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熊基养成记:工银瑞信华商东吴平安产品3年亏50%

孙庭阳/文     

2019年01月04日 09:46  

中国基金业协会在2017年即强调,用至少3年的业绩表现对基金业绩进行评价。中国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分析近3年(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主动管理股票(普通股票型、偏股混合型和灵活配置型)基金后10名业绩,这些基金净值亏损率均超过50%,且大幅跑输业绩比较基准。工银瑞信、华商和平安等基金公司,有多只产品在垫底榜中出现,这样的长期成绩距离公募 “专业管理”尚有差距。

中国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发现,这些基金排名倒数的过程各有不同。

有的基金是因为基金公司派遣没有太多经验的基金经理迅速管理多只基金,管理规模大,超越了管理能力,工银瑞信是这样的典型;也有基金经理一味坚持强势进攻,不能与时俱进调整投资策略,旧方法在新市场中复制,在不同基金简单复制,典型的例子如华商;还有的是基金经理一人兼管多只产品,难以专心,平安旗下两只落后基金就有这个原因。

对旗下有多只垫底产品的基金公司而言,应反思一下整体投研流程有效性,检查对基金经理安排是否审慎。对投资人而言,要及时发现苗头,调整自己的持基思路,避免拿着长期垫底基金不放的尴尬境地。

工银瑞信:4只业绩倒数基金,业内最多

中国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统计自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以下统称近3年)主动管理的股票基金(普通股票型、偏股混合型和灵活配置型)排名发现,工银瑞信互联网加、工银瑞信创新动力和工银瑞信高端制造行业,3只基金位列普通股票型倒数前六名,工银瑞信稳健成长A位列偏股基金倒数第四。一家公司有4只基金处于倒数位置,工银瑞信的日子貌似不太好过。

工银瑞信互联网加收益率最差,业绩垫底的成因也最有代表性。

工银瑞信互联网加诞生于2015年6月,在2016—2018年,每年都位列倒数队伍。3年累计下来,在可比的152只产品中倒数第一。截至2018年12月31日,工银瑞信互联网加单位净值只剩下0.256元, 3年前认购的投资人,到现在亏损了74.4%

比工银瑞信互联网加晚诞生14天的同类产品,如招商移动互联网,同期收益率跑赢工银瑞信互联网加18个百分点;另1只同类产品比工银瑞信互联网晚诞生19天,跑赢其20个百分点。

工银瑞信互联网加首募规模197亿元,创出当年普通股票型基金首募记录,也是公募成立以来普通股票型基金的首募冠军。

如此超大规模基金,工银瑞信派刘天任和王烁杰两位基金经理管理,这是两人第三次合作管理,每人规模分摊近百亿元。

彼时,刘天任管理公募经历是19个月,王烁杰是13个月,按照公募管理经验对比,这两位只能算“新手”,平均每人却扛起了近百亿元的规模。

虽然两位经理经验少、管理规模大,但他们还面临另一个问题——不能一心一意管这只产品,因为其还有两只基金需要打理。

此前的2014年4月,刘天任和王烁杰首次合作,外加另外一位经理,共同管理工银瑞信信息产业,6月份之后,另一经理离任,刘天任和王烁杰全权管理该基金;2014年12月,工银瑞信创新动力募集成立,由两人第二次合作管理;2015年6月工银瑞信互联网加成立,两人三度并肩携手。

这时两人合作管理的产品达3只,刘天任自己还管理着工银瑞信稳健成长A,基金规模合计294亿元。让两位管理经验不足3年的基金经理,管理合计近300亿元规模的基金。

业内基金研究员介绍,公募历史上确实有过管理规模过百亿元、业绩好的经理。“如华夏王亚伟2009—2012年期间管理华夏大盘精选和华夏策略精选规模,规模最高时合计108亿元。两只基金录得各年度收益前10%和三年累计收益率第1名的好成绩,但王亚伟那时公募基金管理经验已经超过10年。让两个如此经验不足的经理管理如此大规模,在基金经理的选择方面,工银瑞信算不上谨慎。”

从基金投资方向分,这两位新经理既管理了行业主题基金,如工银瑞信信息产业和工银瑞信互联网加;又管理综合型基金,如工银瑞信创新动力和银瑞信稳健成长。

这样的安排,对基金经理的要求是否有些太高?

中国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就基金经理人员安排问题向工银瑞信求证,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公司回复。

在2017年5月,工银瑞信互联网加亏损58.5%时,王烁杰不再管理此产品。两个月后,基金净值亏损60.4%时,刘天任离任。

现任经理黄安乐是2017年4月开始接手,当他接手管理时,工银瑞信互联网加每份单位净值只剩下了0.426元,相比首募已经腰斩。黄安乐肩上还扛着其它6只主动管理基金,到现在,他仍旧同时管理着5只。

华商:基金经理激进满仓遇上A股大跌

和工银瑞信相比,华商的折翼则源于老手不能与时俱进。

华商产品数量不多,规模偏小,位列倒数的基金数量却不少。偏股混合基金3年倒数的名单中,华商未来主题和华商主题精选,分列倒数第1和第7。惨淡的业绩并非主要因现任经理管理所致,上一任经理梁永强在任期间,高仓位激进操作,两只基金持股高度重合,对业绩有重要影响。

华商未来主题在2014年10月成立,正处在上一波牛市开始阶段,在2015年6月之前的牛市中,最高收益曾超过100%。牛市结束,熊市到来,基金净值也江河日下。到现在,初始认购的投资人,坐了一趟过山车,如果没有中途下车,亏损达48.2%。

华商未来主题首任基金经理是梁永强,是位明星基金经理,他独自管理的基金华商动态阿尔法位列2013年同类产品亚军,和同事共同管理产品华商盛世成长位列2009年第四,2010年第一。

这样的历史业绩,足以让人对此基金充满憧憬:首募50亿元,规模适中,正好诞生在牛市起始阶段,一切优厚的条件都具备。基金成立后,确实不负众望,2015年6月12日,牛市顶端时,基金净收益106.9%,此基金用8个月稍多的时间,以翻倍的收益率让所有参与者兴奋。

梁永强操作风格激进,股票仓位高企,牛市中自然赚钱。但熊市中还固化这样的操作,只能是赔钱。

2015年6月中旬牛市结束,沪深两市个股急速回调,华商未来主题的净值也日渐缩水。在2015年6月至9月间,一天之内单位净值下跌5%时常出现,有时甚至达7%或8%。

不过,梁永强一直没有通过降低仓位来规避风险,2015年第2、第3季度末,股票仓位分别是100.22%、94.99%,在下跌市场中完全没有减仓。

同期及时减仓的基金确实降低了风险,如易方达策略增长,在当年3季度内其股票仓位降低了20个百分点,同期回撤少了20个百分点,保住了部分上涨市道中的果实。

净值攀顶3个月后,在当年9月29日,华商未来主题的单位净值重回1元以下,将此前8个多月所赚的收益悉数赔净。

华商主题精选业绩是华商未来主题的翻版,梁永强将两基金趋同管理是源头。

华商主题精选是华商旗下另一只熊基,2012年5月成立后也由梁永强管理。这只基金的激进风格和华商未来主题接近,在2015年6月牛市顶端时,股票仓位高达92%,几近满仓操作。在熊市中基金净值单日跌幅巨大。

两基金快速下跌时间也趋同。2015年6月12日至9月29日,华商主题精选净值下跌51.77%,华商未来主题51.64%,两只基金同期跌幅仅差0.13个百分点。

两基金的前10重仓多个季度高度重合。2015年第2季度末、第3季度末,两只基金前10大重仓股8只完全相同;2016年的4个季度末,两只基金有9只重合。当年,两基金净值跌幅仅相差0.08个百分点(19.24%和18.48%)。2017年前3个季度各重合了8只,第4季度是7只。2017年全年排名中,两基金排名分别是倒数第三和第五。

2018年7月,梁永强从华商离职,不再管理这两只基金,两基金年内亏损已达20%。新基金经理接任后,短时间内扭转颓势几乎是难以完成的任务。2018全年累计亏损超30%。

加上前两年的糟糕业绩,三年下来,两基金携手位列偏股业绩倒数基金名单。

东吴和平安:2016年熔断后一蹶不振

灵活配置基金垫底产品中,东吴新趋势价值线3年排名倒数第三,是2015年熊市中成立基金,具有良好的建仓机会,然而,其首任经理一身管6只基金,遭受2016年年初熔断冲击后一蹶不振,现任经理管理的数只产品配置趋同,也是一损俱损。平安也有两只产品垫底,1个经理管理多只产品,可能是其业绩不佳的原因之一。

东吴新趋势价值线2015年7月成立,首募10亿元。这只基金有一个重要的卖点——东吴制定了价值线,当东吴新趋势的单位净值低于此价值线时,公司将暂停收取管理费。由于其后的业绩疲弱,东吴从该基金所收管理费寥寥。

在已经管理4只产品的基础上,基金戴斌又接手了东吴新趋势。同年8月,他又管理了第6只基金。此时,距离戴斌开始管理公募第一只产品的时间只有1年零8个月。

尽管如此,戴斌仍耐心积累安全垫(编者注:基金资产净值减去避险策略周期到期日基金合同约定的投资本金的现值后的差额,可在提高基金运作灵活性的同时增强基金到期保本的安全性),到2015年底时,基金已经积累了0.051元的安全垫(1.051元),股票仓位也到了77.5%。

2016年开年,股票市场迎来熔断,东吴新趋势价值线在2016年1月4日一天之内单位净值下跌7.71%,将此前5个月积累的安全垫一天穿透。其后数日,东吴新趋势跌势依旧。1月7日,跌破东吴计算的价值线,到了一季度末,基金净值跌掉24%。公开数据显示,从2016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两年间,基金净值一直低于价值线,东吴一直没有提取管理费。

2016年后3个季度,东吴新趋势价值线仍未扭转颓势,在全年同类中排名倒数第29。

2017年6月,东吴新趋势增聘新基金经理程涛和戴斌共同管理,戴斌在2017年8月离任后,程涛单独管理。

2018年2月和4月,程涛分别接手管理了东吴阿尔法灵活和东吴配置优化。管理着3只基金的程涛,将3只基金的重仓股趋同配置,2018年2季度末有8只重合、3季度有7只重合。收益率变化自然也趋同,从接手管理到现在,净值亏损在30%左右。

中国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就东吴新趋势价值线的管理等问题向东吴基金致函,截至发稿,未收到东吴基金的回复。

平安的规模不大,产品总量也不多,却也有两只垫底基金。

平安新鑫先锋在2015年1月成立,首任经理是孙健。孙健建仓积极,且能够在牛市顶端及时减仓,在6月初意识到市场风险存在,高位成功减持了绝大部分仓位的股票,成功锁定了收益。2015年全年,基金盈利85%。对于一个成立不足一年的产品,有了这个基础成绩,后续操作应该比较容易。

2015年底时,孙健管理的产品已达7只,并将平安新鑫先锋股票仓位提升到了90%。2016年开年,即迎来市场熔断冲击,2016年1季度内净值回撤29%。到2016年2月,由新经理接任管理。由于开局不利,后续基金经理也未能重振前一年雄风,平安新鑫先锋在2016年收益一落千丈,成为当年全部灵活配置基金倒数第一。

平安智慧中国2015年6月成立,诞生后也是由孙健管理,这只基金走熊也是发生在2016年1季度,到8月份孙健不再管理时,基金已经亏损了60%,新经理从接手后一直管理没能扭转颓势,到现在累计业绩垫底。

市场中鲜有基金能躲开2016年1季度的系统性风险,但多数基金能在后续时间逐渐补上这个时段的亏损,避开跑输同类的厄运。

对于业绩不佳的基金,虽有公司不接受采访,也有公司积极应对。华南某一流大公司产品数量众多,其中就有1只业绩不佳的基金。《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该公司时,对方回复称,公司在4季度内已对数只基金的经理配备做了调整,包括增聘基金经理,以更好地发挥专业优势。

(中国经济周刊文 孙庭阳)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