调整,而且普惠金融为国家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带来的贡献也是显著的。目前行业确实处于无序的状态,所以清理市场也是应该做的。

“再过一年,剩下的平台或者出事的平台不太多时候,行业里会有很多并购机会”,李彬表示,“到时候的并购就不止是横向的业务扩张了,更是纵向的产业链延伸。生态圈里面,包括科技、催收、商户方向的投资都会敞开空间,企业在横向做到相应的规模之后,再纵向进行效率提升,行业真正的精神就出来了”。

在普惠金融层面再做细分,李彬比较看好带有体验类消费场景的B端业务。他认为,目前中国GDP里面服务业比重还是相对较低,华夏信财做普惠金融的未来服务客群就是体验类的小微企业,帮助他们提升服务能力。

改善空间

互金行业的核心是,引导出借人以小额分散的方式出借。但小额分散后面还有后半句话,风险共担。李彬认为,如果网贷机构将来只能做一个中介角色的话,风险共担很难做到。

“一个标的就意味着一种风险,如果不能风险共担的话,小额分散也依然类似于赌博,金额小的赌博”,李彬解释道,美国是借助用证券化的思路做资产集合,这样让大家能够共担风险,才更加公平,出借人也同样可以拿到一个合理的平均回报。

举个例子,出借人A通过网贷中介把钱投给没见过面的十个人,如果借款人有一半都不还钱,出借人的回报堪忧;出借人B同样通过网贷把钱借给了没见过面的十个人,如果借款人全部正常还钱,出借人就能得到不错的收益。但这种情况显然是不公平的。

李彬倡导的“小额分散,风险共担”思路是将上述20个借款人的标的做成资产集合,让单个的风险变成风险池,池内出借人获得同样的收益,这样才是网贷中介机构的真正意义。同时,对网贷平台来说,所涉及的业务是风险池而不是资金池,也在合规的范围之内。

除此之外,廖世宏认为网贷机构同样需要合格投资人门槛。超过无风险收益率(可视为银行活期利率)的回报一定是承担风险的,这种理论看似简单,但真的不是人人都了解。许多老百姓的思维停留在刚性兑付的阶段,所以为防风险,很多产品是只能卖给合格投资人的。

“合格投资人会明白所面临的风险,输的时候输得起”,廖世宏提到,我也相信未来在这个层面上的监管会更加清晰。

P2P网贷行业的增长与居民消费息息相关。海通证券姜超团队认为,真正有效并有利于长期消费能力增长的,是要提高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和提振对未来的预期。

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一个途径是提高经济增速,进而增加企业盈利和居民收入,另一个途径则是直接通过减税实现。今年中国已经进行了个人所得税改革,这也释放了积极的政策信号。但财政部的数据显示,本次减税前,中国缴纳个税的人数大约为1.87亿,这说明个税改革惠及的人群还是有限的。而针对增值税的减税可以进一步降低居民购买部分商品和服务的含税价格,最终也会有利于减轻高负债下的居民支出负担。

提振居民的预期也同样重要。减税相当于把钱给到居民手上,但并不是一减了之就会有效果,要让居民拿了钱有意愿去消费。一方面继续抑制地产泡沫,避免居民因担心房价飙升而不敢消费,另一方面更加坚定释放改革红利、提高经济潜在增速,对经济有信心了,居民也才会更敢于消费。

(澎湃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