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易纲:货币政策须在两难或多难中寻求平衡|两会聚焦

《财经》记者 张威 王丽娜/文     袁满/编辑

2019年03月10日 11:53  

易纲解释今年货币政策的松紧适度:要把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在结构上更加优化,也就是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稳健的货币政策还要兼顾内外平衡

图/视觉中国

“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个内容非常丰富的政策取向。我们现在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没有提‘中性’,更简洁,但实际上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主要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的调节,同时货币政策在总量上要松紧适度。”

3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金融改革与发展”的主题记者会上做出上述表示。

2018年以来人民银行多次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特别是今年1月份,连续两次下调了0.5个百分点,向市场释放了大量的资金。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只是表述与去年相比少了“保持中性”。

易纲表示,今年的松紧适度,就是要把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这就是松紧适度的概念。另外,要求我们在结构上更加优化,也就是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最后,稳健的货币政策还要兼顾内外平衡,因为中国的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了世界经济,所以我们考虑货币政策的时候,当然要以国内的经济形势为主来考虑,但同时要兼顾国际和中国在全球经济关系中的地位和我们外向型经济的方面。

过去的一年,我们面临了多年来少有的严峻复杂形势,外部有美联储持续加息和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国内有经济周期结构性问题叠加,还有强化监管、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等“几碰头”,导致社会信用收缩,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比较突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针对经济金融运行出现的趋势性变化,在国务院金融委统筹领导下,人民银行及时预调,主动作为。

一是五次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一共3.5个百分点,保证了流动性合理充裕,实现了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二是引导利率下行。2019年2月末,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比去年年初下降了70多个基点,贷款利率也有所下行。三是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大家知道,有个“三箭齐发”,也就是说在贷款投放和支持民营企业债券发行、研究创设民营企业股权融资工具方面加大了政策力度,金融部门对小微和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明显加大。四是兼顾内外平衡,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国际收支更趋平衡,外汇储备保持在3万亿美元以上。五是有效稳定宏观杠杆率,管好社会总信用和货币的总闸门,把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实现了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GDP的名义增速大体上相匹配。

2018年末,我国宏观杠杆率总水平为249.4%,比2017年末下降了1.5个百分点。

“以上我说的五个方面,如果仔细推敲,多半是两难或者多难的局面。所以,我们必须在两难多难中寻求平衡。”易纲表示。

易纲表示,展望2019年,内外部的环境正在发生新的变化,中美经贸谈判取得了阶段性进展,美联储加息预期明显弱化,明确金融监管和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政策稳定了市场预期。当然,世界经济形势仍然错综复杂,全球经济还有一定的下行压力,我国经济金融风险挑战依然比较多。人民银行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要求,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推动高质量发展。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