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教父”变老赖?阚治东旗下东方汇富被公示失信

2019年01月18日 21:10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从公开渠道获悉,近日,“证券教父”阚治东旗下的东方汇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汇富”)被宁波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消息曝出后,今日上午,东方汇富在官网上发布《关于东方汇富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澄清公告》。

公告中显示,东方汇富是在为其他企业提供担保过程中,被牵连进该企业执行案件中,导致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还表示,此种情况乃企业间正常往来而引起的纠纷,每家企业都可能遇到。

东方汇富在公告中回应称,公司已经在法院主持下同主债务人、债权人正积极达成和解方案,确信在短时间内一定可以将公司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移除。其还强调,该执行案件尚未对公司造成任何负面影响,公司日常经营活动正常,资金管理安全。

随后,证券时报记者致电公告中披露的新闻发言人,试图进一步了解案件情况。但该发言人表示,目前他不方便透露太多,法院正在主持,三方正在进行调解方案并已经达成初步方案,相信在很短时间内就能够解决,并且将公司移除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该发言人还强调,目前在事件还不明朗的情况下,三方都不希望将事件公开化。在事件解决后,公司会后续再发公告说明事件的具体情况。“根据目前的进展,肯定会在很短时间内解决,解决方案的进展应该不会超过太长时间,具体我也不方便说,这块我们是很有信心的。”

谈到为什么会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该发言人表示,东方汇富是为其他企业提供担保,但没想到欠钱企业会跟对方走到这一步,也连累了东方汇富。但该企业是否是东方汇富被投企业、具体是哪个企业、债权人和债务人是谁,该发言人都没有回应。

该发言人还表示,目前事件对公司没有造成任何负面影响,公司整体运行情况正常。但他也担心,事件如果没有及时澄清的话,可能会对投资人产生一些影响。“后面我们会及时更新公告,把如何解决和来龙去脉都解释好,时间会很快,所以大家都可以放心。”

据悉,执行的申请人是宁波茁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被执行人包括东方汇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刘龙九和深圳市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中,刘龙九是东方汇富控股的股东,同时也是东方汇富创投董事长、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

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备案信息中显示,东方汇富控股和东方汇富创投均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目前,两家机构旗下各有6支基金备案。而申请人宁波茁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4年6月17日,在2015年5月14日备案,目前显示正在运作。其背后的GP则是宁波景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9月,同样是私募股权、创投类基金管理人,于2014年5月在协会备案登记,法定代表人为马明,目前旗下共备案7支基金。

东方汇富官网信息显示,东方汇富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专业私募基金管理机构,由阚治东领导多位国内最早从事证券、创投的专业人士创办,自2005年成立,历经十多年开拓进取,不断缔造资本市场传奇。至2018年3月,东方汇富在全国多个省市培养了超过20支投资团队,先后设立数十支基金,总管理规模超过300亿人民币。

阚治东被称为“证券教父”。1990年,阚治东创立申银证券公司,并担任总裁、法人代表,后将万国证券合并,任申银万国证券公司总裁、法人代表。期间,阚治东创造了许多中国证券金融领域的“第一”,包括:第一个发行A股,第一个A股、H股同时发行,第一个B股发行,第一个证券营业部,第一个股票指数,第一个证券研究所,并且主持了中国证券行业第一起兼并收购等。

1997年,阚治东因“负领导责任”于当年6月被迫离开申银万国证券,并被罚5年市场禁入。

1999年,阚治东创立深圳市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深创投),并担任总裁。目前,深创投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官办VC”。

2002年6月,阚治东临危受命,应深圳市政府邀请出任濒临破产的南方证券的总裁。终因窟窿巨大、支持有限、内部关系错综复杂等原因而无力回天,并于2003年12月初辞职。

2005年8月,阚治东在深圳成立的东方现代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只有3000万元。然而,戏剧的一幕出现在2006年3月2日。彼时深圳市公安局突然以涉嫌操纵哈飞股票价格罪逮捕阚治东,在看守所关押了21天之后,阚治东获准取保候审。2007年4月30日案件撤诉,阚治东重获自由。

东方汇富官网上最近的一篇关于阚治东的新闻报道,是去年10月20日阚治东出席“私募新机遇、转型新动能——2018(第六届)共青城财富管理·私募基金创新论坛”。阚治东在论坛主题发言称,2018年是私募具有挑战的一年,对于资本市场的参与者而言也是寻求新机遇的时机。2018年私募行业股权投资市场面临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设立和注销难等状况,究其原因,可总结为以下几点:P2P误伤创投圈;银根收紧、股市低迷;盲目哄抬市盈率、行内业绩不佳;退出渠道不畅、投资周期过长;监管政策趋严;过往业绩盲目乐观、过分扩军扩容。

阚治东还认为,私募新机遇在于:资管新规有利于行业向规范化发展、税收制度的改革、产业并购基金的兴起、政府引导基金的参与、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的发展。

(来源:证券时报)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