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大势、运筹帷幄”2019投资指南

史艳玲丨文     

2019年03月14日 11:18  

明张居正曰,“审度时宜,虑定而动,天下无不可为之事。” 同样,资产配置也需要随着形势发展变化进行动态调整。2017年,世界经济触底回升,实现相对强劲复苏。但2018年并没有延续协同复苏趋势,全球经济增长出现放缓势头,各主要机构纷纷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中国经济稳中趋缓,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投资贡献率同比降低,净出口由正转负。而备受瞩目的中美经贸摩擦在G20峰会上暂时达成妥协,且中美贸易谈判的最新进展表明,局势“并不像人们预期的那样紧张”,但贸易战的威胁并未彻底解除。

经过波诡云谲的2018年,全球经济扩张周期触顶、外部不确定性犹存、中国经济放缓,如何看待2019年面临的挑战?那么,对于投资者来说,如何从宏观的角度看待全球经济,应该关注哪些关键词,又将以怎样的方式进行资产保值增值呢?近日,鑫茂荣信财富与金融界智能金融中心于联合推出了《2019年资产配置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基于宏观环境的分析提出了不同的资产配置策略。

2019年全球经济形势概览:增速放缓仍然是主旋律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测全球经济实际增长率2019年为2.9%,2020年为2.8%,分别下调了0.1个百分点。主要国家的增长率方面,报告预测美国2019年仍为2.5%, 2020年将降至1.7%;中国2019年增长率为6.2%,降低0.1个百分点,2020年也将保持同样增速;欧元区2019年增长率为1.6%。报告认为,全球经济或将从2019年开始陷入以低增长、高系统性风险为特征的“阴暗十年”。

面对2018年下半年以来全球贸易降温和金融市场剧烈震荡,从国际经济组织到商业性金融机构,纷纷下调对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期,全球经济和贸易前景不容乐观。具体而言,《白皮书》指出,回顾2018年,只有美国保持强劲增长,而欧洲和新兴市场增速放缓。展望2019年,加息及大规模减税的效果缩小,美国经济增速或将高位回落,美联储考虑放缓加息,贸易紧张局势有望得到缓解;欧洲地缘政治整体趋向稳定,回归复苏;随着美国利率和美元表现不再强势,新兴市场经济有望明显反弹,再次引领全球呈现协同增长。然而不确定性依然存在——欧洲议会选举和英国脱欧、国际贸易纠纷、中东局势等,投资者适宜对潜在市场波动进行充分准备。

展望2019,中国经济如在放缓但是也安全了

回顾2018年,受外部贸易摩擦冲击,内部结构调整压力,中国经济增长有所放缓,进出口和基建投资回落明显。《白皮书》指出,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前高后低,下半年起随着外部贸易纠纷风险和内部经济转型升级延续,GDP同比增长小幅回落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低位。一方面是当前国际环境存在不确定性,贸易摩擦影响有所加大;另一方面,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处于攻关时期。整体来看,稳增长防风险政策和外部环境冲击形成适当平衡,国内经济短期存在一定压力。但长期来看,中国经济趋势向好,有望再度出发。在达沃斯论坛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金刻羽表示,“中国经济的确在放缓,几年前的论坛上,大家很担心中国经济的脆弱性,此后中国开始了去杠杆行动,杠杆率现在的确在下降,中国经济在放缓但是也更安全了。”

展望2019年,国内增长动能有望强于预期,货币合理充裕、财政积极发力,在一系列稳增长政策支撑下,随着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效果逐渐显现,制造业投资和居民消费将成为长期带动经济增长的强力引擎。

诚然,宏观经济政策是影响经济运行的重要变量。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宏观经济政策的定调可看出,在内部经济转型压力及外部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中国更加强调财政的积极作用与货币政策的松紧适度,将有助于中国经济在2019年更好地抵御下行压力和内外部风险,从而实现更为稳健、更高质量的增长。

从货币政策方面来看,当前我国宏观杠杆率走稳,金融风险呈现下行,民营经济增长存在一定压力, 央行重点使用MLF中长期工具,意在引导长期融资成本下行,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多支撑。考虑到中美利差倒挂对于吸引外资增持人民币资产形成负面影响,可能会进一步影响资本流入和外汇供求状况,因此未来央行不大可能大幅放松货币政策,预计将整体保障市场流动性平稳。

而财政政策有望加力提效,尤其是减税让利。最新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其实是用低利率的政府显性债务取代了高利率的政府隐性债务。因此如果政府通过低成本举债,并将其用于减税让利,就可以大幅减轻居民和企业的债务负担,提高居民收入增加消费潜力、提高企业利润增加创新动力,使得中国经济走向靠消费和创新驱动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总体来说,尽管中国经济面临短期阵痛,但中国有足够的工具来缓冲经济下行。2019年是 中国经济转型调整最为关键之年,“重质”是中国经济的一大主题,“速度固然重要,但更关键的还是质量、结构和效率。”

2019年全球资产市场展望:关注结构性投资机遇

全球资产市场核心观点:看好欧洲和新兴市场资产

唯静观大势,才能运筹帷幄。这个永恒不变的真理同样也存在于资本市场。2019年确定性较强的就是全球经济增速进入下滑阶段,因此从经济周期与大类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白皮书》 认为,2018年随着流动性持续收紧和市场情绪走低,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明显提升,风险资产整体表现不佳。2019年随着欧洲和新兴市场经济呈现企稳,相关资产预期表现提升;国内权益资产在估值低位存在结构性机遇,有望引领新兴市场资产反弹;欧日利率和汇率存在上行空间,投资者对海外地产和海外保险料将保持强劲需求,黄金存在一定投资价值。

展望2019年,随着美国经济降速和其他国家呈现复苏,各种类型和不同区域的资产预期表现和2018年相比可能呈现较大变化。一方面,相对固定收益类资产而言,更看好权益和另类资产;另一方面,相对美国资产而言,更看好欧洲和新兴市场资产。

国内资产市场核心观点:中长期投资机遇显现

在国内资产方面,《白皮书》也给出了具体分析:随着对海外金融环境紧缩和贸易保护主义等不利因素的过度悲观预期消退,国内宏观调控和结构改革积极作用逐渐显现,整体宏观经济和市场信心均有望呈现企稳回升。相对看好风险资产价格上修,而对避险资产同时维持中性观点。

具体来说,对于固定收益资产,经济向好预期有望支撑当前现金利率水平,同时使去年受资金避险需求支撑的国债价格高位回调;利率上行同样会施压信用债价格,但随着政策引导信用风险逐步释放,将促使此类债券价格出现上涨。对于权益资产,随着情绪偏向乐观,整体位于估值低位的权益市场将呈现结构性的投资价值,相对而言专注于价值投资的私募股权更适合把握中长期机遇。对于另类资产,房地产限购政策料难以放松;而稳健的基本面支撑下前期过度走低的人民币汇率前景预期向好。

2019年资产配置策略

基于情景分析的资产配置策略

不确定的变化从来都是未来不变的主旋律。虽然各大机构一直密切关注2019年宏观经济走势,然而未来是难以预测的,加上中美经贸摩擦的不确定性,未来可能会向不同方向发展。因此,基于情景分析的资产配置策略显得尤为重要。《白皮书》基于情景分析并根据不同概率情景下各类资产相应的预期表现来构建最佳的资产配置策略,从而使投资者提前进行充分准备而争取实现“未雨绸缪”。

《白皮书》基于对宏观环境分析得到了最可能出现的基本情景:美国经济从2018年较高增速回落而欧洲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经济增速企稳回升,全球协同稳健扩张,主要经济体在逐渐适应贸易摩擦和看到世界范围增速回升后市场情绪提振,但波动料继续维持在较高位置。基本情景符合目前大多数国际著名投行和资产管理机构对2019年全球市场的展望,综合来看出现概率约为70%。主要不确定性集中在全球贸易战是否将向好的方向发展、美联储对未来货币政策的态度变化,以及欧洲和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能否强势回归正轨。

基本情景的对应资产配置策略中,对私募股权、海外地产、海外保险和黄金四种资产给出了超配建议;对美股和房地产给出了低配建议;而其余五种资产(现金类、国债、信用债、美债和股票)均建议维持标配;整体较为均衡,未给出任何顶配或不配建议。

基本情景之外,较为可能出现的是乐观场景,即主要不确定因素最终都向好情况发展。乐观场景的对应资产配置策略中,对股票和海外地产这两种资产给出了顶配建议,对货币市场、美债、信用债、私募股权和海外保险这五种资产给出了类似的超配建议;而对国债和房地产则分别给出了低配和不配建议,对其余资产(美股和黄金)给出标配建议。

与乐观景情对应的是出现概率更低的悲观场景,即主要不确定因素都向不利方向发展,全球市场情绪因为对增长和需求的担忧而进入恐慌模式,主要金融资产市场波动性显著走高。悲观情景几乎不可能出现,属于极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基本上是对国内投资者而言最不理想的情景;但通过理解研究如何妥善应对各种不利因素,投资者就可以在2019年宏观环境从基本情景向这个方向移动的迹象时,对应调整组合以实现较好回报。

基于特征画像的资产配置策略

对投资者的特征画像是家庭财富管理的第一步,也是决定资产配置策略能否实现特定投资目标的基础。“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只用“普通投资者”和“高净值投资者”来区分所有投资人群是远远不够的。基于任何一个区别不同投资者的特征,均可对全部资产进行匹配,逐一筛选后就可以得到满足此类投资者的最佳资产配置策略。

《白皮书》指出,基于特征画像构建家庭资产配置策略的过程中,需要从一个基础维度出发(比如风险偏好),确定一个基础的资产组合,然后逐一考虑其他维度并不断随之调整上述组合,最终才能够得到最符合的资产配置组合。因为特征画像的科学性和准确性决定了由此构建资产配置策略的未来表现。对此,《白皮书》从风险偏好、投资期限和资金规模等三个层面给出了相应的投资策略。

按风险偏好:冒险派与保守派该如何进行资产配置?

《白皮书》指出,风险偏好就是描述投资者在投资行为上是更倾向于冒险,还是更倾向于保守。不同投资者之间的风险偏好可能存在巨大差异。对于更愿意主动去追逐尽可能高的潜在收益、并为此承担巨大潜在损失的极端投资者,一般情况下会持有典型的风险追逐组合。对风险偏好高的投资者而言,其对应的资产配置策略对信用债、股票、美股和海外地产这四种资产给出了顶配建议;对私募股权投资和房地产给出了超配建议;对国债和黄金给出了低配建议,不建议配置现金类资产;对美债和海外保险则给出了标配建议。

而与之相反的是极端厌恶风险的投资者,和获取收益相比、他们更在意的是将潜在本金损失的概率降至最低,即使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根本不能获得任何可观的投资收益,对应持有的典型组合则包括了如现金、国债和评级高的海外债券、保障型保险产品和黄金等。

按投资期限:根据流动性偏好制定资产配置策略

投资期限是投资者对最长投资时间预期的不确定性,本质上衡量的是其流动性偏好。《白皮书》指出,对于预期将坚持长期投资的投资者,一般情况下可以持有典型的低流动性组合,其对应的资产配置策略对国债、美债、私募投资和海外保险这四种资产给出了顶配建议;同时策略对信用债、海外和国内股市、海外和国内地产则给出了超配建议;对黄金则建议维持标配,同时不建议配置任何权重的货币市场资产。

而与之相反的是对投资能够坚持多久的预期非常不确定,随时可能出于某些原因、需要将资产组合变现的投资者,即使需要承担维持一定流动性的代价在这个对流动性偏要要求很高的组合中,对货币市场资金、黄金、股票和美股均给出了顶配建议,同时建议超配国债和美债,低配信用债、私募、国内和海外房地产;海外保险维持标配。

按资金规模:建议资产配置组合

在特征画像中,资金规模是最显而易见和容易定量的特征维度,财富管理机构中最常见的做法就是将全部投资人群按照几个资产规模区间简单划分为几档。对于资金规模大的高净值投资者,一般情况下将持有典型的高资金容量组合,其对应的资产配置策略对国债、美债和海外保险这三种资产给出了顶配建议,同时建议超配的包括私募股权投资、海外地产、房地产和黄金;此外对信用债、股票和美股建议维持标配,而货币市场资产则是唯一建议低配的资产。另一方面,对于资金规模非常有限的投资者而言,在考虑资产配置策略时需要将一些由于对资金占用较多而存在天然投资门槛的资产提前排除在外(例如房地产,一般情况下无法用小额购买部分份额),转而持有包含现金、股票等资产的典型低资金容量组合。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