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回应“作家给郁亮的公开信”:确实存在墙体渗漏的情况

张蕊/文     

2019年01月11日 08:40  

本文3250字,约5分钟

近日,作家张艳华给万科董事长郁亮写的一封《万科一栋房子45处漏水,我住草棚?》的公开信,信中张艳华称,因房子漏水,其在杭州良渚文化村开设的近700平方米的书吧,两年都没有正常营业。

杭州万科方面则独家回应了北青报记者有关“漏水”的问题,强调“是渗水点的形式”,但承认“确实存在墙体渗漏的情况。”

作家讨说法:本想办沙龙的书吧四处漏水

如果不是这糟心的漏水,张艳华的书吧或许能成为良渚文化人士的聚集地,他们不仅可以享受书吧的创作空间,还可以定期参加书吧里举办的沙龙,“都是免费的。”张艳华说。

此前,张艳华与杭州万科项目玉鸟流苏签订了5年租赁合同,租金共计195万余元。

谈到原本的规划,张艳华依然是满心欢喜,和她最初来到良渚文化村的心情一样,“良渚文化是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发源地,我又是为良渚文化做申遗工作的义工。”

张艳华说自己非常喜欢良渚文化村,加上这里又是万科在杭州重点打造的“神盘”,基于对万科的信任,张艳华毫不犹豫地租下了一栋近700平方米的楼。

但始料未及的是,这一切都随着“漏水”成为泡影。“2016年5月我正式入住,9月份第一次发现漏水。”一开始,张艳华没有多想,就找了万科方面的人前来维修,从当年的10月份,一直修到了次年的2月份,“他们和我说修好了,我特别高兴,刚好我当时有本新书面世,就把首场签售会放在了我的书吧。”

然而,签售之后房子又漏水了,“书吧只开业了不到20天,就草草关门了。”

接下来又是维修,这一修又是几个月过去了,“直到2017年的八、九月份,我才把全部的人都辞退了。”张艳华说,这一修又是一年多的时间,“今天可能是东墙漏,明天就可能是南墙漏,后天可能就是北墙漏,反正只要有墙的地方都会漏。就连室内空调都像在‘下雨’一样,全部都进水了。”

不仅如此,房间内的木质家具都已经腐烂,房子里还白蚁成群,“啃食”着家具和墙体。

“不甘心”的张艳华只能等着,她希望万科能修好房子,让她的书吧能正常营业,“两年多了,每次都说能修好,可是修好了吗?”

万科发告知函:解约需张艳华支付499万元

2018年9月,修了一年多的房子终于停工了,张艳华以为一切正常了,但理想很快被现实击得粉碎——10月,房子又漏水,这次更甚,“我数了数,有45处渗漏点。”张艳华愕然,这就是修了一年多的房子?

“我当时就觉得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于是张艳华又一次找了杭州万科有关方面,2018年11月,万科产城助理总经理到访,张艳华说这是她这两年内见过的万科“最大的领导”,“我当时就要求一次性给我补偿400万元后,我就撤租。”张艳华说,对方的态度特别好,“我们谈的特别好,至少我这么认为。”

张艳华说,当时万科方面的原话是“张老师,你的预期值,可能要降一降,因为这有些多”。“我说没关系,我们可以谈。”但是张艳华提了一个条件,如果她撤租的话,请万科不要把这栋房子转租给别人,“建议他们自用。”

这次沟通之后没多久,等待万科处理结果的张艳华就收到了杭州万科发出的《解约告知函》,在这封《解约告知函》中,明确指出,租金、租金滞纳金、物业费、物业费滞纳金再加上违约金,张艳华需要向杭州万科方面支付人民币共计499万元,“我大跌眼镜、瞠目结舌、震惊”。张艳华不明白,对方怎么能言而无信。

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件事情当中,这是一个引爆点。

“这简直就是高利贷,我的律师也说法院不会支持他们的诉求。”张艳华决定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想来想去,她联系了郁亮,但郁亮没有回应,“我又发了邮件,同时还抄送给了一些我有名片的万科高管,但仍然没一个人回应我。”

两发公开信:否认与万科沟通过十余次

2018年底,张艳华在其微信公号上发出了给郁亮的第一封公开信。公开信发出后,杭州万科客服部副总联系张艳华想沟通,但被张艳华拒绝了,之后张艳华与对方约定2019年1月6日再谈。

2019年1月5日,杭州万科公开回应:公司在接到租户报修后均第一时间上门修复,给张艳华造成的困扰致歉并给予相应补偿。

杭州万科表示,两年来,双方进行了十余次沟通,因张艳华提出的索赔诉求完全超出了合同约定,至今双方无法达成谅解。为了使问题早日得到合法公正的解决,公司近期将此事诉诸法律途径,真诚地希望在尊重合约的前提下,与张艳华达成谅解。

张艳华对万科的说法则完全否认,称从未与万科方面有过如此多的交流。随后,张艳华又发出了给郁亮的第二封公开信。

北青报记者看到,在第二封公开信中,张艳华措词激烈,针对渗漏点仍然存在、管理层频繁更换、被索要电费水费等问题提出6点质疑。并晒出部分网友@自己反映万科房屋质量问题的截图。

对于万科回应当中的用电问题,张艳华称“维修的时候也在使用我的电,怎么能就凭这个断言我的书吧在营业?”

“他们说是外墙局部渗漏,看上去好像问题非常小,但事实上,只要是有墙的地方都会漏。”张艳华告诉北青报记者,截止到1月8日,整幢房子还有十几处渗漏点。

万科再回应:张艳华的核心陈述与事实不符

1月8日晚间,杭州万科有关人士对此做出了独家回应。据介绍,玉鸟流苏项目(张艳华所租房屋的项目名称)为杭州万科整体持有经营的文创产业园,对外租赁、运营管理,是杭州市十大文创产业小镇培育基地,项目于2008年4月24日交付投入使用。

“粲奇文化(张艳华租赁房屋所用的公司名称)租赁10号楼,合同租期为2016年5月1日至2021年4月30日。租期开始后,确有存在外墙局部渗漏的情况,我司在接到租户报修后均第一时间上门修复,并就集中维修期给粲奇文化及张艳华女士造成的影响和困扰,诚恳地表达了歉意并给予相应的补偿。”该人士表示。

据介绍,玉鸟流苏项目目前已入驻包括翻翻动漫、联竹科技、江南驿等26家文创企业,除粲奇文化外,其余25家客户均正常使用,并按时缴纳租金及物业管理费。“粲奇文化租赁面积647.88平方米,主要业态为音乐书吧、创作办公,其业态模式确实较难覆盖大面积承租费用,存在经营压力。”

根据杭州万科方面的说法,在协商过程中,张艳华坚持免除全部租金并索赔400万元,这让杭州万科觉得金额已远超正常合理范围,“其也未提供相应受损依据,后经社区协调、法院诉前调解等,张艳华女士均不接受。”该人士说,在继续占有使用所租赁房屋的情况下,张艳华拒不支付相应期间的租金和物业费。期间,还以工位出租的形式对外租赁房屋,“转租行为已构成违约”。

对于《解约告知函》中张艳华需要支付的499万元,该人士解释称,《解约告知函》里面的金额是按照合同标准约定来计算的,但不作为在这次事件当中,对于张艳华申诉的主张权利的金额,“具体金额以这个法院上诉的文件为准。”该人士指出,在法院判决前,张艳华通过自媒体持续发声,不断利用公众媒体进行舆论施压来影响事件进程,并在各类房产业主群之间频繁推送,但其核心陈述内容与事实不符。“我们会尊重法律处理结果,在此之前,恳请媒体能给予理解和支持,等待司法途径的公正解决。”

(原题:《作家张艳华为何给郁亮两发公开信》 来源:北京青年报)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